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 開胃小菜

      <P   ALIGN=center><SMALL><I>Hors   d'oeuvre,給味蕾一點心理準備,接下來要開始一場味覺感官的精采旅程。</I></SMALL></P>

      「慢慢加入沙拉油,打蛋器規律的敲打…」

      規律的敲打聲成為廚房的背景音樂。窗外下著綿綿細雨。

      張芸起示範的手勢持續著,視線飄到玻璃門外的大街上,站在雨中的那個年輕身影。

      隔著一條街,經過的汽車和行人斷斷續續地阻礙她的視線。

      她放下鋼盆,加入幾滴白酒醋,「手不能停,加入幾滴醋。」

      穿著皮衣,染成紅棕色略長的頭髮被雨淋濕,垂在額眼上,少年的視線確實是看進她的廚房。芸起微微的蹙眉,他在看什麼?

      「打到醬汁變成乳白色。」她停下手中的打蛋器,鋼盆裡的醬汁呈現完美的濃稠度,蛋香味隨著醋汁飄發出來,抬起頭對廚房裡三個認真的學生說:「依各自口味調味。」

      她的手輕巧的抓少許鹽和胡椒灑入盆裡,像是揮著魔術棒的法師,俐落的攪拌幾下。

      「自製的美乃滋就完成了。」她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

      敲打的聲音陸陸續續停止。學生互相品嚐各自打出來的美乃滋,本來安靜的廚房熱鬧起來。她走到門邊,想看清對街的身影。

      「芸起,嚐嚐我作的。」

      她收回視線。眼前站著一個少婦,有品味的衣著打扮流露出自然的貴氣。其他的兩個氣質相符的貴婦學生臉上堆滿笑容等她品嘗她們的成品。

      向門外很快地看了最後一眼,他已經不在了。

      「很美味呢。」芸起稱讚她最喜歡的學生,藍子晴。

      她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真是個耐看的美麗女人,笑容裡有著讓人炫目的魅力。芸起看著她想。

      「真的?」另外兩個人湊上來。「子晴,讓我們嚐嚐看。」

      芸起將對切的白煮蛋放在一根瓷白的小湯匙上,用西點擠花器將自製美乃滋像花朵一樣輕點放在蛋上,最後再放上一絲紅艷的番紅花絲。

      「這就成了一道精緻的開胃菜。」她為今天的課程做結。

      貴婦學生們滿意的完成各自作品,品嚐、讚賞。

      離開前,藍子晴熱情的拉起芸起的手。「芸起,妳今天示範的開胃小點真的太棒了,不只簡單清爽,每一道都美得像畫。我家裡的廚師一點都比不上。」

      面對讚美時,芸起慣常帶著淡然的微笑。「法式的開胃小點名字是hors   d’œuvres,意思是大作品之外的小東西,怎麼比得上妳家裡的大廚。」

      藍子晴搖頭,真誠的說:「下個月我先生要招待很重要的客人,我跟他推薦妳來掌廚,我想他只要嚐過我今天做的東西,一定會同意的。」

      學生大多是來頭顯赫的貴婦,這類邀約她也常聽到,基本上能推得掉她盡量都推了,但她是真的喜歡藍子晴這個學生,有天分又認真,儘管是全國首富的夫人,但卻一點架子都沒有。她點頭說:「只要妳先生不嫌棄。」

      「我怕得是老師嫌棄呢。」

      學生走了以後,芸起獨自留在廚房裡,收拾著工具。將所有用過的東西放進高溫殺菌的洗碗機裡,機器運轉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裡有著催眠的效果,她仔細地包裝收藏剩下的食材,戴上手套,確實地將工作台的每一吋面積都消毒過。

      站在閃亮如新的爐具前,她深吸一口氣,乾淨,整齊,沒有多餘的東西,處在這樣的環境裡讓她安心放鬆。

      滿足地再吸一口廚房裡傳出的乾淨氣息,她解開身上的廚袍,仔細摺疊好放在固定的地方,從櫥櫃裡拿出皮包,關上燈,鎖上廚房的門。

      外面的天色漸暗,雨也停了,濕漉漉的馬路上反射出剛亮起的燈火。尖峰時段的車水馬龍、人聲喧囂都被阻隔在玻璃門外,她的芸起廚房,是這個忙碌混亂的城市裡少見的乾淨安寧的角落。

     

      芸起廚房純白色加原木色的裝潢,脫俗極簡的風格,在這個充滿精品店的奢華商圈裡顯得突兀。小小的店面裡,兩張巨大的原木工作檯面向著馬路,四周擺設著果醬和醬汁等手作食品,店的最裡面是一排書櫃,架上除了擺放著鍋具,齊全的歐洲料理食譜,還有幾本封面風格恬淡雅緻一如作者的書,張芸起的食譜書。

      每次只要關燈鎖門,她都有一絲悵然,回過頭面對的就是喧囂奢華的世界,嘆口氣轉身,卻對上一雙探索的眼神。

      那個站在對街的皮衣少年。

      濕漉漉的頭髮下覆蓋的是一張簡直可以用細緻來形容的臉龐,無瑕的肌膚、深刻的輪廓、一雙飄忽探索的眼睛,瘦高的身材穿著細緻柔軟的羊皮外套,這個少年活像從時裝雜誌裡走出來的中性模特兒,看不出性別,年輕的臉龐上也看不出一點屬於人類的情緒。

      他真的濕透了,芸起惋惜的看著作工精緻的羊皮外套染成深色,那樣站在雨裡多久了呢?她等著他說明來意。

      「這間烹飪教室是妳開的?」他的第一句話。

      習慣將情緒隱藏的芸起只是簡單的點頭,心裡暗暗猜著他的年紀,十七?十八歲?

      「妳是老師?」

      她還是點頭,等候著他的重點。

      「那妳煮的東西應該不錯了,弄點東西給我吃吃吧,餓死了。」

      「我開的不是餐廳。」面對他的魯莽,她淡淡的提醒。

      「難道妳只會騙那些女人錢?卻不會煮飯?」

      遇上如此無理的人,她卻只是皺起眉頭。「你站在外面看了一下午,究竟想要作什麼?」

      「想吃一道讓我覺得美味的菜。」

      他的回答讓她幾乎失笑。偏頭觀察他,眼神雖然有點飄忽猶豫,但看起來不像開玩笑。身上流露出一股和年齡不符合的霸氣,高出芸起一個頭的個子突然變得有威脅感。她決定結束這個不知所云的對話。

      「廚房已經關了,對面就有餐廳,你請便吧。」

      她才剛側身,他就伸出一隻手臂擋住她的去路。「我就是想吃妳做的東西。」

      詫異之餘,她注意到少年其實微微發著抖。寒冷的一月天裡,全身濕成那樣,不冷才怪。看著他假裝強硬的臉讓她反而心軟了。「廚房裡沒有什麼吃得飽的東西。」

      他搖頭。「妳是老師,妳應該有辦法,不管多少錢我都會付。」

      口氣還不小呢,這傢伙。芸起最後嘆口氣,她掏出鑰匙,重新打開廚房的門。

      「進來吧。」她畢竟是個廚師,拒絕不了食客。

      高毅看著她煮開一鍋水,義大利麵在她手裡一扭,放進鍋裡竟然散開成為一朵花,隨手灑進一撮鹽,澆上橄欖油,她不施胭脂,靈秀沉靜的臉在水蒸氣後變得模糊。

      兩手放在工作檯上托著腮,他好奇地問:「妳要煮什麼給我吃?」

      她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指示他:「脫下皮衣,右邊櫃子裡有毛巾,頭髮擦一擦吧。」

      他乖乖照做,再問了一次同樣的問題。

      「麵條。」她的回答根本不算回答。

      手裡拿著一個他不認識的工具,放進一個蒜瓣,擠出香濃的蒜汁,和橄欖油攪拌後,她將煮熟的麵條夾進鋼盆裡和醬汁攪拌。

      「把冰箱裡的帕馬森乳酪塊拿出來。」她再度命令他。

      打開冰箱,他在一堆不認識的食材面前迷失了。

      「右上方。」

      他遞給她。她拿著沉重的乳酪就著磨板,在斟好麵的餐盤裡灑下雪花般的乳酪細末,將麵條覆蓋成一座雪山。

      一碗香氣四溢的義大利麵被推到他面前。「吃吧。」

      「就這樣?沒有醬汁沒有料?」他懷疑地問。

      她嘴角有個淺笑。「就這樣。沒有醬汁沒有料。」用肯定句回他。

      他拿起叉子,在盤裡捲起一口麵,送進嘴裡。

      倐地抬起頭,瞪著她,脫口而出:「好吃。」

      現在她的笑容比較明顯了。拿起他放在椅子上的毛巾,蓋上他的頭髮。「那就快吃吧,小鬼。」

      他嘟噥著,嘴裡卻一口接一口吃著麵。

      看著他狼吞虎嚥的模樣,芸起臉上漾出心滿意足的笑容。看樣子這孩子真的餓壞了,雖然說話不客氣,態度乖張,但還算率直,他的一句好吃讓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比那些用一萬塊錢上她一堂課的學生的讚美,更讓她開心。

      離開前啟動的洗碗機停止運轉,她趁他吃麵時,將裡面的餐具歸位。廚房裡的氣氛是自在的,彷彿她已經習慣像這樣煮東西給他吃一樣。

      吃完後,他推開碗盤,靜靜的看著她在室內穿梭擺放用品。

      穿著亞麻布料寬鬆的長褲和柔軟的平底鞋,她的動作輕飄飄的沒有多餘聲響。

      等到她終於站在他面前,他問:「芸起廚房,是用妳的名字取的嗎?」

      「是呀,我叫張芸起。」

      他嘴角揚起。「那我以後就叫妳芸芸吧,我叫高毅。」他伸出手。

      她拍開他的手。「應該叫我張阿姨或者芸起姊吧?」

      他漂亮的鼻子皺起。「妳有那麼老嗎?」

      剛滿三十歲的她,比起他來應該算老吧?

      「妳看起來只有二十三、四歲。」

      她拉起一邊嘴角。「麵裡可沒有加蜜糖,小毅。」

      「小毅?噁心死了。不許那樣叫我。」

      「你就可以叫我芸芸?」

      「把妳叫年輕一點,不開心嗎?」他犀利的反擊。

      突然發現自己正和一個年齡可能只有自己的一半的孩子鬥嘴,她咬住嘴唇。

      「好吧,我得付妳多少錢?」

      「不用錢。」她說。

      「不行。我以後要天天來這裡吃飯,不收錢代表妳隨時可以不煮給我吃。」

      這個孩子...是不是有個疏於照顧他的母親,到她這裡來找尋家庭溫暖呀?她想起自己的童年,心裡出現許久未有的刺痛。他霸道的口氣裡隱含著脆弱和請求,多麼熟悉的自我武裝?

      「以後想吃就來吧,反正廚房在這裡,又跑不掉。」

      他臉上出現一個開心的笑容,第一次露出和年齡相符的稚氣。「妳說的喔!」

      她抿嘴笑笑。「嗯,我說的,小毅。」

      「不許叫我小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