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歸來的弟弟

      「⋯⋯辰曦?」許久之後,曙尹微微出聲喚道,瞇著眼瞄向男人身後的鬧鐘,「我們是不是該醒了?他是幾點的飛機?」

      「別擔心,時候還早。」辰曦坐起身來,輕撫著她的髮絲,「不過如果妳想早點到機場等在穹的話,我現在就去做早餐。」

      「上次見到他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呢。」她喃喃低語,跟著他走入廚房,辰曦洗完手後俐落圍上圍裙。

      「我想想,應該是兩年前吧?他當初正要從大二升上大三,趁暑假有空時買了一大堆禮物回來,還跟我們聊了好多好多自己在美國生活的趣事。」

      「嗯,這我知道,我都記得。」曙尹說,在餐桌邊坐下,「除了有關余輝的事情之外,我的記憶沒有任何問題。」

      辰曦停下手邊的動作,轉頭望向曙尹。慨然嘆了口氣,他開口:「——曙尹,對不起。」

      「沒有,我並不是在生氣。」

      「我知道,我只是對妳感到很抱歉。」

      「為什麼?你什麼都沒做。」

      「正因為我什麼都沒做,才會害妳失去余輝。」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並沒有做錯事。」

      「我讓那些壞人逃走了。」

      「但你救了我,還送我到醫院,親自為我動手術。」

      「⋯⋯」

      「你聽我說,辰曦,」曙尹站起身來抱住丈夫的身體,嗓音隔著衣服布料圈錮著他的胸腔,「余輝他是被人奪走,不是被你拋棄的,所以你沒有任何一點責任,這我很清楚,而我深信余輝他一定也是這麼想的。」

      「妳覺得他現在人在哪裡?」

      「不、我⋯⋯」曙尹放開他,旋過身去抹掉淚水,「⋯⋯一直以來,我都避免讓自己往那方面想。」

      抿了抿嘴,辰曦繼續準備早餐。「別哭了。」他說。

      「好。」曙尹抽了抽鼻子,待情緒恢復後重新提起話題:「不知道在穹他現在長成什麼樣子了?你覺得他會不會又變高了?這傢伙似乎發育比常人都要來得晚⋯⋯」

      「這是因為妳這個做姐姐的一直沒給他長大的機會。」辰曦笑著說,在曙尹面前放下兩盤裝著煎蛋和培根的早餐盤,「妳太寵他了,害他連小學畢業時都還以為這世上有聖誕老公公呢。」

      「得知真相後他還哭了三天三夜,不是嗎?」曙尹笑出聲來,腦裡逐漸浮出自己那可愛弟弟的面容,「沒辦法,他天生就長了一臉無辜樣,笑起來時嘴角上揚的弧度也很像卡通人物。」

      「至少我們待會去機場等他時不會認錯人了。」他替他們各倒了一杯咖啡。

      「我倒很擔心他會認錯人呢。」撐著頭,她說。

      一手提著黑色旅行包,另一手拉著貼滿貼紙的紅色行李箱,藍在穹站在機場門外東張西望,七月毒辣的太陽攻擊著他的後頸,他伸手將汗水抹去。

      「在穹?」

      熟悉的女人嗓音傳進耳裡,在穹轉過身。「姊?姊夫?」

      「抱歉抱歉,我們來晚了。」曙尹奔了過去,將在穹從頭到腳上下打量了一番,「怎麼樣?有沒有暈機?還是哪裡不舒服?」

      露出一臉認真思考著什麼的模樣,在穹停頓了幾秒後這麼答道:「——有。但是坐我旁邊的大姊姊給我吃藥了。暈機藥。」他補充。

      「怎麼可以隨便吃陌生人給的藥呢。」辰曦失笑著說,「真的是、太容易被拐走了啊。」

      「姊夫今天不用上班嗎?醫生不是一直都很忙?」在穹望著辰曦問道,後者瞄了手錶一眼後,淡然地說:

      「不用擔心,我先送你們回家,再去醫院也不遲。」

      「我送他吧,我們搭計程車就行了。」曙尹說,拉著弟弟的衣袖,「我打算先帶他到外面逛一逛,順便聊聊天。」

      「姊,不用了,我們回家聊就行了。」在穹搖搖頭。

      「可是我、」辰曦原想幫忙拉行李的那隻手停在半空中。

      「真的,沒關係的。」曙尹吻上辰曦的臉作為告別,「如果可以的話今天盡量早點下班,晚上我會做拿手的菜給你們品嚐。」

      早已算計好似的,一旁的在穹聽完後立刻擺出一副期待不已的表情。

      「⋯⋯好吧,那我這就去上班,再見。」揮揮手,辰曦開著車逐漸遠離兩人的視線。對望了一會兒,曙尹笑著帶領在穹往排隊等計程車的地方走去。

      「在穹,你吃過早餐了嗎?」回到家後,曙尹領著在穹來到餐桌坐下,行李則先暫時擱至靠牆的角落。

      「吃過了,只不過……」他下意識地撫摸著自己的側腹,「⋯⋯飛機上的食物真的真的很難吃啊。」說完還吐了吐舌頭以示委屈。

      「家裡還有些冷凍的披薩,想吃嗎?」曙尹指指冰箱。

      「好啊好啊,在美國待了這麼久,我幾乎都快忘了台灣披薩的味道了呢!」在穹興奮地坐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姊姊加熱食物,兩條腿伸得直直的,在空中上下亂晃,「姊,待會我給妳看幾幅我自己很滿意的作品好不好?我想聽聽看妳的評語。」

      「當然可以,別忘了在你離開台灣去美國念大學之前,你所畫的作品的第一個觀賞者始終都是我。」曙尹用頗愉悅的語氣說道,將裝有熱騰騰披薩的盤子遞到在穹面前,他吹了幾口後咬了下去。

      「——貓舌頭。」她忍俊不已地笑了出來,捏捏因無法習慣熱度而脹紅了臉的在穹的臉頰,「在美國求學的過程還順利嗎?快要畢業的那段日子,教授有沒有一直找你麻煩?」

      「還不錯啊,很好玩,教授人都很好,一年四季。」他回答,「我認識了好多好多朋友,他們全都好會畫畫,但裡頭只有不到五人跟我一樣選擇離開美國、回到家鄉。」

      「那你現在打算當全職畫家?還是當老師教繪畫?」

      「目前我也不太清楚,但很多人都說我不適合當老師。」在穹聳聳肩,接著一抹納悶的神情浮上他的臉,彷彿他對自己剛才是如何光速解決一片披薩完全沒有任何印象。

      「怎麼說?」

      「因為我根本管不動學生吧。」

      「⋯⋯唔,不過我倒認為你很適合去教小朋友。」曙尹雙手插在胸前,似笑非笑地說,「畢竟你可是我們家的孩子王啊。小朋友們一定會很喜歡你這個大哥哥做他們的玩伴。」

      「喔⋯⋯也許喔。」在穹露出燦爛純真的笑容,一會兒後收斂起神色,微蹙起眉頭道,「姊,余輝他⋯⋯還沒找回來嗎?」

      「⋯⋯嗯⋯⋯是啊。」曙尹愣了下後遲鈍地說,右手不自覺撫摸左手無名指上那低調無華的銀白結婚戒指。

      「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嗎?」

      「對。我的記憶也是。」

      「妳仍舊什麼都想不起來?不管是對方的面孔抑或是、」

      「對。」曙尹有些急促地打斷在穹的話,在穹眨了眨眼睛。

      「對不起。」他們兩人同時說,接著是一段令人屏息的互望。

      深吸了一口氣,在穹率先啟口:「姊,既然我都已經畢業,那我就沒有理由再回美國了。我打算在這附近找間公寓住下來,陪妳和姊夫一同尋找辰余輝。」

      「在穹⋯⋯」曙尹感激地點點頭,強忍著淚,「⋯⋯如果不介意的話就住在我們家好了,我們是姊弟啊!沒道理要你一個人住在外面的。」

      「那就謝謝啦!」在穹再度綻開笑容,「我從明天起就會開始找工作,說不定——我不知道——教小朋友嗎?也許——」

      「一定會很適合的。」曙尹說,向在穹伸出一隻手,「吶,不是說要給我看你的畫作嗎?我可是從你上次一離開台灣之後就一直期待到現在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