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魍魎細語呢喃(a)

『余願盡己之能力與判斷力之所及,矢守此約。』

啪搭、啪搭。

年輕男子坐姿端正的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前,雙手不斷的在面前的電腦鍵盤上舞動。

只見他鍵入的文字全是些外行人看不懂的專有名詞,微微蹙起的眉更讓那俊美的臉龐增添了些許的成熟。

叩、叩。

是敲門聲,一如往常,帶點生怯的,病人上門求診的敲門聲。

「請進。」語畢,他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將電腦微微的往右一推,好能清出一個空間,讓與病人對談的空間看來更寬廣些,也間接達成讓病患的心情好些的效果。

門把被轉了開來,門扉被推了開來。

男子揚起了一個充滿著溫馨感的笑容,迎接了──患者。

打量人是不大禮貌的行為,但眼前的人過於特殊,讓他,秋暮弦,不得不去正視對方。

就病歷上的資料來看,對方才十六歲,正值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可她卻一臉憔悴,眼窩下盡是重重的黑眼圈……若不是看到病歷,秋暮弦可能會將她當作因邁入中年而失眠的婦女。

醫生從不自己開口說話,而是等待病患自己主動開口。

「醫生……我失眠。」女孩啞聲道,有如砂紙磨過的粗啞嗓音讓人不寒而慄。

「之前是在季昭賢醫生那裡看診,他給妳的藥是……使蒂諾斯?」

「是的……醫生?我已經,三年沒有好好睡覺過了……」

停下了書寫的行為,男子一雙清澈的藍眸直勾勾的望向女孩。雖然透過右眼佩戴著的單邊眼鏡能修飾掉些許銳利的目光……但不可言喻的奇怪感覺還是爬上了女孩的背脊。

然而,那又只是一瞬之間的事。下一秒,女孩已經再次看見,秋暮弦好整以暇的樣子。

「楊梨央……小姐,青春期得到失眠的人並不是少數,但像您這樣的也不佔多數。您這個年紀的失眠,通常是壓力過大所引起了……如果方便的話,可以告訴我是什麼原因嗎?」

「原因……?」女孩愣了愣,彷彿從未想過會有人問她這個問題,但她接著露出了曖昧不清的笑容,就像是找到失落已久的玩具的小女孩,「醫生……你願意聽我說嗎?」

點了點頭,秋暮弦嘴邊的那抹笑容從未滑落。

心理醫生重的是商談。

心理醫生重的是心靈。

心理醫生醫治的是,心理。

「大家討厭我,他們一天到晚在我耳邊嘀咕,他們阻撓著我睡眠,他們厭惡著我……拔著我的指甲,扯著我的頭髮……他們叫我去死,可是我不想去啊……為什麼我要去?」

「我才剛熬過高中考,我才剛成為女高中生,我多采多姿的生活才剛要開始,憑什麼……我要去死呢?」

「就連國中時代安靜的念個書也要被嘲笑,和男生聊個天也會被譏笑……聲音仍然叫我去死,去死,去死……哈哈哈哈……」

女孩的拳頭愈握愈緊,原本姣好的容顏也因此而扭曲,配上那重到不能再重,如同黑色漩渦般的黑眼圈,氣氛愈發詭異。

秋暮弦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滑鼠,滾動著的滾輪也突然終止。

點開其中一筆紀錄,看診科別也是身心科,醫院也是他們傳揚大學附設醫院,醫生仍是女孩的前任主治醫師──季昭賢。

但與好幾筆失眠資料相比,這一筆資料的看診原因顯得不同。

「幻聽」。

這次,秋暮弦摘下了右眼的單邊眼鏡,嘴角那職業的笑容不再懸掛,只留下無比嚴肅的表情。

「楊梨央小姐,我想請問……妳『現在』所想到的,那些身著奇裝異服的人們,正在做什麼?為什麼他們會說出『去死』?這樣的畫面……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不,為什麼妳從國小開始就會看到這樣的畫面?」

秋暮弦說話的速度並不快,但卻字字句句扎實地打進女孩的心裡,簡單的問句,卻隱含著不容質疑的事實。

對方,能摸透自己現在正想著什麼?

「不可能。」冷澈的嗓音打斷了女孩驚愕的表情,以及不可自拔的妄想,「您還沒有回答我的話,楊梨央小姐。」

驚愕、慌張、強作鎮靜……許多的情緒在短短一剎那間在女孩的臉上浮現,交替的快速,甚至讓人不敢相信。

半晌,女孩的唇瓣蠕了蠕。

「嗯?」秋暮弦聽不見女孩說的話,他輕吟一聲,俯身向前。

這次,他聽見了,聽得很清楚了……

「──醫生,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不再是被磨至沙啞的女性嗓音,而是貨真價實的男性嗓音。

一雙藍眸睜得大大的,眼白的存在在此刻彰顯得特別明顯,直覺告訴秋暮弦後退,後退,遠離這個人……但身體卻不聽使喚,駐足於原地……

「哎呀,這可不行,已經是這個月的第四次了呢!」溫柔而婉約的男聲猛然插入其中不和諧的氣氛,就像是在沙漠中,硬生生的種下一朵玫瑰。

伴隨著響亮的「咖擦」聲,秋暮弦的意識也像是斷了一樣,深深的墜入了深不見底的海域當中。

身體頓時癱軟了下來,滑落至辦公桌底部。

放下了作工精美,在刀柄處有著些許雕刻,並鍍上金色的華麗剪刀後,不知何時站立於門外的黑髮男子笑了出來。

「這次是『失眠』和『幻聽』的混合體啊……嗯?還有『抑鬱症』?」輕快地喊著面前不知道還能不能被稱為女孩之人的病名,沒有些許裝飾的黑框眼鏡下,正閃耀著無奈卻又帶有些興奮的光芒。

「沒辦法了,范心、程梓纓,上吧。」

「啊啊……」

「今天也要快速的把醜八怪打敗。」

語畢,分別屬於少年與少女的身影衝進了不大不小的診間,快速的撲向正產生異變的那名女孩。

只見黑影壟罩了患者,彷彿一靠近就會被吞噬,就會失去活著的意義。披散著的長髮在此刻竟漸漸的成了針刺,兇惡的揮舞著。

化作長針的髮絲毫不留情的攻擊,女孩的面部覆上了一張純黑的面具,無人能看見面具底下的神情。

換做是一般人,可能早就喪命於此了。

但,少年少女雖然是一般人,卻也不那麼一般。

被喚作范心的少年兩隻手往空氣中一握,憑空抓出了兩把手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躍起,身子超乎異常的逼近天花板,接著,他竟然幾乎是貼著天花板在移動的!

靈巧的閃過幾根朝自己飛過來的針,范心舉起了右手,扣下了版機。

固態與氣態的混合物從槍口飛出,用超乎人類能想像的速度直直的逼向變異的女孩。

子彈穿過了她的心臟,直直地打向她身後的牆壁。

可牆壁非但沒有受損,反而還在觸及的那一剎那消逝。

儘管身為人類的要害被擊中,如點般密集的攻擊沒有停止,反而更加殘暴、兇猛。

「程梓纓!」

「收到。」

程梓纓自懷中掏出了一只懷錶,快速的掀開了蓋子,只見錶面散發出了溫暖的光芒,接著聚成一束,射向了女孩。

變異的她搞不清楚這一陣亮光是什麼,但她臉上的面具卻逐漸崩解。

「停止攻擊,停止攻擊,停止攻擊。」連續三次都喊出了相同的話,程梓纓這樣的行為令人匪夷所思。

然而,效果卻無比明顯。

那人的攻擊逐漸遲緩了下來,凶狠的力道竟弱了下來,這給了范心喘息的時間,也給了他反擊的時間。

這次,范心舉起了雙手的兩把槍,朝著女孩的頭部連開兩發子彈──

「分離吧,分離吧,分離吧……」

「──魍魎。」

奇異的光芒包裹住了子彈,朝著女孩直衝而去。

痛苦的吼叫併發而出,然而並非出自於女孩的口中。

臉上的面具完全的碎裂了開來,化作了一開始的黑煙。

這時,剪刀的「喀擦」聲又傳了出來。

下一秒,那把剪刀自主的飛向黑煙,將其一分為二。

──但那只是開始。

只見剪刀沒有停下,在撞向牆壁後再次反彈,恍如分身般的出現殘影,並且再次刺穿剩餘的黑幕。

霧氣逐漸於虛空中消逝,彷彿不曾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而女孩柔軟的髮絲也逐漸從針刺回復,臉上猙獰的表情也轉為安詳的睡顏,最後,倒了下去。

掌聲響起。

從頭到尾只做了幾件事的男人不知何時又拿回了剪刀,斜倚在牆邊拍著手。

「范心,程梓纓,你們都進步了,時間拿捏更好了。」

「……如果你懂得幫點忙,我會更欣慰的。」

「哈哈,你聽過大BOSS在一開始就出場的嗎?」笑著揉亂了范心的頭髮,男人笑得溫柔。

「程梓纓,去把那兩個人處理一下。」

點了點頭,留著一頭及腰長髮的程梓纓先是來到了昏睡在地的女孩面前,左手持著懷錶,右手則觸上了她仍溫熱的額頭。

「已被治癒,已被治癒,已被治癒……終將忘卻,終將忘卻,終將忘卻。」

站起身,她繼續走向癱軟在桌子底下的那名醫生,也就是秋暮弦。

「究竟是怎樣的人可以在一個月內連續吸引到四隻魍魎啊……」雖然嘴上這樣輕聲說道,但程梓纓仍伸出了手,撫上了秋暮弦的臉頰。

「再次忘記,再次忘記,再次忘記。」

又是一聲「喀擦」,秋暮弦的意識被吊了上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