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之初‧絕望(3)

      這次段考除了被陷害的科目外,其餘不是滿分就是多錯一、兩題。

      即便老師和別班不知情的同學們對高分的百般猜疑,想當然耳我沒有在固定每週一的朝會上臺領校排前三十名的獎,真不懂他們還有什麼好不滿意的。

      校排第一不意外是一直以來總是排在我右邊的男生,他應該很開心終於能超越我吧?

      「恭喜宇竹早泉同學獲得校排第一的獎項。」當校排前三十的名單唸完後,司儀照著所練習過的恭賀,校長和導師春風滿面的跟宇竹早泉合影。

      他微卷的黑髮跟未司留著相似的髮型,左邊的梨窩在笑顏邊若隱若現,五官長的不令人驚呼也沒什麼可挑剔,纖細挑高的身材並不會給人體弱多病的感覺,皮膚顏色飽滿而透著血色的溫暖,簡單來說就是個長得還可以的男生。

      據我所知,在師長們眼中他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女同學們心中是耀眼的白馬王子;在男同學們心中是值得學習的對象。

     

      除此之外,他的家庭背景跟我差不多,只不過也許他有對很替他著想的父母。

      然而,人們總是有刻意隱藏起來不為人知的一面。

      金曜日﹝註:星期五﹞這天,我一如往常步行回家,進入巷子裡,意外的在分岔的某一條小路發現宇竹早泉,他正單腳踩牆、身體靠牆,嘴裡吐出一團濃嗆刺鼻的菸味。

      我就這麼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直到他無意間轉過頭發現我,漂亮的眼睛微微睜大,明明不認識卻像認出我似的。

      也對,畢竟以前朝會頒獎時他必會聽到兩次我的名字,想忘也難吧?如同我記得他、認得他一樣。

      我沒有當作沒看見離開,他繼續抽著菸沒有開口,一種微妙的感覺破門而出般給我好大的衝擊力‧‧‧‧‧‧最近的我到底是怎麼了?

      忽然他隨手一丟,踩熄冒著星火的煙蒂,漾起爽朗的笑顏朝我走近:「妳是朝典夕實對吧?」

      「是。」我輕輕用嘴巴呼吸,有些不知所措,但殘留的菸味令我不禁皺眉。

      「我是宇竹早泉,請多多指教。」他恭敬有禮道,甚至伸出修長纖細的手,彷彿我們初次見面要成為朋友。

      「請多多指教。」雖然搞不清楚他的思考模式,基於禮貌我還是毫不猶豫的握上他的手   。

      一股陽光照在清涼小溪上那樣的溫暖透過他的掌心渲染開來。

      「妳會冷嗎?」鬆開手後他這麼問,見我愣著沒回答,他把身上的制服外套脫下來披在我肩上。「妳的手很冰。」他溫柔的關心道,「不介意我這麼做吧?」

      這舉動真讓我傻眼,他以為在拍偶像劇啊?

      「如果我說介意呢?」我故意這麼說,他果然驚訝我不吃這套。

      「很抱歉,讓妳感到困擾。」他尷尬的搔搔頭,卻沒有想把外套拿回去的意思,「妳跟我去一個地方好不好?」

      現在是怎樣?

      我們嚴格來講才剛認識不到幾分鐘,他居然馬上要我跟他一起去某個地方?

      「不、好。」我加重音調以示不滿。

      「拜託嘛,離這裡很近,我不會對妳怎麼樣。」他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孩懇求。

      我也知道你不會對我怎麼樣,重點是我為什麼非得聽一個剛認識不到幾分鐘的人的話?

      於是我轉身就要走,而他的掌心力道適中的扣上我的掌心。

      那股溫暖令我猶豫。

      「就當作給我一個機會認識妳,難道不行嗎?」

      不行,也不必要。

      『天空這麼大,你怎麼能確定那是唯一不受光害影響的星星?』

      我不需要任何人讓我想起未司。

      『我就是知道。就如同我知道我們總有一天會產生牽絆。』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未司。我的世界裡只要有他就夠了。

      但是為什麼?

      我的腳步是這麼沉重,彷彿繫著綁有巨石的鐵鍊,動彈不得。

      宇竹早泉注視我的眼神突然變得很認真,我可以感覺到他正在仔細的思考某件事。

      靜靜的,秋風在我耳邊蕭蕭而過,他加重握住我手的力道,拉著我跑起來。

      我反應敏捷的跟上他的節奏,腦袋卻一片空白。

      出巷口時紅燈已經亮了,他逐漸放慢腳步,我亦然。

      「女生不喜歡男生抽菸吧?」他看向我,絲毫沒有殘留的尷尬。

      我不懂他是怎麼辦到的。

      「我的確很討厭。」既然他不迴避,我也很不客氣的回答。

      「嗯,下次會注意的。」他虛心的接受我半斥責的回答,像個知錯改過的小孩。

      難道他不怕我把看見他抽菸的事公諸於世嗎?如此一來他的形象是會大打折扣的。

      還是說他認為我的話不具影響力?也是啦。

  

      加上我也沒那個打小報告的閒情逸致。

      他帶著我朝離我家的反方向直走,我真不曉得他葫蘆裡賣什麼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