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4

   「林怡辰,你的隨身碟。蛋捲很好吃,謝謝。」

   事發後幾天,她都沒再與賴真打過照面,或許該說,自己盡可能的避免遇到賴真,其實那一點也不難,心外這麼多人,她只要像隻小老鼠一樣躲在裡面,也不會有人特別注意到自己,何況還是大忙人賴總醫師。

   反倒是某天晚上,賴真走進科辦公室,站到林怡辰那張堆滿雜物的桌旁,直呼自己的名字,把隨身碟放到她桌上後,又順手翻一下自己擺在一旁的最新版病理圖譜,也不在乎林怡辰不搭理自己,一派自然地走了出去。

   直到賴真轉身後,林怡辰才敢抬起頭,愣愣的看著那抹瘦長的背影,雙手插在口袋裡有點百般無賴的感覺。

   賴真學姐...

   那副從容自若,毫無芥蒂的樣子,她對捉弄自己這件事,大概沒有任何感覺吧。

   ...自己只是個好笑又好欺負的學妹。

   瞪著眼前的原文書,林怡辰反常地一個字都看不進去,腦子裡亂哄哄的。

  

   如果要分析自己現在的心情成分,那大概是20%的難過,30%的莫名其妙和50%的惱火吧。

   ...可惡,憑什麼自己就得因為那種無聊的惡作劇而失神了好幾天,賴真學姐卻可以這麼若無其事呢?

   隨手翻著放在課本旁,自己細心分門別類整理的心得筆記,其中幾頁還有賴真瀟灑凌亂的字跡,清晰有條理的解答出自己沒有注意到的問題或模糊的觀念。

   不得不說,賴真在讀書上的確很有方法,莫怪乎可以在國考中拿到這麼高的分數。

   哼,這樣看來,一盒蛋捲換來這麼仔細的解惑倒是一筆十分划算的交易。

   反正,那也是西點社社課上隨手做做的。

   老實說,要不是明白像賴真這種討厭鬼根本懶的講客套話,她真的很難相信這種程度的雕蟲小技竟然會讓賴真評為「很好吃」。

   想不到平常看起來這麼不可一世的樣子,弱點竟然是區區幾個不怎麼樣的蛋捲和布丁。

   算了,反正現在自己還在賴真眼皮下實習,跟她過不去對自己沒好處。

   沒錯!聰明人就是要懂得利用對方的劣勢化為自己的優勢!

   握緊拳頭,林怡辰暗自決定,要用更多(其實不怎麼樣的)甜點把賴真的知識都偷過來,總有一天要變得比賴真更厲害!君子報仇三年不晚!哼哼哼!

   出乎意料的,林怡辰的甜點戰術攻無不克,應該說,對方對於自己的攻勢根本十分歡迎,就差沒大開城門延敵上座了。

  

   賴真非常喜歡甜食,最棒的是非常不挑,只要奉上加有蔗糖果糖等甘味劑的東西,不管是布丁餅乾蛋糕,賴真什麼事都可以很大方的傳授自己。

   兩個人也因此熟絡的多。

   起碼是碰面會打招呼的程度,甚至會有時依老大她心情好壞加上幾句挖苦或屁話,如果主任提早下班,還會得到微笑一枚。

   每次賴真和自己說話,林怡辰的心底總會泛起一股異樣感,而自己也總會將這股沒來由的感覺強制壓下,若無其事的回答。

   反正,她再也不要崇拜賴真了。賴真現在,只不過是自己學習的工具,哼。

   星期五晚上,林怡辰好不容易和正在GI實習的黃尚婕找到共同的時間,一起去吃兩個人垂涎已久的,文化中心旁邊的泰式料理。

   「喂,感覺太后對你特別好耶。」席間黃尚婕依舊是很沒氣質的樣子,一邊咬牙切齒,猙獰的啃著咖哩螃蟹,一邊含糊的說著,連嘴角都沾了醬汁。

   太后是大紅人賴真的綽號,至於是褒是貶,那就見仁見智了。

   重點是,黃尚婕明明就和自己不同科,怎麼有這種「感覺」呢?分明就是有哪個多事鬼亂傳到好事鬼黃尚婕的耳裡吧。林怡辰不禁微微皺眉。

   「有嗎?可能是我比較用功吧。」她悶悶的以筷子戳著蝦餅,聊到這個話題讓自己有點失去食慾。

   別人是怎麼想的她不知道,但她自己清楚的很,賴真會對自己稍微好一點,圖的不就是自己奉上的甜食。

   「是嗎?搞不好...是對你有意思啊...」黃尚婕神秘兮兮的轉頭確定四周沒有醫院的人,壓低了聲音。

   「你沒聽說,她其實是同性戀...」

   有,當然有,而且還變成當事人拿來玩弄自己的題材。

   「干我屁事啊?!」這個詞完全命中她還沒修補完全的少女心,林怡辰惱怒迅速的回道,話衝出口才發現自己太過激動,趕忙喝了一口水,掩飾性的看著窗外。

   「啊~這醬實在太銷魂了~」無所謂於林怡辰的唐突,黃尚婕逕自吸著咖哩醬,很幸福的樣子。

   似乎是今晚有活動,文化中心的周邊出現三兩人潮,在漸漸暗下來的天色中歡欣笑著,隔著馬路,對面是另外一家滿有特色,無聊時可以坐在裏頭裝文青,自己和黃尚婕也常去的,叫作Fountain的咖啡店。

   橄欖綠的招牌才剛亮起,顯得溫暖而親切,玻璃窗內的人們看起來都好悠閒而沒有煩惱。

   這不經意的一瞥,卻讓林怡辰發現,在Fountain裡頭,有抹熟悉的身影。

   是賴真。和另一個,長的很可愛的馬尾女生,沒看過,應該不是學院裡的人。

   明明是四人沙發座,兩人卻選擇坐在一起,這是一種案情不單純的坐法。

   那兩個人不知說了些什麼,笑的很暢快,馬尾女生作勢揍了賴真一拳,賴真也露出很誇張的吃痛表情,一把勒住對方的脖子,似乎威脅了些什麼,笑的很欠揍,而馬尾女生則露出敢怒不敢言的委屈表情,好可愛。

   真是一幅美麗的畫面。

   算了,干自己屁事。林怡辰輕輕甩了甩頭,將視線放回眼前的打拋豬肉,專心吃將起來,腦子裡卻不受控制的運轉著。

   不知道為什麼,豬肉好像突然變得有點老,難以咀嚼,酸辣的風味此刻嘗起來也帶著苦澀。

   是女朋友吧?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賴真在病人以外的人表現出這麼溫柔的模樣,好迷人,可是也好刺眼。

   而自己到底又是為此在心神不寧個什麼勁呢?

   她明明應該要,對賴真沒有感覺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