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3

   在心外實習的日子充實的讓她來不及數日子就一溜煙過了兩個星期,林怡辰發現,賴真好像漸漸習慣總醫師的生活,略為凹陷的臉頰與眼眶底的黑影讓她還是看起來很憔悴,但走路又開始吹起風來,不屑帶點慵懶的微笑也掛回臉上。

   雖然說有點討人厭,可是這樣的賴真學姐也莫名地令人崇拜。

   接下來的日子,林怡辰也卯足了全力衝刺。

   倒也不真的確定自己想走這科,只是每次看到賴真學姐那完美的表現,她就覺得自己要學的還太多了,也因此充滿幹勁。

  

   晨會中輪到自己報告的時候,雖然也會被電,但比起其他同學來,已經算是TENS那種程度,細微酥麻的電流了。

   視線穿過坐在前排的主治們,她看見賴真正盯著自己的ppt,專心聽著。

   除了一雪前恥的興奮感外,她不禁感到好快樂,一整天都充滿活力。

   賴真學姐投注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真是世界上最棒的正回饋。

  

   重要的是,賴真記住自己了。

   那次布丁事件過後的某個晚上十一點,她經過主任辦公室,難得聽到賴真學姐和另一個人聊天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是無關痛癢的屁話,她鼓起勇氣,從包包裡拿出自己整理的病例筆記,敲門走進辦公室。

   其實每天晚上大概都是這樣,不管她幾點經過,辦公室的燈都是亮著的。往往是主任已經走了,秘書小姐也早就下班,就只剩賴真還埋頭在隔間裡不知道在忙什麼,一片沉默,也因此自己從不敢進去打擾。

   站在隔板旁,林怡辰戰戰兢兢的翻到有問題的那一頁遞到賴真面前,坐在一旁翹著二郎腿的另一個陌生的學姐則笑得一臉痞樣,打量著自己。

   「學妹滿認真的嘛...」

   出乎意料的,賴真竟然表現出略有興趣的模樣,翻覽起自己的筆記,拿起筆提點了一些錯誤和臨床常用的方法,瞄了瞄她白袍上繡的名字。「嗯...林怡辰是吧。」

   聽到賴真學姐竟然對自己露出有一點認同,起碼沒有不屑的微笑,用那麼好聽有磁性還帶點威嚴的聲音念出自己的名字,她覺得幸福到快昏倒了,心也跳得好快。

   另一方面她也偷偷鬆了口氣,幸好學姐果然早就忘記大三時候發生的那件蠢事了。

  

   「對了,上星期你那個報告,可以給我檔案嗎?」像是又想到什麼,賴真從他那小小的辦公隔間抬頭問道。

   「啊,可以啊可以啊!!!」

   學姐竟然跟自己要報告!那是表示自己做得不錯囉?

   她忙不迭地答應,一邊低頭從口袋裡掏出隨身碟,一時間沒有發現自己露出花癡的燦笑,嘴角都快咧到鬢角。

   「你在爽什麼?」接過隨身碟,賴真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覺得有趣似的跟著笑了。

   雖然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有趣,但看著那抹魅惑笑容,她竟然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

   「因為我最崇拜學姐了!我想要成為跟學姐一樣的醫生!」

   賴真聽了,臉上的笑意更深,卻帶著一絲古怪,開口時語氣更輕更迷人了。

   「喔?那,你一定聽說過我很多事吧?」

   「當然有啊!」林怡辰不疑有他的,將自己聽來的,有關賴真的豐功偉業一一細數。

   「還有呢?」賴真靜靜聽著,臉上還是那個令人迷惑的笑。

   接下來...接下來好像都是負面的傳聞了...這些哩哩叩叩的,她哪敢說,何況,她才不相信像學姐這麼優秀的人會做出那些事。

   她愣愣的看著賴真,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你總聽說過,我是同性戀吧?」不是很燦爛的笑,但狹長眼睛彎了起來,漆黑的眼珠散發出神秘而吸引人的光,足以讓全世界的飛蛾都奮不顧身地撲火。

  

   ...啊?問這幹嘛?

   她疑惑的點了點頭,表情開始有些不自然。

   事態發展至此,林怡辰再笨也嗅出不對勁的氣息,但在她發現之前,整個談話的節奏早被賴真掌握,她也只能被牽著走。

   倒是從自己進來之後就沒有發言過的,趴坐在一旁的學姐抬起頭來,似乎很有興趣的觀賞著眼前棘手的場面。

   「那也聽說過,我私生活淫亂吧?」

   突然多話起來的賴真雙眼炯炯有神,語氣卻異常輕柔,林怡辰覺得自己好像正一步一步走像什麼毀滅的邊緣。

   在賴真毫不退讓的逼壓眼神下,她再度沒有選擇的輕輕點頭。

   「但是,但是我相信學姐不是這種人!」點頭後她又連忙搖頭澄清,雙眼放出真誠的光芒。

   「喔?」只是,賴真似乎不打算就此停住。

   「可是,我就是這種人啊。」

  

   「你知道為什麼我喜歡在辦公室呆到這麼晚嗎?」

   彷彿在觀賞一隻無助的獵物般,賴真露出有點邪惡的笑,眼裡閃爍著詭異的光芒,輕聲開口,語調突然變得好親切,好像是真心的想幫自己解答一樣。

   「因為啊,這麼晚了,誰都不會進來,我就可以跟隨便哪個傻呼呼送上門來的intern或護理師玩玩特別的遊戲囉...」

   隨便哪個傻呼呼送上門來的intern...

   林怡辰感覺自己的腦子被轟的一聲炸成漿糊。

   「今天謝謝你,學姐,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她驚慌的收好東西,留下本來就想給賴真的,裝在袋子裡的蛋捲,一個箭步跑出辦公室,直到跑到轉角,才驚魂未定的倚在牆上喘氣。

   漆成一片白色的走廊空空蕩蕩,深夜的醫院好安靜。

   她聽著自己激烈的心搏,說不出最讓自己驚訝的到底是什麼。

   「哈哈哈~!!特別的遊戲是啥啦?!」

   深夜的醫院很安靜,轉角的另一頭,方才辦公室裡那個陌生學姐的低沉笑聲穿過走廊,帶著回音清晰的震動自己敏感的鼓膜。

   「誰要在這種地方玩遊戲啊,蠢斃了。」

   然後是賴真懶洋洋的語調飄進耳道。「隨口說說,她倒是嚇的很厲害。」

   「你幹嘛啊?人家學妹只是小intern,又沒有惹到你。」

   「沒,看她都那麼大了還搞女高中生崇拜那套就覺得有點好笑。」

   林怡辰可以想像,此刻辦公室裡的賴真一定是一邊說著這些話一邊不屑地輕輕聳肩。

   她了解了,自己不過是賴真一個深夜無聊的惡作劇。

   隨口說幾句話,就可以欣賞花癡學妹落荒而逃的蠢樣,順便醫治一下她的中二病,應該滿舒壓的吧。

   「欸,這個蛋捲好吃耶。」

   走廊盡頭傳來紙袋被打開的悉蘇聲,和那個陌生學姐因為嘴裡有東西而模糊的語句。

   林怡辰站起身來,整整身上的白袍,收拾好被狠狠踩碎的自尊心,快步走回宿舍,眼淚卻在路上不爭氣的掉了出來。

  

   她果然還是,最討厭賴真學姐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