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紅顏傾世

      梁朝永樂十三年,當今丞相方子桓喜獲千金,那日天際騰雲紫彩實為吉相,便有算命師鐵口直斷,方之桓之女日後必當上梁朝國后一位,而後流於民間,人民無不穿槽附會地謠言四起,一時傳聞驚動朝庭,梁國國君於明堂之上,似笑地問著丞相方之桓,「聽聞愛卿有生一女,其女往後能居於后位。」

      方子桓面露泰然,坦白無懼,「陛下,如同傳聞所言,臣前些日子確實獲得一女。」

      梁國國君一聞,略有玩味地開了口,「吶──方家可會在日後十多年,將權傾梁國了啊。」語畢,把玩著版指,眼裡卻如千年寒冰銳利。

      方子桓一聽,立即跪下,當著國君及萬千臣子面前舉起手發誓,「我方家百年書香世家,定不讓其子女,有朝一日,禍害社稷之危。」

      「愛卿,這可是在幹什麼呢──快起身。」梁國國君眼裡一絲狡黠滑過,假意地帶著滿足表情。

      「謝陛下之恩。」方子桓從容起身,心中已曉國君已開始忌憚方家。

      頃之。

      「方愛卿……」梁國國君悠悠喚著。

      「臣在。」方之桓謙卑低頭。

      「將有來日,帶上小女一同來宮內吧。」梁國國君似真似假地邀著,龍騰九重之威,壓得明堂之上烏雲密布。

      「臣,叩謝國君。」

      「今日沒大事,就先退庭,寡人倦了。」梁國國君一見方子桓態度卑微,又見底下成群臣子無不恭卑地跪在地,國君一笑,眼裡嘲蔑一晃而過,領著護衛離開明堂之上。

      方子桓一見國君離開,緩緩起身,與萬千臣子一同離去,踏著沉重步伐,內心煎熬小女,假她命若平凡,或許就──免被國君叮上眼,可命運促使她,注定一生不凡且尊貴。

      方子桓在離開之前,又回頭一瞥明堂,微微嘆息。

      十五年匆匆已逝。

      夏陽如火奔放燃燒,碧空如洗,浮雲輕巧飄逸,時隱時現,疊疊浮沉於天之上,遮掩灼灼焰火,散著柔和煦煦餘暉,忽一線風箏翩翩起飛,形如蝶樣,著於虹彩,熠耀東南飛。

      湖邊石上一株百年紫微花開,盛夏綠遮眼,此花紅滿堂,落英繽紛,有一女倚著枝上,面容傾城,雙眸一剪如盈盈秋波,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纖手似柔荑。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近而察之,灼若芙渠出鴻波。

         忽聞一聲,「傾兒、傾兒──」

      方傾色一回頭,只見一男子從遠處而來,面容如霜清冷,一雙眼光射寒星,唇邊微微輕笑,踏著從容步伐,恍若,公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

      方傾色莞爾一笑,「蘭毓,我在這兒呢。」雙眼如星燦爛,聲似黃鶯,人間難得幾回聞。

      蘭毓步若施施,攜起方傾色,身影雙雙重疊,矇矓曖昧,隱隱浮動,「在玩什麼呢?」方傾色容顏靦腆,眼眸清澈,「傾傾是看風箏飛著呢。」蘭毓聞言,抬頭一望如水藍天際,發覺有一斷線風箏徘徊,寵溺凝視方傾色,「又將風箏玩斷了?」只見方傾色點點頭,眼眸秋水盈盈。

      「下次,我教妳放風箏,可好──」

      「好是好,不過蘭毓你哪來多餘時間陪我呢。」方傾色話裡含著苦澀,俏麗花容隱現一絲蕭然。

      「有的是時間呢……」蘭毓輕瞥一眼寧靜湖岸,一碧萬頃,其清澈能見底,底下石子鋪滿,錦鱗游泳,岸芷汀蘭。

      「可…你是皇子啊……皇上肯定會在意的。」

      「父皇只在乎太子,於其他皇子或許關心,但──絕對不會在意我。」蘭毓淺淺敘述,眼若寒霜,父皇自他出生到現在,見面次數寥寥可數,誰叫他的母妃僅是一般官僚之女,無法助父皇調和朝廷動盪。

      方傾色一聽,心下一疼,回身擁著蘭毓,悄悄地靠在蘭毓耳邊低語,「有我在意你,就好了啊。」蘭毓聞言,瞳色寒冰如遇上夏陽燦爛,點點融解,清涼低嗓,「這輩子,有妳已足。」方傾色聽聞,雙頰微微脹紅,顧盼流轉,心默然許下良人緣。

      君應有語,渺萬裏層雲,千山暮雪,只影爲誰去。

***

      其實我還蠻喜歡用梁國的國稱,只是表態講究國號是來自明朝的Orz,只是單純喜歡湊在一起的違和感,請把它想像架空,純屬練練文筆及靈感,不然我都快回不去了Orz。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