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人間釀(五)名字的真相

「精神振作了沒?妳們今天玩的是什麼把戲,給太祖瞧瞧。」過了約莫一炷香功夫,正義等到子清的呼吸心跳都平穩了,才開口探問。

「是這個,一堂講座課程。」子清乖乖遞上全黑的講義,不等她解釋用法,正義大師接過來便熟練的操作起來___打上一道靈力、手指按上尖刺、閉眼默念自己的名字送進天突穴,緊接著,就看見正義大師全身泛起金光,天道送下渾厚的自然靈力進入正義大師的頭頂心!

「您看!您也可以,只有我不行!可見我的名字不是真的,天道就是不認我!」子清眼看著被金光包裹的太祖,想到自己可能不是人家的後代,不禁悲從中來,又開始泫然欲泣了。

打從出生起便頂著「大道法師後代」的名頭,一向過得順風順水的小姑娘子清,目前為止吃過最大的苦頭就只有太祖教她練功,哪裡能想到,自己現在竟也冒出了「身分不明」的難題;這完全打翻她賴以生活的自信與自傲,

原以為自己是背靠根深柢固大樹的蔦蘿,突然變成無根浮萍,怎麼能不心慌?

「這咒術圖騰只能用一次,接下來妳就算再把名字擺在天道之下,這個咒術依然不會啟動,它的能量用完了。所以,妳也別再糾結名字啦,名字不對、頂多沒辦法起天雷誓罷了。」正義又慈愛的摸摸子清的頭,這回子清強烈感受到,太祖爺爺正把一股不容小覷的靈力,從頭頂心灌注到她全身,難不成,這就是剛才天道賦予的自然靈力?

當子清用疑問的眼神看像正義大師時,只見他微笑點頭,輕輕地說:「這是剛才天道賦予我的自然靈力,它本就該是妳的,現在轉到妳身上,剛好而已。」

子清無從推辭、不敢抗拒,只能將自身靈力團成一個甕,緩緩接下並引導這股自然之力進入丹田。所有道法師都知道,靈力從一個人的頭頂心灌入,可說凶險之至;除了天道,一般道法師絕對不敢這麼做。現在正義大師要將自己剛接收的天道之力轉給自己,才四級到法師的子清根本不敢出聲回應,只能拚命收束心神、努力做好「引氣入體」的基本功。

又過了三炷香時間,金光隱沒在子清丹田之內,透過內省功夫,子清「看見」自己丹田內有一枚金黃的小太陽緩緩流轉,四肢百骸舒暢極了,五感也陡然清明許多…她已經晉級為五級道法師了!

「我晉級了!謝謝太祖!」子清驚喜的叫出來,興奮的神情,跟剛才的頹喪有如天壤之別。

「好孩子,今天學院安排的這堂講座,本就是為妳們提供一個晉級的契機,現在妳也得到這契機了,快去穩固修為吧!其他的事都不急。」正義大師撤下迷霧結界,還貼心地打開辦公室的門,一股柔和勁氣送出,子清可說是腳不沾地的被送出辦公室,直接進到雲之城女生宿舍門口。

「怎麼樣?有您老人家親自出手,這問題應該解開了吧?」院長大辦公桌上一排水晶球中的某個小晶球突然亮了起來,彌勒佛的胖臉塞滿整個水晶球,像是啟動了一面變形哈哈鏡。雖然揚言要「閉關」,但是禁不住八卦、不、是關心,關心自家學生的情況,彌勒佛院長才發現自己辦公室裡的結界打開,就迫不及待用通訊水晶球聯繫正義大師。

「老弟,這回謝謝你了,有空上見晴峰來,咱們再好好喝上兩杯。」正義大師對院長的問題聽而不聞,他從藥簍裡拿了兩束藥草出來放桌上,說道:「來得匆忙,沒啥好東西當伴手禮,這『日見草』跟『月見草』是崑崙天山特產,你將就著笑納吧!」語畢,揹起竹編藥簍悠哉跨步,只見他交換兩步,身影便消失在天道學院大門外。

「喂!正義,你是不是該跟我掰扯一下,到底怎麼回事啊?」辦公桌上的水晶球光芒大盛,紅鼻子下方的大嘴一張一闔、氣急敗壞的聲音從水晶球裡傳出來,可惜辦公室裡一片幽靜,人家已經離開啦!

第二天,在問道班教室裡,精靈王子纖長得不似人類的手指間,也夾著一疊講義,不過這講義就是普通白紙、上面印滿密密麻麻的黑字,標題同樣是《名字的真相》。

「小心,講義第二頁會有個幾乎隱形的小刺、它會刺你個措手不及。」朱亥小聲跟坐在一旁的子強說道。

「會痛嗎?」子強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個子矮小瘦弱的小男孩,這幾年學院裡的伙食把他餵得身強體壯、已經是個七尺五寸的昂藏青年了;可是,那耿直單純的個性一點也沒變。

「痛是還好啦,就是突然來那麼一下子、讓人猝不及防嚇一大跳。」朱亥哼哼著,肥短白嫩的小指頭慢慢靠了上去。果不其然,問道班教室裡也出現了昨日在格物班教室裡相同的畫面:二十六處天道回應形成的結界,一一在學生座位間亮起。

格物班導師、精靈王子,頂著一頭飛揚的金髮、睜著碧藍的眼睛,年輕俊美的臉龐上寫滿少見的嚴肅,眼光在一個個座位間逡巡,每個學生用真名呼喚天道的模樣,都被他盡收眼底。當他看到座位最後方的朱亥時,嘴角微微一勾,翹起二郎腿,全身放鬆靠向椅背,直直盯著朱亥脹紅的臉不放。

這朱亥,明明高了子強一屆,本來不該出現在這兒的。

如果一切順遂正常,朱亥現在應該正在努力準備實習報告、等待審核通過便能畢業了。但是,中間出了些問題,他就倒楣。所以只能再實習一年,這些實習前的講座,明明去年已經參加了、也被天道「電」過一回了,這會兒還得重來一次!

朱亥心裡的念頭亂七八糟轉著,連帶靈力也博雜亂竄,天道一記小雷轟下來,他來不及引氣入體,頓時被轟個七葷八素、連頭髮尾端都有些燒焦了。最近這兩年,男生們流行剪去長髮、頂著三寸長的刺蝟頭表現「男性氣概」,朱亥一向走在流行最前端,他不但剪了個刺蝟頭,每天早晨還用蜂蠟小心固定髮型,確保自己的頭髮高人一等;這會兒剛好成了天道雷劈時的引線,一叢叢原本尖翹的造型都炸開花,成了一顆燒焦爆米花啦!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