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0 他們的留言

      有首歌是這麼唱的: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最怕朋友突然的關心,最怕回憶突然翻滾絞痛著不平息……

      秦閔靜已經忘了,自己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什麼時候?又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聽見的?甚至連這首歌的名字,她都忘了。但不知怎地,坐在這個被她自己劃分出來的密閉空間裡,她竟突然想起了這首歌,還不由自主地跟著旋律哼唱,宛如被催眠一般,一遍遍重覆唱著。

      那其實不算什麼好的選擇,畢竟她現在身處洗手間之內,馬桶裡還殘留著她剛製造的嘔吐物,即使抽氣扇一直開著,都無法完全帶走異味。

      換作平時,她大概早就受不了,捂著鼻子跑回客廳了;可現下,她卻是一動不動,只是趴在馬桶邊上,斷斷續續地哼著歌。

      秦閔靜知道,此刻的自己大概跟個瘋子沒兩樣,不僅頭髮亂成一團,抱著個散發臭味的馬桶不肯放,還鬼打牆似的不斷哼著同一首歌。如果現在有人闖進來,肯定會把她帶到精神病院的吧?

      想到這裡,她有氣無力地輕笑一聲,仿似嘲笑著自己的胡思亂想。

      是了,怎麼會有人來呢?

      她只剩下自己了啊……

      當她意識到這點,喉間馬上湧起一陣不適,而她的臉色也馬上變得青白。她反射性地捂住嘴巴,卻仍是沒堅持住幾秒,俯身就對著馬桶乾嘔了起來。

      這一吐就吐上了兩分鐘,到了她終於能停止作嘔時,整個人也已經筋疲力竭了。

      她闔上眼睛,稍稍喘了口氣,而後也顧不得地板有多骯髒,直接往後一倒,就這樣躺到了上頭。

      因著她的動作,她一直被髮絲遮擋了大半的臉龐總算重見天日,而那一道道清晰的淚痕亦再也沒法隱藏。雖然淚痕大多已經乾涸,然而配上她眉眼裡難以掩飾的疲憊憔悴,卻比她先前歇斯底里的大哭更為觸目驚心。

      她逕自調整著呼吸,好不容易冷靜了些,熟悉的手機鈴聲卻驚天動地般響起。秦閔靜霍然睜開眼睛,四下張望,末了終於在馬桶附近找到了那隻不停震動,卻顯得形單影隻的手機。

      大概是她剛才衝進洗手間時太匆忙的關係,手機的落點有些遙遠,她動了動右手,發現要不起身而把它拿到手實在有些難度,乾脆就放棄了,甚至都沒嘗試轉個身,就那樣躺在地上,盯著唱得非常歡快的手機,一雙死氣沉沉的黑眸裡,竟有種近乎絕望的漠然。

      手機鈴聲響了約一分鐘,也就自動斷掉了。秦閔靜回過頭,正要再度閉上雙眼,卻聽到客廳的電話像接力般響了起來,大有奪命追魂急Call的氣勢。

      不過不論對方多有氣勢,秦閔靜不接就是不接,依然和剛才對待手機的態度一樣,不理不睬、不聞不問,就躺在那等著對方放棄。

      過了不久,鈴聲如她所願地停了下來。然而她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卻聽到了答錄機自動啟動的聲音。

      她下意識地瞠大雙目,雙手撐地爬了起來,卻已阻止不了那熟悉的女聲竄入耳內,以她一貫軟硬兼施的關心方式,刺激她的淚腺:

      「小靜!妳有種就一輩子不要接我電話!我告訴妳,妳要是不回撥,等哪天我們見到了,妳就死定了!嘖,我說妳啊,要放假是可以,我知道妳現在很需要休息,但提醒一下是會死?要不是我今天跑上雜誌社找妳,還不知道妳請了假,還整整請了半個月!喂,妳是想去哪兒啊?決定了可一定要告訴我,不然我殺了妳!我張凱婷可是言出必行的喔!」

      女聲接二連三拋下好幾句惡狠狠的威脅,然後連句再見都沒說,就瀟灑地中止留言了。

      秦閔靜細細回味著適才好友透過答錄機傳來的關切,始終木無表情的臉總算出現了些許變化,嘴角也微不可察地上揚了起來。

      正要起身去回覆,答錄機卻猝不及防跳入下一個留言,也讓她整個身體立刻僵硬住,明明想要衝到客廳去,四肢卻不聽指令,最終只能渾身發冷地待在原地,任由那把曾深深銘刻在她腦海裡,如今卻如同夢魘一般的聲音再度響徹耳際:

      「閔靜,我們約出來談談,好嗎?怎突然要分手,之前不是談好了,我們都同意那一切只是誤會啊。我們必須談,閔靜,妳不能就這樣不負責任地選擇分手,我愛妳,聽話,聽到留言馬上打給我。」

      即使經過電話的制式處理,使何尚文的聲音有些變質,但她仍是隔著一條電話線,聽出了他不經意自話間透出的寵溺和焦急。

      她該高興的,但她呆了半晌,末了卻只扯出了一抹苦笑。

      他說,他愛她?

      是啊,她知道的,關於他有多愛自己。然而她更清楚,他倆之間的問題,並不是說一句「我愛妳」就能輕易跨越的。

      抿了抿唇,她驀地想起了好友適才於留言裡的叮嚀,手指隨之微微一動,但直到最後,她終於沒做什麼,只是緩緩站起來,站到不遠處的洗手台前,抓起了置於架上的剪刀。

      她盯著鏡子,甚至都沒去理會參差不齊的問題,手起刀落,髮絲一綹綹落地,而她自大學起便再沒大幅修剪過的長髮,也就此通通落地。

      剪完了,她連收拾的意願都沒有,一個側身,拉開門把就離開了洗手間,只留下一室寂靜,以陪伴她剛才散落的滿地心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