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到處都是傳奇

      如果我能預知到未來,或許一切都會有所不同。

      「這就是廣告裡所謂的體貼嗎?」

      那是我看過最動人的廣告,不注意人物,不在意商品,男主角說的那句話,一瞬間擄獲我的芳心。

      我對倒數第二個座位情有獨鍾,因為後面只會坐一個人。是男是女我不在乎,在乎的是只坐一個人。

      我總是幻想自己可以跟後面座位的那個人譜出一段美好的友情,我的另類想法總是成為朋友間的笑柄。

      其實我不懂,渴望後座的朋友有什麼不對?我只是對於對象的想法有稍稍的另類而已,後座的同學,哪裡不好了?

      只是,我從來就沒有想到過,有天,後座的同學會成為我人生中的初戀。

      但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對我來說,只是附屬品。

      國小剛開學的時候,大家對彼此都不大熟悉,當然就可以隨便選、隨便坐,還記得那時我選了個最後一排靠窗倒數第二個座位,後面坐的是一個綁著兩條辮子很可愛的小女生,理所當然我第一個在國小交到的朋友就是她。

      每一次換座位,我總是很幸運地坐到了倒數第二個座位,也許是老天眷顧,也許是老師有聽到我的心聲,總之、我真的很感謝。

      對於每一位坐在我後面的同學我總會把他們記的特別清楚,也不是說其他人我就印象模糊,就只是一種單純的情有獨鍾而已。

      這種幸運就算升到了國中依舊延續著,升到了高中還是這麼好運,莫非是我天天踩到狗屎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不過只要碰到每個月的那天,我真的是叫天天不靈,叫「弟」「弟」不應!

      大姨媽報到的時間因人而異,而我偏偏就中了最大獎,是特別特別準的那個,而且還是那種痛到我只想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盯著天花板,或者是泡杯熱牛奶窩在沙發上整天看著電視,總而言之,我真的很不喜歡,在這種時候還到外面瘋狂走動。

      問題是偏偏有人特愛在這種時候狂使喚我做事,難不成我是他雇用的菲傭瑪麗亞嗎?我可不可以只當衛生棉的蘇菲沒有亞?

      我強烈建議政府應該幫女性設一條「經期來時可不必被人使喚,違者罰為期一週衛生棉供應。」哈哈!這條例好不好啊?我相信各店家的衛生棉應該會瞬間被掃光吧!

      「唉……」嘆了聲氣,坐在馬桶上,我無奈地盯著那件被經血染紅的牛仔褲還有內褲。在浴室閉關已經有十分鐘,將一切弄好後,我換上一身乾淨、輕便的衣服。

      才剛起身,就感覺到肚子在喊痛,偏偏正是那該死的經痛在作祟,真不知道該怨誰才好。拖著腳步移動到門口,才剛推開浴室的門,我就聽見有人敲了我的房門兩下,隨後門把就被轉開了。

      「喂,幫我到超商買幾個御飯糰。」那欠揍的聲音和那極度不要臉的人出現在我的房裡,真的有那麼一剎那,我恨不得衝到廚房拿把菜刀砍了我這個該死的……弟弟,或者拿膠布貼住他的嘴巴也行。

      「楊佑霖小朋友,你知道今天是幾號,什麼日子嗎?」關掉浴室的燈,緩慢地從浴室門口走到床邊,我冷靜的看著他那張十分欠揍的嘴臉。

      「十五號,妳大姨媽來的日子。」哈哈,看!我大姨媽來的精準時間連我弟都十分清楚,所以還有誰比他更欠揍呢?老是挑我大姨媽來的時候瘋狂使喚我。

      「哼,還知道今天是十五號,是我大姨媽來的日子,那你還叫我幫你跑腿,到底還有沒有良心啊!」站起身,伸出手巴向那個高我一個個頭的弟弟。

      「喂,很痛啊!不幫就不幫,有什麼好稀罕的。」他輕揉著被我巴的後腦勺,用無言的臉看著一臉洋洋得意的我。

      「嗯哼,那你就自己去啊!」我揚起嘴角,證明這場仗是我勝利了,因為他會來叫我跑腿一定只有兩個原因,一個就懶得出門,另一個就是他還有遊戲關卡沒破解完畢無法出門,而看他這副模樣,原因絕對是後者。

      他抬起頭看了看我房內的時鐘,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最後無可奈何的從口袋裡掏出五百塊遞到我面前來,低聲下氣的說:「親愛的姊姊大人,勞煩您替小的買份午餐回來,剩下的錢讓您拿去買藥。」很好,我要的就是這個。

      收下錢,表示交易成交,他嘴裡一邊嘀咕著一邊慢慢走出我的房間,當房門關上,我不顧自己現在肚子痛得要死,開始瘋狂的大笑。

      不過在笑完五秒後我開始後悔了,感受到肚子劇烈疼痛,我後悔成交這場撒旦的交易,我真是愚蠢的天使啊!自稱天使的我會不會也有點太不要臉了呢?看來我跟楊佑霖那小子果然是姐弟。

      對於外出服裝十分講究的我,換上淺白色的T恤和輕便的深色運動褲,將錢、鑰匙、和手機一並塞進口袋裡,穿上牛仔外套,出門前我吞下了最後一顆醫生開給我的藥丸。

      剛關上自家大門我便感到一股二月寒風朝我侵襲而來,拉緊身上的牛仔外套,我搓搓手臂快步走到自己最愛的銀色魅力旁邊,將鑰匙插進孔內,坐上,啟動機車後,便順利地上路。

      小7離我家的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走路十五分鐘,騎腳踏車十分鐘,可想而知騎機車只要……三分鐘,你現在一定在想,很短啊!如果你有這個想法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不是我故意要說難聽話,只是你沒有親身經歷過,這種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的路,有時候碰上一些事情真的會讓人很想罵三字經。

      緩慢的停在小7前面,找了個最佳的停車位置,最旁邊的陰涼處,極佳。

      艷陽高照,我忍著生理痛,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到門口,等到自動門開啟,涼風就這樣撲面而來,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動了下肩膀,隨後快步走到放御飯糰的冷藏櫃,順手拿了三個鮪魚沙拉口味的御飯糰,再走到旁邊拿了罐檸檬紅茶到櫃檯前結帳。

      緊咬下唇,雖然我很信任蘇菲沒有亞,不過此時此刻我覺得我又紅了一次,額上微微冒出冷汗,我皺起眉頭等待那個男店員幫我結帳。

      嗶、嗶……看著店員緩慢的動作,雖然想破口大罵叫他動作快一點,不過我現在已經痛到沒有力氣了。

      「請問需要微波嗎?」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傳進我的耳中,我一手撐著櫃檯,一手撫著肚子,低下頭臉揪成一團。

      「麻煩紅茶微波一下。」突然覺得腦袋嗡嗡作響,腦袋瓜中一根神經斷裂都讓我聽得好清楚,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點怪異,我趕緊抬起頭,嘴角微微抽搐看著那個臉上寫著困惑嘴邊卻掛著笑容的男店員,「抱歉,麻煩御飯糰微波一下。」

      趁著他拿著三個鮪魚沙拉御飯糰去微波的時候,我忍著痛坐到玻璃窗那個位置,屁股才剛貼上冰涼的椅座,感覺力氣全都被抽光,上半身就這樣攤在玻璃桌上。外頭的阿公、阿嬤、叔叔、伯伯、嬸嬸、阿姨、姊姊、妹妹、哥哥、弟弟們,對不起傷了你們的眼睛,還有,這不是一具屍體,是一個明明經痛到不行卻還是因為無法抵擋金錢誘惑幫弟弟出來買午餐的可憐人。

      趴在冰涼的玻璃桌上,我感覺過了好一陣子了,照理來說看到有一具屍體、不是,我是說看到有個人趴在這裡,店員應該會來叫我才對,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呢?

      偶爾還能聽見有客人進來的聲音,和店員的「歡迎光臨」聲,還能感覺到客人朝著我發射出怪異的眼光,腦袋中的神經不停的斷裂著,我終於再也受不了痛楚,猛然抬起頭,卻發現有好多人的目光都看著我,尷尬地笑了兩聲,還無奈地向店員與顧客道了個歉。

      望向牆上的時鐘,好險才過了五分鐘,楊佑霖那傢伙還不會把我給滅口。

      緩慢地走到櫃檯前,用頭頂朝著店員,我緩緩開口:「抱歉,請問我買的東西?」從口袋裡掏出楊佑霖那小子給我的五百塊。

      看著五百塊被收走,聽見收銀機的聲音,最後聽到的是店員爽朗的聲音。

      「收您五百元,找您四百二十元,這是您的東西。」店員很有禮貌地把鈔票和零錢放在我的手上,我抬起頭映入眼中的是那猶如太陽般溫暖的笑容,以及印有小7商標的大塑膠袋。

      「我買的東西應該沒那麼多吧?」挑起眉,我驚訝地看著那有點大包的東西,我努力地回想了下,自己買的明明只有御飯糰和檸檬紅茶啊!

      「沒有錯,這是您買的東西。」他很堅持地說明這一大包東西是我買的,抿了下唇,輕輕點頭回應,提著那一大包東西走出店外。

      此時,愛情已經悄悄萌芽。

      放在機車前頭,拿出鑰匙插入孔中,緩慢地啟動後,又沿著原本的路回到了家。

      將車停好,我拿著那一大包東西,拖著步伐緩慢地走到自家大門前,正要拿出鑰匙打開的時候,門就被開啟了,來者便是我那無敵欠揍的弟弟——楊佑霖。

      「妳終於回來了,我餓到快要死掉了。」他順手抄走我手上那一大包東西,逕自的走到客廳完全不理會我,我挑起眉不悦地看著他的背影,關上大門,我脫下腳上的帆布鞋和身上的牛仔外套,將鑰匙和手機丟在一旁,二話不說立刻衝進浴室裡。

      快速地脫掉自己的衣服,打開蓮蓬頭,溫熱的水通掉了我身上濕黏的感覺,一邊哼著歌曲一邊用沐浴乳清洗著身體,突然,我聽見楊佑霖在客廳大喊一聲:「老姊,妳沒事買衛生棉幹嘛?我們家不是還有一堆嗎?」

      傳進浴室裡聲音已經有點小了,我卻依舊聽得很清楚,衛生棉?我沒買啊!楊佑霖這小子幹麼誣賴我,我知道我們家還有很多、很多抽獎抽中的蘇菲,怎麼可能還浪費錢買備用的啊!

      迅速的沖掉身上的泡沫,換上乾爽的短袖,挽起淋濕的長髮,用鯊魚夾夾住,雖然肚子依然隱隱作痛,不過洗完澡後我的心情變得分外的好。

      踩著輕盈的步伐來到了客廳,看著楊佑霖正拿著我辛苦從小7幫他買回來的御飯糰,我忍不住嘆了聲氣,然後坐到他旁邊,打開那袋塑膠袋看著,果真有一大包靠得住牌的衛生棉。

      「靠,還真的有衛生棉呢!」拿出裡頭最後一個御飯糰,我拿的是我最愛的鮪魚沙拉來犒賞自己,雖然這種口味不是楊佑霖喜歡的不過身為姊姊的我還是有很貼心的幫他買了罐檸檬紅茶。

      「阿那吳素妳買的嗎?」他一邊咀嚼著御飯糰,一邊口齒不清的對我說著。

      「最好是!我要買也是買蘇菲的好不好,靠得住的都讓我覺得很靠不住。」嘟起嘴,不滿地抱怨著,我撕開御飯糰的包裝,用力咬下一口,眼睛直盯著那包在塑膠袋中的衛生棉,靠得住,其實真的很靠不住,對我來說。

      腦袋瓜突然閃過一個人影,那抹溫暖到不行的陽光笑容和那種萬分篤定的語氣,我用力拍了下桌子,顧不得肚子痛猛然站起身來,「啊!是那個店員啦!」

      「誰啊?」他拉過塑膠袋,在裡頭尋找著我幫他買的檸檬紅茶,再拿出檸檬紅茶前,楊佑霖遞給我一盒從古至今我一直堅決不吃的藥——普拿疼。

      一張黃色便條紙貼在上頭,一行清秀筆跡映入我的眼中,我皺起眉頭,嘴角抽搐的厲害,名為理智的神經瞬間通通斷裂,破口大罵一聲:「Fuck!關他屁事啊!」鄰居們,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普拿疼,快快吃,很有效,靠得住讓妳大姨媽來都不怕。」

      我沒有什麼才能,我唯一擅長的就是發脾氣。

      如果未來你還是那麼雞婆的關心我,我會用脾氣來表示我的感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