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

4.

      他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我,我則是充滿懷疑的盯著他,呈現出僵持不下的狀態。

      良久,言與末這才別開我的視線。「哈哈怎麼可能嘛,我又不是馴獸師才沒那麼慘忍。」笑著對我的問題終於做出回應。「再說照妳現在的能力光是練琴就有很大的困難了呵呵。」

      意思是他把我當馬戲團的動物嗎?這傢伙搞屁啊,就算看破我了也用不著拿動物來貶低我呀還有那個呵呵那個呵呵又是甚麼意思啊那個呵呵……嗚嗚我的精神狀態都被這個呵呵搞到跳針了啦!

      「所以你是要怎樣?你要自己去學吉他嗎?」垂下眼皮,我開口問道。

      想也知道不可能。

      「當然不是啊。」果然是這樣,啊啊所謂領袖型指的就是這種光說不做大家卻會不自覺聽他指揮的傢伙吧。「妳就繼續待在這邊練吧,記得要加左手唷。」

      我百般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究竟是為甚麼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情況呀——

      一時之間我想到的畫面就是在愛琴海被美人魚美妙歌聲給迷惑的水手,那不正是我嗎?被言與末那特殊嗓音給迷惑的嚴予未啊。

      我坐在鋼琴椅上,舉起左手和右手,以完全跟不上節奏的緩慢節拍研究著該怎麼讓兩手契合。

      「欸欸,我幫妳把頭髮綁起來好不好?」這次坐旋轉椅的是他,他就這麼滑到了我身邊,盯著我的側臉問道。「不然兩邊頭髮都會遮到妳的視線吧?而且這樣我看不見妳面有難色的側臉。」

      面有難色是多餘的。

      雖然內心感到些許的不悅,但我仍點了點頭,照理來說一個高中男生替一個高中女生綁頭髮怎麼想都覺得怪怪的,不過現在在音樂教室裡又是上課時間也沒人會看到,那就隨便了吧,畢竟從耳上掉落的頭髮真的會擋到某部分的視線。

      只見他從放鑰匙的西裝褲口袋裡頭拿出一條有兩顆大圓球的髮圈,很順手的先將它套在自己的手臂上。

      「那是從哪裡拿來的?」

      「之前去學務處晃晃,看到失物招領處有就拿走了,反正像這種東西弄丟的人也不會想要再來找了吧?說不定還會為可以再買一個而暗自竊喜呢。」

      ……該說是偷東西呢?還是替別人解決掉不想要的東西?的確很少有人會為一個十幾二十塊的髮飾找到學務處,再說這傢伙也有前科了……

      他見我沒問題要再問了,便開始用右手輕輕梳著我的頭髮,嘴裡似乎不斷在呢喃著:「原來這就是直髮的觸感啊……」光聽這句話可能會覺得很像變態,不過要是再抬頭看看他那頭蓬鬆的自然捲或許就能夠理解了。

      不過其實我的頭髮也沒有多直,到髮尾的部分也是會往內往外翹,而且真要說的話也沒有到可以綁起來的地步,應該說勉勉強強能把它給紮成一小撮,要不是我的臉還有青春少女的痕跡,從背後看來這個髮型八成像街上提著菜籃的歐巴桑吧。

      「我昨天沒有洗頭哦。」我做出了警告,不曉得是不是太晚了?說真的每次洗頭看見頭髮卡在排水孔那邊就會不由自主的驚恐起來。

      他倒是沒怎麼驚訝的樣子,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下來。「每天洗的話會有禿頭的危機哦。」難得的共識。

      我感覺言與末將我的頭髮硬是抓成一撮,然後用有套著髮圈的那隻手抓著它,把髮圈從手臂上頭推到他手抓住的那個位置,繞了幾個圈圈,動作還挺熟練的,然後我覺得自己的頭髮被固定住了。

      「嘿嘿,這樣就行了。」他看著我那撮被髮圈給固定住的根本不算馬尾的小毛球,滿意的笑了笑。「那就這樣囉,我先出去把人給帶過來,未未妳就繼續在這邊好好練吧!」

      我望著他逐漸消失的背影,我在他眼裡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縱使我的認知是我很討厭他但他也是同等的討厭我嗎?亦或者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只把我當成某種利用的工具?

      縱使再壞的情況我都想過,但我還是照做了啊,我還是和他一同來了音樂教室,彈了一遍被我彈得二二六六的曲子讓他學會了讀五線譜,還讓他替我紮了這球歐巴桑標誌,線在居然還乖乖的待在這兒練習著左手加右手合奏。

      根據生理反應來說這並不是喜歡,因此我想,這是崇拜吧。

      我還是嚮往,我還是崇拜,我還是羨慕嫉妒他的一切,也許這和討厭是兩面同時存在的吧?

      不過這傢伙是要去哪裡找人?應該不會是要去吉他社裡頭把社長抓來吧,為甚麼特別說是社長?依照他的風格來說要找就找最不用解釋太多的,而我可能只是正好做了某些舉動所以才被盯上的吧。

      我伸手摸了摸被綁在偏右邊的髮尾,刺刺的感覺有些真實又有些不可思議,那種觸感有點像頭爆掉的牙刷。

      我的目光盯著那幾張譜,哼著旋律,緩緩的開口唱起。

      「未未妳的聲音也不會太難聽嘛呵呵,那平常對我講話聲音為甚麼要壓得那麼低呢。」忽然門再次被打開,開門的男孩說道,這人的語氣根本不像問句。

      我自動忽略了他的話,目光是專注於走在後頭肩上揹了個吉他袋有些小小駝背的男孩,看樣子袋子裡面應該有裝吉他才對,這就是言與末找到的倒楣鬼嗎?

      「這是一年四季不論春夏秋冬太陽再怎麼毒辣只有在彈吉他時才會捲起袖子的吉他男孩,他常常自己一個人上課時間在這棟樓後面彈吉他,我有時候從窗戶往外看都會看到他哦。」停下腳步,他將那個被他稱作吉他男孩的傢伙介紹給我,不過在上課時間彈吉他……意思是這傢伙也是曠課單的常客嗎?

      他又將兩隻手比向我,面對吉他男孩,開口道:「這是嚴予未,剛出爐的女朋友,身高一六二體重五——」

      「你閉嘴!」不對為甚麼他會知道?

      「妳也真奇怪,前面那一句沒反應下一句反應那麼大做甚麼?好嘛那不說了,那三圍——」

      「你閉嘴啦!為甚麼你會知道這些!」我恨不得衝上去把他那張嘴給撕下來,這傢伙到底是亂講的還是真的知道啊!

      言與未瞇起雙眼,眼睛不曉得在往哪裡看。「……目測啊。」

      果然還是個高中男生。

      所以我也很高中女生的巴了一下他的頭,這感覺不太好,奇怪我明明就是名副其實的高中女生呀。

      「對、對了,你這位吉他男孩的名字是?」

      語落,我看見言與末愣了一會,然後將頭轉向吉他男孩。「對噢我都忘了,敢問您的大名是?」

      搞甚麼!這傢伙連人家名字都不曉得就把人給拖過來?不過這位被抓來的仁兄也很奇怪,一直被吉他男孩吉他男孩的叫著難道不會覺得很彆扭嗎?更何況他看起來還一臉淡定。

      「譚吉他。」

      哦,原來是這樣啊……慢著!甚麼彈吉他?那我不就是摔鋼琴了嗎?

      「是這樣子的啊——那你希望我叫你吉他男孩還是他他呢?」為甚麼這傢伙看起來連一點訝異的反應也沒有?還這麼快就要幫人家想綽號了,要是我沒想錯的話這應該是這兩個人第一次對話吧?

      「都行,還有誰會把自己女朋友的身高體重三圍都講出來?」

      「只是突然想到麵包剛出爐時麵包師傅都要好好介紹一番。」

      「所以你女朋友是麵包?」

      我忍著想出拳KO眼前兩個討論著麵包與女朋友的傢伙,「咳咳……我說言言言言與末你不是要討論有關吉他的事情嗎?怎麼扯到麵包師傅身上去了?」咬牙切齒的問道,情緒好久沒這麼亢奮過了,有點不習慣。

      「啊不小心講得太高興就忘記了,看來我和吉他男孩很合呢。」哪裡合了啊!「好啦那就來進入正題吧——」

      「我想睡覺。」

      「咦咦是這樣嗎?那他他你就先在這裡睡一下吧,我和麵包、不對,和未未先回教室去好了,午休再來找你哦。」不是準備要認真了嗎?我看這傢伙也很懶得再多說話了,還有不是應該午休時間才要睡覺嗎?午休時間再來找人這又是甚麼歪理?

      搞甚麼?所以到最後我這個原本不應該被牽扯進來的場外人反而變成最庸俗的那種人了嗎?而且我的代名詞似乎漸漸的在往麵包那方面轉去。

      我順手扯下頭上的髮圈,他很順的拉著我的手往教室那兒走去,留下吉他男孩獨自一人待在音樂教室裡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