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Alpha黑帮黑豹x Bata舞女你

【1】

你在舞厅里工作,但因为你是beta,自然几乎没有客人点你。客人都喜欢信息素浓烈的omega,而不是索然无趣的你。

不过也好,虽然拿钱少了但是工作轻松很多。

这天,店里的头牌omega把你拉到角落,命令你偷偷把FQ剂加到她客人的饮料里。

你果断拒绝,“这里的规矩不允许这样。”你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只要某个大佬标记上她,那她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好处全被她占完,但是你一旦被发现在客人饮水里加料,小命就不保了。

“哎呀~不会被发现的,等钱到手了,55分怎么样?”   她倒是头一次跟你好声好气的说话。平时她就仗着自己是头牌,看你的眼神总是充满不屑。

但你还是没抵挡住金钱的诱惑,便答应了下来。

你端着酒水走进房间,嘱咐自已动作一定要快准狠,被发现就完蛋了。

房间里的气味侵略着你的胸腔,酒味,烟味。

臭死了…你庆幸自己闻不到信息素,不然你连呼吸都费力。

你看到坐在沙发的黑豹,他的体型和旁边的细弱的鬣狗小弟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看他的样子想必就是那舞女的攻略对象,可偏偏酒壶就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你好,我是来加酒水的。”   你颤颤巍巍地走他在跟前,转过身挡住倒水的动作。

他琥珀色的瞳孔在昏暗中亮得刺眼,他光是坐在那,就已经让你感受到野兽的威胁,甚至能感觉到后背被他锐利的视线盯得发烫。

这样应该不会被发现吧…你抬手正准备把东西加进去。

偷摸的手突然被黑色毛绒的尾巴拴住了。

“哦?有只小偷小摸的蚂蚁。”

那只黑豹说话了,他突然出现在背后把你的心脏吓得骤停。

你心想这次真的完蛋了,你紧紧握住小瓶,希望他看不见,你便能侥幸逃过一劫。

“误会了…这是我的哮喘药…随身带的。”  

你转过身跟他解释,你知道这个理由很牵强,但还能怎么办?他的拳头般鼓起的肌肉,一只手掐死你绰绰有余。

“哮喘药?你喝一个给我看。”     他油亮的尾巴松开了你的手。

你抬起头才能对上他的金瞳,强忍着害怕到发抖的声线。

“我哮喘没发作,喝它干嘛?”你和他正面对峙,起码这样能让你多活几分钟。

“松手。”他的尾巴把你的腕紧紧缠绕住,箍到你紧握的手发麻。

但你不服他,直视面前咬牙切齿的黑豹,在恐怖到窒息的气压下,对一字一顿的跟他说:“不。松。”

他旁边的鬣狗们已经枕戈待命,对着你发出低吼,正等着黑豹一声命令,你瞬间就能被五马分尸。

“什么蝼蚁?以为给我喝了这个就…”    

“谁说是给你喝的?”   你没有退路,把手中的瓶子一饮而尽。

你是beta,反应能有多大?

被他发现也好,被舞厅发现也好,都是死路一条。

他露出一丝诧异的眼神,也就很短暂的一下。

随后变成戏虐的挑衅。“倒是挺勇敢的。”他的肉垫伸出利爪,正挑起你的下巴。

野兽正享受凝视着手无缚鸡之力般的猎物的乐趣。

你不怕他,能比穷可怕吗?

你不知道他是愤怒还是怎么的,他在你面前呼吸变得急促了,你看着他的胸膛一上一下地起伏。你不明白他在大口喘气干什么?喝了药的是你,又不是他。

他的气息喷在你脸上,现在你能闻到了,他那茉莉花味的气息……

“你很难闻。”   你恶心他。

喜欢的味道却在讨厌的家伙身上,你很不爽。

他的呼吸突然停滞了一下。

随后舞女冲进来,巴掌狠狠落在你一边的脸颊上。

“你竟敢给客人加料?”   她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你看向她恶狠狠嘴脸,心知自己没有证据,便没有反驳。

她把你拉了出去,“不是叫你加了就出来叫我吗?你敢私吞?”她指着你。

“因为被发现了…”   你就让她欺压的指着自己,因为你得罪不起。

她一抬起手,你就知道会落在哪,闭着眼等着她的手打在你的脸上。

但那巴掌好像延迟了?

“行了,别打了,看着烦。”   黑豹帮你挡掉了那一巴掌。塞给舞女一沓钱。

“好的~谢谢哥。”舞女谄媚的正准备挽着他的胳膊。

“你很脏。”   他的语气似乎很嫌弃…   黑豹瞪着舞女靠近他的手,她便识趣的走开了。

怪不得一直用尾巴抓着你,就算用手也只用指甲碰你。原来是嫌你脏啊。

你身体开始有些许发热,导致刚刚被扇过的脸颊更烫了。

按道理来说,那只黑豹应该跟那群小弟一起离开,可是鬣狗们都走了,

他还纹丝不动站在你面前。

他凛冽桀骜的眼神似乎在看着猎物,有种被盯上的不安感。

“疼吗?”   他用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脸,

“啊……不疼。”   原来指的是被打的地方,其实很疼,火辣辣的疼。

只是他这个问题令你疑惑,不知道是在关心你?还是在幸灾乐祸……

“挺肿的……”他的爪子正向你的脸靠近,

他突然的靠近让你一惊,连忙后退。你别过脸和他说,“我也挺脏的,你别碰。”

他的爪子不带一丝停顿地,轻轻地落在你的脸颊,

冰冰凉凉的…   很软…脸好像没那么热了…

你有点沉溺在他爪子的触感下了,还有淡淡的的茉莉香,与舞厅的臭味隔绝开来。

一旦是主动接近你的,绝对不是好东西,你得提高警惕,你再次躲开他。

“因为我很难闻吗?”   他见你还是很膈应他。

早知道当时就不恶心他了,他竟然还记着。

“不难闻…好闻。”   你回答他。

“难受吗?”他又问。“你刚刚喝的。”

你一时摸索不清他为什么管这么宽。“一点点,不过我没事。”  

他靠近你了些,在你脖颈旁深吸了一口气。

他呼出的气喷在你耳边吹拂。你捂着耳朵问他在干嘛?

“我在闻你”   你震惊他竟然这么直言不讳。

“你难受的话来找我。”     他竟从你口袋掏出你的手机,输入了些什么。

他走后,你摸着火辣辣的脖子,发丝还残留着茉莉香……

你看着手机里的地址。

“什么啊…我可不会随便去你家……”

“就算是大型猫猫但也很危险啊。”

黑豹视角:

这个小蝼蚁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还是个beta,就像用这么卑鄙的方式让我标记你?

太蠢了……

还说是自己的哮喘药,会不会撒谎啊?

就你这又瘦又小的蚂蚁,也敢顶撞我?

瞪着我的样子真想一爪子捏碎。

哈…竟然自己喝了,可真有骨气啊,待会可别求我轻点……

这小蚂蚁……挺好闻的,

真的……很好闻…

别动,眼睛也好看,如果能挂在心口一定很好看。

啧,怎么一脸视死如归的眼神。

温柔点看着我的话,会更美。

我难闻?   开什么玩笑……

就凭你这只小蚂蚁也敢,

也敢不喜欢我…

不喜欢我也罢,那我不管你了…

心有点抽着疼,就因为看到小蚂蚁被打吗?

我看杀人时也没疼过啊

这是什么感觉,感觉心脏冒出了些什么…

啧,这个女人很臭,别靠近小蚂蚁

小蚂蚁不能沾上别人的味道……

小蚂蚁真的蠢,就这么任凭别人打…

脸颊一定很疼,让我摸摸你。

还说不疼…如果你说疼,我可以把那人撕碎。

别躲,你不脏……你身上没有别人的味道…

别躲我,还是觉得我难闻吗?

小蚂蚁说好闻,那就好…那就好…

小蚂蚁的脸好软,爪子还有她脸蛋的触感……

小蚂蚁不要逞强,向我示弱,像猎物一样和我示弱

小蚂蚁你知道吗?   你一呼一吸都在挑逗我啊…

小蚂蚁怎么这么能忍,忍着对身体不好……

一定要来找我……别找其他人。

我一定会把那人在你面前撕得粉碎。

小蚂蚁蠢就算了,我也变蠢了。

还把地址给他,万一……

算了,小蚂蚁这么蠢害不了我……

第二章

“你怎么不自己去?”   你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狼。

这只狼竟要你偷偷把窃听器安到那只黑豹的家里?简直就是危言耸听。

“反正你是个美人,容易脱身,只有你干得了。”     他拿着刀,正威胁抵着你薄弱的皮肤,

你平时最多帮他干点小偷小摸的事,被他发现你有那黑豹的地址后,竟要你干这苦差事。

“你不做,自然有人敢做。只是你欠我的…”他的手随意的搭在你的肩上,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意看着你,“你打算怎么还?”   他的爪子逗了逗你的脸,看似和你关系很好的样子…实则一举一动都在威胁着你。

你还是答应下来了,因为你知道惹了狼生气,你会没命。

你来到了黑豹留下来的地址,你庆幸是个旧宅楼,这样你就能更轻松的翻进去。而且他的家在一楼,你打算从窗口溜进去,比撬锁还快。

计划进行很顺利,你把窃听器贴在桌子底下,良心的指责,你的心不安地在胸腔中奔腾,

你不知道那只狼的目的是什么?万一,把黑豹害惨了…

你尝试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屋子的空气被你吸进了胸腔。

好像把茉莉花吸进肺里了…但是转眼就消失不见。

你再一次深呼吸,想要深刻地嗅到那茉莉花香,想嗅到那仅属于黑豹的香。

可是好淡…总感觉差一点点就能闻到了,但是又感觉离你好远好远。

你扑在黑豹家中的床上,把脸埋进他的被单里,香味起码浓了一点点。

你回想起他的爪子敷在你脸上的触感,还有他明目张胆对你嗅来嗅去。

真是只捉摸不透的黑豹……

外面传来一些声响,你立马从床上弹起从窗口溜出去,你逃得太匆忙,连床单也没恢复原状,大腿还被窗口拉了个口子。

晚上你回到舞厅,在电话里告诉了狼已经搞定了。

“对了,你们跟黑豹出手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一声……我想去看看。”  

这辈子好不容易有人对你温柔了点,你却想害他,如果你有情报提醒他也算仁至义尽。

今天出乎意料的有人点你,你走进房间,里面只有黑豹正抽着Y等着你,没有其他人。

他的尾巴微微摆动,黑豹身上弥漫着狩猎的气息。他凝视你的眼神阴森的可怕。

“我家有股怪味。”   他对你说。

“那你可能要打扫卫生了。”   你回应道,你没有回避他的眼神,故意挑衅他的不满。

“确实该打扫卫生了。”   他皱了皱鼻子,“是你弄脏了。”

他的话让你心头微微有些不快,他骂你脏,但无所谓,你从小就在地下摸爬滚打,能干净到哪里去。   但他的话还是能刺痛着你。

  “嫌我脏可以出门右转。”   你告诉他不必多费口舌在你身上。

“解释。”他怒视着你。把一件东西摔在你面前,是那Q听器。

你才明白他为何会说那不明不白的话。

他走到你面前,把一口烟喷在你脸上。“你想害我”

“是你蠢,竟能被一个舞女害死”   你毫不退缩地迎着他的视线,

你本该与他毫无瓜葛,但他那天为什么要你那么温柔,还那么亲密,显得你像是背叛了他一样。

“你是在找死”   他起身,凶狠地扯着你的头发,迫使你的薄弱的脖颈暴露在他的金瞳里,

他愤怒的低吼,让你慌乱到呼吸乱了阵脚,你看到他露出来的利齿,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你的动脉撕烂。

黑豹的愤怒让你感到一阵窒息,心有点很痛,心虚的痛。

今天的茉莉味很浓,浓到发腻,就算你是beta,   也熏得你发晕。

“闻到什么了。”他托起你的下巴,他的眼睛仿佛要把你吞掉。

“烟味。”   你回答他,实际上空气都弥漫着他的味道,缭绕在你的全身。

“还有呢?”   他的利爪又把你的下巴抬高了点。   “我的味道呢?”他问你。

你有种错觉,觉得他有点失落的错觉,

觉得他的眼神中夹杂着乞求和渴望的错觉,

一定是错觉……

“没有闻到。”   你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连吞了几次口水。

他终于放开扯着你头发的手,反而轻抚地整理着你凌乱的头发,他的动作很轻柔。

细腻到…忘记他是只危险的,不可预测的猛兽。

“我会让你闻到的。”他的爪子撩过你的头发,顺着头发抚摸你的肩膀。

他的眼神停留在你的瞳孔里,好像感受不到那把你看作的猎物的眼神了,

而是深情到…像是新郎对新娘的许诺的感觉……

肩膀瞬间碰到冰凉的利齿,你像被电流穿过感受到一阵麻痹。

“别碰,我脏。”你想推开他,因为你觉得自己无能承受他的深情。

你不知道下一次背叛他会是什么时候。

“不脏。”他回答。

你推开他的手迟疑了,任凭他的尖牙轻轻Mo挲着你动脉上的皮肤。

刺Jin的那个瞬间,一切都变得悄无声息,只有茉莉花的甜在氧气中环绕。

还有听到了他的心跳的声音在你的耳边回响……

莫名其妙的羞耻感对你而言很陌生。

你紧闭着眼,不敢看他。

突然,眼皮落下了一个绒绒的吻

“睁开眼,看着我。”      

你第一次听到如此温柔的命令,而不是威胁…

他如愿看到了你那羞红的瞳孔。

利器早已收回,变回来那柔软的爪子。

他捧着你的脸,他俯身贴紧你,轻柔地含住你的唇

黑豹舔过它的猎物,舌头上的倒刺在你舌尖上轻轻擦过。

就像是死神般触摸,温柔却致命。

他的爪子依然是冰凉的,依然安抚着你燥热的脸颊。

“我是你的第一个”   他问。

“嗯,第一个。”   你回答他,是的没错,他是第一个标记你的人。

他摸索着你脖子留下的齿痕。   问你:“能不能是最后一个?”

你只是无奈地唏嘘一笑,问他,   “那我问你,   你能回归正道吗?”

“不能。”   他的回答是那样的斩钉截铁。

  你的答案呼之欲出。  

“谁是你的第二个我就在你面前撕了他。”   他的语气中透露着不容拒绝的威胁。

你去找了那只狼,一开门,只看到白墙上鲜红的雪迹,还有狼的身体。

这只黑豹真的撕了啊…你正准备好好的欣赏黑豹的战绩

突然有人捂住了你的口鼻……你被拖进了车里

在闭眼的那一刻,只看到车门被关上了。

黑豹视角:

家里,床上都是你的味道……

你没有光明正大地找我,竟偷偷溜进我家,太卑鄙了……

明明你是个beta,怎么味道这么浓……

小蚂蚁的动作太拙劣了,竟敢装窃听器。

我给你地址可不是让你干这种事……

你怎么不怕我?

我要你像一只蝼蚁一样害怕我,仰视我,服从我……

我家里有你的味道,还有你的雪的香味。

你知不知道,这些都在让我的理智崩坏。

我真的…忍不住要标记你了

你脏了,你想害我……

我怎么会嫌你脏。

解释吧,我想看你怎么狡辩,我想要看你像只快被咬死猎物的一样,在我面前挣扎。

我确实蠢了,就不应该乖乖等你,当初就应该立刻把你吞进肚子。

小蚂蚁,我不要你这么倔强。我要你示弱,我要你臣服我……

你滚动动喉结好美,你若隐若现的   脆弱的动脉也好美。

我闻到了,你的信息素。

果真和玫瑰一样,是带刺的。

明明是背刺我,可为什么我的心这么酸,这么疼?

那你闻到我的信息素了吗?

明明是我的易感期,这么浓烈的味道……你真的闻不到?

不要嘴硬,我会让你闻到的。

人类的皮肤好滑…好软。我很喜欢,因为脆弱,不堪一击。

我一定会让你闻到的,我会标记你。

一次不够,那就两次。两次不够,我会再来一次。

直到你被我完全…占有。

完全地,属于我。

你不脏……

对不起,我不该说你脏。对不起,我的w会来补偿你…

睁眼看我,拜托把我印在你的眼里……

我的咬痕会消失,但别让我也消失……

我很开心,我是第一个标记你的人……

但能不能是最后一个?

不能吗……无所谓,我会把第二个出现的人撕掉。

我会在你面前把那第二个,第三个都撕掉。

直到你不敢找其他人……

直到你属于我。

第三章

你是被一桶冰水浇醒的,   刺骨的冷让你瞬间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可面前的人不是什么劫匪,而是那只黑豹……

你用手遮着变得透视的上衣,“你这是要干什么?”   冰水让你的白T恤变得透明,黏在你的皮肤上,还能隐约能看清里面的颜色。

“好看吗?我说过会把他撕掉的。”   他烟蒂摁灭在沙发上,沙发被烫出一个洞。

你回想那个画面,肠子和骨头……像是被活生生撕开一样。

你开始有点畏惧面前的他,你才发觉他仅仅对你温柔,而背地里却是你看不透的残忍。

  你问黑豹他什么要绑你?

他的尾巴扫过你的脸,“惩罚,你背叛我的惩罚。”   他的金瞳看着你满是怨恨,他的视线还扫过你湿透的前胸。

你难为情的别过脸,   “我好冷……”

“含住。”

  他从酒桶掏出一个冰块,递到你的嘴边,你乖乖的咬住那块冰,不敢反抗面前的野兽。

他的手把冰推进你的口腔里,他的拇指摩挲你的唇。

他很慢很慢的俯身靠近你的,深深的覆上你的冰冷的唇,再分开,你趁这短暂时间重新拥有了氧气。

 

你望着面前的他,他的瞳孔在你左右眼徘徊着。

他似乎很认真地在欣赏抢夺来的猎物。

猎物就猎物吧,猎物可以在猛兽面前示弱。

你第一次主动吻上他,你摁着他的头狠狠地撬开他的嘴。

你把冰块渡给他,换来了满嘴花茶香。

你把他推倒在沙发上,“我好冷……”     你脱去沉重湿冷   的上衣。

但刚刚,他伸手阻止了你脱去胸前最后一块布料的手。

“不是说要标记我吗?   ”你抚摸身下的黑豹,手轻轻抚过他的胸,划过他的腹部,在他腰带的位置停下。

他握住你挑逗他的手,“前提是你愿意才可……”

在他的注视下,脱去最后的布料,毫不犹豫对他说,“我愿意。”

你愿意,当然愿意。

他是第一个对你温柔的人,第一人标记你的人,

第一个…愿意亲吻你的人。

但你还想害他,

你无耻,你想让他原谅你,

就算是用身体也无所谓。

你的舌撩过他的利齿,和他的倒刺

那就让茉莉花攀挛地刺在你身上吧。

你肆意在黑豹的身上寻找热源。

紧紧贴住的身体,让你暖了些。

他在你身下,静静地   配合着   你那胡乱地   没有节奏的吻。

他轻轻地扶着你的腰肢,细腻的回应你每一次侵入。

你过于贪婪抢走他口腔的空气,忘记了自己也需要氧气。

两人短暂的分开,和他的距离只有寸许,都能看到对方脸色潮红和急促的呼吸。

你和猛兽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追逐,但这次是你赢了。

“你为什么背叛我?”   他把你垂下的发丝别到耳后。

你有些黯然,心里还是愧疚   ,“因为被刀抵着脖子……”

他亲吻你的下颚,“对不起……”   他和你道歉。

你那被刀威胁的地方好像…不那么疼了,

他抱着你赤裸的上身,他的绒毛窝在你的心口,很暖……

森林的猛兽竟臣服在你身下……

他的身下已经屹立而起,你看到了猫科动物的倒刺……

“会很疼。”   他捧过你的脸,不让你再看那根……

你还是褪去了衣物,   “我喜欢……”  

你忍着撕裂感缓慢的坐了上去,你也感受到他的身体难以忍耐的反应。

你不冷了……被他的身下之物灼得你火热。

黑豹的倒刺因为在里面摩擦,刺激着你浑身欲望的神经。

他含住你的肩膀,尖齿刺进你的腺体,

“我是什么味道。”你问他,你只知道他的茉莉花,但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会很难闻吗?

“玫瑰…很香,我很喜欢……”   他吮吸着你的肩膀。

他一定看到了你难堪的身体,你一只手覆上他的眼,

“闭眼……别看我。”   你不像玫瑰花一样漂亮,你带刺,不好看

你遮住他炙热地欣赏你酮体的视线。

他的东西涨大了,尽管你已经停下身下的动作,还是刺得你生疼。

它紧紧勾住你,倒刺   正刺激着你里面的肉璧,

你的娇声已然带有哭腔,黑豹他抱住浑身瘫软在身上的你。

你的耳垂被他含着,“你很美…很好看”  

  “带刺的花更好看”

明明是他带刺呢。

我在指缝中看到她因为我而疼痛的脸了……

好美…

以后不准再害我了,我也很疼。

你要补偿我,你要因为我而痛

你带刺,我也带刺   我们真的很般配……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