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子,由我承擔

行動不便的老奶奶

 

拄著拐杖一步一步地走到病床邊

 

悄悄的打開一旁老舊小櫃子

 

拿出裡面一盒黃色的紙盒

 

裡面裝了幾張國外寄來的明信片

 

珍惜般的捧在手掌中

 

一張一張的仔細翻看著

 

窗外的陽光溫暖地照著那燦爛般的笑容

 

「老奶奶,你又在看明信片了啊。」穿著白色衣服的護士推著藥車走進來「吃藥時間到了喔。」

 

看從國外寄來的明信片

 

是奶奶每天的習慣

 

「呵呵呵,這是健佑從國外寄回來的明信片阿。」像寶貝似的小心翼翼地將明信片放回櫃子裡。

 

「那老奶奶你可要乖乖地吃藥,好好照顧身體才行,你國外的孫子才能放心讀書。」

 

「是~是~是。」拍了拍旁邊的櫃子,笑容在奶奶臉上笑得更燦爛了。

 

 

 

站在病房外聽完房內對話的我

 

用手槌了幾下左胸口

 

深深吸了一大口氣

 

「奶奶,我來看你了~」打開塑膠袋,將水果放在桌上「今天帶了蘋果來喔~」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開始削著皮。

 

「怎又帶水果來了,都說不用帶水果啊,老了吃不下那麼多啦。」

 

「奶奶,要多吃水果才會健康」將切好的蘋果遞給奶奶「我會每天削給你吃,多少吃一點嘛。」

 

「好~好~」

 

「詩薇阿,今天不用上課嗎?」奶奶拿著我切好的蘋果看著我問。

 

「啊啊啊啊───」差點給他忘了等等要上課,拿起背包和課本快速跑向房門,「奶奶,我要去上課了喔,明天再來陪你。」

 

離開病房時,看見奶奶望著窗外遠方的天空

 

心裡有種酸酸的感覺

 

在健佑不在的期間裡,我會代替健佑好好照顧奶奶的。

 

 

 

健佑‧‧‧

 

認識他,是在國小同班時,他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在班上的成績一直很好,所以不管在哪都吃得很開。或許跟他的緣分很好吧,因為之後我們都一直一直同班著,直到高中。

 

後來漸漸熟悉時,只知道他跟奶奶住在一起,他們子孫倆感情很好,至於其他家人他從來都沒提起過,大家也都識相的不去過問,聽說是奶奶一手把健佑拉把長大的。因為剛好住在隔壁,所以當健佑去打工時我都會去他家跟奶奶聊聊天、說說話,陪陪她老人家。

 

然而高中考完大考之後

 

健佑就一直一直‧‧‧‧沒有回來

 

再也‧‧‧‧沒有回來過。

 

 

 

午後的陽光   緩緩地照映著

 

我推著輪椅帶奶奶在花園散步。

 

下午時曬曬暖暖的太陽     欣賞著遠方的風景,是奶奶最喜歡的休閒活動

 

「詩薇,健佑在國外過得還好嗎?」看著遠方的奶奶忽然對著我問。

 

心,撲通撲通的快速跳著

 

用力吸一大口一大口的氣

 

「他喔,成績在班上很不錯阿,而且跟其他同學也相處的很好。」

 

「這樣啊。」奶奶開心的點了點頭。

 

「健佑一個人在外不知會不會照顧自己,有沒有吃飽、天冷時‧‧‧」奶奶就像老是擔心自己小孩的父母一樣不停說著。

 

「奶奶~都跟你說了很多次不用擔心他齁,他會自己照顧自己啦。」

 

「呵呵呵」奶奶輕輕拍著我的手,午後的陽光照著那經過無數歲月長滿皺紋的手。

 

 

自從奶奶生病住院之後

 

每天,每天

 

我都會去醫院陪陪奶奶

 

拿著國外寄來的明信片

 

陪奶奶聊天   說說學校的事情

 

陪奶奶曬曬太陽   看看漂亮的風景

 

努力做著,健佑在這裡,會做的事情

 

只想代替他的位子,做他無法完成的事情

 

看見奶奶笑得很燦爛的笑容

 

一切都很值得

 

 

在一個天空陰沉且霧氣濃厚的早晨

 

鈴~鈴~鈴~

 

「喂?」

 

「請問是詩薇小姐嗎?奶奶她‧‧‧‧」

 

喀嚓  

 

手機從手中滑落,掉在地上碎成一片

 

我騎著車用最快的速度衝去醫院

 

 

奶奶微笑的靜靜躺在冰櫃裡

 

旁邊放著一盒黃色紙盒

 

看著那有著燦爛笑容的照片

 

心,就像似被滾燙的熱水不停沖刷般的難受

 

「詩薇,健佑呢?現在還是不回來嗎?」毅鈞抓著我的肩膀強忍著怒火。

 

「他最愛的奶奶都不在了,他還是不肯回來嗎?」肩膀上的雙手緊緊抓著。

 

「對不起‧‧‧‧對不起‧‧‧‧」緊咬著嘴唇,乾澀的喉嚨像卡著般說不出話來。

 

我‧‧‧一直‧‧‧一直‧‧‧

 

「又不是你的錯道什麼歉,我是在說健佑他ㄟ。」

 

「對不起‧‧‧健佑他‧‧‧」抓著衣角的手不停顫抖。

 

「他‧‧‧兩年前‧‧‧就不在了‧‧」積滿心的淚水,像找不到出口四處蹦撞著。

 

緊抓在肩上的雙手,瞬間滑落。

 

 

說他出國,是因為‧‧那是奶奶的‧‧

 

 

「詩薇啊!健佑最近怎都沒回家啊?」奶奶坐在輪椅上,曬著太陽問著。

 

在前往考升學考的路上,有一台闖紅燈的車咆嘯而過。

 

「他‧‧‧考完試後要填學校,因為他成績很好,最近要準備很多升學的東西。」

 

在那之後。

 

健佑再也沒回來‧‧

 

永遠,沒回來了。

 

「是這樣啊!真希望健佑能去國外讀讀書、多學學東西。」

 

「健佑‧‧成績在班上一直很好,一定可以的。」

 

「等健佑去國外時,想看看國外的風景,不知漂不漂亮啊!」奶奶靜靜得看著遠方。

 

心,加速的跳著。

 

「我會請他寄明信片回來給奶奶的。」

 

謊言   從那時開始。

 

 

‧‧‧的願望。

 

 

經常照顧奶奶的護士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遞給我一張紙

 

上面有著奶奶的筆跡:

 

『詩薇,健佑能交到你這朋友真是他的福氣啊。』

 

 

淚水,終於滿溢心口,像找到出口似的從眼角流出。                                                                                                             《完》

 

回應 (3)

薙淺
2014-02-07 13: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
薙淺
2014-02-07 08:5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小泥的小說要加油哦!!(笑)
回覆: 好低 ((遠望
麻麻##
薙淺
2014-01-31 10: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麻麻##

我看完囉ˊˋ!!

是說你怎麼不寫小說啦!!((我搖

圖片我PO了哦><
話的不好請見諒ˊˋ
回覆: 小說部分還在非常慢速度寫中((蹲角落畫圈圈
等有完成比較多時,才會放上來 (請非常耐心等候XD

馬上衝去看圖!!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