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比搗蛋題:論吸血鬼的吃掉方式》*賀圖自繪*

再過半個月便是一年一度的萬聖節,那是一個妖魔鬼怪們相互登門拜訪的節日,是他們的新年。而位處歐洲的某個角落,有一個長年不見天日的地方,叫「薩德納城」,又被稱作「闇夜帝國」,住在那裡的……都是妖怪。

 

 

「啊啊啊啊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聲自歐式古堡內傳出,驚起一片雀鳥。

 

「艾尤迦大人!」一隻黑色的蝙蝠自天花板俯衝而下,在一陣煙霧中化作一位黑衣的執事。他慌亂的看著被陽光灼傷的血族親王,關心的問:「您沒事吧?」

 

那叫艾尤迦的親王用雙手摀著臉,只從指縫中露出了那嗜血的紅色眼眸,他暴吼著道:「滾……都給我滾!」

 

隨著這一聲怒吼,陰暗寢室內的蝙蝠群皆落荒而逃,而那名執事也默默的退了出去,並順手將門帶上。

 

 

一陣靜謐後,艾尤迦無力的跪坐在地上。

 

他攤開雙手,看著肌膚上的灼傷,不由得狠狠地咬緊了牙關。

 

「該死的!」他重捶了下地面,接著又看向燒毀的衣褲。

 

他是血族裡最年輕的親王——艾尤迦·雷諾沙·塔,萬聖節快到了,他遠在異鄉的姐姐寄了一個禮物給他,還以為是什麼……結果竟然是陽光!雖然也有像姐姐一樣修行很久的吸血鬼不懼怕陽光,陽光也只會讓他們削弱力量而已,但是他是很年輕的吸血鬼啊!他怕死陽光了!

 

一想到信上的內容就更讓人火大了……

 

 

「艾尤迦,你過得好嗎?姐姐我知道薩德納城沒有陽光,你又沒離開過那裡,所以特地搜集了夏威夷的陽光送你喔,經過你姐夫加持,陽光更是燦爛了呢,好好感謝我們吧!愛、你、的、姐、姐。」

 

 

「……」

 

所以,這就是造成他現在百分之八十高度灼傷的罪魁禍首。

 

……唉,怎麼辦?中午還得去南方墓園找吃的呢,該進食了啊。

 

薩德納城的南方墓園又被稱作「灰色地帶」,之所以叫灰色地帶是因為無知的人類有可能會不小心闖入那裡,所以那裡也算是他們這些妖怪的自助餐館了。

 

「總之先包紮吧……」現在被燒得連親媽都不認得了,還是先拿繃帶把全身綑起來吧,等到完全自癒應該是晚上的事了。

 

啊,戴個假髮和變色片好了……

 

被熟人認出這狼狽的模樣可不好……

 

 

***

 

 

南方墓園——

 

 

一座座墓碑及十字架,濃濃的霧氣與灰色的草木,時不時傳來貓頭鷹的叫聲,駭人的緊。

 

艾尤迦被從頭到腳包了個緊實,加上那白色的假髮及綠色的變色片,實在看不出原本的長相,因此沒被熟人認出來,就這麼順利的闖過了人群,進到墓園深處。

 

 

「喂,那邊的木乃伊。」

 

 

一聲低沉的叫喚打斷了本欲獵食的艾尤迦,他不滿的回過頭看去,卻見是一個披著紫色斗篷的巫師。那巫師的雙眼被繃帶矇住,一頭綠色的長髮披散在臉前,嘴裡還含著一根棒棒糖,那模樣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幹嘛?」艾尤迦上前問道。

 

「請問你有糖果嗎?」巫師問。

 

「哈?我怎麼可能會有?」艾尤迦錯愕的回答。

 

巫師輕笑幾聲,那笑聲真是該死的性感,低沉的像是大提琴般。

 

「你笑什麼?」艾尤迦頓時有點火了,他是血族親王,何曾被人嘲笑過?

 

「我沒有惡意,只是突然想到了墓園深處的『糖果樹』罷了。」巫師說道。

 

「糖果樹?」聽都沒聽過,什麼鬼東西?艾尤迦挑眉看向巫師,雙手環胸問道:「那是什麼?」

 

聞言,巫師回答道:「糖果樹是名叫傑克的妖怪死後的墓,據說樹上有千百種糖果,而吃下唯一的蜘蛛南瓜糖,你的身上就會發生難得一遇的好事喔。」

 

「這麼神奇……?」艾尤迦半信半疑的盯著巫師。

 

「是啊,據說百年前有個木乃伊吃下了那塊糖,結果腐爛的身軀變得嬌嫩無比,甚至能夠抵擋惡毒的陽光。」巫師別有深意的笑著說。

 

「……!」能夠抵擋陽光!就是這個,有了這個就不會再被姐姐瞧不起了。艾尤迦冷哼著道:「是在墓園深處吧,帶我過去。」

 

巫師抬起那矇著繃帶的眼,嘴角笑得非常燦爛。

 

「那麼……請跟我來吧。」

 

 

***

 

 

墓園的深處,是一叢叢的樹木,沾滿泥濘的石地上,是凌亂的白骨。

 

「到了,就是這裡。」

 

巫師伸手將一個樹叢撥開,露出了裡面的美景。

 

「這是……!」艾尤迦詫異的看著裡頭的那一片空地,空地中央是一顆大樹,樹上長滿了各式各樣的糖果,整棵樹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暈,而地上散落著糖果及一顆顆的南瓜燈,美麗極了!

 

「記住了,蜘蛛南瓜糖是一個有蜘蛛腳的南瓜糖,拔了腳就能吃了。」巫師提醒著說。

 

「嘖,知道了。」艾尤迦不耐的回答,然後全心全力的尋找著傳說中的神秘糖果。

 

殊不知,身後的巫師勾起了唇角,開始褪去身上的斗篷。

 

 

「唔……在哪裡啊……」

 

艾尤迦找了大半個鐘頭,整個人都爬上了樹。

 

難道只能放棄了嗎?可是……

 

就在他心灰意冷時,一個不明物體自上方掉落,硬生生的砸在他的頭上。

 

「我去!」艾尤迦吃痛的咒罵一聲,隨即一把抓起那弄疼他的罪魁禍首。

 

只見南瓜樣式的糖果不安定的躁動著,八隻纖細的、黑漆漆的腳亂動著,模樣詭異的很。

 

「找到了!」艾尤迦欣喜的將蜘蛛腳拔掉,吃下南瓜糖。

 

啊,還得下樹去問問那個詭異巫師有關糖果的事。

 

思及此,艾尤迦小心翼翼的爬下了樹。

 

 

「喂,巫師。」

 

下樹後,艾尤迦四處張望著,卻沒見著巫師的身影。

 

正當他覺得困惑,欲往回走時,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他的視線。

 

「你是誰?」艾尤迦冷聲問道。

 

來人身材高大,皮膚成古銅色,他有著一頭綁在肩膀一側的金褐色長髮,還有一雙淡藍色的眼睛……確切的來說是一隻眼睛,因為他的右眼戴上了黑色的眼罩,殺氣逼人。而他的上身赤裸著,露出結實的胸膛以及精壯的腰身,右肩披著暗紅色的動物毛皮,渾身散發著不可接近的寒意及濃厚的男性荷爾蒙。

 

當然,最讓人在意的便是他頭上那棕色的狼耳朵了。

 

吸血鬼永遠的宿敵——狼人。

 

「……你說呢?」男人低笑一聲,那聲音低沉沙啞,性感魅惑。

 

「呃……你、你!」等等,這聲音也太熟悉了!不就是那個詭異巫師嗎?

 

「想起來了?」狼人勾唇一笑,上前攬過艾尤迦纖細的腰。

 

「放手,臭皮狼!」艾尤尤陰沉著一張臉道,邊說還邊伸手推著狼人的胸膛。

 

「喔,對了,我忘了自我介紹呢。」狼人笑了笑道:「我叫烏耶爾,是狼族的第一繼承者。」

 

「你……」這個人就是狼族下一任的王?怎麼會……艾尤迦努力的鎮定下來,沉聲問道:「狼人應該在東邊的山林裡吧?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想知道?」烏耶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艾尤迦推倒在地上,並將他的雙手鉗制在頭頂上。

 

「放開我,色狼!」艾尤迦既怒又羞的掙扎著,抬起膝蓋欲攻向烏耶爾的桃花根。

 

豈料烏耶爾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一腳壓制住艾尤迦,且三兩下的將艾尤迦身上的繃帶褪去。

 

「關於這點請容我再申明一次,色狼並不屬於狼族任何一個部落,以後遇上這種事別再把我們牽扯進去了。」烏耶爾冷峻的臉上透露著無奈道。

 

「變態,放開我!」艾尤迦見自己赤裸裸的展露在對方眼前,氣得怒火中燒。

 

「呵,小傻瓜。」烏耶爾將臉埋在艾尤迦的脖頸處嗅了嗅,突然,他身子猛地一顫,眼中綻放著興奮的光芒,說:「原來是個吸血鬼啊,剛才竟然沒有察覺到你身上的血腥味,看來你已經很久沒有進食了。」

 

「住、住手……」艾尤迦從最初的猛烈掙扎到現在的嬌弱喘息,這一切在烏耶爾眼裡都是那麼的誘惑人心。

 

此刻,艾尤迦面色潮紅,胸口因喘息而起伏著,這種種跡象都讓他發現了這其中的不單純。他弱弱的問道:「……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烏耶爾見狀眼神愈發的深邃,輕聲答道:「那個蜘蛛南瓜糖根本就不是什麼神奇的糖果,只不過是個……春藥罷了。」

 

「春……!」聞言,艾尤迦驚得嘴巴張了開來,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烏耶爾目光深邃的凝視著艾尤迦微張的嘴,最後再壓抑不住體內的慾望,低頭吻了上去,將那一張喋喋不休的小嘴徹底堵住。

 

「唔!」艾尤迦悶哼一聲,只覺得下身腫脹著,難受得緊。

 

烏耶爾將舌頭探入艾尤迦口中,卻遭他反咬一口,弄得滿嘴血味。

 

「你們吸血鬼還真是激情啊。」烏耶爾伸出拇指抹去唇上的血漬,轉而舔上了艾尤迦胸前的紅暈。

 

「你、你住手啊……」艾尤迦羞澀的扭了扭身體,卻有種挑逗的感覺。

 

「晚了。」烏耶爾將艾尤迦的假髮及變色片扔到了一旁,在眼中一閃而逝的驚訝後,神色自若的欣賞著艾尤迦本來的面目。

 

他有著一頭深藍色的頭髮,以及紅色的眸子,剛復原的肌膚白皙透亮,還帶著淡淡的粉色,嬌嫩欲滴。他的耳朵尖尖的,五官很是深邃,猶如一件雕刻的藝術品,讓人如癡如醉。

 

「這不是很性感嘛。」烏耶爾話音剛落,便伸手抓住艾尤迦的分身。

 

「……唔……嗯啊!別、別碰那裡……」艾尤迦將手抵在嘴角,面色難耐。

 

「求我。」烏耶爾壞笑著說。

 

「……求求你……哈啊……不要……」艾尤迦一邊說著羞恥的話語,同時流下了羞憤的淚水。他身為血族親王,竟然在狼人的身下婉轉呻吟、低聲求饒,這簡直是恥辱!他絕對要殺了他!

 

「不要?不要停是吧,我答應你。」

 

「……不!不是的……啊、啊啊!」

 

 

那一夜根本就是個夢魘……

 

他被一個狼人擺佈到隔天清晨……

 

他甚至還有點……

 

樂在其中……

 

 

「我到底怎麼了?」

 

 

***

 

 

「颯颯!」

 

 

風吹落枯葉,帶起一片淒涼,使人落寞。

 

 

歐式古堡內,陰暗的飯廳裡傳來了窸窸窣窣的餐具碰撞聲,皎潔的月光透過大片的窗子灑落在地上,絳色的簾幔隨著不知何處竄進的風舞動著,也帶起了幾片自餐桌上落下的玫瑰花瓣。

 

那裡,艾尤迦獨自一人愣愣地坐在長桌的一端,享用著桌上的餐點。

 

「艾尤迦大人。」執事從門外走了進來,手上端著一杯鮮紅色的液體。他擔憂的望了眼艾尤迦,說道:「這是新鮮的少女血液,味道肯定絕佳。」

 

「……」執事說了許多,艾尤迦卻好似未聞,只顧著看著餐盤旁邊的那一根棒棒糖。

 

「艾尤迦大人……」執事輕嘆口氣喚道。

 

「你下去吧。」艾尤迦冷冷的命令著。

 

「可是……」

 

「下去!」

 

「……是。」

 

 

待飯廳內只剩下他後,艾尤迦緩緩的抓過那顆糖果,緊緊的捏在手心裡。

 

「臭皮狼……」他惡狠狠的咬著下唇,幾乎要咬出血來了。

 

據那天晚上已經過了半個月,他們都沒有再見面,就算回到那裡,也已經找不到他了。

 

 

那個時候……

 

 

「給你。」

 

「我不要。」艾尤迦瞪著烏耶爾說。

 

「這根棒棒糖送你了,拿好。」烏耶爾硬是將棒棒糖塞進了艾尤迦的手裡。

 

「都說了我不要!臭皮狼,你已經弄得我滿身狼騷味了,你還想怎樣?」艾尤迦怒斥著道。

 

「……唉。」烏耶爾無奈的看著渾身無力的倒在地上的艾尤迦,他身上佈滿了淡紅或青紫的吻痕,雙腿間更是淫靡不堪。他將自己的那件暗紅色的動物毛皮蓋在艾尤迦身上,呢喃著說:「怎麼偏偏是吸血鬼呢?還以為是個可愛的木乃伊呢……」

 

聞言,艾尤迦便氣不打一處來。這隻色狼吃飽了還撐著說閒話了!抱怨?是誰狠狠地要了他十幾二十回?又是誰一邊瘋狂索取,一邊說他很可愛?

 

「是吸血鬼還真是抱歉啊,那你呢?你不也扮成了巫師。」艾尤迦不服氣的說。

 

烏耶爾愣了半晌,隨即笑道:「那只是個惡作劇罷了。」

 

「啥?」艾尤迦錯愕的看著他,不知該說什麼。

 

「你想啊,我們族人那麼暴力,最近又恰逢發情期,其他種族的見到我們都必退三舍,我也就只好扮成巫師的樣子了。」烏耶爾解釋道。

 

「……就因為急需解放,所以你……」艾尤迦只覺得他的臉黑得堪比鍋底了,心好累……

 

「不過真是太好了。」烏耶爾緊緊的抱住了艾尤迦道:「還好我遇見的是你。」

 

「少噁心了,色狼。」艾尤迦傲嬌著一張臉道。

 

「我是說真的。」烏耶爾長嘆一口氣,接著慵懶的躺在艾尤迦身旁的地上,將雙手枕在頭下,說:「第一眼見到你就覺得你特別吸引人,而你也確實如此。」

 

「……喔,是嘛。」艾尤迦將臉撇到一旁,臉上卻浮起了兩抹可疑的紅暈。

 

 

「我啊,要結婚了。」

 

 

艾尤迦驚愕的看向烏耶爾,有些不知所措。

 

「……啊、啊,是嗎?那很好啊,終於……終於不用再看到你了……」艾尤迦說。

 

烏耶爾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問道:「你真的不記得我了?」

 

「你、你什麼意思?」艾尤迦疑惑的問。

 

「……不,沒什麼。」

 

 

***

 

 

飯桌前,艾尤迦愣愣地盯著手裡的糖出了神。

 

之後他想起來了,在百年前,他尚是幼年吸血鬼,常常偷跑出去玩耍,荒廢學業。

 

而在那一個雨天,他遇見了那個狼族的少年。

 

一個為情所傷的男孩。

 

「你為什麼在哭?」小艾尤迦問。

 

「我沒有,你給我滾開。」小烏耶爾抹去了淚水將手裡的幾個妖怪屍體扔到了一旁。

 

那時候他堅稱臉上的是雨水,而他也只是將管家爺爺給他的棒棒糖遞給他罷了。

 

「吃了這個心情就會變好喔,這可是愛的象徵呢。」

 

因為他表現很好,所以母親愛他,也就讓管家爺爺送他棒棒糖。

 

如此簡單。

 

 

「就因為那根棒棒糖……」艾尤迦緊抿著唇,幾欲將手裡的棒棒糖捏碎。

 

那個混蛋就為了一根棒棒糖記著他一百多年……

 

為什麼不來找他?因為他是吸血鬼?因為他們的種族是宿敵?

 

越想越煩躁,艾尤迦抓起餐桌上的刀具就朝前方射出去。

 

 

「哐啷!」

 

 

一聲脆響,執事愣愣地看著自己拿在臉前的托盤被刀具插出個洞,接著又看向自盤上滑落,被他接個正著的信封。

 

「艾、艾……艾尤迦大人……」執事心有餘悸的將托盤藏到身後,恭敬的遞上手裡的信封。

 

「……這是什麼?」艾尤迦繃著一張臉,伸手接過信封。

 

「是狼族新首領的喜帖。」

 

「……」

 

啊啊,那個混蛋……竟然還敢寄喜帖給他……

 

等等……

 

「新首領?」

 

「是的。」執事伏了伏身道:「據說前些日子對前任首領宣戰,打贏了狼族所有的戰士,是個狠角色。」說著,執事蹙了蹙眉,這狼族素來與他們血族不合,怎麼突然寄了個喜帖?肯定有詐。

 

「竟然在後天啊……」艾尤迦呢喃著說。

 

「呃?艾尤迦大人,難道您這是打算要去……」執事錯愕的看著艾尤迦問。

 

「去,怎麼不去?」艾尤迦猙獰的笑著,樣子挺嚇人的。他笑道:「人家都寄來了喜帖,我們當然得出席,而且還要獻上我們血族的特、別、大、禮。」最後那幾個字,艾尤迦幾乎是從牙縫裡硬擠出來的,他身上所散發的怒氣讓執事不寒而慄,於是默默的退了出去。

 

艾尤迦將喜帖緊緊的攥在手裡,並將那根棒棒糖硬生生的咬碎。

 

 

「烏耶爾,我來了。」

 

 

***

 

 

萬聖節當天,艾尤迦穿上了一襲黑色的西裝,內裡還搭著酒紅色的襯衫,帥氣逼人。

 

他站在窗邊,雙眼無神的看向東邊的山巒。

 

「艾尤迦大人,馬車已經備好了。」執事恭敬的說。

 

「嗯,走吧。」

 

 

東邊是狼族的領地,那一座座的山巒更是他們仰賴生存的家園,而婚宴的場地就在那座山裡,一路上皆可看見成群結隊的狼族青年,都在祝福新代首領的婚禮。

 

艾尤迦下了馬車後直奔最前座,也不跟任何人聊天,就只是沉著臉坐著。

 

他的出現讓在場的狼族紛紛停下手裡的動作,開始竊竊私語著。

 

就在這時,一名狼族少年走了過來,禮貌的說:「歡迎您的到來,艾尤迦大人,還請您隨我來一趟。」

 

「要做什麼?」艾尤迦不悅的皺起眉問。

 

「是這樣的,參加婚宴的服裝我們另有準備,這是狼族的傳統,還請見諒。」

 

「……哼!帶路。」

 

「真是非常感謝,請您跟我來。」

 

 

艾尤迦被迫換上了白色的歐式宮裝,還戴上了許多寶石飾品,讓他都快暈頭轉向了。

 

「喂,我這麼帥會搶走新郎的風頭吧?」艾尤迦無奈的問道。

 

「呵呵。」狼族少年掩嘴笑著回答說:「這點還請您別擔心,艾尤迦大人。」

 

別擔心?哼,是指他不好看嗎?

 

抱著不耐煩的情緒,艾尤迦被領到了一扇大門後面,胸前還被插了朵玫瑰。

 

「你們這些傢伙到底要幹什麼?」艾尤迦壓抑著怒氣問道。

 

「這個……」狼族少年支支吾吾的,不知該怎麼回答,而在這時他瞥向了艾尤迦的身後,欣喜的高喊著:「族長大人!」

 

聞言,艾尤迦身子一頓,轉過身去,冷冷的看向穿著黑色西裝,漫步而來的烏耶爾。

 

他的左眼上莫名的多了一道淺淺的疤痕,讓人望而生畏。

 

「你來了。」烏耶爾眼神寵溺的看向艾尤迦。

 

「哼,來看看是哪個悲慘的女人得嫁給你。」艾尤迦冷哼著說。

 

「呵,你真是可悲啊。」烏耶爾說著,勾起了抹意味不明的笑。

 

「臭皮狼,你再給我說一次!」艾尤迦惡狠狠的說。

 

「好了,快來不及了,過來。」語畢,烏耶爾一把拉過艾尤迦,使他挽著他精壯的手臂。

 

「喂、喂!烏耶爾,你這傢伙要……」艾尤迦尚未說完,便被突然打開的大門打斷了。

 

 

「咿呀——」

 

 

花雕大門的另一邊,是美麗的世外桃源,那裡有高大的木林、白色的長椅,還有白色的涼亭……,每一個都是精心設計的,猶如仙境。

 

轟天的掌聲響起,座席上有狼人、吸血鬼、木乃伊、殭屍……,每個人都給予新人最高的祝福。

 

「這、這是……」艾尤迦驚愕的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雙腳無力的黏在原地,身子僵硬的動也不懂。

 

「好了,我們都是今天的主角,把腰挺直了。」烏耶爾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艾尤迦就這樣傻呼呼的跟著他進行了婚禮。

 

 

「艾、艾艾……!」執事慘白著臉看向步上紅毯的兩人,魂都要被嚇沒了。

 

怎麼辦?他帶艾尤迦大人來參加狼族首領的婚宴已經對血族大不敬了,現在還讓他家的小祖宗和狼族首領結婚!他一定會被殺掉的……

 

不同於執事的崩潰,艾尤迦從頭到尾都是愣神狀態,就連神父的話都沒聽清,只知道烏耶爾讓他說我願意。

 

烏耶爾:「乖,說我願意。」

 

艾尤迦:「……我願意。」

 

 

一直到婚宴結束,艾尤迦這才回過神來,而他也已經被烏耶爾帶到了一處山洞裡。

 

山洞裡,各色各樣的珠寶首飾堆成了一座山,在外頭透進的夕陽餘暉下閃閃發亮。

 

「噗嗤!」烏耶爾看著艾尤迦呆呆的樣子,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

 

這一笑才讓艾尤迦想起了他都幹了什麼,於是怒不可遏的揍向烏耶爾。

 

「混蛋!」

 

「唔喔……」烏耶爾伸出大掌,包覆住艾尤迦的拳頭。他笑著問:「艾尤迦,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嗎?」

 

「你給我住口!」艾尤迦又羞又怒的瞪著烏耶爾。一想到他竟然傻傻的嫁給了一隻公狼,他就快瘋了!

 

烏耶爾伸出他強而有力的臂膀,溫柔的抱起艾尤迦,並在他尖尖的耳朵上咬了一口。

 

「唔嗯!」艾尤迦身子輕顫了一下,只覺得全身酥麻無力。

 

「艾尤迦,我愛你。」烏耶爾看著懷裡的人,眼神微黯。

 

「我才不愛你!」艾尤迦撇過頭去,嘴巴還嘟了起來。

 

「可是我們已經結婚了,你是我的人了。」烏耶爾說。

 

「我說沒有就沒有!」艾尤迦反駁道。

 

兩人皆是默了許久,最後還是烏耶爾打破了這份尷尬。

 

「為了娶你,我打贏了整個狼族的戰士。」烏耶爾淡淡的開口,那低沉的嗓音就像是惡魔的低語,勾得他魂都沒了。

 

「你就為了這個把臉弄傷了?」艾尤迦皺眉道。

 

「是啊,要娶你就只能當上首領了,為了讓族人祝福我們。」烏耶爾笑著回答。

 

「……你這是何必呢?」艾尤迦心疼的撫上烏耶爾臉上的傷。

 

見狀,烏耶爾愣了一下,而艾尤迦也反應了過來,尷尬的把手收回去。

 

「艾尤迦……」烏耶爾欣慰的笑了笑,便欲吻上艾尤迦的唇。

 

「不給你親。」艾尤迦用雙手摀住了自己的嘴,防備的瞪向烏耶爾。

 

烏耶爾忍著笑意,說道:「不給糖,就搗蛋。」

 

「啊!別摸那裡啊,色、色狼!」

 

「那就給我親一口。」

 

「滾!」

 

 

***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

 

狼人假扮巫師,吃掉了一個假扮木乃伊的吸血鬼……

 

兩人還步上了紅毯,獲得眾人的祝福……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惡作劇啊!」

 

 

(*The   End*)

回應 (2)

石上月
2017-10-24 22: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竟然有七千多字@0@ 看得很順都沒發現XDD
呆呆吸血鬼跟腹黑深情狼人的組合真棒阿
竟然還寫到結婚,整個進度超快,下好離手抱回家
罵狼人色狼意外的貼切,根本預謀已久,早就看上小吸血鬼了哈哈
PS提醒一下,這句「所以,這就是造成我現在百分之八十高度灼傷的罪魁禍首。」應該是第三人稱比較順喔
回覆:2017-10-27 16:41 我也是打得很順沒發現XD 
因為是短文所以我極力濃縮劇情,可是還是太多orz
吸血鬼傻呼呼的被狼人打包回家吃掉了(≧∇≦)
#喔喔,我也覺得那邊怪怪的,當初沒發現~
謝謝你的提醒,我已經改過來囉(´▽`)
也謝謝你的留言,我很開心o(^▽^)o
*作者的話*
妖靈
2017-10-24 20: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作者的話*

嗚嗚第一次參加比賽好緊張QQ
萬聖節賀圖就跟著一起放上來了www
是妖靈自己畫的喔(´▽`)
寫著寫著竟然飆到了七千多字……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XD 
好啦,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回覆:2017-10-27 16:41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