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魍魎細語呢喃(b)

記憶中,他給女孩做了心理諮商,並且開了別的廠牌的使蒂諾斯〈安眠藥〉給女孩。

而後,他迎來了下一個病人。

「醫生,我認為我的內心很扭曲。」一開口,青年就做出了這樣的發言。

他帶著黑框眼鏡,一副溫文儒雅的樣子,沒想到竟有著這樣奇特的困擾……這不禁讓秋暮弦皺了皺眉。

所幸青年也還算體貼,沒有讓秋暮弦繼續麻煩下去,他雙腿優雅的交疊,自己開口道:「從小,我就沒有自我,從每天睜開眼開始,行程全都被安排好了……但年幼的我什麼都不明白,只是,一味的遵從著……」

年幼的青年察覺的那一天,世界變得陌生。

自己活著的地方,不過就是個汙穢的世界,被人們自以為是的玷汙著。全盤去操控人,全盤去掌控人,將乖巧的玩偶,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再也無法感受到這個世界的美好,也對任何事的看法都很扭曲。」青年的神色有些黯淡,嘴邊牽起的笑容顯得無比自嘲……但秋暮弦不禁想,是否因為自己聽了對方這樣的話,才擅自認定呢?

「吾苓先生,您認為,您所見過最美的人事物各是什麼?」這一刻,秋暮弦終於喚出了對方的名字,也同時,摘下了單邊眼鏡。

他注視著吾苓,吾苓注視著他。

「如果各要舉例的話……」吾苓摩娑著下巴,表情看來有些輕浮,讓人覺得他不大認真,「濺起的水花很美,能升上課長也很不錯,但人的話……醫生,您就是一個啊。」

秋暮弦的身子先視為為一僵,但旋即放鬆了下來,「真是惡劣的玩笑呢,吾苓先生認為最美的人應該和自己很親近吧。」

見自己似乎蠻不過對方,吾苓也大方的坦承,鏡片下的黑瞳泛起了溫柔至不可思議的笑意,「果真是身心科醫生……是啊,他叫做范心,對我而言就像是兒子的存在。」

「范心……」秋暮弦低吟一聲,驚訝著那名男子居然有著女孩般的名字。

但他的震驚,卻是在對方喊出「范心」時就出現了。

吾苓自然也敏銳的察覺這件事,雖然對方表現出來僅有一瞬間……但他能清楚地捕捉到。

可是,他沒有戳破。

「范心先生很能得您喜歡吧。」

「一般人會問『你沒有結婚啊?』這樣的問題吧?」

吾苓這宛如天外飛來一筆的問句,聽來沒什麼意義……但他其實對著秋暮弦沒有在「就像兒子」這方面做出反應而提問。

然而秋暮弦只是笑了笑,接著轉身,替自己及吾苓都倒了杯水,「吾苓先生才二十九歲,在晚婚的社會中並不算什麼。」

「不會覺得這是因為我『心靈扭曲』?」

勾起了個令人炫目的笑容,秋暮弦明確的指出了緣由──

「因為我剛剛問的問題,您都能回答,既然感覺的到美麗,那又何嘗不可能會感受到愛呢?」

「……也許呢,但如果我說我剛剛的回答都只是敷衍了事呢?」

「不可能。」沒想到,秋暮弦堅定地反駁了。

挑高了眉,吾苓看不出哪一點能讓秋暮弦如此的堅定,堅定到無人能質疑的地步。

那雙美麗的藍眸,正一眨也不眨地盯著他……

「語氣是真誠的,也沒有出現什麼說謊的徵兆。而更重要的是,我選擇相信病患所說,也有自信,能夠戳破謊言。」

完美無缺,秋暮弦的話讓吾苓啞口無言。

明明對方的年紀比自己還小,自信的語氣卻比他還多,讓人不得去質疑,卻又心服口服。

「你只是實習醫生?真是太大才小用了。」

「我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那今天先到這裡,我會給您開一點少量的抗焦慮藥物,然後一星期後再過來,可以嗎?」

「一切聽從醫生的。」吾苓笑著說道,同時,也站起了身。

「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

目送著對方如同昨日、前天、甚至是明日會出現的病患一樣走出房門後,秋暮弦長吐一口氣。

他揉了揉眉角,緊緊蹙起的眉透露出他的心情。

閉上了雙眼,方才的畫面……還歷歷在目。

不,說是畫面可能還有些不足,應該說是,親眼看見的情況。

吾苓前腳才一踏出去,一名綁著雙股辮,長相可愛的小護士就走了進來。

「學長學長,剛剛那個真的是病人嗎?超級像哥哥系的帥哥啊!」

「我說過了,這時候要叫『醫生』。」

小護士眨了眨眼,接著綻開了笑靨,「學長,下次他來診斷的時候可不可以讓我在旁邊啊?」

秋暮弦本來就緊皺著的眉頭,這下變得更緊了,「夏尹安,立正站好。」

「是!」

小護士很乖巧的雙手貼近身體兩側,一動也不敢動。

「醫生和患者,就只是醫生和患者,不要老是對著那些人花癡。」秋暮弦將單邊眼睛往旁邊一推,椅子一滑,將身子移動到了電腦前。

「啊,這類的病人剛好是學長這次論文的主題。」敲了敲手,夏尹安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並且完全無視秋暮弦的話,收走了桌上已經書寫完成的病歷。

「學長,下一個病人要叫進來了嗎?」

「啊啊,進來吧。」

放下手邊的工作,又是一個職業的笑容。

染著一頭張狂的金髮,但氣質與談吐卻無一不遜色的少年斜靠在傳揚醫藥學院附設醫院的大廳柱子上,不耐煩的等待著。

經過的年輕女孩大多都會多看他幾眼,甚至還有人主動上門搭訕……但結果不外乎都是殘忍的拒絕就是了。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吾苓出現為止。

「啊,范心,抱歉久等了。」面對朝著自己慢慢走了過來的金髮少年,吾苓舉起了手上的藥,滿臉笑容的打了聲招呼。

「慢死了,真是麻煩,居然讓程梓纓先回去,要我在這裡等……」

「沒辦法,因為醫生很『有趣』,我想長期追蹤。」

頓了幾秒,范心緩緩開口,「你想找他替補季朝儀的位置?」

「是,畢竟讀心理,還能上第一志願,加上他的『眼睛』。」

兩人這時駐足於醫院的地下餐廳,人來人往的。

所以,范心誇張的反應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眼睛?他能怎樣?」

「呵,你聽聽看這件事。」

吾苓說出了方才看診的事。

他提到了范心,也提到了對方是男孩這檔事。

如果順序是先說名字再說性別,那麼一般人會在「性別」那時才驚訝。

但秋暮弦卻是在「名字」的部分就驚訝了。

范心與秋暮弦兩人並不認識,所以不可能是因為聽到熟識的名字而驚訝。

如果是一般人,大概只會覺得莫名其妙。

但假如,他先看見了「畫面」,知道了對吾苓來說很重要的人是個「男性」呢?

先知道性別是「男性」,接著才訝異名字叫「范心」,充滿女性氣質。

這樣,是說的通的。

「加上他無比肯定我的話,讓我更加好奇了。」

「好奇……慘了,一定沒好事。」嘆了口氣後,范心隨手拉開了餐桌椅,並且拿過了這家餐廳的菜單翻閱著。

「我稍微看了一下,果然是適合擔任指揮官的能力啊……」

「不想知道,我知道你現在眼神一定在發光……我想吃什錦麵。」

「什錦麵……啊,醫生來了喔?」

聞言,范心迅速的抬頭,看向了吾苓笑嘻嘻的望著的方向。

他看到了,年輕的醫生與一位年輕有活力的護士,正步向這家餐廳。

「那麼,打個招呼好了。」歪著頭,吾苓的語氣顯得似笑非笑。

接著,他朝秋暮弦輕輕地招了個手。

後者,回應了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