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Memory~01 〈爸爸〉

      十二月四日。

      「各位鄉親父老兄弟姐妹,鄉長選舉懇請支持二號,二號林裕福,愛鄉愛土、認真打拚、鄉民第一,請將手中神聖一票,投給二號林裕福,拜託拜託……」

      寒冷的十二月早晨,三合一選舉前一日,選舉造勢車隊大剌剌駛進田心村純樸舊街,強力放送的競選文宣霎時掩蓋路旁早市的叫賣。

      鞭炮聲震天價響,鄉長候選人林裕福下車領著助選員掃街拜票,採買魚蔬的主婦紛紛聚攏、交頭接耳討論選勢。

      「阿姨,請問五金行今天又沒開嗎?」一道頎長身影走近,年約二十七、八歲、戴副眼鏡、長相斯文的年輕男子指著主婦群身後的「文義五金行」。  

      「啊知?一個星期沒開了。」主婦群回頭望著鐵門緊閉的五金行搖頭。

      「對呀,這個阿義也不知在幹嘛,十幾年沒這樣過。」

      「少年吶,我看你很面熟……」其中一位婆婆瞇眼望著男子和善的臉。

      「我是懷化育幼院的院長,姓楊。」男子禮貌回答。

      「喔,對對對!中秋晚會有帶小孩來活動中心跳舞,怪不得眼熟。」

      此時林裕福一路拜票朝眾人走近,男子眼鏡後的溫煦眸色一沉,側身閃進五金行的騎樓下。

      「我是鄉長候選人二號林裕福,懇請惠賜一票。」林裕福滿面誠懇,親切握住一名主婦的手。

      主婦群敷衍點頭,目送一票人高喊「當選」浩浩盪盪走向街尾……

      文義五金行二樓靠窗房間,綴著朵朵向日葵的窗簾半掩。

      床上裹成長條狀的棉被隨著「當選」聲不停蠕動,被中人兒掙扎許久脾氣終於爆發,一腳踢開棉被翻坐而起,沒睡飽的小臉頂著凌亂鳥窩頭。

      「靠!吵死了!」惺忪睡眸瞧見牆上指著上午八點的時鐘時,迸出幾欲殺人的怒光,「二號林裕福,我記住你了!這星期每天被你吵醒,我孟思珝偏不選你,祝你萬年落選,哈——啾!」

      抽了張面紙摀住鼻頭,孟思珝滑下床套上外衣,推開房門,一吸著冷空氣又連打幾下噴嚏,「嘶……冷死了。」

      樓梯間一片漆黑,她緩步下樓打開一樓電燈,入目的是四排比天花板稍矮的綠漆角鐵貨架,架上一格格整齊擺著油漆、工具、鐵絲……大大小小五金雜貨,屋頂三、四盞日光燈被貨架層層隔開,室內看起來略顯昏暗。

      應該營業的時間,鐵門卻是緊閉著。

      孟思珝秀臉一黯旋身走到後方廚房,只見餐桌上擺著半瓶米酒、三盒滷味及一副碗筷,碗底殘留稀飯半凝湯汁,海帶豆干撥得凌亂,桌面都是點點醬汁和飯粒。

      默默拿起抹布拭去桌上殘渣飯粒,擦到餐桌另一端,一張日曆紙端正擺在桌面,上面落了十多根頭髮,白紙黑髮看得怵目,似乎不久前有人坐在這位置上,對著日曆痛苦扯著頭髮。

      孟思珝面無表情拿著抹布到水槽沖洗,揉著洗著越搓越用力,脾氣一來,溼答答的抹布朝水槽內用力一甩,點點水花濺至衣上。

      旋身走回餐桌拉開椅子坐下,低頭看向日曆紙,果然上面並非空白,而是以鉛筆密密麻麻寫滿字,她微微掀起日曆紙一角,將頭髮輕彈集中到旁邊。

      思珝:

      媽媽去世十六年了,十六年來,爸爸謹遵她的遺願將妳撫養長大。爸爸不是不愛媽媽了,會這麼做,全是為妳好,希望給妳一個圓滿的家。

      行書般秀逸的字體,一向被人稱讚有佳;但後面數行字,隨著酒力發作逐漸虛浮歪曲。

      娶了阿姨,我們每天都有熱騰騰的飯菜可吃,妳以後也不用幫爸爸洗衣、打掃,可以擁有更多時間做自己的事;還有,未來妳總是要嫁人,爸爸不想帶給妳太多麻煩,有一個人照顧爸爸比較好。

      心口微微酸疼,視線調向桌面冷掉的小菜,一瞬間,她幾乎被字面上的美好迷惑住,但隨即甩頭讓自己清醒。

      她都二十一歲了,十多年來習慣和爸爸相依照顧,不再像七、八歲時那般渴望家庭圓滿……

      叮咚——

      門鈴聲打斷她的思緒,怕是熟識客人要買東西,孟思珝起身走向門口,一推開右側鐵門,出乎意料,站在門口是住在鄰巷互有認識的六十多歲阿婆。

      「思珝,妳在家喔,妳爸咧?」阿婆小聲問道,作賊似畏畏縮縮左右張望。

      「不知道!吃完早飯喝了酒,不知道跑到哪去。」孟思珝拉下臉,一手警戒撐著門框擋住她。

      「思珝啊,」阿婆突然抓住她的手腕,臃腫腹臀一頂將她擠進五金行裡,「妳可不可幫阿婆,叫妳爸爸晚上不要再來我家?」

      「他又怎麼了?」秀眉一蹙,嬌瘦身軀不敵阿婆頓位連退兩步。

      「他昨天在我家坐到半夜一點不肯走,苦苦哀求我幫他把那個女人勸回來,唉……思珝,一個大男人這樣哭,真的很難看。」

      「阿婆,我們當初沒有求妳,是妳執意要幫我爸介紹女人,才會變成這樣!」孟思珝一臉不可思議瞪著她。

      「啊我也是看你爸爸古意老實,想說朋友親戚的女兒剛離婚,人又生的水水的,才會介紹給妳爸。」見她應答態度不佳,阿婆口氣也衝了起來:「啊交往一陣子,人家不喜歡你爸也沒辦法,再說,這親事談不成,妳也該檢討!對她態度那麼差,對方又不是沒長眼睛看不見!」

      「我就是不喜歡她。」

      「我管妳喜不喜歡!反正妳爸晚上再來找我,我就拿掃把轟出去!還有,叫妳爸不要再去人家工廠門口等下班,對方講,再這樣糾纏下去,她要報警處理!」

      「報警?」孟思珝搖頭撇笑,再怎麼不是,他還是她的父親,「阿婆,我去那女人前夫家問過附近鄰居,一個女人被夫家向法院申請保護令,禁止和孩子見面,這樣的女人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阿婆被她一陣質問,頓時惱羞成怒聲調拔高:「嫌棄什麼?也不想想妳爸什麼條件,什麼問題?有神經病啦!不過你爸也好不到哪去,看到女人跟瘋狗發春似,兩個人都一樣有病!」

      「阿婆,妳真的很缺德,精神有問題的女人還介紹?」

      「妳才沒家教!對長輩這麼沒禮貌——」

      「出去!」孟思珝怒極將阿婆推出,鎖上鐵門負氣回到二樓房間。

      她生氣,但不哭,只是靜靜坐到書桌前,拉開抽屜取出一個音樂盒,打開盒蓋,叮叮噹噹的樂音流瀉出來,是Richard   Clayderman的「Love    Story」。

      清脆的樂音勾起她五歲時的一段模糊記憶……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