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們之間始於上天賦予的美好【1】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我輕撫他的髮絲,在十二點剛過時,靠上前在他耳邊對他唱著:「祝你生..日..快..樂,」然後耳語道:「生日快樂,阿橙。」

        望著眼前睡的安穩的男人,像個小孩子似的一動也不動,好像這個世界的種種都與他無關,那種平靜安詳在今天感受特別深刻。

        我將頭埋進他的頸窩,努力感受他的溫度,他平穩的氣息響盪在我的耳邊,因為臥床太久而沒刮的鬍渣讓我感到一陣癢痛感,這都是他還活著的象徵。

        索性地,我從椅子上爬起,拉開棉被鑽進被窩,伸手將他的頭慢慢地靠在我胸前,蓋上被子希望能讓他感到更有安全感,我開始做每天晚上的例行公事,就是對他說說話。

        在他的呼吸聲下,我開始和他分享發生的種種,「阿橙,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輕輕的拍撫著他的背,「今天是我和你誕生在這個世界的日子,你應該還記得吧?我相信你一定不會忘記的,對嗎?」

        窗外,一片烏雲飄過,開始下著又急又大的雨,將原本安靜的天空增添了凌亂的氣息,像沒有指揮的交響樂,沒秩序的演奏搞的大地心煩意亂。

        我望向右邊的落地窗,明明雨下的如此滂沱,懷中的人卻一點被打擾的感覺也沒有,繼續沉浸在他的夢裡。

        瞧著他的睡顏,我繼續剛剛沒說完的話:「昨天,幼晴姐和我弟說要幫我提早過生日,我跟他們說不用,因為我想跟你一起過,他們還不放棄的硬是帶我到我的公寓替我過生日,還幫我準備了蛋糕。」

        「勉強吃了蛋糕後,他們要我許願,」言至此,我苦笑,「妳說他們是不是真的很傻,明明知道我不會許願...」

        我是真的笑了,但是臉頰旁卻感覺到冰涼,「我知道,你還不想要面對這世上,所以沒關係,你就睡個好夢吧,等你醒了,一切就不同了,我跟你保證。」俯身,我在他額首一吻,呢喃道:「但是不要讓我等太久,好嗎?」

        聽著雨拍打在窗戶的聲響,隱隱約約的雷聲,我知道這是夏季會出現的西北雨,會突然的打雷下雨,往往讓人措手不及,但是這種雨很快就會停了。

        據說,西北雨後出現彩虹的機率遠比一般下雨還要高。

        我緩緩的閉上雙眼,在雨聲的伴奏下,意識逐漸模糊,最後一閃而過的念頭,就是希望這場雨能快點停。

        隔天一早,我被一道撞擊聲給吵醒,我緩慢睜開眼眸,望進一頭金色的頭髮,相當耀眼。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吵醒妳了嗎?」那一頭金髮的主人搔搔頭,趕緊把掉在地上的東西都拾起放回原位。

        「房家暟,你在做什麼啦!」我用壓抑的聲音,有些慍怒的斥責。

        「我把媽要我帶來的補品拿來,誰知道撞到衣櫃,東西都掉出來了。」他一臉抱歉的模樣,我也不忍心繼續責備。

        轉頭一瞥,果真看到雞湯和水果放在茶几上,「謝謝你專程拿過來,幫我跟媽說謝謝。」

他點點頭,然後滿臉寫著不解。

        「怎麼了嗎?」

        「不是,我在想妳什麼時候要下床,因為你們這個姿勢有點...」

        我這才意識到,我還躺在阿橙的床上,而且昨晚是抱著他睡的,手還圍繞在他的腰際上。

        頓時,我臉上一陣燥熱,趕緊跑下床重新替他蓋好棉被。

        「姐,其實妳也沒那麼害羞嘛!小時候妳都是假裝的吧?」

        被自己的弟弟這麼說,還真不是普通的羞愧,可是我...我就只有在晚上的時候才能那樣近距離和阿橙說話啊。

        「小時候妳都一副乖乖牌的模樣,什麼事都說恩、好、謝謝、對不起,原來也都是些無謂的矜持啊。」

        「我、我才不是那樣呢!」我只想解釋,卻把我的壞習慣給表露出來。

        我真的心想:完蛋了。

        「妳看!妳結巴了,妳在說謊!」房家暟一副『被我逮到』的樣子,把我逼的又氣又惱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結巴的啊,這是本能反應,是天生的!

        「你、你...」

        「好啦不玩妳了,誰叫妳是我姐。」他撇撇嘴,覺得不好玩後擅自結束這回合。

        你有把我當姐姐過嗎?!

        我想繼續跟他吵,但是很遺憾的從小我就沒吵贏過任何人,因為明白這點所以從來就不主動找人吵架,再說,這裡是病房,所以也就作罷。

        在我去刷牙的期間,我弟幫阿橙換了衣服,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會特別細心,所以放心交給他是沒問題的。

        刷好牙,整理好儀容,我步出浴室正好撞到剛開門進來的楊幼晴,我連忙道歉,彎下腰要撿被我撞掉的文件。

        撿起的過程中,我瞄見其中一份文件的標題-『瞧見青鳥,從心開始。』

        在交給她這些文件時,我好奇地問:「幼晴姐,這是什麼?」

        只見她一抹笑,直起身道:「聯誼的單子,我們公司剛好要舉辦這類的活動。」

        「那為什麼要拿過來?」我困惑的問,這裡應該沒有人有需要聯誼吧?

        幼晴姐搖搖頭,然後把目光注視在我身上,我隨即明白過來用意。

        「幼晴姐,我不需要...」我撇過頭,本來是想要避開她的目光,但剛好角度不偏不倚的停在躺在病床上的阿橙,心頭忽然一緊。

        「家安,我知道妳在等夏橙,我也不是要逼妳,只是想要讓妳試著去看看不同的風景。」幼晴姐拉過我的手,交給我剛剛那份文件,認真地要我考慮,「妳真的已經盡力了,我相信夏橙他會希望妳幸福。」

        我盡量去想像,如果我自己去尋找幸福,身旁的人不是躺在床上的人,光是想心中的沉重感越發越重,於是我知道了答案。

        我離開幼晴姐的身邊,走到阿橙病床旁,握住他蒼白的手,默默地說了一句:「可是我的幸福就在他身上。」

        「家安...」

        「我不怕辛苦,如果他一直醒不來,我甚至可以照顧他一輩子。」我說出了很有可能變成事實的未來,這是所有人都一直在我面前逃避不說的話題,我都知道。

        幼晴姐像是早就想到會有此結果,於是她嘆口氣,來到我阿橙的床邊坐下,轉而對我加油打氣:「那妳也別灰心,我相信夏橙他會醒過來的。」

        『李夏橙先生送醫時身體多處骨折,腦部已經有缺氧現象,造成腦部嚴重受創,目前昏迷指數3,若持續昏迷恐怕會成為植物人。』

        『阿橙!』

        『阿橙你撐著,不會有事的,你千萬不能出事,我拜託你...』

        我甩甩頭,想把方才浮現在腦海的畫面甩開。

        「那當然,夏橙哥可是有我姐這個超級青梅竹馬在支持他,他想不醒來都難。」換完阿橙衣服後,不知道剛剛跑去哪的房家暟突然從幼晴姐的身後冒出來,說了一句頗鼓舞人心的話。

        「連家暟都說這種話,要相信會有奇蹟出現。」幼晴姐不再要求我試試聯誼,反而變回以前那個相信我選擇的幼晴姐,我知道她很擔心我,包括家暟。

        「我一直都相信他會醒過來,是吧?阿橙。」我稍微收緊了握住他的手,心中油然而生的信心隨著他手中傳來的暖度而加倍。

        幼晴姐和家暟相視而笑,下一秒房間又變成以往的歡笑氣氛。

        「還有你看看你,染什麼金髮?想變成金毛獅王啊?」幼晴姐不忘調侃頭髮有些浮誇的房家暟。

        「這樣很好啊,感覺很有夏天的氣氛。」家暟淘氣的揉揉自己的頭髮。

        夏天,一年四季的第二季,也是一年中最炎熱的季節,同時也是一年中太陽高度最高、白晝最長的季節。這是我上網查的資料,我想只有我的夏天和別人的不一樣。

        李夏橙,就是我的夏天,我們一起誕生在世界上,在那個二十三年前的夏天,我們的故事在那個時候開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