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燭華 (1)

  「太師父,這次萬分榮幸能請到您出山相助,真是咱們晚輩的福氣!這下中理大學那群倒行逆施的惡毒殭屍定無活理!」

 

「嗯。」

 

「這是晚輩們為您找好的學生公寓,實在抱歉,格局有點小,但過一條街就是校園,若有風吹草動,太師父可立即懲治那些不死妖物!」

 

「毋須過於奢侈,有處容身之地便可。」溫文淡定的嗓音道。

 

五名大學生打扮的年輕人簇擁著外表約三十五歲的中山裝男子,個個滿臉崇拜凝視著他們天心派中活生生的傳說。

 

劍眉星目,鼻如懸膽,唇若臥弓,不語似笑,如玉樹蕭蕭臨風,身形略顯清癯,透出不食人間煙火的道家習性,不合時宜的白色中山裝穿在他身上顯得無與倫比,加上那頭紮得齊整的長辮,簡直是清末民初走出來的貴公子。

 

其實也不能用「簡直」,太師父真的是那個時代的人!

 

這也是年輕道士們如此興奮的原因,親眼看到「長生不老」的典範,還是我方不輕易現身的遺世高人,起碼百來歲的真正修道者!經歷過世界大戰,現代醫學望塵莫及的東方傳說!

 

「在外便稱呼我為司徒先生,以免格格不入,現今已是二十一世紀,與世推移,無須拘禮。」司徒燭華道。

 

「是!太師父!」眾人齊聲喊話,並偷偷用眼角餘光打量太師父的中山裝。

 

原來太師父認為他已經穿得很現代了,要不要私底下建議他穿BURBERRY西裝更合適呢?反正現代男人留長辮反而更潮,加上太師父長得又不娘,真是太棒了啊~嘶~

 

「我曾與黑家人交手一次,他們十分棘手,若照你們的懷疑,這一代黑太爺宗家在臺北定居活動,臺灣龍蛇混雜,妖人共處,又更難辨認。」司徒燭華看著這群眼冒精光不知興奮個啥的小鬼,暗歎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罷了,他也曾有過這段恨不得出陣鬥法的時期,大約是光緒年間吧?

 

「對了,道心堅定是很好,但學業也不可疏忽,諸君自幼從道,掌門託我叮囑你們,本派法書之傳於人,自古嚴禁以術得財,報應不爽,門生須另具謀食專長,成家立業亦無妨。」

 

「謹遵太師父教誨!不敢相負!」第二次喊話更加精神,彷彿要蓋過期中考將近的心虛。

 

司徒燭華這支天心派分系其實是很開明的,不必禁慾茹素,允許交男女朋友,主張敬天禮地,仁民愛物,道炁常存,正邪不兩立,可以說都是些老生常談的道理,因此雖不如茅山派那麼紅,入門容易出師難,還是風雨飄搖地傳承下來。

 

眼前這群毛孩子就是弟子攜家帶眷修行最佳證據。

 

他這輩子只收了一個徒弟,傳授其天心正法──畫符驅鬼的本事,這支天心派民國後系其實是弟子所立,奉北宋道士饒洞天為開山老祖,又敬燭華為初代掌門,當時燭華已閉關退隱不問世事,不過擔個虛名隨徒弟去搗鼓,總歸是做了些好事,傳到如今也第六代了。

 

燭華會重返紅塵,實是不放心這群符都畫不好卻想挑戰黑家殭屍的傻孩子。

 

他自己恪守天心古派誡律,守身如玉,卻未要弟子屏除人慾,飲食男女只要不違人倫又有何妨?倒是這一代徒孫個個不近女色,自律如此嚴苛,燭華更喜愛了。

 

太師父有所不知,身邊這群年輕道士全是去死團的忠實成員,科學掛帥的現代社會,也讓他們硬練出一分法術薄技,就是找不到女朋友的悲憤所致。

 

「掌門吩咐我們為太師父準備電腦與手機,用網路聯絡更方便安全,黑家殭屍會用道術,我們不與對手硬碰硬,太師父放心,現在電腦已經進步得非常簡單。」

 

司徒燭華也正擔心徒孫實力不見得能流暢接他符訊帛書,於是欣然同意。

 

這群現役大學生道士暗暗鬆了口氣。

 

自從他們有人不小心偷聽到學校裡有殭屍,自稱黑家人,衝回老家問爺爺奶奶,才知道意外碰見大麻煩了。

 

黑家是一支每隔三十至五十年就在全球華人城市輪流定居的殭屍集團,所有修道門派都恨不得將其除之而後快,但黑家帶頭的千年老殭屍就是天才道士屍變而成,因此這些殭屍竟能用道術跟他們正派互拚,還一邊吃人!

 

事情就發生在中理大學,天心派弟子豈能坐視不理!經過大人們緊急開會,現任掌門決定由門內湊筆旅費派出英文能力尚可的三名徒孫前往太師父隱居地恭請司徒燭華出山降魔。

 

當他們知道太師父從電腦剛發明時就住在加拿大育空河上游無人地帶都哭了,那裡是九月就開始下雪,隔年五月河都還沒解凍的地方,計程車?柏油路?呵呵。

 

總之,三名沒當過兵的大學生道士充分運用了求生技能,總算達成不可能的任務找到神祕的太師父,正確的說法是,太師父千鈞一髮找到差點被熊吃掉的無知青年們,這大概也算臥冰求鯉的奇蹟。

 

問太師父為什麼要在國外隱居,司徒燭華還很奇怪為什麼不可以?比較清靜是真的。

 

總之天地靈氣馥郁的地方不多了,修道人沒在管國境線的。

 

臺灣天心派第六代弟子代表好不容易說服太師父一起搭飛機回臺,聽到太師父沒到過臺灣又是一陣暈眩,說得也是,他們這一支旁系是民國三十八年跟著國民政府撤退來臺才在臺東蓋了間小道觀供奉神明和祖師爺,也沒開放遊客燒香拜拜。

 

司徒燭華本來還想御劍飛行或用其他法寶渡海,他根本是神話人物,目前道門裡能用飛符炸鬼就已經非常猛了好嗎?

 

不過更猛的是白天也活跳跳,看不出不是人的殭屍,如今太師父出馬,眾徒孫也做好支援準備,就等太師父落腳適應,即可開始部屬針對校內殭屍的包圍網!

 

「弟子斗膽為太師父申請『不辣客』(Pluck)的帳號,請問您打算使用何種代號呢?」

 

不愧是學究古今的太師父,他們在飛機上略為提起「社群網站」的觀念,太師父立刻就觸類旁通,反應和好奇心就跟閃電一樣,鍵盤也是瞄一眼就會用了,根據太師父評語他們應該早點戒掉這種粗糙的電腦工具才能開始挑戰真正的法寶。

 

無論如何,眾人做好心理準備,死也不交出「和平之書」(Peacebook)的私人帳號,那才是他們平常真正有在用的交友社群,就算再申請一個新帳號專門應付太師父以及學校老師,萬一登入登出之間亂了譜就糗了,乾脆讓太師父使用較不熱門的「不辣客」,文字對答居多應該也比較適合古人的性格。

 

「嗯,就輸入全名好了。」

 

「萬萬不可!敵在暗我在明,還不知黑家有多少隻殭屍潛伏於中理大學,他們既然可以假裝成現代人,肯定會用網路,不管怎麼樣,現在沒有人會把本名放在網路上,變態很多。」

 

「用我的道號『明虛子』?」

 

「太師父的道號比本名更容易被認出來啦!您降妖伏魔的時候都是用道號留名對吧?萬一被別的邪魔外道搜尋到太師父的消息跑來搗亂該如何是好?」

 

「這也不成那也不成,雞毛蒜皮未免過多。你們都怎麼取不辣客代號?」司徒燭華考量到這些孩子還會在臺北待下去,若此番征妖未能斬草除根或引來外患對他們來說過於危險,故也未堅持己見。

 

「普通的綽號,喜歡吃的東西或最近關心的事情,真的沒有就打諧音字,我們都是這樣。」

 

「那麼隨意幫我取一個盡量低調的代號便罷。」司徒燭華歎氣。

 

結果這群年輕人吵了比司徒燭華預期還要久的時間,總算推出共識,一邊吵吵鬧鬧地加好友。

 

「太師父,我們也會請家裡申請不辣客的帳號方便聯繫,手機您若用得不習慣,門派上下就用這個留書傳訊予您。」

 

「如此甚好。」網路留言的速度不比燃符遜色,又是孩子們順手的工具,司徒燭華目前沒有疑難。

 

「有勞太師父!任何需要請隨時使喚晚輩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五人再度鞠躬。

 

「你們也太過拘謹。」他失笑道。

 

其實這群自號「天心五傑」的第六代弟子也不知道要怎麼應對傳說中的初代掌門,還特地想妥口號動作集合練習,原本擔心會笑場,沒想到司徒燭華的氣場令他們心服口服,拚命想讓太師父留下好印象,說不定還能撈到一招半式秘訣之類。

 

送走那群青春洋溢的小道士,燭華走出狹窄的陽臺眺望街道,電光石火之間,他的神識就在校牆邊撞上防護。

 

布陣之人深不可測。

 

看來這次真的必須從長計議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