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其れから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等自己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早已在不自覺間心動了!同時也苦澀的發現,她眼眸中映出的那個他是自己永遠也趕不及的人。

在一次酒醉,你聽見自己說:「臭綠藻,我準你把我當成他,抱我。」

在明白自己說了什麼後,你在心底笑了。香吉士,你什麼時候墮落了!

經過那荒唐的一夜,你們之間好像有了改變,卻又好像什麼都沒變,而他的眼裡依然沒有你。但,你卻深深記下了他的溫度。

#

你其實早就知道自己的感情不會有被回應的一天。但,你也沒想過那個臭廚子居會對自己心動,而對方既然沒表態,那自己也不好意思戳破,因為那眼神你是懂的,正如你望著他那般熱切與苦澀。

而之後,是那醉人的一夜,你藉著酒經製造出的幻象,抱了他。你從沒想過自己也是如此的卑鄙。你明白這種行為是多麼殘忍,所以那之後,你的眼神會下意識尋找著那人的身影。

當習慣養成,就難以戒掉。

你開始習慣追尋著他的身影,開始習慣他的身影充滿你的視線。

因為習慣,所以漸漸的認為這一切是理所當然。

那是晴空萬里的一天,你依然慵懶的躺在甲板上,望著湛藍的天空。你突然發現那炙熱的太陽,像極了他那金燦燦的髮,於是你漾起了淺淺的笑。

你忽然發現,曾幾何時會不自覺的想到他,曾幾何時心裡頭滿滿的都是他。

你知道你們之間變了。

直到娜美用譴責的眼神瞪著你,教你去找失蹤的廚師。你發現你慌了,從前那人受重傷時自己也沒這麼害怕過,你那悶著自己是麼了。而後,當你在某船艙找到人時,那種安心、放心的感覺,你知道是怎麼了!

你知道他救贖了你那毫無希望的感情。

#

你發現心底的悲傷快藏不住了,於是自己躲在無人的船艙裡沉澱自己。想哭卻哭不出來,你情願自己哭出來,也不願自己變得不像自己。

「喲!臭廚子,你不知道全船的人都在找你嗎?」

見對方一步步朝自己走來,你下意識的想逃。不知不覺間,你忽然意識到自己已被他壓在牆上。

「就這麼討厭我嗎?」他的話讓你顫了顫。

「不是的!」灑在耳畔的氣息讓你非常不自在的垂著頭。

「那是……怎樣呢?嗯。」注意到你的模樣,他低低的笑了。

你抬起頭來想反駁,卻看見他眼裡那不該是對你的感情與戲謔。

「你!」在你什麼話都還來不及問,他的唇就已經封住你接下來的問題。

先是輕啄,而漸漸轉為深吻,你的毫無防備讓他輕易的探索著你,他的舌輕柔的滑過你的齒列,最後纏上你的丁香小舌,無法承受兩人的津液緩緩自嘴角流淌而出,讓原本溫柔的吻瞬間染上淫靡的曖昧。

你的手已情不自禁的環上他的頸項。你還沒從方才的震驚中回神,卻聽見他飽含情慾低啞的嗓音說:「剩下的……晚上繼續!」

聽到他的話,你連耳根都紅了,但你還是固執的問,「為什麼?」

他只是噙著微笑,深深的望著你。

而很久以後的後來,你才明白那個為什麼!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