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04 跟我走,或是我帶妳走

      說起來,語翎其實是很少一個人練級的。別說幽影,涵兒也常有意無意地找人陪她打怪或刷副本。用她的話來說,那就是「對欠缺自保能力的妹妹實行全方位保護」。對於這個理由,語翎只能滿頭黑線:她的等級沒錯是不算高,但在一般情況下,她也未至於會被秒殺。

      語翎一直都是這麼想的;但今天她突然發現,姐姐的作法也許是正確的。畢竟,只要頂著【圓月盟】的標誌,大概所有人都無法有絕對的安全保證──尤其當你與一個殺手公會為敵的時候。

      眼前的女孩正好證實了這一點。

      全白的連身洋裝,耀眼非常的銀色長靴,以黑色蝴蝶結綁成雙馬尾的淺棕色卷髮,正散發出妖冶氣息的紫眸,還有那張娃娃臉,可不正是欣欣向晴?

      作為【圓月盟】的一員,語翎對這位敵對公會的副會長不可能一無所知。這個在PK榜上排行第四的女劍客舞劍技巧非常華麗,根本無法把她可愛的外表和其耍劍的氣勢連繫到一起。

      此時此刻,欣欣向晴的右手纏繞著髮尾,唇畔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那模樣竟和曲終人散有八分相似。看來,連同氣質在內,欣欣向晴一直不遺餘力地向其會長看齊。

      「曲哥哥很仁慈。」欣欣向晴甫開口便熟稔地喚出對曲終人散的獨特稱呼,「他總是給予選擇;而作為他的跟隨者,我當然也會照樣而行。」

      語翎不作聲。

      「我給妳兩個選擇,跟我走,或是我帶妳走。」欣欣向晴一直專注於自己的棕髮上,只以眼角瞄向語翎,漫不經心的態度讓語翎心底霍然昇起了一股怒火,卻也只能強行壓抑下去。

      想也知道,她一個小小的風系法師,何德何能可打敗PK榜排行第四的劍術家?

      「快點決定喔。」說到這句話時,欣欣向晴的臉上綻放出笑容,乍看之下很是天真,「我的耐性可不太好,要是妳考慮太久……我不介意強硬一點呢~」

      語翎抿唇,最終還是昂起了頭,示意對方帶路。

      既然結果都是一樣,那何必浪費時間去抗議呢?還不如留點力氣,去面對接下來想必會更嚴峻的「挑戰」吧!

      「真乖。」欣欣向晴滿意地點點頭,拍拍洋裝上並不存在的灰塵,伸手就拉住了語翎,彷彿手帕交一般牽著手,但語翎從那隻手上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全然的冰涼。

      毫無感情。

      兩個女孩的身影漸行漸遠,最後消失在森林深處。而誰也沒注意到,在森林不遠處的一塊大石後,那個始終隱匿著的身影。

      直到兩人的背影完全隱沒於樹蔭之中,藏匿者才緩緩步出。琥珀色的雙眸緊緊盯著早已不見人影的森林,久久不曾移開。

***

      【遺憾無限】總部內,曲終人散瞇著眼打量面前穿著綠色雪紡裙的女孩子,再度望向自己的得力手下時,眼神中帶上了幾分懷疑。

      「她只是個小會員吧?妳確定她能起作用?」

      欣欣向晴一反適才心機重重的算計模樣,一雙紫瞳只顧盯著她親愛的會長大人,差點連回話都忘了:「啊……嗯!一定的!雖然她的職位不高,但跟幽影、涵兒那幾個高層關係都蠻不錯的……」

      欣欣向晴還在解釋,曲終人散也聽得頗為認真,倒是語翎情不自禁地朝那白衣蘿莉投了個不著痕跡的一瞥。

      她調查還做得挺仔細的,一般人哪會花心思在她這種「小會員」上?雖然這個欣欣向晴看上去只是個盲目的崇拜者,但似乎也是有些手段的。

      只是,他們究竟想讓她做什麼?

      正想著這點的時候,欣欣向晴剛好作了總結,曲終人散也下了最終決定:

      「那這裡就交給妳了。如果她不聽話……妳曉得該怎麼做的。」

      「是的!」欣欣向晴的眸子閃閃發亮,「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曲哥哥!」

      曲終人散不置可否地笑笑,也沒再看語翎一眼,轉身就離開了房間。而欣欣向晴的神情,也在那一瞬間冷了下來。

      「好了。」她看向語翎,踏著長靴在後者周圍繞了一圈,然後彷彿好奇的孩子一般側過頭:「妳會聽話嗎?」

      語翎抿唇,原先稱得上可愛的臉在欣欣向晴的映襯下失色不少,卻依然倔強地瞪著對方,毫不退讓。

      欣欣向晴見了她的姿勢,不無遺憾地嘆息一聲,雙馬尾一晃一晃的,像小學生般活潑,卻偏偏缺了小學生的純真:「可惜了!近來的孩子真不懂事~」

      被那麼一個蘿莉樣的女孩稱作「孩子」,本應是件能讓人捧腹大笑的事,但現在的語翎實在沒有這樣的心情。

      「好吧,那就只好讓我來了……」欣欣向晴邊說邊拉起語翎,力氣之大與其身材完全呈反比例,「站好……白星破暗!」

      伴隨欣欣向晴的尾聲落下,一陣白光迅即出現,在語翎周邊圍成了四堵牆。這時,欣欣向晴帶笑的聲音自光中傳來:

      「不要逃跑喔!殺手的束縛盟約不會進行很久的,乖一點就不用受傷了……」

      其實,就算她不說出來,語翎也很清楚這一點。適才白光襲來的一剎那,她下意識地伸手去擋,卻被那白光的熱度馬上擊退回來。不怎麼損血,卻異常疼痛。

      她真的……逃不掉了嗎?

      「吾以殺手之名,與撒旦訂立契約。現吾為撒旦添上新信徒,求為之印記,從此……」

      欣欣向晴的唸咒聲斷斷續續地傳入耳內,就在她感到絕望之際,一把似曾相識的男聲橫空插了進來!

      「雷霆冰劍!」

      一道雷電隨著這聲吼叫落下,欣欣向晴的契約訂立也遭到了打斷。在語翎看不見的白光之外,一個複雜的魔法陣慢慢消失,而那個出聲的男生也自暗處走了出來。

      他僅是沉默地立在那兒,卻已把欣欣向晴氣得臉色發青:

      「狂風掃落葉!你為什麼這樣做!」

      娃娃音以嚇人的高分貝尖叫著,連外頭的鳥兒都被嚇得四處逃竄,但室內的三人卻是完全不受影響。而欣欣向晴在大叫之後顯然也是氣息紊亂,只能不停喘氣。一時間,房間裡竟是一片詭異的寂靜。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