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3.

3.

      「你說甚麼?」明明就聽得很清楚卻還是要再問一次你說甚麼這種話,偶爾會有這種無厘頭模式出現在我身上。

      「教我鋼琴好不好?」不厭其煩的再重複了一次方才的問句,他應該不是像在說假的。

      「咦咦為甚麼?」我流露出了小小的不願意,我知道自己和這傢伙相處不來。「如果你真的要學的話,可以找別人啊,我們班一定有比我更厲害的。」這事實話,在音樂課就看得出來了。

      他聽完後垂下眼皮,「不要。」幾乎是想也沒想的就拒絕了,難道我有甚麼魔力嗎?「因為我知道妳討厭我。」嘴角微微上揚,道。

      這是甚麼理由?因為他知道我討厭他?我是討厭他沒錯啊,他不怕我教他的時候指著DO的白鍵說那是MI嗎?

      「哎唷我知道妳不忍心讓我出糗啦,妳都說喜歡我了不是嗎?」可能我的表情很好讀吧,他繼續開口說道,嘴角帶著笑意。

      「那是……」測試,而且失敗了。「你也說過你喜歡我不是嗎?」基於某種不甘心的因素我反問,明明就知道那是假的卻還是問了。

      他也沒有否認,有些吃力的瞇起雙眼,我的身影頓時消失在他的瞳孔裡。

      「所以現在是在交往了嗎?」

      我愣了會,沒有改變目光直視的方向,心臟也沒有那種噗通噗通的感覺,臉頰也不會熱熱燙燙的,一點感覺也沒有。

      「是啊。」良久,我點點頭,語氣十分無所謂。

      可能別人會認為如果真有這個男朋友是我賺到了吧?長得不錯頭腦又好,啊啊或許吧,至少我自認為我絕對不會和笨蛋交往談戀愛,起碼交往這點成真了。

      「那下課音樂教室見囉,未未。」對這種親暱的叫法我沒有任何感覺,只會有種很想反叫回去的不服輸感。

      語落,他將頭轉了回去,又開始唱起歌來,我想老師大概會埋怨為甚麼我不再和他多講一些話,要是我再多說一句話,我想我可能會和他說:「就這麼決定囉,末末。」但這種噁心的話語不說也罷,就放過我吧。

      一下課我也不知怎麼的就像他平常瞬間消失一樣,感覺「咻——」一聲就瞬間移動到音樂教室門口了。

      他從口袋裡頭掏出一把鑰匙,輕輕鬆鬆的就將鑰匙卡進鎖孔裡頭一轉,果然喀啦一聲就輕易的打開了。

      只見言與末連鑰匙都還沒拔出來,就直線奔進教室然後倉促的翻著放在鋼琴旁的抽屜,這場景就像上一節下課一樣。

      我把鑰匙抽出鑰匙孔,跟著他的腳步走進裡頭,「記得關門哦。」在我走進教室三步後,他這麼提醒我,我也就乖乖的將門給關起來,我可沒這個閒功夫去為了這麼無聊的小事而反抗他。

      湊到了他身邊,我探頭想看看他究竟在翻些甚麼。

      映入眼簾的是一行又一行的五線譜,上頭畫滿了豆芽菜,看樣子是琴譜,而且應該是鋼琴的。

      「這就是你想學鋼琴的理由嗎?」

      他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是啊。」又將頭轉了回去,然後拾起了幾張譜,將它們整理好後遞給我。「妳會嗎?」

      這是甚麼意思啊,都說要我教他了還問這話是甚麼意思?我有些不悅的從他手中抽走琴譜。

      「啊咧這這這這這——」琴譜最上方有幾個粗體大字——你在煩惱什麼,演唱者是蘇打綠,這是流行歌呀,但我之前學的據說是古典鋼琴啊……不管了,應該說這間教室裡頭怎麼會有新歌的譜?還有這首歌就算用鋼琴彈也很奇怪吧?

      「這首歌單單只用鋼琴彈很怪吧?」我用另外一個理由去婉轉說出我不會,這兩件事都是事實。

      他附和的點點頭,「對呀,所以我有特別研究過哦,只要再加上吉他還有拍手聲的話就會很有那個感覺了。」嗯,他所謂的研究應該就是聽了好幾遍這樣吧。

      不對,這段話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

      「所以你是打算一個人學鋼琴和吉他還有呃……拍手就不用學了吧?」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言與末,他是打算組一人樂團嗎?

      這次他倒是搖頭了,「我只是想要學怎麼看譜而已,之前音樂課我都沒有認真上根本不曉得五線譜要怎麼讀。」很爽快的回答,等一下,那他之前吹直笛的時候都是靠著聽到的旋律嗎?不會吧?

      「那你之前音樂課音樂老師考直笛的時候你都怎麼吹出來的?」

      「我直笛吹得根本零零落落的妳沒注意過嗎未未?」

      這麼一想似乎是這樣,言與末的直笛據說連音樂老師也不敢領教,原來不敢領教指的就是他不會讀譜這個原因啊,原來是這樣啊——

      「慢著,所以你到底有沒有要學鋼琴的打算?」

      又是搖頭,「其實那個不是我主要的目的啦,鋼琴我是想說交給妳彈就好了。」語氣有一種莫名的爽朗感,不是啊這種爽朗感是從哪裡跑來的啦!把鋼琴交給我彈又是哪招?難道我被他給利用了嗎?

      「來吧來彈一遍給我聽吧未未。」無視於我抗議的眼神,他繼續下達指令,難不成這傢伙不曉得要一個好幾年沒碰過鋼琴的人現在馬上把第一次看過的琴譜彈出來是很困難的嗎?「快點哦天才。」

      這兩個字從他嘴裡講出讓我特別敏感,有種想掐死他的衝動,但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彈下去。

      用右手勉強彈完了一面的譜,基於自尊心我真的彈不下去了。在過程中他則是看了看我的右手再看了看譜,像是在對照些甚麼似的。

      「哦,這樣我懂了,這個另外有一條線的就是DO對吧,然後第三行的這個空格是高音DO,這是八分音符,兩個八分音符或是一個四分音符為一拍對吧?還有這首歌是降E調吧?」他說出了一連串應該是他的見解之類的東西,不過他不是甚麼都不懂嗎?為甚麼連降E調都講得出來的傢伙居然會看不懂五線譜?他到底是真不懂還是單純想要羞辱我而已啊啊啊。「OK大致上了解了。」

      「所以應該就不需要我了吧?」

      「NONONO,妳別想抽身,再彈一次吧,這次把全部都彈完。」

      「言與末——」我終於受不了了,無意瞥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這才發現已經上課過五分鐘了。「欸上課了耶。」

      「沒關係啦,再彈一遍再回教室。」他似乎完全無視學生的本分。

      「你沒關係我有關係啊。」

      「OK啦要是老師問的話我會說是我綁架妳的啦,這樣行了吧?」

      不對重點根本不是這個啊!

      但我也無力再與他反駁,只是舉起右手,像是用盡了僅剩的力氣般敲打著琴鍵。或許我和言與末差最多的就是某種程度上的體力吧?我無論做甚麼事情都顯得很沒勁,但他不同。

      他循著我右手單調的旋律,以右腳打著節拍,開口唱起歌。

      「沒有不會謝的花

         沒有不會退的浪

         沒有不會暗的光——

         你在煩惱什麼嗎?」

      而我似乎也沉浸在這氣氛裡,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不這麼厭惡的替他做這種半調子的伴奏吧。

      「OK再來就是吉他。」

      「不會是我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