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新版)小紅帽與大野狼

主角視角:

大野狼:阿武

小紅帽:以晏(yàn)

      「嗚嗚嗚嗚……」我站在山頂上,放肆的大聲長嘯。

      不管現在是艷陽天,也不管這附近有許多獵人出沒,反正,我就是要大聲的,喊出這兩天被母親禁足的悶氣。

      「咔嚓」

      我豎起耳朵,望向聲音發出的地方,發現一隻灰色的小兔子,正躲在不遠處的草叢裡。

      被母親禁足這兩天,真的把我悶壞了。

      這可憐的小兔子出現的正是時候,正好讓我運動運動。

      我發揮狼族的特性,快,狠,準的撲向小兔子。但是,小兔子也不呆。我的前腳才動,它就已經往前逃竄。雖然我只是一隻小狼,但我好歹也是勇敢的狼族,一旦確定目標,就會全力以赴。

      一番追逐,眼看我的爪就要碰到小兔子的時候,突然腳一陣刺痛,我被絆倒,撲倒在草地上。我往腳一看,發現自己的腳正被獵人的陷阱給夾住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披著紅色外套的人類小女生出現在我面前。一直以來,我和其它同伴都被告誡不要接近人類,因為人類是非常危險的族群。

      所以,當人類小女生接近我時,我立刻擺出戰鬥姿態,凶狠的猛吠。但是,人類小女生彷彿是聾子般,對於我凶悍的氣勢不聞不問,反而越來越靠近我。我慌了,呆了,亂了,不知所措的胡抓亂踢。

      混亂中,人類小女生的手臂被我抓出一條血痕。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並沒有因此而跑走或是憤怒。她還是默默的靠近我,替我拉開夾住腳的陷阱,從身邊的小籃子裡拿出藥物為我包紮傷口。之後,才為自己手臂治療。

      全部傷口都處理完畢後,人類小女生輕輕的撫摸我的頭,露出像早晨的清風般溫柔的微笑。在我還陶醉在她溫柔的微笑,和她身體微微散發清香的花草香時,她突然站起身,揮舞她那潔白的手臂,身影逐漸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我好想多看一眼她的笑,我好想多嗅一會兒花草香。

      但是,我受傷的腳不允許,我的教育不允許,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們和整個狼族都不允許。所以,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的呆在原地,遠遠的,用不捨的眼光貪戀著這美麗又美妙,但卻很短暫的幸福。

      ==========我是分割線==========

      「阿武!」

      站在草原旁,我拔開喉嚨叫著。

      風吹拂過草頭,翻起像海浪一樣的浪波,也吹動我的裙擺和艷紅的小外套帽兜。

      幾分鐘過去了,除了風吹草動的沙沙聲響外,一切還是靜悄悄地,沒任何動靜。

      奇怪,平時一向都在的,為什麼今天不見影?我有點害怕了。

      「阿武!你在嗎?」我不放心地再叫道,「快出來吧!」

      一道黑影突然自斜處撲向我。

      我驚叫,失腳跌倒。嘩啦地一下,撲面而來竟是一大把的花朵。

      原來是阿武把不知從何處採來的一大把花拋到我身上來。

      我渾身掛滿花朵地從草地爬起來,一抬頭就見到阿武在我眼前呼噗呼噗地笑著。

      「你……你這壞蛋!」我又驚又喜地撲上去,搔他的癢。

      阿武象徵性地掙扎了一下,就舒服的躺在地上任我搔他。

      「你去了哪裡?」我順口問道。

      阿武咬了一朵花放到我裙子上。我明白他的意思。

      「你一整個早上都在為我採花?」我撿起花兒。阿武點頭。

      「謝謝你。」我笑了。

      但想起早上的事,我的心情又鬱悶起來。

      「阿武,我們暫時不要見面好嗎?」我開口要求。

      阿武像被觸怒般,猛地站起來,怒視著我。

      我被他嚇了一跳,「怎麼了?」

      阿武一撇頭,傲氣地,就想離開。

      「阿武!」我拉住了他,哀求道,「不要走,聽我把話說完。」

      我知道他聽得懂我的說的每一句話。阿武其實非常聰明的,有時,我甚至不覺得他是狼。

      他稍一躊躇,還是回頭了。我就是喜歡他的善解人意。

      「國王頒發了滅狼令。」我悶悶不樂地道,「我擔心你會被牽連。」

      國王非常重視狼群氾濫的問題越來越嚴重。

      「聽說東村被狼群襲擊,有八個村民被咬死了。」我想起隔壁大媽說的話,「看來狼群是餓慌了,才會襲擊村莊呢。希望不會輪到我們這裡才好。」

      今天早上,我看見從村口中列隊而過的兵團隊伍,聽說那些都是被派出去獵狼的士兵。

      村長也頒布了國王許下的重賞,只要有人獵到一頭狼,就賞發一枚銀幣。

      一枚銀幣……對我們這樣的小村莊居民來說,可是一筆橫財,能過上半年無憂了。所以村莊中稍有些力氣的男人都打算當起獵狼的獵戶了。

      我明顯地感覺到阿武的身體微微一震。

      「你也知道這件事?」我焦急地問。

      阿武沉默了一會才點點頭。

      「那不是你對吧?阿武,你不會攻擊人的,對吧?」我懇切地問他,「你這麼善良,一定不會吃人的,對吧?」

      阿武搖頭後,才點頭。

      我鬆了一口氣。

      不是阿武就太好了。

      阿武是獨一無二的,他才不會像其他野狼那麼殘忍嗜血。

      ********

      在阿武的相伴中,不知不覺,天色昏黃下來。

      眼看天色不早,我起身,依依不捨地向阿武道別,「阿武,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這一別,不知何時還有再見的機會,心中特別難過,「你要小心一點,不要讓人發現你。」

      阿武望著我,金黃色的眼眸也流露深深的不捨。

      就在我狠下心,轉過身子準備離去之際;

      「以晏……」

      阿武突然以沙啞低沉的聲音喚了我的名字。

      我徹底地愣住。

      阿武……會說話?

      怎可能?

      「……阿武?」我驚訝地回頭。

      「是的。」阿武用他毛茸茸的頭蹭蹭我的手,「本來不應該開口說話的,但……我沒辦法忍受你就這樣離去。」

      我彷佛是在做夢一般。

      「為什麼你能說話了?」我像是夢囈一樣,喃喃問道。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所以跟森林裡的巫婆交換了條件……她答應用魔法把我變化成人類,」阿武用他不熟悉的嗓音,僵硬地說著,「後天,就是我變化為人的時間。你記得回來這裡找我。」

      「我等你,阿武,我一定等你回來。」我急切地承諾。

      「嗯,記得一定要來找我。」阿武的心情也很好地叮囑我。

      和阿武分別後,我雀躍萬分地回家。

      阿武可以開口說話了!他說他會變成人類!我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阿武身為人的模樣。

      我想,我今天會開心得睡夢中都會笑出來。

      ==========我是分割線==========

      「野狼入侵,野狼入侵!」

      「不要讓它逃走,快追!」

      「大家分頭找,一定要抓住它!」

      我咬著從村長的寶箱裡盜來的瑪瑙項鍊,躲進昏暗的巷子裡,伏低身子,逃避居民和士兵的追捕。

      我必須在今夜的月圓時分,把巫婆要求的瑪瑙項鍊交給她,以換取變身為人類的魔法。為了能以人類的模樣見以晏,我決定冒險一博,抓緊機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破重圍。

      「阿武!」

      就在我準備突圍時,以晏的聲音在身後傳來。我扭過頭看到以晏在唇上豎起食指,示意我別出聲。之後,我跟在她身後,繞了許多個彎,最終終於走出了村莊。

      「以晏,我……」

      「阿武,什麼都別說,我知道你會這麼做一定有你的苦衷。現在不忙著向我解釋,你趕快逃走吧!我怕大家會找到這裡。」

      我看著以晏,深藍色的眼眸反映著她內心的不安和害怕。

      我柔順的低下頭,一步三回頭的慢慢走進森林裡。

      *******

      很快的,今天就是我和以晏約定的日子。

      一大清早,變身為人類的我,穿著昨夜從東村郊外偷來的破舊衣裳,雙手拿著剛採集的鮮花,站在上次惡作劇撲倒以晏的草地上,興奮的左顧右盼。

      但是,從太陽升起到下沉,天空由明亮變為黑暗,直到狼牙月的出現,以晏始終沒有出現。

      我很傷心,但是我更擔心以晏是不是出事了。

      我鼓起勇氣,踉踉蹌蹌的離開草原,走進以晏的村莊。還沒踏進村莊,就听到裡頭人聲嘈雜。走近一看,怎麼許多的村民都圍在教堂前交頭接耳,指指點點的。

      ******

      「以晏!」

      突然,我看到以晏披著她心愛的艷紅色外套,手腳被捆綁在一根粗大的柱子,四周堆滿了許多乾枯的樹枝。

      沒有片刻的猶豫,我粗暴的推開人群,一個箭步,越過樹枝,跳近以晏身邊。

      「以晏,你有沒有受傷?」

      「……阿武,是你嗎?」

      「以晏,你為什麼會被綁住?他們要對你做什麼?」

      「阿武,你……」

      以晏話還沒說完,站在樹枝外拿著火把的牧師模樣老人,大聲的對我喊到,「年輕人,不要和魔女說話,她會讓你墮落地獄。這個魔女串通狼群,和狼群勾結,有人看到她和野狼在草原上嬉戲,而且前天她還私自放走入侵的野狼!」

      我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看著以晏,心中好痛,好疼。

      「以晏,別怕,我帶你走!」

      看到我正在替以晏解著捆綁的粗繩,牧師模樣的老人立刻毫不留情的把他手上的火把往樹枝丟去。頓時,四周立刻陷入一片火海。

      「阿武,你快走,不要管我。」

      看著以晏著急的模樣,我心裡竟然甜滋滋的。

      我想,這就是人類所謂的愛情吧!我望著以晏那美麗的深藍色眼眸,情不自禁的吻了她。然後,我緊緊的把以晏擁在懷裡,真誠的在她耳邊輕聲的說道:「以晏,我愛你。」

      ==========我是分割線==========

      我愣住了。

      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阿武已再度開口;

      「以晏,你願意跟我離開這裡嗎?」

      認真的凝視我,他補多一句,「永遠地,在一起。」

      我點點頭,用力地抱住阿武,「我願意!」

      我願意!不論是去天涯還是海角,只要是跟阿武在一起,我都願意!

      阿武長嘯一聲,抱住我,從火勢最弱的地方躍了出去。

      「攔住他!」牧師驚叫,「他是魔女的同黨!」

      「想捉我?你們還嫩得很哪!」阿武大笑著,三兩下就把衝上來想捉住我和他的人撥開去,拉著我,朝村莊外逃跑。

      村人大聲喝叫著追來,但平日好吃懶做的他們哪追得上健碩的阿武。

      但是,奔到村外時,我們竟不幸地碰上了歸來的伐狼兵隊。

      「什麼人?」有人嚴聲喝道。

      「不要放走他們!」身後追來的村民叫道,「那女人是魔女!是她把狼群召來村子的!」

      「以晏,這裡!」阿武拉著我向另一個方向逃跑。

      「站住!」身後的人喝道,「再不站住就要放箭了!」

      「放箭!」我聽到身後的人下令。

      黑暗中,利器破空之聲傳來。阿武右手一攬,把我緊緊攬進懷中,腳下毫不動搖地向前衝。

      突突突幾聲,箭柄落地之聲連綿傳來。

      「阿武?」我捉著阿武衣襟驚叫。

      「沒事,沒中,他們箭術真爛。」阿武對我咧嘴一笑,「我們繼續跑吧!」

      雖然變了樣子,但這種態度果然還是阿武!我笑了。

      雖然是在亡命逃跑中,但我的心情卻是有說不出的快活。

      我終於可以和阿武在一起了。

      *******

      來到平時常來的草原。

      在沒有月光照耀的草原,看起來就像深邃的黑色海洋一樣。

      「我們暫時藏在這裡吧。」阿武拉著我走進草原,「這裡的話,應該不會被看到。」

      「可是……」我猶豫,「萬一他們下來搜的話……」

      「他們不敢下來的。」阿武非常自信地道,「因為他們害怕狼群。」

      「這裡……有狼?」我嚇了一跳。

      「嗯,沒錯。」阿武把我拉下草叢中藏好,「不過你不必怕,別忘了,我可是狼族之首啊。」

      「說得也是。」我笑。扶在阿武肩頭的手掌卻傳來奇怪的觸感,濕漉漉的黏稠。湊近一聞,還帶著血腥味。是血!

      「阿武!你受傷了?」我驚叫。

      「噓,別那麼大聲。」阿武掩著我的嘴,笑道。

      我忙檢查阿武身上,霍然發現阿武背上插著一隻箭。剛才士兵們放的箭,果然射中阿武了!

      「這……這要怎辦才好?」我驚慌失措,想出去求救,「我去叫人來救你!」

      「不用了!以晏,」阿武拉住了我,「即使去求救,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倆的。」

      「不,只要我自首就好,說你……你只是一時被我這迷惑,才神智不清的。」我慌亂地說著。

      「你以為我會犧牲你來獨活嗎?」阿武不滿地低吼,「如果是這樣,我又何必冒著危險變成人類。」

      「但是這樣你會失血過多的……」我怔怔地流著淚。   「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因為狼的爪……只會抓傷你,而不能碰觸你……」阿武嘆息,把我拉進懷裡抱著,「我...一直好想用手好好的碰觸你,今天終於完成這個願望了……」

      阿武說著,輕輕吻我的發,我的眼,我的臉頰,然後緊緊地抱著我,嘆道,「都怪我……是我連累了你。」

      我用力搖頭,「不,不是因為你……其實是因為我……把村長的兒子刺傷了……」

      那個遊手好閒無賴前天竟闖進我的住處,想強迫我,我一時心急就用剪刀用力刺傷他,令他至今未脫離險境。所以氣憤難當的村長才會聯合牧師想把我當魔女燒死。

      想起可怕的遭遇,我抱緊阿武,索索發抖。本來,我已絕望,以為必死無疑了。

      「那些可惡的傢伙!若不是我受傷了,我一定把他們全咬死!」聽完一切過程的阿武怒不可遏地咆哮。

      「那邊是不是有聲音?」草原邊的泥路上有人叫道,「下去搜!」

      我害怕地緊緊抱住阿武,他們下來搜的話,我們絕對是無處可逃啊。

      「你瘋了?不能下去!那裡可能有狼!」有人制止準備進來草原搜人的人。

      「那該怎辦?」

      「守著就好!他們逃不出這草原的。」對方說著,真的在草原旁的道路上,架起多把火把,守候起來。阿武沒受傷的話,也無法對付這麼多士兵,更別說身受重傷的現在。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阿武的血把我的衣裳染濕,染紅了,他的喘息越來越濃濁。我很害怕,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阿武,我拜託你,讓我出去求救好不好?」我在他懷中啜泣著,哀求,「這樣下去你會死的,我不要你死!」

      「難道我就能看著你去送死?」

      「或許會有轉機也說不定……」

      「不可能!」

      「阿武……」

      「聽我說,」阿武不容我置疑地對我說,「等外頭再也沒人在搜尋時,你向南方不斷地走……在那裡,森林的深處住著法術高強的巫婆,你去找她……」

      「我不要!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我用力地搖頭,嘶喊,「我不要離開你!」

      「以晏!聽我說!」阿武嚴厲地喝道,但卻因過度激動而喘了起來,「只有……她,能用復生術復活我……你……去求她,她一定會幫你的……答應我,要等我……」

      我只能聽話地點點頭,「我等你!我一定等你!」

      「以晏,你……跟我想像中的一樣溫暖呢……」阿武撫著我的臉頰,用眷戀的目光注視著我,溫柔地微笑。然後,他那陌生卻又溫暖的手,再也提不起力,軟綿綿地跌落在他身旁。

      我看著阿武微笑著合上了他那金黃色澤的眼睛。

      「不,武……阿武……」我伏在他身上,壓抑著撕心裂肺的哭泣,「武,不要留下我一個人,求求你,醒過來……武,求求你,醒過來!」

      那一夜,黑暗的草原宛如永夜的惡夢,吞噬了我和阿武。

      *******

      時光荏苒。

      我依然是那個愛穿艷紅衣裳,愛呆在草原上的我。

      安靜地採摘著草原上的花朵,一陣風吹過,拂動了我五年來永是紅豔的裙擺。

      從阿武受傷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只穿紅色的衣裳。

      這是為了記念阿武為我而流的血,也是為了記得對村民的血恨。

      不過在以前,這樣的時間,這樣的景色,阿武都會出現,然後陪在我身邊的。但是現在……

      我茫然遙望著遠方。

      一道人影自遠處緩緩地走回來,「以晏。」

      我轉身,恭敬地行禮,「巫婆,你回來啦?」

      「噯,以晏,」剛從外頭回來巫婆似笑非笑地看著我,「我接獲消息說,你以前住的村莊,去年被狼群襲擊了,幾乎無人生還呢。」

      我聽著,卻沒有一點心疼。

      這是理所當然的。

      以前阿武在的時候,總會管制它的狼群,並驅逐其他來襲的野狼,不讓任何事物威脅到村莊。再怎麼說,他還是狼群的頭領,擁有管制狼群的勢力。現在他和我都不在了。那個自大卻又毫無防患於未然的村莊被滅不過是遲早的事。

      我轉身,準備離開。

      「又要去見阿武了?」巫婆淡然地問。

      「嗯,」我笑笑,舉一舉手中的花,「想把這個給他。」

      「你還真是癡情啊。」巫婆搖頭嘆息。

      「我的一切就只有他而已。」我燦爛一笑,向巫婆揮揮手,然後往見阿武的路上去。

      *******

      一路往南走,我來到一面崖壁前。

      撥開雜亂的攀藤植物,一陣陰涼撲面而來,我毫不在乎地走入洞穴中。黑暗的深處,藏著一扇門。我用鑰匙打開門,走進去,點燃起燭火。

      「過得還好嗎?阿武。」我轉身,對床上躺著的人影微笑。

      我把花放到阿武身邊,在他身邊坐下,親吻他臉頰一下。阿武沒有醒來,他濃長的眼睫毛在燭光的照耀下,投下一片暗影。他依然沉睡不醒。

      我輕撫阿武沉睡的臉,嘆息道,「你還不醒過來嗎?」

      阿武沒有回應我。像是沉溺在夢境的深淵中一樣,無法從那裡脫身。

      「笨阿武,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騙我嗎?」我伏在他身上幽怨地道。

      「我啊,今天在跟巫婆學習法術時,看到了她的藏書中有一種法術是可以讓人的時光永遠凝固在某一個時段……那一天巫婆在你身上施下的,是這個法術才對吧?」

      「死亡是永遠的結束。」我喃喃自語地說著話,「決定跟隨巫婆學巫術時,她第一個告訴我,要我緊記的,這世界運行的第一定律,就是這一個。」

      「但是,我就是沒有辦法放棄,」我靠著他冰冷的額頭,閉著眼,任眼淚一顆一顆地落到他臉頰上,「我害怕……萬一有那麼小小一點的可能,萬一你突然醒過來了,我卻不在了,那該怎麼辦?」

      「如果那一天,立刻跟你離開,我就不會有這樣的掙扎了吧?」我迷惘地喃喃道,「我知道你是要我好好的活著,但是……沒有你在身邊,你要我怎度過這漫長虛無的日子?」

      「阿武,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活著,但胸口卻像破了個洞,裡頭的心不見了,涼颼颼地空洞著。」落在阿武臉上的淚,令他看起來就像也跟著我一起哭一樣。

      我哭著,笑了,「不過,不要緊的,那麼漫長的時間裡,總會找到讓你醒過來的方法的。」

      「阿武,我會好好守著的,」擦去他的淚,我淡淡地笑,「等到你醒來的那一天為止。」

      吹熄燭火,我輕輕地關上門。

      一切又再度陷入黑暗中。

      -終-

这是2012年跟網友合作完成的一篇論壇投票活動作品。雖然不是非常完美的作品,但也算是心血之作。   (笑)

(08.09.2012)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