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枷鎖 《第二章上》金色戰神

      夜涼如水,皎潔的月亮高掛在天際之中,戠月依舊半坐在窗頭上,一雙藍紫色的眼遙遙地望著遠方,風中似乎傳來一絲緊張的氣息,緊接著戠月身後的門急切地被人拍打著。

      「狄亞斯,狄亞斯你快起來。」

      精靈秀美的臉龐滿布焦慮,一對纖長的尖耳細微地動了一下,這下他敲門敲得更加用力,「狄亞斯!」

      戠月受不了地打開了房門,被壓低的兜帽只露出他精緻光滑的下巴,嗓音冰冷地問道:「何事?」

      「快隨我走!」天藍緊張地要抓住戠月的手,卻被他閃了過去。

      「怎麼了?」看著他焦急的樣子,他心想這群人終於發現異樣了。

      「快跟我走,有大隊人馬正從赫特森林正往城鎮這裡前進,過不久可能會大軍壓鎮。」

      「不需管我,你們走吧!」與天藍相反的冷靜,戠月欲關上房門反倒被突然出現的修給硬擠進房內。

      「既然他不想走,就別管他。」要不是天藍聽到遠處不尋常的聲響,他們極有可能要在睡夢中受到戰火的波及。

      這時火光自天邊竄起,響徹城鎮的警戒鐘響響個不停,文臉色大變地蹲下身掌心緊貼地面,他不顧戠月的意願抓住他往窗戶一跳落在他們以裝備好的馬車旁。

      不願被人發現他身份的戠月皺著如畫的眉頭任由天藍把他拉上馬車,他還能聽見天藍在馬車外大喊:「快!他們已經在城外了!」

      像是最完美藝術品的紅唇嘲諷似地勾起,戠月輕靠著木板,在赫特森林外他就發現有大批軍隊藏匿在裡面,真沒想到還真讓他給遇到了。

      黑夜中,警戒鐘響就像是追魂鈴聲地敲打著城鎮中的每個人的心頭上,每人的臉上全都是壓抑不住的驚慌、害怕,他們拿著最值錢的貼身衣物往外衝,試圖用最快的速度逃出這裡。

      「走!」修繃緊著一張俊臉,指揮馬車快速往前衝。

      「該往哪個方向走?!」奈特利緊握住韁繩,從沒遇過這種國家之間戰火的他忍不住雙唇打顫、吞嚥著口水,卻不忘使勁抽打著馬鞭。

      修漂亮的黑藍眼瞳閃過不明的亮光,他沉穩地開口:「這城鎮有三個出入關口,我們走西北方居民所走的棧道。」

      近年來萬誒與翔龍之間戰亂不斷,特別是兩年前守護翔龍邊境的班將軍死於萬誒的陰謀下,翔龍帝國的金色戰神更是主動請戰來吞噬萬誒的國土,基挪雖是後勤城鎮但離邊境還是有一段距離,如今翔龍竟然可以無聲無息地出動軍隊偷襲基挪這就說明翔龍也許埋伏在這已有很長的時間要不就是他們之中有人能空間轉移,此時他只希望會是前者,因為沒人想要有一批軍隊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國家內。

      「後方與翔龍鄰近的東薩防備軍有些重戰部隊數量上雖不能與亞洛斯的軍隊相比,但至少是一股可以抵抗的力量。」也許這時候他們也能發現亞洛斯的舉動。

      得到確切的指令後,眾人速度加快往西北方向奔去。

      突然一道爆炸聲響落在修他們一行人的後方,他們不用回頭也知道大軍已經入城了!

      無數的火球從基挪城鎮外的圍牆射飛進街道上,瞬間燃燒起大片的火海,原本還有些許昏暗的視線因為火光變得明亮,空氣中還能聞到人肉燒焦的味道跟許多詭異的惡臭傳來。

      薄弱的城牆禁不住大軍的撞擊被敲開了無數的大洞,夾帶死亡氣息的黑色大軍越過城牆來到城鎮上,他們揮動他們手上的武器斬斷任何不屬於他們軍隊的人,後方動用新研發出來的無差別攻擊的飛梭器具射向正在逃竄的居民,滿天的哀嚎與血腥味重重地打擊還在奔跑中的人們的靈魂!

      神識外放的戠月看見有一位穿著金色戰甲的男子飄浮在半空中,兩手不停施放著巨大的火球,每一顆火球都準確不比地砸在一棟棟的房子上,許多人都無法逃過這突如其來的大火,透過開啟的窗戶裡還能看見半捲曲的人們正扭動著他們的軀體淒厲的哀嚎著,直到大火燃燒了他們的喉嚨這才停止了地獄般的哀叫。

      大軍路過的街道上滿是被長刀割飛的頭顱和血柱,一顆顆飛起的頭顱夾帶驚慌的表情落在地上被無情的軍人踐踏成肉沫,他們就連殺死他們的軍人長相都沒看清楚就失去了性命。

      最先探路的赤侯們揮動武器斬斷一切試圖想要挽回頹勢的守城士兵的咽喉,跟隨他們腳步的騎兵則是用著夾帶著火焰的戰刀收割著每一個居民的生命,在火焰戰刀劃破身體的那一刻,血液被竄入的火焰燃燒每一滴的水份,使得他們只能痛苦的尖叫甚至抓破了身上的皮肉直到他們倒下,這也使得原本已經失去控制的戰場更是增添了幾分顫慄與驚恐。

      在熊熊的火光下他們終於看清半夜襲擊他們的士兵樣貌,這才發現他們所穿的衣服並不是深黑色則是一種彷彿鮮血乾涸的色澤,而這就是金色戰神底下的私軍,一個乾涸血衣與黑色盔甲震撼各國的特蘭西弗軍團!

      火焰燃燒的速度非常地快,阻斷所有能逃跑的路線,基挪城相通外面的道路也全都被特蘭西弗軍團包圍,修一行人想要闖過的城門前已經有刀劍撞擊的聲響傳了過來,後方盡是居民的尖叫聲,看來守備軍已感到城門暫時把敵人全都阻擋在城門外。

      少數較鎮定居民快速地把早已準備好的包裹放在馬背上,多數買不起買跟驢子的則是用著他們的雙腿拼命地往前奔跑,這一路上也不少有試圖想要攀上修的馬車全都被前頭駕馭馬匹的洛桑用鞭子給斥退。

      天藍神色嚴肅地看了一眼坐在角落沒有任何動靜的戠月一眼並扔下你自己小心後,便鑽出馬車拿起弓箭站立在馬車上,一箭又一箭精準無比地射斷離他們較近士兵咽喉。

      藉著神識外放戠月把這基挪小鎮上所發生的事全都看得一清二楚,就連天藍的箭頭專往那些士兵盔甲的接縫射去,這也顯現了天藍的箭術高超之處。

      不想在看下去的戠月把神識外放近身十尺的範圍,他很清楚這就是戰爭的慘忍是誰也沒有辦法改變的,而他也沒有想過要去拯救他們,凡事必有因果,以他的身份也不宜去介入任何一國的戰事。

      在黑夜之下,穿著黑色盔甲的騎兵們就像是奪取性命的死神,他們順著人們逃跑的路線向著修一行人衝了過來,騎兵們騎著地甲龍揮動他們手上的長刀一路上每一個經過他們身邊的難民皆被砍成兩截,長刀因為戰氣的運轉散發著噬血光芒,大量的血液濺落讓石製的道路變得泥濘難行。

      戠月在車內聽著天藍破空發出的箭矢快速地奪去黑色軍團的性命,可眼前的特蘭西弗軍團不是一般的士兵,其中有一位騎兵硬生生地止住砍向居民的長劍轉向瞬間向他射來的箭矢,長劍揮動間抖落劍身上血,一雙銳利殘酷的雙眼鎖視著站立在馬車邊緣射箭的天藍,下一秒他控制戰馬的方向往天藍的位置奔去。

      天藍的第二箭再次射出,一箭跟著一箭往騎士的要害射去,如果騎兵只有一個的話很難躲過天藍精確致命的連續箭矢,但攻城的騎兵不只有一個人而是上千名,很快地就有不少騎兵發現這邊的異狀全都紛紛改變了目標支援正抵抗天藍箭矢的同伴。

      不斷湧現的步兵與騎士徹底地阻擋了馬車行進的道路,這時後修他們紛紛抽起自己的武器,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性命為上,不必顧慮馬車上的貨物,能跑多遠就跑多遠,如果分散的話記得往剛才所說的方向跑,那裡有一個小山谷可以躲藏,我們在那裡集合!」

      修一說完便率先衝出馬車,身為修的近衛的雅倫跟安文馬上尾隨修的身影隱沒進人海裡,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護主人的安全,就算要犧牲他們的性命也絕不能讓主人受到任何一絲生命的威脅!

      另外兩輛馬車的人互相點頭示意也全都舉起武器跳下馬車,奈特利把高等得寶石與魔晶快速地裝戴放進簡易的空間裝置裡騎著馬跟著另一批的人往前闖,天藍則是掀開馬車的布簾對著戠月說:「不可離開馬車!」

      喬治亞接手洛桑的工作,他一邊駕馭著馬車往敵人的方向衝撞了上去,一邊將馬車與馬匹之間固定的韁繩與木栓鬆落一些以便隨時可以解開留下笨重的馬車直接駕馬逃離。

      巨大的撞擊力道讓端坐在馬車內的戠月微微蹙起了眉頭,雖然他實在不想暴露他的身份,可他也不想待在馬車內受罪。

      一隻瑩白如玉的手掀開布簾,這一幕被眼尖的天藍瞧見,他緊張地來到馬車前座想要把戠月的手塞進馬車內卻被戠月給躲了過去。

      「狄亞斯!」這下天藍整個心急如焚,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天藍已經把戠月當成了一個嬌弱的少年,一個完全沒有自保能力的少年是很難在這戰火下生存的。

      「不用擔心我。」好聽的嗓音安撫著這真心為他著想的精靈。

      「快進去,我一定能把你安然無恙地帶出這裡的!」

     

     

      待續。。。

     

      By韹       悠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