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無盡的漆黑蔓延於房內,半開的窗子拂入夜風捲起紗簾,月光白慘慘地投映上床腳,他透過窗口的縫隙模糊地凝視著對街的繁華,蕭邦蜷曲在白淨的被單上,單薄的身影顯得孤寂。

      一八四九年,蕭邦三十九歲。他微喘著氣,呼吸有些困難──肺病使他的身子愈來愈虛弱。

      鐘聲自附近的教堂傳來,蕭邦輕咳了起來。鐘聲敲了十一下,肅穆的聲音徘徊於夜街之中;迴盪於蕭邦冷寂的心裡。

      噹、噹、噹。

      人的一生不長,他的更為短暫。十幾年前發生過的種種,對於蕭邦來說,僅僅是轉眼前的過往,他的記憶仍舊清晰,尤其在這一刻──他最虛弱的這一刻。沉沉的回憶之中,蕭邦一直認為自己已經忘卻了,此刻他才清楚明瞭到,其實,二十幾歲的記憶始終被存放於心中──有一個人自始至終都住在那裏頭。

      他的心裡一激盪,自一旁抽屜中掏出泛黃的紙與筆,於上頭緩緩寫道:

      「再過不久,死神將帶我離開人世間。三十九年的人生,我極少為自己提出任何要求,但是,死後,這封信若被我愛,或者愛我的人發覺,請在我的葬禮上,演奏莫札特先生的安魂曲──將我的肉體葬於拉雪茲神父公墓之內;我的那顆心臟,將它裝在甕裡,移回我的故鄉華沙。縱然我的心臟停止跳動,它仍然會痛、依舊會思念。我不知道人的一生是否早已被安排──若是,我將感慨。上天使我遇上一個女孩。如今,她在何處何方,我不得知曉。經過如此多年的別離,歲月的痕跡是否有在她臉上刷過?是否……她容顏依然如昔的美麗?」寫到此,蕭邦抬頭望向遠方清晰的白月,再度輕咳了一聲。「時間,將她帶來,又將她帶走。在我還未準備好之時,她進入我的生命;卻在我捨不得放手之時,她自我的生命中抽離。

      ……若是有來世,我是否能投胎到妳生長的年代?」蕭邦瞇起眼,疲倦地將身子倒入床被之中。

      「我只是好想、好想……再看妳一眼。」

      他閉上眼,臉色發白,呼吸漸漸緩慢──那張信紙被他緊握在手中,就如同他堅定的期盼──

      一八四九年十月十七日,歷史上偉大的鋼琴家,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蕭邦,長辭於法國巴黎。

      蕭邦於波蘭的好友帶了一把波蘭的泥土,灑至他的墓上,使蕭邦能夠安葬在故鄉的土地下。

      死後,後世人將他譽為「鋼琴詩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