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之初‧絕望(2)

      「學妹,妳搞清楚狀況好嗎?」體型壯碩那位凶神惡煞的率先開口。

      「警告妳不要太白目多管閒事。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趕快滾!」連坐責任似的,一個人帶頭就一定有第二個接著耍流氓搶風采,他們可笑、愚蠢的舉止令我不齒。

      「你們在大聲什麼!」金髮那位突然喝止似的大吼,立刻衝著我露出過度裝飾的笑容:「學妹,嚇到妳了吧?我代替我那不知分寸的朋友們向妳道歉,希望妳不要放在心上。」他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討好我,「話說妳叫什麼名字?是二年級的吧?」除非他會通靈,大概是從我胸口前的藍色緞帶知道我是二年級生。

      「拿著你們的東西滾離這裡。」我面無表情道出口的讓他們的]臉色浮上一層錯愕。

      「妳找死啊!?」離我較近的那位作勢要痛毆我,虛張聲勢。

      「可惡。」金髮那位不服氣的低聲咒罵,「先閃再說。」他話一落其他人紛紛跟著離開,經過我時不忘多看我幾眼,死都要在下次見面即時認出我一樣。

      他靜靜靠著骯髒的牆,頭部傷口順著髮絲滴下血,大量汗水混濁著汙漬彷彿泥濘,活像個死不瞑目呆視著眼前停留在兇手面孔的屍體。

      「妳是朝典夕實吧?」忽然間他沙啞的開口。

     

      「嗯。」我並不意外他知道我。

      藉著扶牆,他費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讓搖搖欲墜的身子站直,深邃的眸子透著無以名狀的力量。

      「妳不恨我嗎?」語氣是如此的事不關己,停止我的呼吸,卻使心跳聲震耳欲聾。

      如同兩年前那晚。

      他換上一抹灑脫的笑顏,剛睡醒般慵懶道:「開玩笑的。別這麼‧‧‧‧‧‧」

      我的掌心不由自主打斷他未完的話。

      他跟面對霸凌時一樣沒有明顯流露情緒,彷彿一切理所當然的玩弄於股掌間。

      「你在十五歲的夢想是什麼?」我認真的凝視他的深眸,看見整片宇宙裡微不足道的那抹稍縱即逝。                  

      「我沒有夢想。」他坦率的與我相視,沉下臉色。

      『夕實,妳看見了嗎?』

      「請你從此時此刻起好好的替未司活著!」我激動的大吼,渴望讓每個字都劃破天際,「算我求你。」      

      『那是天空裡唯一不受光害影響的星星。很美,對吧?』

      他一語不發一跛一跛拖著不堪一擊的身子走了,寧靜的像陣春風。

      這時候的天空晴朗了,呈現一種淺淺淡淡、唯美的藍色。      

      我沒有哭。如同兩年前那晚。      

      無論如何,未司他永遠不會回來。      

      我只要維持現狀就夠了。

           

      「我回來了。」對著這冷清的家,我輕聲說。

         爸傳訊息給我說最近公司比較忙,會晚點回家;媽到學校接我去吃晚飯時,告訴我晚上跟朋友有約,要我自己先回家,我默許了他們對這個家的不負責任。比起這樣,甜蜜溫馨的假像更令我想逃離這個家。   

      沖澡後我在房間複習明天的段考科目,順便溫習今天翹掉的課程。我到了下課十幾分鐘前才回到教室,什麼都沒解釋被老師臭罵一頓,看來又要多記幾支警告或小過的處分了。

      晚上九點我聽見開門的聲音,大概是媽回來了。

      「小實妳出來一下。」果不其然,不過她口氣怪怪的。

      「什麼事?」我來到她面前,瞥見沙發上擺著大包小包她買回來的名牌貨。

      「我出去的時候接到老師的電話,她告訴我妳今天大考時作弊。」媽很失望的看著我,眉頭緊皺,字面上關心卻斥責的口氣:「妳到底怎麼了?以前明明不用作弊也可以考校排第一,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

      「我沒有作弊。」      

      「連在我面前妳都要否認?」她的表情跟引以我優異成績為傲的山村老師被嗆到時一模一樣。

      「我真的沒有。」

      「妳還翹課對吧?」我選擇默認。

      「就算妳放棄自我,也替我和你爸的面子著想吧?這種事傳出去妳要我們怎麼在別人面前抬得起頭?妳之前明明不是這樣的‧‧‧‧‧‧」她失望的神情裡沒有擔憂,「是不是壓力太大了?還是怎麼樣嗯?要不明天的考試媽先幫妳請假,休息個幾天再回學校補考好不好?」她永遠只考慮到「為什麼」我會失常,而不是為什麼「我」會失常。

      唯一不變的是,這個家依然重視虛假不實的事物。我也依然,不打算把這個家當一回事。

      「說夠了吧?」面無表情,不理會媽在背後不知佯裝還是真心哭喊得死去活來,我回到房間。

      晚上十點爸回到家,倆人低調交談了一會房門傳來敲門聲,「小實妳睡了嗎?」幸好我早上了鎖。

      「看來是睡了,沒關係我再跟她聊聊。」爸說。我翻著課本忽略媽的碎念。

      整理好書包後坐在床上,打開手機點進社群網站,意興闌珊的滑著別人的貼文,有個名字很陌生的人按讚了跟我非社群網站好友關係的人,井上禹的貼文。

      『老大,你真的很強。』短短一句竟有三百多個讚。附上的兩人自拍照中間隔了大小適中的位子,在後面一點的牆上靠著黑色瀏海遮住整個側臉的男同學。

      我認出照片中在前面的兩個人,他們都有參與今天對他的霸凌,其中一個是金髮那位,我猜他就是井上禹。

      點開留言,許多人留下「哈哈,又是他喔?」、「後面亮點」之類的話,對於井上禹的貼文是一目瞭然。

      因為不常用社群網站的關係,盡管在學校有耳聞,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霸凌別人後上傳委婉照片和文字陳述的貼文。

      害怕的情緒油然而生。

      我希望腦中的推理都是自作多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