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2 女鄰居

      辰曦步出捷運站旁的星巴克咖啡店,邁步朝家的方向走去。在這段僅會耗費五分鐘的路程裡,一如往常地有好多好多思緒煙火在他腦裡綻放:他的工作、他的病人、他的家庭,以及他的愛人。

      三年前的那場犯案,讓他再也無法於曙尹臉上找到誠摯而欣喜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無論他怎麼伸手抹去都無法乾涸的淚水。腦部與心靈的重創使得她再也無法提起筆寫下任何東西——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閱讀她所寫的劇本時的那股悸動:感傷與震驚在字裡行間交融在一起,一絲若有似無的淡淡遺憾彷若輕菸飄盪在兩者間的纏綿裡。

      如今,曙尹不僅停止了手邊的創作,也辭去了白天的正職,一整天下來除了做家事之外,她會在網路上張貼辰余輝的失蹤消息,或是將它們印成海報到大街上去發。就他所知,沒有多少人會對曙尹這樣的行為感到輕蔑,但也沒有多少人能提供除了安慰外的任何一點幫助。余輝就如人間蒸發般的消失在那幾名罪犯的身影下,與警方的搜尋進度一同被埋入深不見底的黑暗裡。

      但這場悲劇並沒有讓辰曦停止工作;相反的,他以更大的努力去面對醫院裡的一切事物,不管是手上的病歷表或檢驗報告,還是站在眼前因自己過度熬夜而顯得飄忽的實習醫生,辰曦全都拿出比以往還要更加用心的態度去處理,而他的位子也就這麼自然地一路往上。最後,直到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身分似乎發生了些改變,腦神經外科主任這個頭銜才正式進入他的腦海。

      「好厲害!」一到家,迎接他的便是在穹這句話。看來想必曙尹稍早時已經告訴他很多事情了吧,他心想。「做這種能夠救人的職業,真是太酷了!」

      辰曦笑而不語,伸手遞給他一杯飲料——少了奶霜的抹茶星冰樂——在穹朝它淺綠的表面吹了幾口後才猛然眨了眨眼睛,吸了一口。

      「前提是要懂得將自己的身體顧好,」曙尹也喝了一口給她的摩卡,咖啡因對她的神經向來都無法造成多大影響,無論她喝的時間有多晚,「發現自己錯過用餐時間後也要趕緊找時間吃飯。」

      「遵命。」辰曦點點頭,用手將幾絲散在額前的黑髮順到腦後,「我先去洗澡,你們兩個慢慢聊。啊,對了,」說著,他轉向在穹,「那幅放在餐桌上的畫是你的作品,對吧?畫得很棒呢。」

      「喔,謝謝姊夫!」在穹說,欣喜地笑了。

      看著辰曦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轉角,曙尹緩緩開口:「喝完後就趕快去睡吧,明天我帶你到街上逛逛,順便看場電影或參觀畫展,你覺得怎麼樣?」

      「那玩具店?」

      「當然可以。」她說,閉著眼又喝了一口咖啡。

      確認在穹已陷入深層睡眠的曙尹回到臥房,對恰好在那一刻將手裡的睡前讀物放到床頭櫃上的辰曦輕笑道:「在穹他啊除了身高以外,幾乎跟兩年前一模一樣,沒什麼變嘛。」

      「長高的速度是不是有變快?」

      「也許他的青春期現在才開始喔。」

      「肯定是這樣。」辰曦縮進被子裡,翻了個身,「妳累不累?」

      「再累也沒有你累啊,醫師。」曙尹在他身邊躺下,橋了橋枕頭的位置後關掉一旁的桌燈,「晚安。」她低語,趁睡意來襲前逼迫自己忘記昨晚侵入她腦海裡的恐怖夢境。

      即使這三年下來,她每晚都會這麼做。

      隔天早上,在穹將擺在房間角落的小型書架搬至客廳一隅,又在這空出來的空間中架起一大塊白色畫布,再於附近牆角處放上幾盒作畫用的顏料與工具。畫布和其他家具之間靠得很近,大概只能讓兩個人坐在畫布前方。畫布左側有個正對著小巷弄的窗戶,從早到晚經過的人不多,但光線也不算陰暗,有時還會有幾隻黑白交雜的小貓經過,高舉著尾巴在巷弄裡來回追衝,一點也不怕人。

      「姊,我們能養其中一隻嗎?」站在玄關甫穿好鞋的在穹這麼說道,滿臉笑容地看著曙尹將包包掛到肩上。

      「但牠們好像已經有人養了呢,」兩人踏出家門,曙尹微仰著頭思忖著,「我們有個女鄰居叫葉鳴,聽說她經常替這些貓張羅食物,就在前不久。姊姊我跟她還挺合得來的,是個很善良的孩子。」

      「嗄,好吧。」在穹有些垂頭喪氣地回望巷弄口一眼,「那我找機會去她家串門子好了,順便偷一隻出來。」

      將剛買好的書小心翼翼放進後背包裡,葉鳴一邊戴上耳機聽授課錄音,一邊低垂著頭走出書店。教授渾厚低沉的嗓音環繞在她耳際,讓她在環顧四周時彷彿還能看見教室的影像飄忽在不遠處的某一方。

      一位男學生冒冒失失打開教室的門——啊不,是一位她不認識的男生冒冒失失打開對面玩具店的門。

      「姊,快來看這個!這東西我在美國只看過廣告,都沒看過真的有在賣的欸!」

      「多少錢?喜歡的話就買吧。」一旁年紀稍大的女人跟著踏進玩具店⋯⋯等一下,這個人她好像認識——

      「曙尹小姐?」葉鳴連忙摘下耳機奔上前去,推開玩具店沉重的玻璃門,門邊風鈴叮噹作響的聲音讓還未走入店內深處的曙尹回過身來。

      「啊,怎麼這麼巧,」曙尹溫柔地笑笑,「來這裡買東西嗎?還是只是單純想逛逛?」

      「不是,只是因為看見了妳⋯⋯」葉鳴嚥了口口水,開口,「那男孩、我是說男人⋯⋯妳認識他嗎?」

      「嗯,他是我弟弟,待會我介紹你們倆認識。」

      「弟弟?妳是指⋯⋯之前在美國學畫畫的那個?」

      「對,就是他,」曙尹眼底含笑地看著在穹在櫃檯付完錢後,一把抱起分別裝著機器人和玩具車的兩個大盒子,興高采烈卻又跌跌撞撞地走到她面前,「今年從大學畢業,昨天才剛搭飛機回來。」

      「這樣啊,那他、」

      「妳好呀,」已然走到兩人身邊的在穹朝葉鳴聲音傳來的位置鞠了個躬,但方向似乎抓得不太準確,「我叫藍在穹,是曙尹姊的弟弟,妳是誰啊?」

      「我、我叫⋯⋯」葉鳴結結巴巴地說,心底暗自納悶為何他不把橫在雙方中間的盒子放下,「我叫做葉鳴,是曙尹小姐的鄰居。」

      「喔,這名字我好像有聽過!很高興認識妳,」在穹的聲音從盒子後方悶悶傳出,「真可惜我看不見妳的臉,但也沒辦法,這些盒子、」

      「我幫你。」說著,葉鳴墊起腳拿下一盒,「你好,我——欸?」

      「怎麼了?」曙尹蹙起雙眉。

      「妳說他是大學畢業生?」

      「是啊。」

      「⋯⋯不⋯⋯不像呢。」

      曙尹看向正興致勃勃朝包裝紙縫隙裡窺探的親弟弟,幾秒後喃喃開口:「嗯,我懂妳的糾結點。」

      「既然是在美國念書,那他的英文肯定很不錯吧?」

      「那當然了。在穹,你秀一手給葉鳴看看。」曙尹推推在穹肩膀,後者頗不好意思地搖搖頭說:

      「不要啦,我的腔調很奇怪,講出來會被笑的。」

      「沒關係啦,我們系上也有不少人的英文發音詭異到適合去演寶萊塢呢。」葉鳴說。

      「系上?難道妳是外文系的?」在穹問。

      「是啊,第二外語選的是西班牙文。」

      「真的?那⋯⋯」在穹清了清喉嚨,「崩、崩啾?」

      「⋯⋯那是法文。」

      「⋯⋯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