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羅爾的血族記事之一》:楔子

      天空蔚藍,只有幾朵浮雲緩緩飄動,金黃色的太陽照曜大地,樹葉透著寶石般的碧綠,在微風吹拂下左右搖曳,發出沙沙的聲響。

      已經是中午時分,又正處酷暑,陽光曬得人皮膚發痛,即便有風吹來,四周仍然帶著揮散不去的悶熱,人們幾乎躲避在屋內,等著太陽開始向海面墜落,才會走出房門。

      平時便人潮稀少的伊努商道,此時更是杳無人煙,只有兩旁樹林裡的夏蟬不畏酷熱,發出唧唧鳴叫。

      蟬鳴忽大忽小,此起彼落,沒有停下的時刻。

      「啊──你們,真的好吵。」

      在蟬鳴之中,突兀傳來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抱怨著。

      商道上沒有任何人的蹤影,向前延伸的碎石道路毫不受阻,可以一路眺望,直至視線所能觸及的最後一點。

      聲音是從樹林裡傳來,離商道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有片綠地灑滿陽光,生長著數棵枝幹健壯的白蠟樹與綠葉濃密的灌木叢,不遠處還有條溪流,閃著粼粼波光。

      就在那裡,有道身影藏匿著。

      看上去二十歲不到的年輕女子,穿著輕便的褲裝,躺在一棵樹葉濃密的白蠟樹下,雙腿伸直,戴著破舊皮革手套的手擋在臉上,微卷的淺棕色長髮從背後撩起,凌亂披散在身體周遭。

      女子從上個城鎮來到此地,已經過了兩個多禮拜。

      她原本是想去位於伊奴商道終點的坎亞鎮,在城鎮邊郊找個地方待上一、二十年。但在途中就先發現這塊人煙稀少的樹林,她便直接暫居下來,坎亞鎮就等她這邊待膩了再決定要不要去。

      反正她本來就是漫無目的在各處遊蕩,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兩百多年,而同一個地方她最多不會待超過三十年,否則以她永遠不變的外貌,長久下來人類絕對會發現她是個血族,然後將她『請』出村莊。

      說起來,自己今年到底幾歲了?記得好像是五百多還六百多……。

      『唧唧唧唧唧唧──!』

      原本間歇的蟬鳴聲突然加大,打斷女子的思緒。

      「……。」忘記自己剛剛算到哪裡,女子抽抽嘴角,索性放棄。

      「啊──天氣真好。」懶洋洋的拖著長音,她雙手向上伸展,拉開僵硬的筋骨,翻身側躺,「今天就這樣睡到晚上吧。」

      在大樹底下,女子用手臂枕著頭,彷彿沉沉睡去,一動也不動。

      時間飛快流逝,太陽朝向西方移動,從森林的上空消失蹤跡。

      到了傍晚,夏蟬便停止鳴叫,風吹得樹葉左右搖擺,帶來一絲涼意,雖然太陽還沒完全下山,但森林裡日光已經照不太進來,稍微有些陰暗。

      「啪沙──。」

      風聲中傳來一絲細微的聲響,若不細聽,只會當作是樹葉相互摩擦發出的聲音。

      在那啪沙聲傳來的瞬間,沉眠中的女子睜開了墨綠雙眼,眼裡帶著戒備。

      雖然只在轉瞬之間暴露氣息,她仍清楚察覺到了,有個同類在這附近。

      她維持側躺的姿勢,專心感受周遭風吹草動,想探究出對方藏匿的位置。

      不久後,女子坐起身,打著呵欠,裝作剛睡醒的模樣,先呆坐幾秒,才撐地站起。

      搖搖晃晃走向某棵白臘樹,拿下掛在枝頭的麻製束口袋,伸手進去翻找。

      在層層疊疊的衣物和生活用品之中,指尖摸索到用牛皮和麻繩簡單纏起的短柄匕首。

      拉開繩結,抽刀,向外擲去!

      動作一氣呵成,閃著冷光的匕首撕裂空氣發出嗡鳴聲,筆直射向樹葉濃鬱的巨木。

      過不到幾秒,在『咚!』的一聲巨響之後,衰老枯黃的樹葉經不住重擊,嘩嘩灑落,在樹上停歇的夏蟬也受到驚擾,紛紛張開薄翼,四處飛散。

      而作為罪魁禍首的那把匕首,刀刃死死釘在樹幹之中,只露出刻有銀色花紋的黑色握柄。

      確認她在城鎮地攤買來的便宜匕首有好好釘進巨木後,女子隨手把袋子扔掉,左手壓上右臂轉動肩膀,手掌一握一放。

      「嘶啊──痛痛痛痛痛、韌帶都斷了……。」

      她哭喪著臉,眼角隱隱有水光閃爍。

      好在血族的體質特殊,受傷的部位不用幾秒就迅速恢復,她抹去淚珠,向著對面插著匕首的巨木喊話。

      「喂,那邊那個,不管你是路過還是存心想找麻煩,現在馬上給我滾出來。」

      ……。

      沒有絲毫動靜。

      「別以為把氣息隱藏起來我就找不到你。」她煩躁的抓抓後腦勺,       「五秒之內我沒看到人,別怪我使用暴力。」

      「一、二……!」

      在第二聲落下,女子以鬼魅般的速度往枝頭一躍,目標鎖定在樹葉最為濃密的枝幹,右臂纏繞絲絲黑影,化為圖騰烙在蒼白肌膚上,指尖也變得漆黑尖銳,輕輕一劃便會血流如注。

      在跳起來的剎那,她聽到樹上傳出枝葉被撥開的沙沙聲以及匆忙的跫音。

      她咧齒一笑,看準對方逃竄的方向,狠狠爪去。

      對方沒有說話,只回敬三把刀鋒銳利、價格不斐的純黑小刀。

      對於迎面而來的攻擊,女子完全沒有迴避的打算,任由刃尖扎進右臂,只全心想把那人拖出來好好教育。

      顯然是沒想到她連閃都不閃,對方動作停滯,無法反應過來。

      要的就是這瞬間。

      「抓到你了!」

      揪住對方的衣領,女子拉著他一起跳下枝幹。

      「碰!」

      「呃!」

      重物墜地的聲音連著少年變聲期帶著沙啞的痛呼傳出。

      「啊呀。」

      看到長相青澀的少年,女子發出困擾的低呼,抓著衣領的手摸上對方的下頷把腦袋往一邊轉,露出少年纖細的左脖頸,果然看到肩胛骨有塊繁複的黑色荊棘花紋,女子感到有點麻煩的蹙起眉頭,「沒想到還是隻新生血族。」

      聽到女子口裡喃喃,少年甩了甩重擊之下有些發暈的腦袋,睜開深藍色桃花眼,忍著後背的疼痛露齒一笑,「我是新生血族,讓妳很失望?」

      女子看了他一眼,心情不是很好,於是撇撇嘴惡意道,「是啊,還以為今晚可以大飽口福,結果只是隻小幼崽,吃幾口就沒了。」

      其實她本來也沒打算做得太超過,只要對方識時務,那麼讓她稍微揍個兩拳、叫他滾遠點就沒事了。

      現在知道這傢伙還沒成年就不同了,血族禁條規定不能傷害新生血族,一旦被抓到,受害者的家族可以動用私刑『料理』破戒者。

      她不想惹麻煩,所以別說吸他血,連想揍他、給他點教訓都沒辦法,真是讓她不爽。

        ──但在口頭上佔些便宜還是可以的

      原本以為自己這麼說會激怒少年,沒想到少年卻笑意盈盈的回應她,「也許大姐姐妳咬下去之後就會發現,比起那些陳年到腐壞的老肉,我還要美味更多喔。」

      「……。」

      這個小鬼,還挺嘴賤的。

      相較起尚在受保護階段、可能連半百都不到的新生血族小少年來說,確確實實是陳年四五百年老肉的女子抽抽嘴角。

      「嘖。」反正也不能對他做什麼,鬥嘴好像又鬥不贏,乾脆早點將少年趕走,去獵補幾隻動物來當晚餐還比較實際,「看在你未成年的份上,這次放過你,快點滾回家。」

      「大姐姐妳壓住我,我沒辦法起來耶。」

      為了不讓人趁機逃跑,女子居高臨下跨坐在少年的大腿、以單手扣住少年雙腕,封死他所有行動。

      「好,我放開你,你離開,懂?」她看著少年點頭,才鬆開對他的牽制,打算站起來。

      結果她剛屈膝起身到一半,就感覺有股力量,將她拉回地面。

      天旋地轉後,原本被壓制在地的少年穩穩坐在她身上,而她變成被壓的那個。

      坐在她腰間,俯身將鼻頭碰上她的,少年掛著的笑容帶了頑劣,緩緩道。

        「可是,我不想放過妳呢,大、姐、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