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房間(99.04.09)

「阿明,你還醒著吧?」

「對~」

「你不要睡著了。」

「大文豪,快寫妳的小說吧。」

「你真的不可以睡著喔。」

「遵命,我的大小姐。」

小欣是我的女朋友,同時也是暢銷的靈異作家,她的作品總讓大家感到毛骨悚然,看完她小說的人聽說可以持續一個禮拜睡不好。

「那都網路謠言啦,你就從來不覺得我寫得可怕。」

「我比較大膽啊。」

誰也想不到能寫出恐怖故事的人,事實上是這麼膽小,只要是需要在晚上寫作的時候,她就會叫我來陪她。

「隨便你要做什麼,但是不能吵到我,也不能睡著。」

她房間的格局是這樣的,電腦桌後面就是床,床旁邊則有窗戶,床尾面對衣櫥,電腦桌旁邊是門。

「妳啊,會怕就不要寫靈異小說啊。」我躺在窗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我腦中有很多靈感啊,但是我會怕咩。」她轉過頭來看著我。「而且啊,我寫小說時都覺得有人在看我。」

我看著她放在鍵盤上那漂亮的手指,搖搖頭說她太敏感。

女生就是這樣,會怕又愛看。

「那妳不會去二十四小時的連鎖咖啡廳或漫畫店寫。」

「你就這麼不願意陪你女朋友嗎?」她順勢看了窗戶一眼,位在二樓的窗戶望出去便是大馬路,我也朝窗戶外的榕樹看了一眼,在夜裡那顆榕樹依然翠綠的美麗。

「小姐,妳男朋友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這樣陪妳又不能睡覺,妳想我隔天上班精神會好嗎?」

「哎唷,不要這樣啦,我又不是沒試過去那種二十四小時的店裡寫,可是在那邊就怎樣都沒有靈感,就算在家想好再過去,一到那邊就覺得不恐怖了。」

她過來摟著我,腳還不小心踢到椅子,椅子應聲倒下。

「這明天一早編輯就要了,求你啦,不要睡著囉。」

拿她沒辦法,我打了個大哈欠,在床上閉著眼睛。

「喂!」

「嗯?」

「你不可以睡著啦!」

「我沒有啊。」

「你閉著眼睛等等就會睡著!」

我沒辦法的睜開眼睛。

  

「怎麼了?你臉怎麼怪怪的?」

「妳什麼時候卸妝了?」

「剛剛啊…喂!你很過份耶!你是要說被我卸妝的臉嚇到嗎?」小欣生氣的叫著。

「沒有啦,妳最漂亮了,快寫吧,妳快寫完我才能睡覺。」

她轉過身繼續寫,看著她飛舞在鍵盤上的手指,挾著鯊魚夾的頭髮,穿著細肩帶的肩膀,還有盤在椅子上的腿。

「等我寫完給你看,這次我很有信心會讓你覺得很恐怖。」她對我露出一個賊賊的笑容,我也給她一個大大的笑容。

小姐啊,妳怎麼寫我都不會覺得恐怖。

妳的房間遠比妳小說來的精彩。

我盯著天花板上穿著紅衣服的長髮女子,她呈現大字形的黏在天花板上,長髮從天花板上垂下來,不斷的騷弄我的臉,而她似乎很開心這樣的惡作劇,裂到耳朵的嘴巴咯咯笑的不停,嘴巴裡的血水滴到我臉上,我好不容易才習慣不去用手撥掉。

我將眼睛移到小欣鍵盤上的手指,一雙慘白的手跟隨著她的速度按著鍵盤,而她那漂亮的肩膀上有個缺了半邊臉的男子,正興致勃勃的看著她的螢幕。

還有個滿臉鮮血,肚子的腸子都掉到地上的小男孩坐在她大腿上看著螢幕。

而有個沒有下半身穿著古裝的女生,不斷的在撫摸著她的頭髮。

而電腦桌旁邊則有個看不出是男孩是女的頭,就在螢幕旁,一臉愉悅的看著。

只要小欣的手指停下來,回過頭和我說話時,房間內的鬼魂全部都會瞪著我看,他們覺得我的存在打擾到了他們看小說的速度。

其他的鬼魂是還好,但天花板上的紅衣女子似乎很喜歡我,老是喜歡將她的臉變成各式各樣的恐怖樣子觀看我的反應。

但閉上眼睛又會被小欣罵,像是剛剛睜開眼睛時就看見紅衣女子將臉變成像是被卡車輾過去般,眼珠子掛在臉上,鼻子都被削去了,腦漿則是整個滴在我臉上,離我的臉只有一公分的距離。

我承認這麼突然我是被嚇到了,只見她笑得花枝亂顫的縮回天花板,窗戶外也傳來陣陣的笑聲。

外面那翠綠的詭異的榕樹,樹枝上掛滿了倒吊的人,他們被五花大綁的頭下腳上的都往房裡看來。

我絕對不會告訴小欣,每當她轉過身來看著窗外時,那些人就會對著她陰慘慘的微笑。

不過連鬼都想看她的小說,就某方面來講,她滿厲害的。

「我寫完了!快來看。」小欣興高采烈的叫我過去螢幕那,我看著站在她身旁的鬼魂各各露出滿意卻恐怖的微笑,我想是打的不錯吧。

好吧,這次就騙她說寫得很恐怖吧。

我站起來的一瞬間,感到腳下踩到了什麼。

往下一看,居然是紅衣女子的人頭。

那皮膚與血液滲入我指甲裡的觸感真是噁心。

「你踩到我啦~~嘻嘻嘻嘻~~」她高亢的聲音穿近我腦中,屋內的鬼魂全部笑起來,低沉的、尖銳的、微小的、詭異的笑聲充滿整個室內,榕樹上的人也笑個不停。

「怎麼了?快看啊~」小欣站起來,她腿上的小孩子掉到了地下,生氣的拿個他的腸子打著我。

我想這次我還是只能說,妳的小說不恐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