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2-邂逅

      「這不是貼心,是雞婆。」

      我不喜歡太搞笑的人生,但人生少了搞笑就好像食物沒有添加調味料。

      而我的人生,正因為有他的加入,而開始變得不一樣,精彩亦或是悲慘?

      如果是我絕對會叫他「關你屁事店員」,不過為了不侮辱教過我的國文老師,我決定用我想的到最文雅的詞來叫他——「多管閒事店員」。

      那包在蘇菲堆裡有點刺眼的靠得住,雖說衛生棉就是衛生棉,不過牌子和觸感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因為錢嫂的心態作祟,我無法忍心丟掉那包靠得住,又不想再提著那印有小7商標的袋子回到那家商店退還,我私心的將那一大包靠得住偷偷從蘇菲堆裡拿出來擺進我房間裡的浴室。

      而那盒普拿疼還完好如初的、安穩的睡在我的抽屜裡,我不敢動,也不想動,我害怕同時也厭惡它。不是醫生開的或推薦的,我從不吃,這是我的堅持觀點之一。

      每個人堅持的觀點各有不同,而我堅持的,永遠都是不被別人認同的。

      盤腿坐在床鋪上,旋轉的風扇放送著沁涼的風,我的眼睛直盯著那張黃色便條紙,那行令人爆青筋的文字。我真的無法想像,他居然多管閒事的拿了包靠得住和一盒普拿疼給我。

      從皮夾裡抽出那天結帳拿到的發票,算的錢就只有三個御飯糰和檸檬紅茶而已,所以意思是這兩樣東西都是他請我的?也就是說我莫名其妙欠了這個人一份人情?

      「該死,我最討厭欠人情了。」將發票丟到一旁,我以大字型的方式躺在床鋪上,那天之後已經過了將近一個禮拜了,我的高三寒假也即將過完,接下來我大概又會回到那種埋在考試堆裡的痛苦日子吧,真不想要啊。

      我的記性很差,幾乎快到了過目即忘的境界,但多少還是會有印象,只是最後就會變成,感覺對方很熟悉但不知道是誰,不過如果是欠了人情,打死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最討厭,欠別人人情了。

      欠下人情,彷彿在告訴自己,「妳欠債了」

      擺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是熟悉的鈴聲,我皺了下眉,隨後起身走到書桌前拿起手機接聽著,「喂,珊珊。」我有個長相甜美的死黨,謝庭珊,她算是十項全能,最大的缺點就是太聒噪,所以為了避免她在我耳邊像隻蜜蜂嗡嗡作響,我特地替她用了另外的鈴聲,順便提醒我謝庭珊這小妮子打來吵我了。

      「安安!」很嗲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來,我把手機稍稍移開了我的耳朵,為了避免我的耳朵出事,我按下擴音鍵。

      「幹麼?每次妳裝那種聲音肯定就沒好事。」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我無奈地嘆了聲氣。

      「真不夠意思,什麼叫做肯定沒好事,我這次可是在幫妳牽紅線呢。」庭珊的語氣有點得意洋洋,但卻讓我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牽紅線?哪次成功過的?哪次她找來的人好看過?到底。

      「喔,是喔。」將手機放到桌子上,蹲在書櫃前仔細挑選著書籍,然後把庭珊說的話自動轉換成左耳進,右耳出模式。

      「別那麼冷淡,我保證這次的絕對是極品,我看過的,人超帥又體貼,個性好,我保證妳絕對會喜歡。」她的聲音有點激動,只是庭珊說的這些我完全不感興趣,我要一個超帥的人當男朋友幹麼,供其他女生看嗎?我這裡又不是開動物園的,何必呢?

      「不要。」挑了本漫畫,我拿起桌上的手機關掉擴音鍵,放到耳旁接聽。

      「為什麼不要?不管啦!明天早上十點半,在我們常去的那間星巴克見,就這樣,不、見、不、散!」把最後幾個字特別加重音後,庭珊迅速把手機給掛斷,一點申訴的機會都不留給我,這女人真是陰險至極,專挑我的弱點下手。

      除了不喜歡欠人情外,我最不喜歡的就是不遵守約定了,不覺得不遵守約定的人非常討厭嗎?明明說好了,最後卻只會說:「抱歉啦!我忘記了啊!」這種鳥話誰聽得下去?不然就是說:「抱歉抱歉,下次一定記得。」是有多少個下次給你啊!

      將手機放回桌上,再把書擺回原位,此時此刻我真的一點看書的興致也沒了,都是謝庭珊這該死的女人害的。

      坐到床鋪邊,眼睛望向掛在牆上的日曆,「高三寒假只剩兩天……既然有極品在等我我何樂不為呢?」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看帥哥養養眼也好,唯一感嘆的是我記性太差沒辦法把謝庭珊這小妮子口中的帥哥記下來,除非對方真的帥的不像人類。

      隔日。早上十點,我看著堆滿衣服的床鋪,擦去額上的汗水,雙腳一蹬往衣服堆撲去,出門要挑衣服是最麻煩的事情,我突然好羨慕男生,隨便穿穿都沒有差,女生隨便穿就會被嫌,這還有天理嗎?

      在鏡子前猶豫了將近一個小時,我最後選了件刷破七分牛仔褲和一件兩件式的深藍色襯衫,在腰間繫上皮帶。抹了點防曬油在頸子和手上,揹起淺綠色後背包,走出房間到鞋櫃邊,穿上一雙米白色羅馬鞋。

      整理了下衣服,我轉身朝向樓上大喊:「楊祐霖!我要出門,顧一下家裡,然後記得要吃飯!」深怕一次不提醒楊佑霖這小子會打電動打到暴斃在自己的房間,我可不想見到這種情形,好歹我還算是個有愛心的姊姊。

      出了大門騎上親愛的小銀,出發到和庭珊約好的星巴克相見。

      艷陽高照,微風吹動我的髮絲,然而每一陣風卻都帶著炙熱,明明還在寒假,天氣卻已漸漸變熱,若不是我很堅持和人約定好時間就一定要到,我根本就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出門。

      一路上腦袋裡不斷幻想著庭珊口中的極品帥哥是什麼模樣,拜託千萬別給我出現一個什麼雜亂的髮型,憂鬱的眼神,一嘴鬍渣叼著一根菸,然後穿著為混搭風,像那個什麼「犀利哥」一樣的人,我會瘋掉,真的,我敢打包票,那絕對是很多人都不太愛的型。

      又過了一個紅綠燈終於看見星巴克的招牌,停好車後,我從背包中拿出了手機撥打著。

      「喂,謝庭珊!妳是到了沒啊?」先看了眼手機螢幕上的時間,我隨後放在耳邊接聽。

      「還有十分鐘才到約定時間啊!妳先進去等一下啦,我馬上就到。」聲音聽起來有點慌張,我百分之百肯定這小妮子一定忘記了這件事,記性有沒有那麼差,昨天才說過的事今天就可以忘記,比我這個過目即忘的人還扯,嗯、不,我們似乎半斤八兩。不過這一次我記得了。

      走進星巴克裡頭,微涼的冷氣撲面而來,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點了杯拿鐵,一邊飲著咖啡一邊看著玻璃窗外人來車往的大馬路上。時間接近中午,偷偷聽著店裡的客人正討論著晚點要先去哪逛,然後去那裡吃飯,真好,這麼快就可以決定去處,哪像我,和人約定在身到現在還一個人坐在這裡喝著咖啡、聽著是非。

      「那個、不好意思,這裡有人坐嗎?」溫柔低沉又富有磁性的聲音傳進我的耳中,聽著聲音我判斷著此人臉蛋應該稱得上優等。

      視線從大馬路上轉移到那個人的臉上,我努力擠出一抹親切的笑容,伸出手向他比了比我對面的座位,「沒有,請坐。」視線瞬間掃過他的全身,精緻的五官,黝黑的膚色,高挺的鼻子,嘴邊掛著笑容,看似溫文儒雅,眉宇間卻又隱藏著一絲霸氣,黑色的眼眸露出出一股憂鬱感,修長的身材,襯托出身上看似極不起眼的襯衫與牛仔褲。

      托著下巴,將吸管咬在嘴裡,眼睛不停的上下打量著面前這位男生,感覺有點面熟,卻又想不起來是誰、在哪見過,我總不能很老套的問他一句:「欸!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這種話打死我也絕不說。

      「我臉上有東西嗎?」聲音來自前方,我回過神來對上他笑到有點微彎的眼睛。

      「不,沒有。」低下頭瘋狂吸著拿鐵,心中開始有點惋惜,要是我記性再好一點就好了,如此風度翩翩的人我居然也可以沒多少印象!

      「那個……抱歉,我想妳那杯拿鐵已經喝完了吧。」他輕點我的手背,有點尷尬地提醒我,聽著我明明喝到空卻不停吸吮的聲音,啊、尷尬爆了。

      「啊?喔、喔喔。」微微撇過頭,我開始在心裡痛罵自己,怎麼偏偏在這種優等帥哥面前出糗呢?老天,我是造了什麼孽,交個帥哥朋友都不行。

      「如果不介意的話這杯請妳吧。」他把擺在他面前的咖啡推到我手邊,明明是貼心的話語和爽朗的笑容卻讓我的嘴角微微抽搐、挑起眉,我一臉不屑地看著他。

      「你說,『請』我?」刻意加重音,雖然我明白「不知者無罪」這個道理,只是每個人都有個不能踩的界線啊!他為什麼就不能說:「如果不介意的話我這杯給妳吧。」

      「對啊!」露出潔白的牙齒,燦爛的笑容彷彿和陽光一般刺眼,帥哥的笑好讚啊!不對、現在不是犯花癡的時候。

      「你他……」起身正想用力拍桌順便飆出髒話時,「馬的」二字還沒說出口就被謝庭珊這該死的小孩給中斷了。

      「你們這麼早啊!唉呦,不錯哦,這麼快就在把人家了。」曖昧的頂了下我的腰部,用眼神來回游移在我們之間。

      我的怒氣瞬間降到最低點,拿起他雙手奉上的那杯咖啡用力吸了一口,香醇的咖啡才剛滑進喉嚨,馬上就讓我感覺到苦澀的滋味。

      用力地咳了幾下,我放下手中的咖啡看著他那張掛著燦爛無比笑容的臉,「請問一下,你點的是什麼?」

      「黑咖啡啊!」一臉怡然自得的模樣讓我超想賞他兩個爆栗,但,還是算了,我得維持住我的形象才行。

      「什麼?你點黑咖啡給安安?她最討厭喝黑咖啡了的說。」無辜地眨著戴了瞳孔放大片的大眼,庭珊露出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看著他,她這模樣差點沒讓我把早餐和咖啡吐出來。

      「要妳多管閒事。」推了下庭珊的腦袋瓜,我舔了下嘴唇,隨後把咖啡推回他的面前,「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是真的不喝黑咖啡。」淺淺一笑,揹起放在一旁的後背包。

      「真抱歉,我不知道。」他抓了下頭髮,一臉尷尬、不好意思的樣子,默默地拿起我還給他的黑咖啡快速飲完。

      「沒事,謝庭珊,我要回去了,妳和他去約會吧。」把一旁不停裝柔媚的謝庭珊推到他的身邊,我背起背包轉身就想離開。

      「喂、現在才十一點,而且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安安!妳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啊!」她不停地在我背後叫囂,我都沒說她還知道現在已經十一點了。我只是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星巴克。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她叫什麼名字?」走向我的銀色魅力前我還有點留戀地望向玻璃窗邊,看見他帥氣的側臉,我想這次我「應該不會」過目即忘了吧,他是如此的令我「印象」深刻。

      看看謝庭珊也挺喜歡他的,把他拱手讓我不太好吧,這麼帥的人還是配她這種美女比較好,只求她不要出賣我就好了。

      乘上機車,我突然想起了,我們好像沒有考慮,間接接吻這件事。

      算了。

      我這樣應該不算不遵守約定吧,人見到了,我也準時來了,只是提早一點走而已。

      啊、忘記問那個帥哥的名字,看他的樣子應該還是個學生吧,不知道是哪一所的。

      離開星巴克前,我還不忘回眸一「看」,見到謝庭珊很快就和那個帥哥談起天來,應該相處得不錯吧,只求她別說我怎樣怎樣就好,我還想保留一點氣質。

      「楊子安。」

      騎著機車奔馳在大馬路上,我萬萬沒有想到,我的一些事情在不知不覺中流了出去,也沒有想過,今後的日子,會因為有他而變得不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