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優格蛋糕 1

      <P   ALIGN=center><SMALL><I>   甜點世界的浩瀚千變,是由加了好奇心下去烤的優格蛋糕所開啟的。</I></SMALL></P>

      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胸前橫放著一隻纖細的手。他轉過頭看躺在身旁的女人,突然覺得頭痛欲裂。

      「老天…」他忍不住喊出聲。

      女人被他驚醒,看到他正瞪視著自己,她露出一個性感的笑容,更親密的摟住他。「總監…」

      他將視線固定在天花板上,回想昨晚發生的經過。他在辦公室加班,即使不需要,秘書陳可欣還是自願留下來陪他,幫他買晚餐,啤酒,十一點左右他終於結束工作,她說她錯過了捷運末班車,他自然而然地提議送她回家,接著…

      雖然不算是個君子,但他沒有跟下屬發生關係的習慣,看樣子很快他就得另外找秘書了。

      他輕輕地將身體移出床單。「我得回辦公室弄點東西。」

      「可是今天是星期六耶。」

      即使在床上,她還是忘不了秘書的職責。李天健暗自覺得可惜,可欣是個襯職的好幫手。「下午我和Kevin要開會。」

      「和總經理開會?我怎麼不知道?」

      勉強自己低下頭,在她唇上輕點一下。「他臨時通知的。」

      穿好衣服後,他搖了下穩定暈眩的頭。昨晚到底喝了多少?他只記得可欣拿出一瓶伏特加…

      她嬌媚地從他身後抱住他。「總監,我們的關係不會改變吧?」

      工作關係?親密關係?他心裡質問著,但臉上還是帶著包容的表情,捏了下她的臉頰,沒有卸妝睡了一夜的臉,在晨光裡看起來顯得蒼老,她只有二十三、四歲吧?他記得她剛畢業沒多久,他習慣交往的女人絕不會容許自己不卸妝睡覺,雖然他並不知道她們怎麼辦到的。

      「當然不會,只是在辦公室要小心一點,我不喜歡公私事扯在一起。」

      「那…私底下我可以叫你名字嗎?」

      開始了。他閉上眼睛,看來周一就得通知人事室開始找新祕書。

      「當然可以呀。」他的對像一向都是超過三十歲的熟女,避免和年輕妹妹有牽扯的原因就在這哩,他都忘了心口不一的哄人,是件這麼累人的事情。

      落在地上的外套口袋裡傳出手機鈴聲。

      他趁機推開秘書,接起電話。

      「昨晚一夜沒回家,你現在正忙著擺脫剛認識的女人吧?」低沉誘人的聲音。

      他再次覺得後悔,昨晚要是和Sabrina在一起,現在就不會有這些麻煩。他刻意讓秘書認為那是Kevin打來的電話。「下午我們不是要見面嗎?」

      「有嗎?反正我在你家裡。」

      「好,那我們就約在那裏,我得去辦公室拿昨天畫的圖再過去。」

      電話那邊傳來嬌笑,她明白了他的把戲。

      掛上電話。

      他認真的看著秘書。「可欣,我真的得走了,昨天,呃,謝謝妳的招待。」

      「招待?」

      「我是說…熱情…」他平常的能言善道能力好像全失去了。

      倒是她出乎意料地表現大方,雙手圍著他的脖子。「我也謝謝你,任何時候你想來,我都歡迎。」

      「妳真是太棒了。」為求脫身,他暫時只能這樣回答。

      打開他自己的公寓大門,Sabrina就坐在沙發上,專注的看著電視上的綜藝節目,即使聽到開門聲依然頭也不回。

      「妳什麼時候來的?」

      看完一段訪談後,她才關上電視,娉婷修長的身材,裹在舒適的絲質洋裝裡,整個人看起來性感慵懶,他再度後悔昨晚的衝動。她站起來來到他面前,在他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前,卻能平視著他。「昨晚收工以後,我好不容易躲過狗仔,來你這裡過夜。」語氣平淡,沒有責備,反而有一絲誘惑。

      「對不起,我昨天在辦公室加班…」

      她搖頭,修長的手指按住他的嘴唇。「不用解釋,我明白。」

      她湊上自己的唇,輕柔濕潤。他皺起眉頭,太陽穴的抽痛持續著。平常的他很享受她嫻熟的親吻技巧,但現在他只想沖個熱水澡,吞兩顆阿斯匹林,好好睡個回籠覺,忘記昨晚發生的插曲。

      舔著自己嬌豔的嘴唇,她像貓一樣的大眼裡出現好奇的神色。「看樣子那女人昨天把你給累壞了。」

      他搖頭,不準備瞞她。「應該是嚇壞了。很久沒跟小女生玩過。」

      她笑了出來。「怕甩不掉?」

      他則是苦笑。「她是我秘書,怎麼甩?」

      她的指甲輕輕的從他臉上刮過,語氣緩慢性感地說:「噢噢,這下麻煩大了。」

      他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個吻。「在想出辦法前,我得去睡一大覺,好好養精蓄銳。」

      他走向浴室。

      站在客廳裡,受傷的神色悄悄的爬上Sabrina美麗的臉龐。

      她昨晚就來了,以為他像平常一樣在辦公室趕圖,等他等到睡著,早上那通電話讓她明白他在別的地方過夜,她知道他受不了吵鬧吃醋的女人,只好表現出體貼大方的樣子,就像之前幾次那樣,但她就是無法欺騙自己不在乎。

      回到沙發上,聽著浴室裡傳來的水聲,她兩眼無神的盯著他的外套。

      李天健是個妳越是追趕,就跑得越遠的男人。想要留在他身邊,就是讓自己相信,也讓他相信,他是自由的。

         ***

      芸起廚房的玻璃門打開,走進來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年輕女孩。

      芸起專心於手上的Hermann蛋糕的麵種,一天攪拌好幾回,到了第四天,餵食兩百公克的糖、一百二十五公克的麵粉和兩百毫升的牛奶,持續每日攪拌數回,第九天再餵食同樣東西,然後就可以切分成四等份,一份拿來烤蛋糕,其他三分麵種分給人,繼續餵養下去。

      Hermann蛋糕是芸起廚房的傳統,每個來上課的學生結業那天都會收到一個天然發酵的麵種,重覆相同步驟,九天以後就可以烤來吃,並將另外三等份麵種送人,幸運的話,麵種最後會傳回到自己手上。這個在歐洲源起不明的蛋糕因為芸起廚房而在國內蔚為流行,想要品嘗這個神奇的蛋糕,必須得認識在芸起廚房上過課的學生。電視台曾經因為這個神祕的蛋糕訪問芸起,她拒絕透露食譜,也不肯接受學生之外的人餵養麵種。Hermann蛋糕成為芸起廚房學員間的秘語和識別證。

      她邊攪拌邊計算後天結業的班級人數,沒注意到女孩正跟她說著話。

      「芸起!妳到底接不接受嘛?!」

      她抬起頭,看著廚房助理小喬,她下課了呀?她甚至沒注意到她進門的聲音。

      「接受什麼?」將麵種用毛巾覆蓋住,放進特製的保存櫃裡,她邊擦手邊問。

      「橙色設計的合約呀?妳都沒看信嗎?」小喬的假睫毛一搧一搧的,像洋娃娃一樣,每次和她面對面講話,芸起總會分心看起她精緻的眼妝和睫毛。

      「我不是拒絕了嗎?」她看看手錶,一小時後有堂新的課程要開始,她得檢查材料是不是都準備齊了。

      小喬亮出一張紙,在她眼前晃動。「五十萬!那可是半年的房租呀!只是代言橙色新設計的廚具,說穿了就是借妳照片用用,為什麼不要?」

      「橙色設計太貴了,一般人用不起,況且他們的產品我並不覺得好用呀。」

      「妳管那麼多?一般人?來上芸起廚房的人哪裡是一般人呀?藍子晴、紀安琪,這些人都是上流社會的第一第二貴婦耶!她們哪裡在乎一個兩千塊的盤子?只要妳上課用過的東西,人家都是成打成打的買,讓那些公司業績大增賺翻了,妳卻一點好處都得不到,至少橙色設計有誠意要給妳代言費呀。」

      「我不是說過,我理想中的廚師是…」

      「一把刀一只鍋走遍天下。」小喬代她把話說完。「我知道,但是有錢人就是需要將廚房弄得美美的,櫃子裡收藏名貴鍋碗瓢盆,才吃的下飯嘛,全國有誰比妳張芸起更有資格代言橙色的東西?有品味、精緻、美食,妳上過的節目那麼多,出過的書暢銷好幾年還能再版,提過的食材美食市場上立刻斷貨,妳自己都不會好好利用一下自己的名氣,每個月月底精打細算房租房貸,設備器材費,妳真是,」說到氣咽住,她指著一臉滿不在乎的芸起說不出話來。

      芸起笑出來。「小喬,妳的工讀費我少過妳沒有?」

      她搖頭。

      「那不就得了?做菜、教人做菜,是我喜歡的事情,代言了一個產品,就等於保證那個商品,壓力太大了,我不喜歡,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

      「我是替妳想耶。」

      「我知道,謝謝妳的心意,抱歉我就是這麼任性的老闆。」她拿過橙色的合約,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

      小喬嘟著嘴開始準備食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