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公主殿下的煩惱1

                            「您對結婚有什麼看法?」

                                          「……浪費錢的玩意兒。」

                                            --摘自史冊,弦茵陛下與宰相的問答錄第三集

「昂得司老師,您說紫風的盡頭是什麼呢?」

語尾上揚的聲音透露著滿腹的好奇,發問的少女眨了眨圓溜溜的大眼睛,專注地等待老師的答案。

沉吟著,沒有回答。站在少女身前的是一位高瘦的賢者,他撥了撥身上猩紅色賢者袍的長帶,放下手中沉重的紋章學,朝自己的學生微微一笑,說道:「風沒有盡頭,公主殿下。」

輕哼了一口氣,那位被尊為公主的少女顯然不太滿意這個回答,她歪著腦袋,幾綹紫色長髮自肩後滑落。

「您認為紫風沒有盡頭?」

「是的。」頓了一頓,賢者昂得司給了公主這個肯定的答案。他思忖片刻,才又續道:「風是廣博於穹空的,她前行,將紫色的風翼如紗網般覆蓋住大地。」

「這世界不也有盡頭嗎?為什麼紫風就沒有?」公主不死心地再問了一句。  

「也許紫風有盡頭,但我必須提醒您,弦茵公主,如果我們再浪費時間於討論紫風上面,您的紋章學可能無法完成本周進度。」賢者昂得司毫不留情地提醒道,他轉身走向後方的大書櫃,抓起數本封面老舊斑駁的千頁厚書,將它們一股腦兒堆到公主面前的桌上。

「噢!」弦茵公主嘆了一口氣。此時此刻,她正無奈的坐在一個被書櫃包圍的狹窄空間,面對一連串包含心理學、新式貝羅語、中級皇家竭見用語、高級特坦來語以及如海洋鹽粒般龐大的家族紋章學等勞心傷神的恐怖課程。

這…根本就是地獄級的疲勞轟炸。

她企圖藉皺緊眉頭來宣洩所有不滿,但這對抱著教育熱忱的賢者不構成任何足以影響良心的條件。昂得司把講義遞給弦茵,說道:「我們得再加快速度,殿下,您該知道,七公主蘇蜜拉殿下和佐龍王子早在兩周前就修完所有課程了,只有您連課表一半以上的進度都還沒完成。」

「紋章學無聊死了。」心情徘徊在谷底的弦茵公主嘟起嘴巴,咕噥道:「為什麼老是要我讀這些東西?」

「無聊是一回事,重不重要又是一回事!您身為皇族的一份子,這點學習上的苦難是必要的!」昂得司說罷,臉上閃耀出一種神聖的教育光輝,他握緊拳頭,續道:「雖然您總計在本週翹掉了三堂紋章學、五堂豎琴課、一堂風俗學還有十二堂新娘修行課程,還害我被國王陛下申誡了好幾次,但教育是義不容辭的!我一定要把您培育成擁有皇家高貴氣度、正直又仁慈的公主…...」

他越說越激動,幾乎要把手中的厚書給折爛了,弦茵卻是嘆了一口氣,心想:『大姊和二姊是我們雅哲西斯第十二代皇族裡表現最優秀,卻也最先被犧牲,嫁到那個遙遠的東方羅札亞。』

「好了,我們已經浪費十分鐘在無意義的爭吵之上,時間寶貴,您還是認命的乖乖上課吧!」昂得司說道,但這對恍神的弦茵起不了任何呼喚的作用,深深了解學生性格的賢者見公主沒有反應,索性抬出一疊刺眼的講義,將它們「轟」地一聲放到桌子上。

「啊!」

倒抽一口冷氣,弦茵終於回過神來。她張大嘴巴,打算要繼續跟這位滿懷教育熱情的老師拖時間,但就在她預備喊出第一個音節之時,一連串急促地敲門聲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先生!昂得司先生是否在裡面?」

「我是。」昂得司推開椅子起身,走向門板轉開銅製的花雕門把。

「有什麼要緊事?我正在上課呢!」

「先生,昂得司先生,」一名訊報官自門縫探出頭,氣喘噓噓地回答道:「國王陛下有要事找您!」

「陛下?」昂得司憂心忡忡地重覆道:「陛下有要事找我?現在嗎?」

「是的,陛下還另外交待,弦茵公主下午預定的新娘修行課程臨時取消!」

「噢!」師生兩人同時發出嘆息,不同的是,一個人的表情是極端的失望,另一個人則像是提早慶祝生日。

「唉……既然陛下這麼說,」昂得司滿臉痛惜。「明天再來補今日的進度吧!公主殿下,這些講義先交給您,您今天下午就待在這兒把這些好好預習一遍。」

「好、好,沒問題,老師您就安心的去吧!」弦茵笑道,她乖順安份的坐在軟椅上,伸手拿起一本厚書翻了開來。昂得司見她求知欲似乎頗為旺盛,不禁心慰的點了點頭,他彎腰朝公主行了個禮,隨即便踩著細碎迅速的步伐,急呼呼地跟著訊報官走了出去。

弦茵臉上仍掛著微笑,等門板合起的那一霎那,她已興奮地自高高的椅子跳下,提著裙襬自後門奔出書房,誰管那些枯燥的講義,自由最重要!

把所有煩惱拋諸腦後,弦茵蹦蹦跳跳地往寢室衝去,抵達自己房門後,她抬起手肘,以猛虎出閘之勢將紅木刻製的頂級門板撞開。

「碰!」

「公主殿下?」

少女的驚呼聲自房內傳出,弦茵順著呼聲一望,發現一名正拿著掃把站在房間中央、神色緊張無比的侍女。

「緹絲!」弦茵笑著嘆了一口氣。「我嚇到妳了嗎?」

「還好。」侍女搖搖頭,紮成辮子的紫色捲髮在身後輕輕晃了幾下。她眨著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問道:「只不過,公主殿下,您今天不是有很多課要上嗎?怎麼又跑回寢宮了呢?」

「哈,我正想跟妳報告這個好消息哩!」弦茵得意的揉著鼻子。「父王有事要找老師,所以課程取消啦!呵呵,一定是羅蕊拉女神聽到我誠心的祈禱,所以特別賜一天自由假給我。」

「殿下,您該不會在參拜神殿時都跟女神許這種願望吧?」

「是啊,不然要許什麼?天下太平?」弦茵挑起一邊眉頭,玩世不恭地笑了起來,緹絲卻是睜大眼睛,疑惑道:「我每次參拜都在祈禱天下太平呢!這有什麼不對嗎?」

「呃,是沒什麼不對啦。」弦茵搔了搔頭,一副回答困難的樣子。她揮了揮手,轉移話題似的說道:「別管這些了,今天放假,我們去花園玩好不好?」

「殿下,我還得打掃您的寢室呀,改天再陪您玩罷。」

「唉唷,我的房間乾淨的很,不必麻煩妳啦。」弦茵笑嘻嘻地說著,她一把搶過緹絲的掃把,將它扔到一邊,無視那些遍佈房間的髒衣服與紙屑。

「不行哪,我還得去浣衣坊幫忙呢!況且殿下--」

「緹絲,我跟妳說了好幾百次,叫我弦茵,別再叫我殿下了,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別這麼拘束啦!」弦茵邊說邊手腳併用爬到床上。她拉開床頭的木櫃抽屜,從裡頭拿了一塊密藏的甜餅,將它折成兩半,遞了一塊給緹絲。

「咦?咦?殿下,這個……」緹絲手足無措地接過甜餅,一臉驚恐的問道:「這是您的新作品嗎?」

「不,這是我上回在廚房偷拿的。」

「原來如此。」緹絲放心的噓了一口氣,心裡不禁暗自慶幸,上回她吃了公主親手製作的薄餅,結果上吐下瀉整整兩天,這事到現在想起還是心有餘悸。

弦茵不知道自己的廚藝已在宮中成為傳奇,除了榮登「移動殺人毒藥」榜首、還被加上「王國最強兵器」之類的誇張名號。她啃著甜餅沾著蜜露的邊緣,計畫著今日午間的娛樂活動。

「那不,我們溜去賢者院觀摩賢者們做實驗?」

「殿下,我們侍女是不能隨意進去賢者院的,上次還有上上次是被您硬拉進去--」

「有什麼關係?誰敢擋你進去我就揍他!」弦茵憤慨的捶了枕頭一下,她嚷嚷半天,眼光一掃,瞪著緹絲說道:「還有!緹絲,妳忘了嗎?先前我可是費了千辛萬苦才把妳的名字從僕役管轄冊裡給除名呢!簡單來說,就算妳每天躺在我的寢宮裡睡大頭覺、跑去廚房偷吃打混,或是溜到皇宮外面大玩三天三夜,也不會有人阻止妳,更別說是限制妳必須做那些侍女應做的打雜工作,結果呢?弄了半天妳反而工作的更起勁!真是枉顧我的苦心…...」

弦茵越說越陰鬱,講到最後幾乎要蹲到角落去畫圈圈了。緹絲卻是輕笑一聲,說道:「殿下......躺在寢宮裡睡大頭覺、跑去廚房偷吃打混,或是溜到皇宮外面大玩三天三夜的應該是您自己才對吧?」她苦笑著搖頭,又道:「況且我拿皇室的薪俸,又受到您的庇護,不做點事總覺得不太舒服。」

「噯,我真搞不懂妳,既然有休息的機會,為什麼不好好把握呢?我本來想讓妳成為宮裡最輕鬆的米蟲,妳卻偏偏喜歡把自己搞成一隻忙碌的蜜蜂,還有,我最後警告一次,不要再叫我公主、也不准稱我為殿下!」

「我跟您是主僕關係哪,不叫您公主,只怕是不夠尊重。」緹絲微微的笑著,蹲下身又開始收著地上凌亂的禮服,她邊撿邊說:「我今天真的沒辦法陪您玩,公主,如果您覺得無聊的話,不如出宮去走走罷!您可以去拜訪道格拉斯先生呀,您不是之前才跟我提到,說想送這位公子生日禮物嗎?」

「對喔,妳不說我差點忘記,得趕快準備禮物才行。」弦茵想了一下,彎腰爬進自己的床底,她在裡頭翻來翻去,不時傳出招惹到灰塵才有的噴涕聲。

「公主,我幫您找吧?」

「不必啦,我自己來。」弦茵回應一聲,猛然自床下鑽了出來,手裡捧著一大疊的薄餅。

「您、您要送這個--?」

「是啊,這是我花好久的時間才完成的呢!」

緹絲驚駭的盯著那疊麵粉製品,彷彿它們將在下一秒鐘爆炸。她倒退幾步,吞了吞口水,結結巴巴的問道:「您、您當真要去找道格拉斯公子?今天下午還是我陪您玩吧!您不是說想去賢者院嗎?」

「唷,緹絲!妳怎麼突然改變主意啦?不過真抱歉,我想我還是得先去送禮物,畢竟道格拉斯平常幫了我很多嘛!」弦茵笑吟吟的將『王國最強兵器』塞進一個大包袱,她拍了拍緹絲的肩膀,歉然道:「對不起,難得妳有空,不過我回來後一定會再找妳玩!所以妳不用感到寂寞喔--」

「我、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子啊……」緹絲哭笑不得的說著,她警戒的掃了包袱一眼,突然想到今早聽到的消息。

「殿下,聽說瓦爾王國的第四王子軒羅邀請娜希瑟斯公主參加交流晚會唷!聽說有很多有趣的活動呢!不然這樣好了,您去跟四公主說說,讓她帶您參加--」

「啊哈,瓦爾的『雛雞殿下』跟四姊?呵呵,軒羅王子不是被騙就是瘋了,四姊這種性格,肯定吃到他不留一根骨頭。」弦茵爆笑一聲,露出感興趣的表情。緹絲拚命點頭附合,滿心期待弦茵打消去找道格拉斯的念頭,但只見她背起包袱,跨步準備爬出窗口。

「我呀,對宴會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說囉……」弦茵攀上花臺,探頭看向室內的風行鐘。只見她驚呼一聲,道:「糟糕,已經這麼晚啦?抱歉啦緹絲,我先走一步了!」

說罷,弦茵便笑容滿面的對緹絲說了聲再見,在她的面前爬到窗戶上縱身一躍,靈巧熟練的越過欄杆後滑到御花園裡,最後就這麼消失在樹叢中。

「啊啊啊啊啊~~」緹絲邊慘叫著邊奔向窗台,自責不已的喃喃說著:「怎麼辦怎麼辦?要是道格拉斯公子生了什麼重病就是我害的!」

「緹絲?妳幹麼抱頭蹲在地上呀?」

女聲自後方傳來,緹絲回頭一看,一名侍女正自門縫探頭。

「啊、小茜,怎麼了?妳找公主殿下嗎?」

「不是我喔,是剛剛訊報官通知的。他說國王陛下要找公主殿下,請她趕快整裝去接見廳。」

「咦?可是……公主剛剛才溜出去耶。」

「那就糟了。」

「怎麼了嗎?」

「嗯,其實我也沒很確定……」名喚小茜的侍女偏頭想了半晌。「那是聽守衛說的。據說,這次指明要見六公主殿下的是一個大人物唷。」

「誰?」緹絲趕忙問道。

「好像是一級貴族--韋卓那家族的麥賽特公爵。」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