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棋子

         

      小乞丐猛然張開眼睛,彈坐起來,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陌生的環境讓驚慌害怕的情緒佔了上峰,她四處環顧了好一陣子,才漸漸意識到這裡的擺設並非尋常的有錢人家,所有的布幔都繡上了紫金的花紋,這是帝皇之家。

      紫金布紋是血皇和太子的象徵,即使是高官厚祿的朝臣們也不得使用,想到這裡,她小小的心都涼了一半,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帝皇之家最是險惡,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潮洶湧。

      昨日莽莽撞撞糾纏的,原來是太子的轎輦啊,血皇出巡必定聲勢浩蕩,不可能只有幾個黑衣衛隨侍的。接著小女孩回憶起,夕陽西下時自己在巍峨的月宮大門前昏倒,照理推算此處應是太子的宮殿。

      身下的床鋪罩著華貴的絲質被單,連床邊半透明的帷幔同樣也是不知名的貴料子,女孩低頭一瞧,意外地發現自己已經沐浴過了,渾身上下覆蓋著一股好聞的清香,原本破爛的衣物不知去向,換成一身乾淨溫暖、材質上等的黑色棉布衣,衣上繡滿了暗紅色的蜿蜒花紋,她盯著自己這身衣物發愣,好一會才接受事實,太子殿下似乎收了她。

      小女孩隱隱約約知道未來的路不會太好走,心中卻仍是激動得無以復加,起碼往後的日子裡,不用再挨餓受凍,遭人欺侮。

      窗外的景色已是黃昏,一身墨色的六旬老婦人手中端著飄香的飯菜,步伐緩慢地走進太子寢宮內殿,小女孩一聞到滿溢的食物香氣,空蕩蕩的腸胃立刻不爭氣地叫囂了起來。

      婦人把菜餚、碗筷擺在房內一處珍稀木材打造的深棕色茶几上,接著走近床緣,面色和藹的朝小女孩道:   “   孩子啊,你餓了吧?醒了一會了吧?下床來吃點東西吧,你可是睡了三天,現下才醒的,必須得吃點了,否則身子撐不住的。   ”

      小女孩聞言,乖乖的從被窩裏爬了下來,可小腳才碰地就一陣頭暈目眩,她皺了皺小巧的眉頭,試著站穩,直直的朝桌几邊上走去,開口第一句話卻是朝著老婦問到:   “   嬤嬤陪我一塊吃好不好?   ”,女孩定定的望向老婦人,仔細一看才發覺,老婦人身上的黑衣也繡著青綠色的花紋。

      老嬤嬤的目光暗了暗,想來這孩子也真懂事,雖說是路邊撿來的,卻像出身名門的孩子似的,舉止端正、進退合宜,可富貴人家的子弟多半高傲,她老人家見了無數,少有這麼為人著想的孩子,果然這孩子在外頭已經吃了不少苦。

      老婦人端起碗筷夾了幾道菜在小娃兒的碗裡,而後又細細端視了她的眼眉與臉蛋,濃眉大眼瓜子臉,菱角分明的唇,小巧翹挺的鼻,加上天生比一般人類更白皙的皮膚,這小妮子將來要長成了,可是個傾城傾國的大美人啊。

      老婦人笑著問:“   你可還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   幾歲了?   爹娘可還在?   你這年紀還不會寫字吧?   ”

      小女孩聞言垂下頭,心裡揣測整座皇宮中應該只有自己不會寫字了,越想越發覺得丟人,她用蚊鳴般細小的聲音答道:   “   我叫慕云嫣,七歲,爹娘都去世了,剩我一個人,我不會寫字。   ”,小云嫣的手在桌子底下扭成一團,最後一句話尾音低得老婦人幾乎要聽不見了。

      老婦人看著沒幾歲的小娃兒垂頭喪氣的模樣,心裡折騰:   “   嬤嬤我呢,是太子殿下宮裡的管事嬤嬤,殿裡的ㄚ頭們都管老朽叫容嬤嬤,妳不識字不打緊,以後嬤嬤會教你識字的。”,直到這頓飯好好地吃完了,再沒有人出聲說一句話。

      即使小云嫣的眼裡映滿生澀與擔憂,容嬤嬤亦不再多說。

      一頓飯吃完,慕云嫣卻還是虛弱不已,容嬤嬤打發她上床休養後,喚了女婢進來收拾乾淨,便自個兒退了出去。

      揉著眼睛的小云嫣,雖然才剛醒來下床吃頓飯而以,卻仍然困得不得了,意識趨近不清時她模模糊糊的想到,既然太子宮殿裡有那麼多婢女,容嬤嬤為何還親自給自己端了飯菜送來?

      隔天清晨,一名女婢踏進慕云嫣的臥房,喚她起床梳洗:   “   云嫣小姐,梳洗吧,吃早點了。”,慕云嫣戰戰兢兢地從床鋪上彈坐起來,順從的下床,讓女婢為她梳洗,接著迅速解決了一桌豐盛的的早餐,有美味食物的日子太叫人珍惜,只不過那血族宮女雖然畢恭畢敬地站在一旁伺候,但是臉上的神情卻始終淡漠,甚至藏著不屑,慕云嫣這才意識到自己只是卑賤的人類,而這宮殿裡進進出出的宮女們,連同容嬤嬤都是血族人,原來這婢女是不願服侍微不足道的人類。

      想到這個點上了,慕云嫣忍不住出聲:   “   云嫣可以知道,姐姐叫什麼名字嗎?   ”

      那婢女見她這麼問倒有點驚訝,卻依然冷著臉答了:   “   婢女叫凝兒。   ”,凝兒心裡滴咕,區區人類,這會兒想耍什麼的小把戲。

      慕云嫣倒不因凝兒冷若冰霜的語氣感到厭惡,她是個小乞丐,誰都得罪不起,正是知道自己卑微,卻還有血族肯服侍她這樣渺小的人類,心裡已經暗自慶幸。

      慕云嫣拈來桌上擺的點心,柔順的稚嫩嗓音又響起:   "   凝兒姐姐,這桂花糕,妳也嘗一口好不好,這是嫣兒吃過最好吃的甜糕了。   "

      本就長得討喜的慕云嫣,笑起來更甜了,小小的臉上滿是真摯。

      凝兒別的毛病沒有,就是貪吃了點,見慕云嫣懂禮得體,不像別的主子總扳著面孔,冷言冷語地使喚人,除此之外還不怎麼挑剔,轉念一想,照顧這小娃兒,總比服伺其他主子自在。於是臉上冷硬的表情終於暖了點。

      凝兒伸手接過那甜滋滋的桂花糕:   "   凝兒謝過小姐。   "

      晚膳過後,一個高大的身影佇立在臥房門口,慕云嫣偷偷瞧了一眼門外那黑衣護衛的模樣,嚇得不輕,但那黑衣人開口卻是溫和有禮:   "   云嫣小姐,殿下有找,請隨我走一趟。   "

      黑衣人在前頭大步走著,速度算不上快,但慕云嫣年紀小腿又短,跟著黑衣人的腳步很是吃力,腳底磨破的舊傷短短幾天還沒全好,她幾乎是咬著牙半跑著步去,好在太子殿下的書房不遠,跑了一會兒就到了。

      才踏進墨色的大門,慕云嫣就注意到,這書房跟想像中的一點都不一樣,此處嚴格說起來是個暗室,每根梁柱上都置有一顆散著亮白光線的夜明珠,也因此沒有窗戶的書房依然明亮、視線清晰,未曾有福親眼目睹夜明珠的慕云煙驚訝得目瞪口呆。

      書房正中央有一張大貴妃椅,那獨特的暗紅絲料配上銀色的花紋,暗示著讓人喘不過氣的氛圍,而君北宇夜正在半躺半靠在貴妃椅上,只見他一腳曲起,一肘搭在曲起的膝蓋上,蒼白的手中端著一只純銀酒杯,太子輕輕晃著杯中物,隱約透著一澤光環的銀髮散在貴妃椅把上,模樣很隨意。

      他深紫色的眸正鎖定慕云嫣,而後又微微瞇起,慵懶的嗓音傳來:   "   我記得妳講過,只要有一口飯吃,什麼都肯做。"

      小女孩看著君北宇夜白瓷般完美的輪廓,就這麼僵住了,她從來沒有看過誰長得這麼好看,深邃的紫眸,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唇,白皙的皮膚卻隱隱約約的透著像月光一樣的冷光,神情閑逸卻不怒而威,好比若入凡間的神祇,不染世俗塵氣,動經間散發不凡的氣質,又有哪個凡人可以把這般頹廢的姿態演繹得如此優雅。

      君北宇夜見慕云嫣不應聲,輕聲說道:   "   嫣兒,過來。   ",小女孩像著了魔,聽得他喚,便邁開步伐,面無表情地走近太子身側。

      君北宇夜突然低頭湊近小女孩眼前,兩指端起她的下巴,專注地看向慕云嫣純淨無害的黑色瞳孔深處,接著才輕聲呢喃道:   "   今日起,妳便是我的人。   ",暗紫的瞳微微泛著光,好像整個宇宙的星辰都囊括在他眼底,繁星點點。

      說罷,君北宇夜牽起慕云嫣的手碗懸在酒杯上方,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手碗內側劃了一道口,一陣輕微的刺痛喚醒慕云嫣,她這才意識到方才失神的窘態,慕云嫣目睹自己鮮紅的血液點滴涓流至酒杯底,帶起陣陣漣漪。

      酒杯不大,流了足足有半杯血的時候,君北宇夜執起那小小的手腕到面前,舌尖輕舔過那道仍有血跡的傷口。慕云嫣低頭瞪著自己細瘦的手腕,剛剛那道足見血肉的傷口竟在片刻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任由小女孩無助的晾在一邊,以杯就口,細細品嚐。

       

      慕云嫣恍神的同時想著,太子殿下這個時候喝血,代表今天是月圓之夜。

      血族也吃人類的食物,只是在月圓之夜他們非得飲血,沒有少量的人血作為主要的養分,他們很快就會衰老虛弱。一個血族人可活上數百年,人類短短的壽命在他們眼裡太微不足道,但是人類的渺小卻足以壯大整個血族,如此諷刺,血族鄙視人類卑微,卻離不開鮮血的灌溉。

      太子飲盡杯中物,接著興味富昂的看向慕云嫣,謀畫的笑靨慢慢綻開,霎時間小女孩讀懂了不言而喻的命運,未來的血皇注定會耗盡她最後一滴血,那張令人嚮往的面容,如此致命。

      君北宇夜長手一撈,便把慕云嫣攬進懷中,他慢條斯理的在矮小的她耳邊警告:   "   記住,你的血是珍貴的至陰之血,除了本殿下,誰都不能嚐你的血。"

      慕云嫣小小的腦袋裡一片空白,她怯生生的應了:   "   嫣兒知道了。",話音一落地,君北宇夜伸出手,獎賞似地摸亂小女孩頭頂的髮。

      太子揮揮手,黑衣護衛親自抱著慕云嫣回寢室的床鋪上放下。

      黑衣衛臨走前只淡淡的交代了句:   "   小姐好生休養。   ",便逕自消失了。

      隔天早晨慕云嫣醒來時,容嬤嬤又出現了,看樣子已經等了一會,老婦人見慕云嫣坐起身,面無血色正要下床,急忙上前攙扶,她和藹的面容讓慕云嫣心裡一陣暖意。

      容嬤嬤有些欲言又止:   "   嬤嬤知道妳昨天去見殿下了,擔心妳今天下不了床呢,身子還這麼虛,殿下也鬧騰,就不能多等半個月,非得這麼著。",她憂心忡忡,一大早特地來確定慕云嫣安然無恙。

      慕云嫣靜靜的看著容嬤嬤,語氣中充滿好奇:   “   嬤嬤,至陰之血是什麼?   ”,小女孩圓潤的眼框裡,滿是不解,至陰之血,好像很不得了,殿下不讓別人染指呢。

      容嬤嬤一邊把自己親手煲的補湯盛到碗裡,一邊說道:   “   至陰之血阿,千百年難得一見,千萬人裡也未必能遇見,這血珍貴就在可治血族百病,是聖血,但嬤嬤這一生從來沒看過有誰有這樣的血脈,所以也不得而知,這至陰之血到底如何見效,估計只有殿下心裡明白。”,容嬤媽捧起熱湯碗在嘴邊吹涼,一口一口餵著慕云嫣喝下才放心離開。

      之後慕云嫣休養了半個月,每日凝兒都不忘幫她擦藥,有凝兒在一旁悉心照顧著,好不容易腳傷都好了大半,月宮裡名貴的藥材和藥膏果然不會讓她留下半點疤痕。

      待慕云嫣痊癒,容嬤嬤親自來看過,還帶來上次喝過的湯藥,吩咐凝兒伺候著慕云嫣喝下。

      時光飛逝,又近月圓之時,某日傍晚時分,黑衣衛又來了,慕云嫣心想殿下又該喝血了,進了那密不透光的書房,只見君北宇夜雙手交負在身後,背對著房門口,一言不發地端詳著一座巨幅的彩墨畫,那幅畫是滄雲大陸的全圖,上面畫著各族土地的分界線。

      太子看著那幅畫靜默著。

      蒼月國的北方豎立著萬丈高的群峰,山群的另一面是白鬼族的地盤,而至今沒有人見過白鬼,但是各種古書上都曾經記載,千百年前白鬼族曾越過群山南侵。白鬼異常兇狠,只有神血融成的寶劍才能傷害他們,甚至被白鬼咬過的人類,會逐漸被其毒液侵蝕,變成見活物就攻擊的殭屍,直到已死透的身體腐敗殆盡為止,千年前一場混戰導致血族人數銳減,而人類更是無力反擊,只能作待宰羔羊。

        人類的王帶著部族的人們拼命往南方逃,就在血族快要滅亡的千鈞一髮,血神現世了,他本是天上神祇,卻捨身來到世間拯救血族和人類,最後一役,所有的白鬼團團圍住血神,而血神降邪本為戰神卻愛上一個女人,他犧牲自己並放棄一半的神力,逆天行道挽回她的性命,血神最後走上與白鬼同歸於盡之途,幾近滅亡、殘存稀少的白鬼紛紛往北逃,回到他們的地盤,千百年來未曾再南下。

        最終人類為了尋求庇護,跟血族發展成互利共存的關係,偶爾奉獻一點血液供血族人享用,甚至也有人類堂而皇之地販賣起鮮血,以求榮華富貴,血族雖鄙視人類的弱小,卻也保護人類世代不受外族屠殺,在這片大陸上,人類相對於其他種族可謂手無縛雞之力。

        慕云嫣自己低頭想的出神,沒有注意到太子殿下已經轉過身來打量著自己,君北宇夜走到書房後方,自顧自閒適的靠著書桌邊上坐下,默不作聲觀察著一臉深思的小女娃,神情間有些趣味,那可不是一個小娃兒該有的表情,他清了一聲喉嚨,突如其來的動靜讓慕云嫣嚇得一怔,

        君北宇夜緩緩出聲:   “   妳是難得聰穎的孩子,倘若好好栽培,將來會是一顆好棋,所以本殿下收了妳。   ”

        除此之外,還因為她身上流著珍稀的至陰之血,誰料得到太子出趟月宮,順手撈了個寶回來。

        一盤棋中,有雜兵,有將相,而慕云嫣既可攻又可守...

        是顆不可多得的王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