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蝶

從前,我總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無拘無束,也無人關心,因為我不曾說過話,所以但是總是將那些欺侮我的人欺負到哭,所以我被送了一個外號「沉默殺手」,我不以為意,直到那天,我轉學遇到了一個男孩,他是我的鄰居,一個愛笑的男孩。

我討厭說話,當他問我名字時,我在紙上寫下「莫語」

他笑著說:「莫語?果真人如其名。莫語,是個好名字呢。」

他偏偏頭,笑容在陽光下閃閃生輝:「我叫,夢蝶,莊周夢蝶的夢蝶。」

我們一起在長椅上吃著冰棒,一起在海邊吹著晚風看星星,一起去卡拉OK唱通宵,不,是聽伴奏聽通宵,一起準備期中考,一起畫畫,一起在屋頂上看夕陽,一起看書,從始至終,我都沒有說過話,而夢蝶也只是笑著看著我,幾乎不說話—除非必要。

不管是什麼事情,他都對我有無限的包容與耐心,或是說,理解,哪怕再看到我房子裡只有我和一個年邁失聰的老婦人,也就是我的奶奶時,也沒有絲毫驚訝或是嫌惡,只是笑著問說:「莫語是因為她嗎?因為親人,所以莫語,所以你」他仍然笑著摸了摸我的頭髮:「真的很善良呢,和傳聞中那一言不合就打架的人根本不同。」

我笑了,他說,我的笑容如春日暖陽,真的如此嗎?如果是,那就太好了。

靦腆的少年和沉默的女孩是學校中公認的情侶,對此,少年只是笑笑,而我,仍不發一言。

直到那日,我們在屋上賞星星時,明亮的砲火劃破夜空,是這場死亡嘉年華的開幕式。

他被徵去當兵,但他,只是一個未經訓練,體格羸弱的十四歲男孩啊。

那天,他被准許回來看看親人,我高興的上去迎接他,一顆子彈卻朝我飛來,他抱住了我,血,滲到我的身上,血是溫熱的,我的心,卻如此冰冷。

他死死的抱住我,又是我熟悉的溫暖微笑:「幸好我護住你了,不然讓一個女孩子在我面前死掉我真的愧為軍人啊。」

不要,為什麼,天,你殺了我那麼多親人,為什麼,還要殺他?

我哭了,無聲的哭了,終於,我塵封已久的喉嚨重新啟動,啞著嗓子說:「夢……蝶,你不可以死。」好久沒說話了,第一個字講得吃力,但後面就還好了。

他勉強張開眼睛,笑著說:「沒想到我聽到你說話時,居然是我死時,可惜我不是九命貓妖,沒辦法再聽到了。」他的胸口逐漸冷去:「不要!」我叫著,但天,仍不憐憫我。

一隻純白的蝴蝶停在他的胸口上,他中彈的地方,純白著羽翼染上了鮮血,名為夢蝶的男孩,終夢碎,隨蝶而去。

後來,敵國求和,領導者馬上同意,但是要了一千萬,說要安葬那些不幸在這場戰役中陣亡的軍人,我不解,所以人命,只是一個可以用金錢交換的物品嗎?那牽連在那些戰死士兵身上的情呢?誰還?用什麼還?更何況,他們說的好聽,哪有人來安葬他?

我用雙手挖出了一個坑,然後將他的屍體放進去,然後,替他放上一朵純白的百合,那是他最喜歡的花。

我以一己之力,在即將撤退的敵營裡殺死了十幾個人,最後被一彈穿心「這樣,就能見到他了吧?」於是,我安詳的,毫無掙扎的祥和睡去。

夢蝶-完

作者有話要說:先懺悔一件事,我有一個男性朋友,他的筆名叫夢蝶,然後這篇文的主角是一個叫夢蝶的男孩,然後我把他寫死了,嗯……對不起(跪),下次還敢(?)不過我給他寫了一個陪他一起上天堂的老婆,所以扯平了(站起來)(拍土)

好,懺悔結束,來談談這篇文,這是我第一次寫BE欸(也是第一次第一人稱視角)www真爽(沒)不過兩個都死了,所以是HE,不接受反駁^-^

寫的時候是晚上10:50,寫到11:20,起因是我看某本小說,然後突然有靈感了(原本是圖畫,一個指尖停著閃著銀光的蝴蝶,然後是側面的少年,頭髮和衣服後襬飄的很高,背景綠色但有亮亮的螢火蟲和蝴蝶之類,然後第一想法就是:他一定叫夢蝶!!),就是如此突然!

第一句想到的就是那句:「一隻純白的蝴蝶停在他的胸口上,他中彈的地方,純白著羽翼染上了鮮血,名為夢蝶的男孩,終夢碎,隨蝶而去。」然後就這樣順暢的生出來了,以這句話為本,生出來的。然後,我真的好喜歡那句話啊啊啊!!!雖然常常會突然有一些很賦詩意的句子,但還是第一次這樣寫下來(感動),只要有機會(和我想),應該還會繼續寫這種以句為本的短文,雖然看起來有點像Chat   GPT寫的,但真的是我寫的喔!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