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天外遺產

靈感姓許,因此他的全名就叫做許靈感。

這名字聽起來好像他很會通靈或者至少長了雙陰陽眼什麼的,但其實許靈感長到23歲,別說遇到靈異事件,連鬼火都沒見過一次。唯一一件與一般人不同的地方,是他在大學畢業這一年,收到了一份遺產,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姨婆留給他的老房子,巧合的是就在他現在所住的城市裏。

許靈感簡直感激涕零,他十幾歲時父母在一場車禍裏身亡,兩人積蓄不多,連房子都沒有留下一座,這些年讀書生活已經花光了他所有的財產。雖然畢業之後,還算順利的找到了一份工作,但第一個月拿到手的工資,算來算去才一萬多塊,夠吃、夠喝,想再租個房子可就不容易了,他看到工資的第一眼險些就覺得世界末日當真到了。

在這種時候,姨婆留下了這份遺產,可叫他開心的要命。

選了個週末,他溜達到那座老公寓裏。地段很偏,但距離他的公司並不算特別遠。這座樓也不知道有多少年的歷史,外表破的不象樣,真奇怪這麼一座樓,怎麼還能留到現在。

姨婆留給他的房子在頂層五樓,樓梯黑暗狹窄,灰塵嗆人,許靈感幾乎是摸索著才爬到樓頂。這一層樓共有四個房間,有兩個房間門口空蕩蕩的,完全不像有住人的樣子,另一個房間門口倒是放了一雙皮鞋,可是鞋上已經佈滿了灰塵。

許靈感也沒在意,翻出鑰匙打開了門,剛一推門,就感覺一陣寒氣撲面而來。他嘀咕一聲:“都說頂樓冬涼夏暖,看來還真是。”

這是間一室一廳的房子,老式結構,不知是不是太久沒有住人,房間裏有股說不出的味道,仿佛什麼東西正在慢慢腐爛。但許靈感找了一圈,倒也沒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房間裏還剩下一些傢俱,一張老式的書桌,一把瘸了條腿但墊本書估計還能用的椅子,一張床頭上鑲了面小鏡子的古舊床,再有,就是一個奇大的衣櫃,足足占了房間裏將近一半的空間。許靈感拉開衣櫃看了看,奇怪的是,這衣櫃內裏的空間卻不大,不過放他那幾件衣服,也足夠了。

很好,許靈感滿意的拍拍手,這房子裏有傢俱,還有廚房和衛生間呢,雖然他剛才擰了一下水龍頭,流出的水泛著紅色,不過估計是常年沒用的鐵銹,過一段就好了。

姨婆,你真是個好人!他高興的鎖門離去,準備把自己的行李搬過來,完全沒注意到,在身後,似乎有隱隱有一雙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他。

只花了半天的時間,許靈感就搬到了這裏。老屋裏到處都是灰塵,他又打掃了一下。一切忙完已經到了夜晚,他往床上一倒,連被都沒蓋就睡著了。

於是理所當然的,半夜裏許靈感被凍醒了。

他隨手去拉被子,印象中被子是在身側,可是三拉兩拉沒拿到,他不耐煩的睜開眼睛,窗外依稀透進月光,床上空空蕩蕩,被子呢?

被子團成一團,放在離床足有三尺遠的桌子上。

許靈感困的厲害,也沒多想,打著呵欠下了床,把被子抽回來,就在他又要睡著的時候,房間裏忽然傳來了咯吱咯吱的撓牆聲。

那聲音不算大,卻乾枯滯澀,仿佛一把磨鈍了刀,不停的在牆上挨蹭。這聲音也許並不算大,然而在這樣靜悄悄的夜晚,卻是聲聲入耳。

許靈感再也睡不著了,他怒喝一聲:“半夜不睡覺撓什麼牆!”別說,這一聲還真好使,撓牆聲當即消失。

許靈感很滿意,他迷迷糊糊又要睡著,撓牆聲忽然再度響起,這次與之相伴的還有另一種聲音,很輕微,如果仔細分辨,倒好像磨牙的聲音。許靈感大怒:“誰這麼缺德!”一聲吼完,他忽然怔了。

等等,鄰居家……真的有人住嗎?

他睜開眼睛的同時,撓牆聲與磨牙聲一起停止,他詫異的東張西望,忽然撓牆聲又響起來,這一次因為他是清醒著的,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聲音,是來自與他正對的衣櫃那堵牆的後面。

他從床上蹦下來,一手把衣櫃門拉開,借著慘白的月光,可以看到他不多的幾件衣服在裏面飄蕩,看不出什麼異狀。而撓牆的聲音忽然變小,小到他幾乎以為自己在幻聽。

他試探著伸出手,敲了敲衣櫃內壁,聲音有些發空,又有些實在,他又用力敲了兩下,那撓牆的聲音,便徹底消失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自言自語,不過眼下他實在困的厲害,最關鍵的是,明天還要上班,遲到一天,這個月的全勤獎可就沒了,事關重大,他可不敢掉以輕心。

“睡覺睡覺。”許靈感嘀咕著,一頭栽到床上。

然而這餘下的半夜,他睡的並不安穩,恍惚之間,他一直覺得有一雙眼睛,緊緊盯著他,那雙眼睛空洞而黑暗,他讀不懂其中的感情。

待到他真正睡熟的時候,天色已經微微發白。

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許靈感大吃一驚,“7點52分!開什麼玩笑!”

公司上班時間是8點30,許靈感急忙從衣櫃翻出件衣服穿好,連衣櫃門也沒關,用冷水撲了把臉就飛快往外跑。

他匆匆跑到捷運站,下車後發揮50米衝刺的速度一路向公司狂奔,眼看距離已近,而離打卡截止時間也只剩下兩分鐘。他暗叫僥倖,為了節省時間,他一邊跑,一邊艱難的把卡從褲袋裏掏出來,卻忘記了腳下的門檻。

“砰”的一聲,許靈感呈四腳朝天狀栽倒在地上,手裏的卡骨碌碌滾了兩圈,掉進旁邊不遠的下水道裏,隨後前方傳來輕輕的笑聲,是公司裏有名的美女司瑤,剛打完卡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來。

眼望頭頂一片烏雲密佈的天空,許靈感一時間跳樓的心都有了。

因為沒了全勤獎,許靈感這一天臉上都是殺氣騰騰,和他同組的兩個女生嚇得都不敢說話,只有和他一個辦公室的程飛光完全不在意,還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

程飛光此人與許靈感畢業于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他是比許靈感高一屆的學長,因此也就早一年進公司,但年紀卻比許靈感要小上一歲。因為長得好又愛開玩笑,很得美女司瑤的青睞。

許靈感不怎麼喜歡他,倒不是出於嫉妒,他第一眼看見程飛光,就覺得有點不順眼,可惜兩人在一個辦公室,想躲也躲不過去。

“嘿,學弟,今天聽說你遲到了啊!”

這人一開口,就戳中許靈感心口痛處,他憤憤然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是,你有意見?”只可惜這杯子是公司提供的一次性紙杯,放起來全無氣勢。

程飛光偏偏還打量了他兩眼,“臉上掛黑眼圈了,昨晚沒睡好?咦——”他語氣忽然鄭重起來,“學弟,你身上……”

許靈感更加不樂意,雖然說起來這人是自己學長,但自己還大他一歲,學弟什麼學弟!一口截斷,“關你什麼事?”

程飛光倒沒生氣,繞著他轉了兩圈,想了想,換了個問法問道:“你最近,有沒有感覺到有一雙眼睛盯著你?”

許靈感一怔,聯想到昨天下半夜的遭遇,他還真有點懷疑,偏偏就在這時,司瑤推門走進來,“咦,程飛光你在這裏,我正找你呢。”看著程飛光圍著許靈感一副討債樣,她忽然掩口笑起來,“程飛光,你不會又在推銷你家那一套吧。”然後忍著笑對許靈感說,“這人天天說他有陰陽眼,自稱捉鬼大法師,到處在公司裏招搖撞騙。你不會也信了吧?”

信才怪!被美女這麼一說,許靈感就算起初有三分相信此刻也蕩然無存,他哼了一聲,“當然沒有。”

程飛光看看他,笑了笑,卻沒再說什麼。

這是忙碌的一天,因為事情太多,還要加班,等到許靈感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將近10點鐘。

爬到樓頂,另外的三家住戶還和之前一樣,兩家是完全沒人住在裏面的樣子,另一家門口那雙佈滿灰塵的皮鞋,連位置都沒有移動過。

許靈感想到昨晚的撓牆事件,老實說他自父母去世之後就一個人生活,信天信地不如信自己,鬼神什麼的在他心裏位置還比不上10元錢來的重要。因此他看到這幾戶鄰居,腦子湧上的念頭完全不是恐懼擔心,而是想不如乘這個時間去敲敲門,告訴那戶鄰居大半夜的別出聲了。

他盤算著臥室裏那堵牆的位置,心想我該去找哪一家呢……算了半天,他忽然發現不對。

他住的那間臥室對著的牆是外牆,根本沒有什麼鄰居。

走廊裏黑乎乎的,今晚是陰天,連月光也透不進來。在想到這一點的時候,許靈感忽然覺得鼻尖有點發冷,他伸手摸了摸,竟有一滴冷汗沁了出來。

就在這時,忽然有沉悶的腳步,自樓下傳了出來。

這腳步聲很沉悶,很慢,仿佛那個人的腳上拴了鐵鏈,一步一步的向上蹭去,每上一級樓梯,都會傳來很大的摩擦聲音。許靈感站在當地,一動不動。

是開玩笑吧……

腳步聲音一直沒斷,以一種極其緩慢的速度上移,聽聲音應該還在四樓。許靈感站了這麼久,也才只上了三四級臺階。

又一滴冷汗,慢慢從他鼻尖上沁了出來。

白天裏程飛光說的話,他本來已經忘了,卻在這個時候再度湧上了心頭。

“你最近,有沒有感覺到有一雙眼睛盯著你?”

走廊裏本是一片黑暗,可是在這時,他卻覺得有一雙眼睛透過樓梯板緊緊盯著他,與此同時,這雙眼睛還在慢慢的向上移動,由四樓,慢慢的登上了五樓……

啊——呸!他反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哪來那麼多鬼啊神啊,你怎麼不想想你這個月的全勤獎!這件事不解決,你不是想下個月接著遲到吧!

全勤獎給他以極大的勇氣和信心,許靈感摸著牆就下了樓梯。

按理來說,每一層都安裝了感應燈,但因為年久失修,大多數都已經不好用,譬如說五樓的那盞燈,許靈感就沒見他亮過。四樓這一盞也相差不多,目之所及,依然是黑乎乎的一片。

他只沖下一層樓梯,那腳步聲音便已近在耳邊。

“啪噠……啪噠……”沉重而拖遝的腳步聲,令人頭皮發麻。

許靈感從包裏掏出在二手手機,借著那點光芒大喝一聲:“什麼人!”

說來也巧,就在他大喊那一聲的同時,四樓那盞感應燈,亮了。

一個頭髮花白還拄了根拐杖的老先生站在許靈感面前,兩人的鼻尖幾乎碰上,別說許靈感嚇了一跳,老先生自己也嚇了一跳。

“少年人,走路要小心一點啊!”老先生小心翼翼的挪著拐杖,把自己移開一步。

他的腿腳不方便,難怪剛才上樓梯那麼慢。

許靈感很是不好意思,連忙道歉,好在老先生脾氣很好,也沒和他計較。只是問他:“少年人,你是新來的嗎?”

許靈感說是啊,您住四樓?我看五樓上好像除了我之外沒別的住戶呢。

老先生歎了口氣,是啊,五樓沒別人住了,自從12年前之後就沒人敢……

他不再多說,很和藹的笑了笑:“年輕人,你一個人,要多注意身體。”

自從許靈感的父母過世之後,很少人用這麼關切的言語對他講話,許靈感忽然就很感動:“老先生,多謝您。”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