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枷鎖 《第一章下》再見舊人

耳力很好的一群人聽見戠月這麼說,他們面上都浮出些許的不自然,看那少年如此的瘦弱,腳步輕浮明顯沒有任何武技,看過他那張絕色的臉龐更不會認為少年有什麼強大的自我保護的能力,在看看他們這一行人除卻團長哪一個不是長得人高馬大,感覺只要用手輕輕一擰這纖細少年便會受傷。

      傑諾森很不客氣地大笑,「小娃娃你這麼可愛進去可別被野獸給吃了。」其實沒比戠月大上多少的傑諾森全然忘了他不過也只是個二十幾歲的青年罷了。

      對於結諾森取笑的話語他全然沒放在心上依舊透過帽沿凝視著沉靜如墨的黑髮青年,「你可以不信。」轉過身他緩步繼續邁向森林。

      「我信,不過你得跟我們一起走。」

      聽聞青年的話,戠月眉一揚,心中一陣好笑,似乎從來沒人膽敢這麼威脅過他。

      「狄亞斯,你就跟我們走吧!既然你確定森林內不安全,就別冒險了。」

      「不需要。」話語淡得聽不出少年真實的想法,但他也不願在這邊多做停留,他還得與零報平安,以死魂的個性來說她肯定對零沒講什麼好聽話,甚至還會加油添醋…    …

      <font   face="標楷體">你不覺得趁零不在你身邊時,多去玩樂一下不是挺好的嗎?   </font>  

      想到死魂把零支開的理由,他的眉宇就染上一絲不安,他隱約知道實情絕不是這麼簡單!

      而他也藉由恢復體力的同時回想他在咒術裡所發生的事,他發現他的記憶斷斷續續明顯有些部分被人給封存要不就是給抹了去,他得儘快與零會合與他問個明白。

      至於死魂所說的旅遊,他壓根就沒把它放在心上。

      似是察覺到戠月內心的抵觸,死魂又開始在戠月內心裡喊話。

      『小戠月,你就與他們一道,或許能發現許多樂趣呢!』

      「是妳有樂趣吧…    …」兜冒下面容抿緊了雙唇。

      『別這麼說,我答應零要好好醫治你的,暫且先聽我的話,我已事先跟零說過了。我也知道你對我的話半信半疑,但是我不會傷害你的,這點你應該很清楚才是。』

      眼見戠月不理會他的話還想要往赫特森林走去,死魂的聲音再次響起,『戠月!』

      『我知你對那黑髮青年感覺不太一樣,你就不想跟去看看?』

      眸瞳一斂,「妳讀我的心?」

      『你是我半身,我何必讀?!』

      「妳知道我所指的是什麼。」

      『你去,對你有好處。』

      「是什麼?」

      『力量,你不是不喜歡我能讀取到你的心嗎?那就解開屬於戠月˙聖˙闇月˙塔那貝塔若許的力量。』

      「那是誰?」

      『我們的前世。』

      死魂的聲音略帶自嘲,戠月沉默了一下答:「好,我信妳不會傷我。」

      看著戠月停下的背影,天藍與修一個眼神交換後開口:「狄亞斯?」

      「你們要去哪?」清冷的嗓音隨風飄遠,戠月轉過身面對修一行人,透過兜帽邊緣能看見洛桑他們眼底掠過的取笑。

      「怎麼停下了?」從第二輛馬車下來的商人奈特利站在不遠處,他跟著後面的人都發現了多出來的白衣少年。

      在修的眼神示意下,奈特利與後方的商會工人又回到貨物旁略略檢視過一遍又回到馬車。

      「我們要去獸人國度販賣商品,我方才在馬車上與你提過,如果要繞過赫特森林的話得多兩、三天的路程才能到達下個城鎮。」

      「昂坦勒泰?」

      思忖了一下,最終戠月還是聽了死魂的建議與天藍再次上了馬車,而他始終保持沉默就算天藍與其他人問他一些問題他也總是不冷不熱地簡短回答,要不就乾脆不答,惹得他們對戠月更加的好奇。

      五天過後他們沿著赫特森林的邊緣來到基挪小鎮,基挪小鎮是萬誒帝國的邊陲界線的小鎮,鎮內有不少往各方交易的商隊來往,但其中也散發著駐軍沉重的氣氛。

      這幾年來萬誒帝國與翔龍帝國常有小規模地爭奪地盤的戰爭,而基挪鎮正是後方補助的城鎮之一,街道上也常有軍人在走動。

      戠月一行人來到基挪小鎮以至黃昏時分,奈特利領著眾人來到基挪鎮上最大的一間客棧,戠月率先掏出一顆紫晶遞給天藍,「多謝你這幾日的照顧。」

      紫光的色澤在戠月纖細修長的玉指下散發淡淡水晶的光澤,這一幕吸引了客棧大堂內眾多的目光。

      天藍也沒想到戠月會在這個地方做出這件事,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天藍發現其實這少年在人際關係的相處下比他們精靈還要直白,想起第一面與少年對視那一瞬間,他還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一雙眼睛。

      他們不也是沒有猜測過狄亞斯的身份,如今看他這舉動看來是要離開他們了。

      「狄亞斯,這我受不起。」推距著少年遞來的紫晶珠,這一小顆紫晶換作平常百姓有的可以生活上五到十年都不是問題,而他也不過是邀請他與他乘坐一輛馬車,收不起這麼好的東西。

      只不過當戠月一拿出紫晶珠除了勾起一些人內心的貪婪也讓修對戠月的身份重新評估了起來,能隨手就拿出紫晶的人非富即貴,在看向那白瓷無暇的手更能肯定這少年應該不是他人間諜。

      「你應得的。」把紫晶珠塞向天藍,戠月不等他在拒絕人已走向樓梯往客房走去。

      「天藍,請客!」傑諾特狀似親暱地攬著天藍的肩頭,笑吟吟地看著天藍手中的紫晶珠,「早知道我也對他好一點,說不定現在我手上也有一顆紫晶了。」

      在這途中傑諾特一直找各種理由想與戠月交談卻總是沒得到戠月的任何反應,害他不禁想說難道是他的魅力退步了嗎?

      「這下天藍不請客可說不過去。」洛桑哈哈大笑攬著天藍的另一邊的肩膀。

      天藍被這兩人起鬨鬧著搖了搖頭掏出些銀幣點了一大桌的酒菜招呼他們全都作下飲用,他也體貼地吩咐店員準備一份清淡的食物送去給戠月。

      幾杯酒水下肚,為免他人懷疑,他們這一群人此刻就像是真正的傭兵一般吵鬧、嘻笑,這時一條人影趁著眾人不備悄然來到修的身邊舉杯挨著他坐下,他壓低聲音說:「這沿路探查都沒任何異樣。」

      「他的身份?」

      「屬下已透過商會等連絡處尋查過,並未有符合其外貌條件之人。」

      「嗯。」喝著酒杯裡的酒,修住意到隔壁桌的幾位大漢已經吵了起來。

      「你們說!這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是誰?!我說是漢娜!」那人打著酒嗝,滿臉通紅渾身酒氣地端著酒罈繼續說道:「那姣好的身段、柔軟的髮絲,鮮豔欲滴的紅唇,你們敢說漢娜不是最美的?」

      大漢身穿皮革製的衣服年約四、五十上下的樣子,蓬亂的頭髮遮掩住他滄桑的眼,他笑笑地來到修這一桌,用力拍打著桌面問道:「換你們說,漢娜美不美?!」

      傑諾特笑笑地飲下杯中的烈酒,歪著頭說:「我是沒見過你口中所說的漢娜長怎樣,說到最美…    …」這反倒想到前幾日見到那小子的面容,可為之驚豔一番,他還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人,可惜他是個男的!還是個難搞的少年!

      坐在傑諾森旁邊的洛桑笑著拍打著傑諾森肩膀,他們很清楚傑諾森話語之後所說的話,「是啊!可惜那小子的脾氣不怎麼好,冷冰冰的。」

      大漢飲了一口酒,嘟囔著道:「說實在的剛才與你們一道進來的全身被披風遮掩住身形樣貌的人還真是大手筆,一拿就是一顆紫晶珠,在看看那隻手晶瑩剔透可真是美人一個。」

      其實早在修他們進客棧前這群人已喝得有幾分醉意了,在昏黃的燈光下在加上戠月清冷悅耳的嗓音讓他們這些人先入為主認為戠月是女的。

      「不過還是比不上我的漢娜。」

      與大漢同桌的友人看不過大漢所說的話,一手拿著酒杯來到大漢身邊笑說:「呸,你們別相信他的話,漢娜是他的女兒,每晚都像這樣跟你們這些路過的傭兵推銷他女兒。」

      「是啊是啊!誰不知你家女兒最美了,皮膚就像是白雪加上油湯的顏色,嫣紅欲滴的小嘴其實就像是血盆大口。」

      一群人聽到那些人的對話全都哈哈大笑,幾杯黃湯下肚有的還開始勾肩搭背了起來。

      「怎樣,既然你沒見過真正的美人兒要不要考慮一下我的漢娜啊?」灌了幾口酒,大漢彷彿忘記剛才還被友人奚落他女兒的長相。

      傑諾特萬萬沒想到這大漢還不忘推銷他女兒出嫁,他一愣之後尷尬大笑。

      大漢瞇起他那雙小小的眼睛,不悅地說:「你該不會是嫌棄我家的漢娜?!」

      「呃…    …」無形的冷汗自傑諾特的臉上滑落,他求救的眼神望向他家的團長大人,可修冰冷的目光明顯訴說要他自己解決。

      「你這傢伙就別在推銷漢娜了,沒見人家小夥子很不情願嗎?」

      「啥?你這傢伙說什麼?!」二話不說一拳揮了過去,上一刻還在勾肩搭背的兩個人一言不合地打了起來,就連大漢同桌的朋友們也起鬨地加入這場混戰。

      長年在外跑買賣的奈特利笑笑地搖著腦袋壓低聲音說:「這幾年萬誒與翔龍常有小規模的戰爭爆發,這群不能回故鄉的士兵們無聊時便會打架來宣洩。」

      聽奈特利的解釋,他們看著那一群人果真全都沒往要害打去也沒動用鬥氣,這些頂多只會造成皮下瘀血過幾天便會痊癒的小傷。

      「看來又鬧開了,我們趕快吃一吃就上樓休息吧!」

      「你們也別見怪,這邊每晚都是這樣的。」看出傑諾特臉上尷尬的表情,另一桌的客人端起酒碗笑著說。

      一群人在笑罵打鬧下吃完了這一頓漫長的晚餐,   他們走上用堅實木板所製的階梯來到客房面前各自進入分配好的房間內。

      房間裡頭非常地乾淨空蕩的物品一覽無遺,畢竟基挪是戰資後補小鎮所以沒有多餘的裝飾,只有簡單的木製大床、桌椅。

      此時早修他們上樓的戠月掀開披風坐在窗頭上,他望著遠方口中低喃一顆水藍色的光球自他透明的指尖竄出,「風之精靈,請傳遞吾之訊息。」

      戠月把想跟零所說的話全都刻劃進風之精靈裡,他纖手一揮水藍色的光球隱沒進空氣中,而另一頭的零感受到風之精靈的靠近,他一手往上一托,罩在他幻化出來的宮殿外結界開了一個小口把戠月帶來的口訊帶到零的面前。

      被戠月注入一絲魔力的風之精靈散發出柔和的淡藍色光芒,隨後出現戠月清冷又不失好聽的聲音。

      「零,我目前人在基挪小鎮一切安好,不知死魂所說的話你是否知曉?」

      薄唇微微上揚,零靜靜地聽著戠月刻劃進風之精靈的話語以及對他的關懷之詞,看來死魂的確已經把戠月從闇黑咒術裡拉了出來,但他沒想到死魂竟然要求戠月與一群不知來歷的人類旅行。

      零手一揮把一絲意念加了上去,叮嚀的話語瞬間複製給風之精靈讓它循著戠月的氣息回去。

      他出了他的寢殿來到外頭看著上空的月光,思緒飄回到億萬年前。

     

     

      月之闇界是個另外一個獨立自我的空間,它在遙遠的另一方,除了各界上層人士誰也不知到月之闇界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頂多也只能從少許的文字片段得知有個這麼美麗的地方,它的首都月都號稱是最優美的城市,白色的城牆與建築隨著光線能折射出不一樣的光輝,特別是在夜晚的月光照耀下更是散發淡淡的白色光暈,就如它的名字一般優雅。

      月都的最高處上建設著華美的宮殿,每一個地方就宛若最美麗的藝術品毅力在那,但最吸引人們目光的不是那漂亮的建築,而是那座皇宮裡所居住的主人。

      戠月˙聖˙闇月˙塔那貝塔若許是月之闇界皇族裡最引以為傲的驕傲也被各界賦予最美麗的女神封號。

      她美麗、善良又聰慧就算站在她面前的是長相最醜陋、滿身是噁爛黏液的魔界下層生物,她也能用那澄澈的藍紫色水晶眼眸如微風般洗去一切負面情緒,只要待在她身邊便能感受到寧靜、祥和宛如被淨化了一般。

      那一天零應戠月的邀約來到她一心打造的天空花園,鼻息間滿是氛香,他穿梭在各種奇異花卉間來到戠月最常待的涼亭。

      白色月光石所雕,每根石柱上有精美的浮雕,石柱相間處掛有飄逸的白紗,在徐風的吹拂下露出掩在後頭絕美身影。

      聽到零的腳步聲,戠月站起身撩開白紗,如玉石圓潤的手輕輕抓著紗簾,銀白色的髮絲閃爍著夢幻的光澤,她紅脣微勾,聲音清脆圓潤似天籟之音,多重音調混合而成的聲音柔柔地喚著來人的名字。

      「零。」

      映入眼簾的是戠月一身白紗交疊的秀美衣裳,她眼角飛揚神色調皮,就像是現在的死魂耍賴掛在他身上的表情不出一二,誰也沒有人能想到傳說中那最美的女神其實心思單純如白紙,還喜愛新奇事物每每發現好玩的總是愛黏著零要他與她一同前去。

      「怎麼了?」

      戠月笑笑地看著與她一樣一身銀白服飾的零,她瞬間移動到他的身前小手握著零腰間的配飾說:「零戴起來果真好看。」

      「妳也不差。」他低頭看著戠月腰上與他一模一樣的配飾,白中帶紅好不妖嬈。

      「那是。」她驕傲地半仰著頭,「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尋到的寒玉冰霜,最難得的玉中一點紅玉暈染,這對玉珮可是我細細打磨,世上僅有這一對!」

      寵溺地摸著戠月的髮頂,零笑道:「這我都知道。」

      放下手上已被她自己的體溫弄得溫膩的玉珮,她轉過身拉著零的手往涼亭走去,「這幾日我聽妹妹們說魔界那兒似乎有些異動?」

      思忖了一會,零答道:「魔界換了一個新的統治者。」

      被勾出好奇心的睜大水靈的眼瞅著零,把桌上剛泡好的蜜紅茶推給零,用眼神示意他趕快講。

      「魔界一中央十二國,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一場內亂,魔的本性驕傲、自尊心極高,除非其主真有本事讓他們心甘情願臣服要不必會引發戰亂,這也是為何魔界裡面階級分明不允許隨意混種,可慶幸的是擁有魔界貴族血統的人都擁有良好的魔力傳承所以以上的事也很少發生,大多是發生在下層。」

      喝了一口紅茶,戠月蹙起眉頭說:「魔界新的統治者是?」

      「魔皇──貝利亞魯斯˙提˙休斯。」修長的指劃過杯沿,零的手掌翻上變出一盤嫣紅的點心遞給戠月。

      精緻的盤面上擺放著三個皮薄雪紅的糕點,戠月拿起其中一顆輕輕咬了一口,裡頭的酸甜紅醬自她的唇角流出,看戠月一臉滿足地瞇起了雙眼,零俯身抹去她下顎的果醬,又繼續說道:「想必妳月之闇界也收到魔界的邀請函了吧?」

      「邀請函?!」

      「邀請各界去觀禮。」

      吞下手中的糕點,戠月拿起擺放在一旁的白巾抹去手上的糕屑,「看來這任的魔皇不像之前的那麼頑固不知開通。」想起前幾任那幾位魔皇,戠月勾起一抹怪異的笑容。

      「妳啊!」零搖著頭刮了刮戠月小巧的鼻頭,「到時候可別搗亂。」

      皺著鼻子,戠月一臉委屈地說:「我哪有啊!」

      魔界物種眾多繁雜其地形風景又是各界所沒有的,戠月有時候孩子心性重總不免在無意間走到不該去的地方,不過所幸戠月貌美,每當見到那水潤的紫眸大家也都一笑置之了,可這一次的對象是不知為人的魔皇,還是得要戠月多加注意。

      「你還真是把我當作孩子,我起碼還是個一界之主呢!」

      聽著戠月的抱怨,零當時萬萬沒有想到日後再也沒有像以往這般寧靜悠閒的日子了…    …

       

      待續...

     

      By韹       悠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