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人間釀(四)名字的真相

不得不說,彌勒佛這回腦洞開得有點兒大,直接懷疑起田家世系的真偽啦!

「田水青。我的本名是田水青。」子清頓了一會兒,便用清脆的聲音報出自己的真實名字___只可惜,天道似乎不認可這個名字,鳥都不鳥她。

「呃,當年招生考試的報名單上,也是這樣填寫的。」彌勒佛從身後櫥櫃裡翻出一疊資料,抽出其中一張,仔細端詳著。

子清一眼就認出,那張報名單,正是她一邊跟爸媽商量閒聊、一邊輕輕鬆鬆地填寫的,五年前那個春末夏初的傍晚,父母親輪流審視過那張報名表,神情比她本人還要緊張。

那張報名表上有不起眼的一欄,正是:姓名。

姓名欄後面帶著的,成了一片模糊。彌勒佛院長隨手把紙上的模糊處捏起來向腳下一扔,被掩蓋在障眼蟲下方的文字赫然顯現:「田水青」。

「這真的是我的名字,從小到大,我只有這個名字。」子清看見自己那稚拙工整的筆跡,一下子回到當年的感受,那是拘謹中帶著熱烈渴望,舉手投足都怕墜了「大道法師後人」名頭的顧忌。

「嗯,妳父母都是普通人,這事兒就算問他們,大概也得不到答案。」彌勒佛院長臉色沉肅了些,他在心神某處開始輕扣一扇門,這時盯著面無表情院長的子清,不由得把所有的壞結果都設想一遍……難道,她真不是田家的子嗣?只是抱來充數的?聽說當年太祖曾被下咒、對方咒他後繼無人,所以老田家連續五代單傳,而且還是代代英年早逝、其壽不殤那種;到了田一鳴這代,更只生了子清一個女孩兒。當太祖正義大師得知消息後,還曾經嘆了一口氣,說道:不管男孩女孩,都算是田家有後嘛!

「難不成,我真的只是爹娘為了不愧對祖宗、從別處抱來充數的?」子清愈想愈覺得這就是真相,禁不住沮喪難過起來。

剛用靈力流跟正義大師交換過簡短訊息的彌勒佛,一回過神來,就看到眼前坐著的小姑娘默默流淚。

「別哭、別哭……小姑娘妳別哭了好不好?我只是跟妳家太祖打聲招呼,讓他過來關心一下,我沒有懷疑妳的意思!」彌勒佛院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看見小女孩掉眼淚,可憐兮兮的小女生眼睛一紅,他就會開始手足無措、語無倫次起來;嗯,他絕對不承認,就是因為怕面對女生的眼淚,所以才不結婚。

當辦公室的門被打開,愛美老師跟兩個學生探頭觀望時,就看見一個肥頭大耳的胖老頭兒正手足無措地圍著一個默默哭泣的年輕女生打轉,那模樣,像極了惡作劇過頭的小男生,努力想要讓被自己不小心弄哭的小女生平靜下來。

「子清,別怕、有我在!」子元一個箭步衝過去,恨不能把傷心的女孩摟進懷裡,只好半跪在地上,拿手帕去承接猶如斷線珍珠的淚水。

「子清……沒事的。」子靈一時之間找不到安慰的言詞,只能雙手按著好朋友的肩膀,用心神輕輕梳理她雜亂四竄的靈力線。

「我、我……她、她……我沒有……你、你們……別……」彌勒佛院長緊張得兩手胡亂比著,結結巴巴說不清楚。

愛美老師雙手負在胸前,有點兒好笑的看著「彌老頭」那副狼狽樣,說:「我們沒人說你欺負小女生,你這麼緊張幹嘛?」

「院長對不起,是我自己心情不好,我哭跟你完全沒關係。」子清全身亂竄的靈力線被子靈用回復咒手法梳理之後,平靜柔順下來,也讓子清止住想哭的衝動,終於開口為院長澄清了。

「不哭、不哭就好。」彌勒佛鬆了一口氣,只要小女生不哭鼻子,一切好商量。

「院長,您該不會……對眼淚過敏吧?」愛美老師看這情景,似乎發現一件了不得的秘密,雙眼亮晶晶地盯著下巴頦那兩團肥肉還在顫抖的院長大人,嘴角勾著不懷好意的微笑。

「他是怕我生氣。敢惹我玄孫女掉眼淚,下場只有『慘』字!」一身粗布工服、背上還背著竹編藥簍的初老男子一跨步,就從走廊那頭直接進了辦公室,進來的人便是正義大師、田家太祖。

「正義啊,你來的正好,這算你們家務事,我們不好插手,辦公室留給你,我先迴避啦!」彌勒佛院長如同見到救星一般,趕緊交代了他的立場,飛也似的從那辦公室撤離,臨走,還不忘跟愛美老師吩咐一句:「愛美老師、子元子靈,你們也撤了吧!」話音才結束,彌勒佛的身影已經飄回自己的院長宿舍裡了___剛剛那場緊急的「靈力流叩問」很傷神的,嗯,還有那頓眼淚,傷神的程度不亞於一趟「靈力流叩問」……這下子虧得太多,他得好好補一補,彌勒佛關上房間門的時候打定了主意:現在起閉關四十八個時辰,一定要等他全身不再起雞皮疙瘩才能出關。

眼見避難般逃跑的彌勒佛院長、還有愛美老師硬拖著依依不捨的子元、子靈離開,正義大師在房間裡佈了一層霧氣,那霧氣凝實得像置身於名山勝境之間…「丫頭,妳想什麼呢,妳確實就是我老田家五代單傳的獨苗啊!」正義大師蒼老的聲音打破沉默,瞬間喚醒正在發楞迷離的子清。

「太祖,可是…我的名字、天道並不承認我的名字!」子清脹紅了臉憋著一口氣,說出心裡最恐慌的事實。

「嗯,接到老彌的靈力流叩問,我首先就是去找妳的老爹老娘。仔細檢查了那兩人,確定他們的記憶沒有被動手腳之後,才過來的。」正義放下藥簍子,慈愛的摸了摸子清的頭。當他摸著第一下時,手頓了一頓,那停頓極細微快速,沉浸在傷心憂愁之中的子清並未發現。

「有人用回復咒梳理過子清的靈力?這手法挺特別的。」正義不動聲色的又摸了摸子清的頭,把蘊藏在手裡的渾厚真氣度了些給小孫女,看她明顯哭腫了的雙眼,今天這事兒,很傷神哪!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