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03 被束縛的自由

      狂風掃落葉急步走進【遺憾無限】總部的會長辦公室,無視一路上的攔阻及通傳,甚至在踏進了會長的勢力範圍後,那份倨傲依然沒有半分收斂。

      「你找我?」

      【遺憾無限】的最高統治者,曲終人散以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眼前這個顯然不怎麼聽話的下屬,海藍色的冰瞳微瞇,火紅瀏海下隱藏著幾不可察的危險,卻恰如其分地沒讓任何人發現。

      「狂風掃落葉……」曲終人散托著腮,手指在桌上敲出了規律的節奏,以玩味的語氣唸出了對方的ID,「真不錯的名字。」

      狂風仰起臉,沒有否認這評價,眉梢間卻似乎染上了幾分不耐。

      曲終人散一笑,漫不經心地收回手指,「也許你的能力足以讓你傲視群雄,但其中,絕對不包括我。」

      狂風依舊沒回應,但隱藏在披風下的手,早已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頭。

      曲終人散的神情忽地一轉,瞬間從溫柔勸導的鄰家大哥哥化身嚴肅的在位者,深切表現出精湛的傳統文化──變臉。

      坐在會長專屬的沙發椅上,曲終人散顯得極為閒適,藍眸裡卻飛快地閃過一抹讓人心驚的凌厲:「如果無法把她拉攏成間諜,就別再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聽見這話,狂風其實並不意外。除了他自己的女友戀晴夢雪以外,曲終人散從不在乎他人的情感。不管那是多麼偉大的理由,在他看來都只是失敗的藉口。

      所以,打從他喜歡上靜夜思思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這場對話終會來臨的。

      只不過,還是比他所預期的早了些。

      思及此,他的嘴角不由掛上了與對方不遑多讓的冷笑,「難道公會連我交朋友的權利也要剝奪嗎?」

      他並不是公會的附屬品,他也擁有他的自由!

      乍聞他的質問,曲終人散的藍眸裡掠過一絲意外,最後竟化為抑制不住的哈哈大笑,站在正前方的狂風也因而一會臉青一會臉白的,差點沒直接掀桌發出PK申請。

      雖然他知道,如果他真的那麼做了,輸家只會是自己。

      這時,曲終人散終於好不容易停住了笑聲,但語氣仍是透出了幾分笑意。

      那是教人恐懼得顫抖起來的,冷酷的笑意。

      「狂風掃落葉,你該知道,你的命是屬於我的。」

      狂風抿唇,再度握拳,艱難地忍住朝對方揮出拳頭的衝動:「……一個月後我就自由了!」

      曲終人散聞言,竟再度笑出了聲,眼神卻是愈發冰冷,冰冷到讓狂風幾乎難以直視。

      「你以為,離開了遺憾無限的殺手,還可能被普通玩家接受嗎?」

      狂風頓時語塞。

      曲終人散垂頭,再也沒理會面前的人咬牙切齒的模樣,手下開始翻閱適才因狂風進來而一度停止的公務文件,「好了,你走吧。不要嘗試違背我的命令。」

      藍髮男子無言以對,最終猛地轉過身,大步邁出這所辦公室。雖然步伐不變,但與起初相比,那份從骨子裡透出的傲然已幾近銷聲匿跡。

      「從屬關係是一個月,但殺手的束縛是不會消失的。」

      在他的背影完全消失以前,辦公室裡傳出了這麼一句話。

***

      狂風向來對自己很自信。這並不僅僅出於他的外貌,更因為他在學校裡出類拔萃的成績,以及在各項運動上的傑出成就。也因此,在他投入至天淨這遊戲之前,他從不認為自己會嘗到失敗的滋味。

      事實上,就算是在天淨裡,他憑著出色的基礎數值及以人品拼出來的頂級裝備,也確實延續了自己於現實的神話。

      直到他遇上了那個人。

      是的,正是那個他極之痛恨、卻又不得不尊稱其為會長的男人。

      關於那天的記憶,狂風實在很想封鎖。因為,那對於一生自傲的他來說,實在太過不堪回首了。

      『你只有兩個選擇。』

      曲終人散危險而冷漠的嗓音在腦海中響起,語末還帶上了幾分使人顫抖不已的玩味。那句話之後的屈辱,讓狂風幾乎承受不住地閉上了眼睛……

      「你只有兩個選擇。」

      在硝煙未散的對戰場上,曲終人散邊把玩著自己的長劍邊道。他的手輕柔地撫過劍鋒,像是在觸碰摯愛一般溫柔,眼神中卻閃爍著與之截然相反的嗜血。

      【遺憾無限】的副會長之一,欣欣向晴身穿一襲與其劍術家職業完全不合的全白洋裝,一雙銀色高跟長靴在黃沙滾滾的對戰場上顯得異常閃亮。她站在曲終人散身後不遠處,一張娃娃臉平靜無波,只有那雙魅惑的紫瞳顯露出她的興奮。

      見此狀況,狂風勾唇,對欣欣向晴的反應不太意外──眾所周知,她是曲終人散的忠實支持者,對其處事作風、行事手法的狠辣果斷皆表現出百份百認同。

      他一直無法理解,為何這樣的一個男人,也會擁有支持者?

      「你是要你的ID從此消失呢,還是以殺手的身份,加入我們呢?」

      狂風聽了這話,不由握緊了手中的「蒼劍」,差點沒提劍撲上去再戰一場。然而最後這衝動還是被理智壓抑住──因為他比誰都清楚,不管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的。

      僅僅只是三名的差距,便足以造成無法跨越的鴻溝。

      還輸得不夠嗎?

      狂風自嘲一笑,微微低頭,讓額前的藍髮擋住眼底可能洩露的感情。然後他聽見自己的聲音:

      「加入。」

      他無法拒絕。

      當時的他們連續PK了三次,結果是三戰三負。就在他對著PK介面現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時,對方的挑釁讓他一氣之下選擇了敗者復活戰,全然不顧「若玩家復活戰失敗,必須在一個月內從屬於被挑戰者」的紅字提醒。

      如今,只能說他自食其果了吧……

      明知【遺憾無限】向來不擇手段,為何還要答應曲終人散的PK要求?

      狂風伸手捂上自己的臉,心情只可用悔不當初來形容。但不管他再怎麼後悔,他都回不去了。

      回不去那段純粹無瑕的遊戲歲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