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一日的邂逅

楔子   那一切的開始

那是一場為了挑選參加國際賽事人選的考試,他做了一件大膽的事,沒有人注意到,應考教室的梁柱色澤與材值與沒有桌墊的桌子相似,那一天放學,他作為值日生,關窗戶鎖的時候故意墊了一張由乾衛生紙製作而成的硬塊,即使被發現也可以說是其他同學亂塞垃圾而留下的,不必擔心會被抓到。不過正因為那塊硬紙他可以易如反掌的打開窗戶,然後跟上列隊,假裝一切都沒發生的走出校門,一直到同學散去,他在沒有人注意到他的情況下假裝成忘了東西的模樣躲回校內先跑了一趟等等的首要目的,因為教職人員未下班,他只能假裝路過並故技從施的為自己留出入口。接著躲進離教室最近的廁所,等待同時準備了今日要用的道具,之前有嘗試躲在校園內察看情況,雖然被發現了,卻在最終以拉肚子的理由蒙混過關,同時摸透了警衛值班時間。

過了好一陣子,確認警衛巡查完畢,他假扮成剛運動完,借道鑰匙回班上拿東西的學生,但他的首要目標是另一處,先過去確認點事,在回班上。他不用擔心監視器,因為他很清楚學校操場有多個死角,難以蒐證,教室內和廁所內也不裝監視器,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去運動,又到底有沒有待在廁所做什麼,甚至因為警衛室外監視器有死角他有沒有去借鑰匙,警衛的人證未必生效,做事一點痕跡都沒有,向來是他的作風。

回到了班上,也就是明日的考試地點,他小心地退到監視器死角,戴上手套避免留下指紋,熟練地打開提前準備好的出入口,接著確認沒人之後關上窗戶避免被注意到。小心地躲在陰影下,他如計畫般的在橫向的屋樑上裝上橫向的鏡子,只要呈現一定的斜角,在桌面放東西前,鏡子映出的只有與梁柱同色系的桌面,外觀看不出來。

他認為這個計畫已久之事很完美,但唯二的風險便是走動的監考老師與做題當中的學生,只要其一抬個頭就會被發現。所以在來到這裡之前去了趟導師辦公室,他注意到老師在抽考試座位時,習慣把結果寫在座位旁的便條紙上。他小心翼翼地不觸碰任何東西就把明日考試的位子抄了下來。靠著一張座位表,他來回在座位與老師位子和擺放鏡子處徘徊,最終喬好了一個除了在他的位子之外看都是死角的區域和角度,一切就緒之後看了看時間,快到自己與家人說好運動完的回家時間了,他拿出化妝包,嫻熟的畫上運動完很喘的樣子並把部分臉部和頭髮抹濕,把物件收了收便在監視器的死角之中來到學校一處可輕易翻牆的地方,輕鬆離校回家。

隔天,也就是考試當天,他依然淡定的來到學校,一切如計畫般進行,在考場哩,他輕易地掌握了某人的作答情況和算式,在毫不受懷疑的情況下寫完一系列考題,放學後故技重施的留在學校收掉道具,一切好像毫無破綻的離去,但他知道唯一的破綻在老師改考卷時。

他望著晚霞,輕笑著,他只把這次的事告訴一個人,他知道對方也希望他進入那個國際大賽。只是作弊到底為了什麼?他收回依舊望著的,已經全黑了的夜空,輕笑出聲。

「呵,愚蠢的愛情呢。」

第一章   青春校園

「哒哒哒……」輕快的腳步聲穿過陽光明媚的校園,洄游在空蕩走廊上顯得格外單調,在毫無青春活力的呆板校園中,一名看似活潑溫暖的少女反而顯得格格不入,迎著風,黑色的髮絲紮成了一束簡單的馬尾,被落下的些許髮絲也隨風在空氣中拉出美麗的弧度,一雙烏黑的大眼顧盼之間帶有一種嫵媚的風采,一身整潔的校服不但沒有使她的樣子顯得呆版,反而添上了一點學生專有的活力。此刻,腳步聲的主人絲毫沒有打攪了寧靜日常的自覺,依舊勾著淡淡的笑,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踏著規律的節奏,有條不紊的邁向目的地。

  又一日,平平無奇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樣踏著愉快的步伐,勾著一抹笑,踏入教室。

「小霞~早啊,今天你心情怎麼好像特別好?」

一進教室,站在出入口拿著點名版的另一名少女笑著向眼前的人打招呼。

擔任風紀股長的少女---淇云芊頂著一頭俐落的妹妹頭,藏在金框眼鏡後的眼珠中帶有幾分的羞澀,但還是帶著甜甜的酒窩相相熟的我打了聲招呼。

「小云,早啊!」

我並沒有解開被稱為小云的少女的疑惑,露出皮皮的笑容只打了聲招呼就回到位子上了。

淇云芊對此也是笑了笑,沒多說甚麼。

回頭看了一眼十分盡職的好友,我在內心悄悄地說道,今天要公布代表學校進軍世界的人選,妳叫我怎麼不高興?

先自我介紹好了,我叫蔣御霞,是一名平凡無奇的國中生,平凡到除了普通我實在想不到別的形容詞來描述自己,成績算中下,長相還可以,好像還真的沒有其他特別之處可說,就我這個人來說,真的沒什麼好說的了。

啊,順帶說一下,我們學校不久前受邀參加一個世界性的比賽,難度頗高,學校為了選出代表人而舉辦了一場燒腦考試,題目好像算是頗難的就是。

這時,身為副班長的另一位女同學過來向我拿手機關機檢查並收到班級導師那裡,我摸了摸衣帶,隨手翻出了手機。

「啊!」看著手機,我隨即一愣,不過也就一瞬間,之後我拿起手機,確實的關機,並交給已經伸出手來的同班同學。

才剛教完手機,我便聽到學校那個聽到焦掉的熟悉鐘聲,

啊,看來有人要遲到了。

鐘聲還在餘音繞樑階段……

「呼…呼……」一陣粗重的喘息從門邊傳來,一名無視老師規定,在制服日穿體育服,還拿著籃球,明顯剛從籃球場衝回來的少年----楚辭快速踏進教室,回頭看見微笑著的小云問道:

「欸…云姐~我沒遲到吧?」楚辭雙手合十著懇求著

「…….」

小云依舊是微笑然後一邊說著沒關係,一邊在遲到欄和服裝儀容欄上寫下扣分原因。

「…….」

開始覺得自家好友很可怕還來的及嗎?完全是會暗地裡陰你還毫無感覺的可怕啊啊啊

看著好像以為沒事了,笑著蹦到座位上的處同學,不得不說,人還是笨一點比較好,會活得比較輕鬆。

「那我也沒關係吧?」

另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另一名名為梁宇何的少年便淡定的多,從從容容的晃進教室,再看看他,雖然正常的穿制服,但該有的中規中矩的鞋子變成名牌鞋,腕上還配戴名錶,渾身貴氣,典型的不藏富中二屁孩,不過加上那張還算上相的臉這男的倒也一堆人在追就是了。

誰知道此時一副大公無私的,笑裡藏刀的小云用一副很花癡的表情笑著點頭……

說好的腹黑呢?說好的笑裡藏刀,鐵面無私,剛正不阿,口是手非呢?交出來啊啊啊!

梁宇何居然還笑了笑的摸頭……

嘛,雖說如此,兩個班牌前二的學霸倒也蠻班配的

     

顯然不只我有如此想法,看到那一記摸頭,四周開始起鬨要弄成班對了。

對嘛,這才是熱情洋溢的校園生活。

我們熱情洋溢的青春在不久之後被打斷,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傳來,

啊,班導來了。

我又開始興奮了。

然而,接下來的一切徹徹底底地把我的興奮澆熄了。

為   •   什   •   麼   •   還   •   不   •   公   •   布   •   考   •   事   •   结   •   果

這是我一整天的心理活動全過程,有夠慢,沒打算公布嗎????

氣到我連考試的「試」都打錯了。

我憋到午休,好不容易找個機會雙眼閃閃發光的去問老師

「老師~考試結果出來了沒~」

老師一臉奇怪的看著我。

「……就是國際性的那個很厲害的比賽呀?」

老師癡呆了嗎?不應該呀?該不會過勞了吧?

老師繼續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的話有很奇怪嗎?

就在我打算用「今天天氣真好」這個萬用法寶防止我自顧自地聊到波蘭去時老師居然說話了

「今天會告訴你們。」

「……呃好」所以剛剛是怎樣?????

這五個作者打出來的問號一直持續到了下午的最後一堂課都沒消失。

誒,好無聊。

只是現在我還不清楚之後居然會發生了那種離奇的奇事就是了。

第二章   大賽結果?

一直到了最後一節課,等到不耐煩,已經睡過好幾節的我怎麼也沒想到老師居然真的今天公布結果了!我超感動的,畢竟現代老人家,尤其是像我們班導這種比賽這事都快忘記,一天到晚看起來沒睡醒的老人家通常說今天會講多半要等到明年的今天才甘願說。不過在老師宣布說要公布結果之後,我便清楚的知道,事情沒那麼單純。

只見老師自以為很帥的拍了一下講桌

「啪!」超大聲的,我都忍不住為那個經歷風吹雨打,已經被拍到快解體的講桌點一支香了。

老師上輩子可能跟講桌有仇。這是我內心的結論。

不過,身為老師的尊嚴讓一種同學安靜下來了,老師一臉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以很令人不爽的上位者姿態再拍了一下桌。

「啪!」

嗯,老師果然跟講桌有仇,估計上輩子是被天外飛來的講桌砸死。

不過老師沒給我太多心理健康活動時間隨即用他的超大嗓門喊道

「宇何,云芊,御霞,你們三個給我站起來!」

心情早就不太好的我直接在心裡考慮起要先問候她的祖宗十八代還是先送出國際通用挑釁手勢了。

不過老師接下來的話讓我有些傻眼倒是真的。

「這次考試,全班基本沒有人及格,全校更是慘不忍睹,及格的都是少之又少了,至於我們班全班最高也是全校最高的,是93分。」

班上同學和我們同時困惑了。所以叫我們起立幹嘛?氣氛對不上呀!

老師看了看我們三個,然後繼續說

「最高分,有三個人。就是你們三個!但是以們都剛好是錯在兩分選擇3跟15題,三分的題組錯在第2題,平常就算兩個人一樣也就當作是巧合好了,現在出現三個人,是把老師當白痴還是當智障呀!你們三個今天沒人承認作弊就全班陪你們耗到放學,真凶抓出來就開放全班去打球!」

嘖,又來了,故意利用同儕壓力硬是要逼迫不是兇手的人就犯,古代就是因為用這種方式辦案才會造成一堆冤案呀!現代辦案容易的多還是經常出現這種手段,哎,果然人類這種生物唯一能在歷史中學到的只有「人類從來無法在歷史中學到任何事」這樣一件事。

「喂喂!三個人錯題一樣肯定是作弊呀!誰錯的趕快招別拖全班的時間了,老師難得不進課耶!」

看,有傻瓜種了老師那套。

只見楚辭一副正義言辭的樣子,用力拍了一下放在桌邊的籃球,到底只是想去打球全盡在不言中。

果然是笨蛋。

我瞄了一下旁邊的兩個人,小云一臉委屈,可憐巴巴的樣子,呆呆地看著班導,姓梁的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囂張樣子,诶不是……該不會……?

還沒來的及回想起那份違和感從何而來,那個被我忘記全名,只記得她姓袁的班導突然相當不爽的說

「好呀!蔣御霞!你再不給我從實招來呀!是你幹的老師心裡有數,他們三個裡面就妳成績最差,這次哪可能考那麼好!老師剛剛就是給妳機會,如果從實招來我們還可以商量著來,我也先不計較妳今天一臉幸災樂禍地跑來問我成績的事。就現在,從實招來我們還可以商量怎麼處罰,再不認就要移送校規和法律處理了!妳要搞清楚,這已經不單單是學校的問題了,這已經關係到法律了。這是欺詐喔!」

好樣的,老師自己的話錯在哪裡自己都沒感覺了還真麻煩......嘖,我突然明白老師中午的那個靈異表情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就是赤裸裸的在說:   「妳這作弊的傢伙居然還有心思來問成績」我整個傻眼了。

這時,旁邊站的楚辭好像還嫌自己存在感不夠,非要讓別人對他的愚蠢有更深的體悟似的蠻不爽的學著袁老師拍桌,說

「還發什麼呆!只有妳有可能,云姐和阿何平常成績就已經是校排前幾的了!只有妳成績不怎麼樣,老師也說處罰還有得商量認了趕快讓我們走呀!」

楚辭一副要揍人的表情,用食指指著我害我很想把他的食指掰斷。

話說雖然他們嘴上這麼說但是正常人都不會信能坦白從寬,更別說是要釣出兇手了。嘛,雖然他們現在想釣的人就是我。

想到這裡我忍住笑意,雖然很好奇兇手是誰但是還是陪這兩個小可愛耗一下好了。青春嘛青春~

想著,我輕鬆的說

「不是我幹的,為何要招呢?還是要來個『莫須有』罪名然後把我幹掉?」

活用歷史課的東西,妳看我多棒~

老師顯然不吃這套:

「除了妳難道會是云芊或宇何?妳要搞清楚,這兩個資優生和妳可不一樣!」

老師完全無視自己說話的不合理性,依舊堅持己見。

我都差點笑出來了,我就是在等,等老師自己挖完坑在把她推下去。

雖然事情逐漸從複雜變得難以理解,但是我還是舊著這件事繼續罵

「所以,資優生就不可能因為擔心考砸而作弊,差生好不容易考好就是作弊嗎?這樣否認同學的努力不太對吧?」

語畢,不等老師反駁,我就迅速把面部表情從深情款款的苦情戲改成假裝嚴肅實際上很諷刺的表情接著說

「老師~是不是妳收多少錢了啊?如果從實招來我們還可以商量著來,我也先不計較妳今天一臉幸災樂禍地跑來問我成績的事。就現在,從實招來我們還可以商量怎麼處罰,再不認就要移送校規和法律處理了!妳要搞清楚,這已經不單單是學校的問題了,這已經關係到法律了。這是受賄賂喔!」

我相當樂的的模仿著老師的語氣,對呀~老師確實幸災樂禍地叫我招了,那我就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袁老師這時已經惱羞成怒了,很大聲的說

「妳!好……」看樣子是要說「妳!好大的膽子」了,只是還沒說完就被我打斷了。

「   喔,感謝您的關心,我很好。」忍笑到快肚子痛了

袁老師一副快內出血的模樣「誰關心妳了!」

我忍不住的勾起嘴角「您啊,袁老師,還有誰?」

老師快要腦充血了,不過很快發現話題偏掉了趕緊把話拉回來。

「這下好了,除了作弊,再加一條罪名,毀謗師長。」

我整個超樂,尤其是聽到後面的同學再偷笑,接著假裝訝異的說

「我又毀謗了???毀謗妳關心我嗎?」

老師一愣,好像是再想怎麼又回到了關不關心的話題了,半秒才反應過來

「妳毀謗我受賄賂!」

我也忍不住的摀嘴偷笑,道

「我那是用疑問句,妳沒否認還急於辯解,這下好了,除了誹謗我作弊,再加一條受賄賂罪。」

老師看起來快吐血了。

「我沒有!」

我輕飄飄的回「嗯,所以我也沒有。」我才沒作弊咧。

很好,事情又繞回原點了。

老師好像快暈到了,我忍不住同情起來

「老師,幫妳要叫救護車嗎?」

「…….」

老師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放棄糾結了。

「不然你們分開再考一次好了。」

很好,就等妳這句話了。

「行,來呀。」我不怕就是再氣氛越來越劍拔弩張十,旁邊的小云直接放棄掙扎般接結巴巴地說

了。

「老師,別考了,是…是我作弊的…因為我昨晚沒好好複習到。所,所以請放其他人回去吧⋯⋯」

袁老師「…….」瞠

梁宇何「…….」目

楚辭「………..」結

其他同學..   ….」舌

第三章   誰是作弊者

啊,那份違和感好像明瞭了,我不禁挑釁的勾起嘴角

「…….」

注意到我的笑,以為是在嘲諷她的袁老師不滿的瞪著我,動了動嘴巴,卻想到剛剛的囂張而不說話了。

啊,是大型社死現場。

不過我當然不是再笑這個呀!

「我好像找到真兇了。」原來那份違和是因為這個呀!真相大白了。

聽了我的話,一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只見小云摀著臉,軟軟的說

「就......就是我呀。」

通常這樣講究絕對不是她。

正在這時,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梁宇何突然晃出來,順帶拎走了隨身物品,道

「老師,既然真凶已經出來了,那我先走了。」說罷,便淡定的往外走。

這才讓我們想起,已經放學了,

不過由於好奇後續,一眾同學就繼續留下來吃瓜

「…….」看著梁宇何,小云動了動嘴巴,並沒有說什麼

看著她這樣,我也只有上前,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說

「不值得的,小云。記住,雲是人間散客,亦是人間難得。雲既可以成為一吹就散,難以捉摸的密客,方可成為雨後天空難得一見的絢麗,一切都看妳的打算。別再笨蛋身上浪費時間了。」

戀愛中的小綿羊角色不太適合她。

不過,必須要說,依據某個出了一千多籍的推理動漫的慣例,真凶通常就是在正打算走的時候會被主角一邊喊著「真相只有一個」一邊攔住,然後展開術......呃我是說,超強推理的。

不過這裡不是動漫,所以攔住梁宇何的是,一陣熟悉的水晶音樂。

老師回神,從褲袋掏出手機,

啊,是老師的手機響了。

正想找碴說老師的手機上課沒關靜音,老師居然一臉訝異的指著我說

「妳!雙手舉起來!」

我傻眼。

翻了翻白眼,我從善如流地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動作,道

「好了,我手上沒有武器,所以先別說『棄械投降』好嗎?」

於是,老師說出了明顯是午休不睡覺偷偷在辦公室追警匪片的人會說的標準台詞。

但是,隨後令我訝異的是老師只是持續瞪著我,也懶得管我在說什麼。

注意到老師神色有異,小云,姓梁的還有傻傻的楚辭就為過去看,隨即也露出訝異的表情。

看著訝異四人組,班上的路人甲乙丙丁也一個個看熱鬧不嫌事多的圍著過去。

不等我湊上去,梁宇何看到手機屏幕之後立刻喊道

「快,接起來!」說著她就搶過老師的手機,按下接通。

搞不清楚狀況的我,隨即維持著投降的姿勢晃了過去。

只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我的手機,還是視訊

也難怪他們會那麼訝異,畢竟我的手機已經被送到老師那邊了,也只有我的手機有加老師的LINE呀。

接通之後螢幕的另一邊正對著我的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云嚇到尖叫

按照鬼片慣例,接著要有一隻手從螢幕那邊身出來,然後掐死拿著手機的梁宇何。

顯然也想到這方面的事,梁宇何頓了頓,就把手機摔在今天特別倒楣的講桌上。

我逐一欣賞了現場每個人的驚訝表情,再瞥了一眼瞪著手機問著「妳是誰」的袁老師,也不太怕被咬的隨手拎起手機,

拜託,我可認識作者喔!這部的設定就不是鬼故事妳們再怕什麼。

於是見怪不怪的我隨口問道「幹嘛沒事打電話來嚇人?」

螢幕另一端那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孔看到是我之後嘆了口氣,道

「想說今天妳怎麼還沒回來事不是忘記了點什麼。」

「啊!」很好,我想起來了

也不管我的腦迴路繞到哪裡去,螢幕另一邊的我續道

「還有,妳拿錯手機了。」

「這個我知道。」今天檢查手機有沒有關機時就發現了。

另一個我「喔,好,掰掰」

電話掛斷了。

第四章   真相

在眾人傻眼的目光中我悠悠哉哉的滑起了老師的手機。

老師搶了幾次都搶不回她的手機之後,直接放棄般的說

「總之,先解釋清楚。」

「解釋什麼?」我回

老師扶額「從剛剛『那位』開始吧」

我回看了老師一眼,一邊滑著她的手機一邊淡定的說

「看過一部有七胞胎,名子用星期●來命名,結果一個個被幹掉的電影嗎?差不多就是那個概念,剛剛那個是我姊,我們是雙胞胎,結果出生的醫院資料弄錯把我們當成同一個人了,然後我家經濟條件不太好,家父發現這樣可以省掉很多有的沒有的錢,包括學費,所以就沒有糾正,我們兩個是輪流來上學的。還好我們連個性都差不多,所以至今都沒人發現,我跟我姊,喔,她叫蔣夢霞,我們的唯一差別就是她該死的很聰明,搞得好像我的智商都吸再她那裡一樣。」

我還以為猜的道咧,雙胞胎這麼好用的梗都猜不到,果然是小說看太少…….雖然我也沒看多少就是了。

眾人安靜了好幾秒,像是正在消化剛剛聽到的爆炸性訊息。

「…….」小云默默的把拿來要鎮壓手機的佛經收起來

「…….」已經拿出大蒜跟十字架還有一些護身符的同學默默地跟著把東西收好

「……」就說這不是鬼故事了呀!

空氣安靜了好幾秒,我才想起我姊剛剛的提醒

「喔,差點忘了說,我姐說這次考試,她作弊了呦~」

能拿全校第一倒也不是她比較聰明啦其實。

「那妳還說......?!」

老師這次終於學聰明一點了,想起什麼般地看著剛剛認罪的小云。

大型社死現場x2

「老師,我......」

老師抬手讓小云安靜,

「其它先不說,蔣御霞妳先解釋一下,你明明知道姐姐作弊為何還死不承認?」

很好,又針對我。

我嘆了口氣,內心位老師的智商感到憂慮

「這還不明顯嗎?一個女的幫一個男的作弊還幫他背負罪名,完全就是戀愛中的小綿羊被脅迫幫忙作弊的芭樂劇呀!老師您偶爾也看點別的東西別只看警匪片呀!」

這什麼鬼芭樂劇情,該死的作者,回頭我們好好找個風景好氣氛佳的地方聊聊好了,這樣至少......我如果氣不過,想揍人不會被圍觀。

老師神情複雜的看著小云兩秒鐘,還是堅持針對我

「淇同學的事晚點再說,妳不是說是妳姐作弊了,而且妳早就知道了事怎麼一回事是怎樣,而且,既然作弊的是......蔣夢霞同學,那妳為何說淇同學和梁同學合夥作弊?」

很好,就再只針對我呀!

「嗯,老師,您今年貴庚呀?」

一提到最不該提的年齡,老師愣了愣

「干妳什麼事?」

我吃嗤的笑了一會兒,說道

「我只是再想老師您是不是年紀大了,記憶力退化了。我從沒提到我姐的事,只說自己沒有作弊不是嗎?而我確實沒有作弊呀!至於我姐.......」頓了頓,我續道

「您沒問呀!」

老師臉黑了一半。

不用懷疑,我就是臉皮比較厚,天生的。

老師開始繼續找碴

「那妳汙衊淇同學跟梁同學又該怎麼說?」

我就在等這句話!這樣就成功把老師推進他自己挖的坑裡了。

我輕飄飄的回應

「那請問您是瞎子還是智障,怎麼會認為兩個人錯一樣的題目叫正常!我姐是說他看不下去小云一直為了那個男的作弊,所以就找個可以名正言順方式的跟你對著幹。」

老師頓了頓,動了動嘴還常是要彌補當中。

我直接轉向姓梁的傢伙問

「請問這位梁同學,你是否知道貴家長塞了多少錢給老師?」

剛剛的玩笑可不是隨便開的呀!

梁宇何愣了愣,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最後丟下一句「我要回家了」就跑掉了。

老師一看梁宇何沒有承認,立刻說道

「妳沒有證據!」通常反派這樣說的時候,證據都已經到手了。

我揚起剛剛一直把玩著的,屬於老師的手機,輕鬆的說道

「我找到了呦~」

只見螢幕上顯示著匯款這一類的東西。

老師嚇了一大跳

「不可能,我明明上鎖了!」

我把老師的手機拋了拋,回

「這個嘛...我姐是聰明沒錯,但事都是用在不務正業的事情上,例如作弊,還有駭入手機之類的。」

超級可怕的技能呀!

老師好像想把手機搶過來。

我笑著說

「沒用的喲!我已經把證據,包括剛剛的全程綠影截圖傳到我的手機上了,等著司法的制裁吧!」

老師愣了愣,放棄掙扎般的跪了下來。

「我也是有苦衷的   ......」

說道一半就被我打斷

「我可不向某推理動漫主角團一樣好心,沒心情聽妳廢話,我已經報警了,我姐等等會來說明情況,小云我先帶走了,姓梁的等等應該還會回來和妳會會,不過他還真的全抄真的蠻蠢的,蠢到我都懶得吐槽了。至於各位同學就隨他們吧,估計會留下來看熱鬧就事了。」

說罷,我隨手收完東西之後,就拉著小云離開了。

第五章   那一切的結束

看著一切塵埃落定,蔣夢霞回過頭看了一眼盯著她的,還沒散去的同學,回頭就向做完筆錄的警察打了聲招呼就打算回家了,反正證據都交給警察了,鐵證如山他們一個也別想跑。

聽說姓梁的的父親是哪個地區的議員,什麼不多,錢特別多,這下子就算不用坐牢名聲大概也臭了吧,看來事不必擔心了。

走出校園,慢悠悠的踏再回家的路上,回想著這次的案件,自家蠢妹妹大概會覺得梁宇何很蠢吧,畢竟站在旁觀者的立場來看,真的能抄的全抄還蠻蠢的,不過其實仔細想想,梁宇何為了驗證老師是否真的收錢好辦事而不是收好證據等著告人,他肯定會在比賽的大考前找幾次考試作弊試探老師,所以故意弄得很明顯,至於在正式大考上會真的全抄的理由大概也就是因為那個只能靠作弊考試的傢伙也找不出云芊的錯誤,如果隨便改答案,那不就會比云芊的分數要低了嗎?能出賽的只有一個,只要同分之後,要那個已經因為戀愛而神魂顛到的少女把位置讓給自己就好了。這樣來說,那個姓梁的還算是頗聰明的,只適用在這種地方還真的是很令人無語了。嘛,雖然自己的胞妹也是這樣評價自己就是了。

據說最後校方打算按校規罰著來,至於大考的部分就打算重考一次了。這也算是在她的預想之中吧。

這一次,她會拿出全力去考的,反正她也不需要作弊。她只向胞妹都提過,她還是很想入賽的,她向自己發誓,也許並不如曾經那樣的完美,但她一定會繼續努力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現出最好的一面!

她很清楚,這件事情曝光之後國際比賽資格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大難點,資歷上也無法維持先前的完美,即使早就知道了,她仍不願放棄,她知道自己依然想邁步踏向,世界。

這樣想著,她輕鬆的踏入殘留著黃色封鎖線的自家的豪宅,自家妹妹還未向老師提到過後續吧,其實那之後她們的父母雙亡,她們被一對有錢的夫婦收養了。不過以那群人的智商估計也不曾懷疑過,為何連雙人份學費都會計較的父母會為孩子各自買手機呢?

番外     那之後的事

某一日,青春洋溢,鳥語花香的早晨,一名少女神色緊張地呆坐在校園內某一處涼亭的石椅上,只見少女帶著一副大大的金框眼鏡,把一張白晰的臉襯得十分嬌小,鏡面後,一雙烏黑的大眼眨巴著,帶有一絲絲嬌羞,但更多的則是擔心。微風捲起一些秋天的足跡,也輕柔的挑起她俐落的妹妹頭中的幾縷髮絲,一絲不苟的制服反倒是在清風之中添上了一點點活潑溫婉的氣質。

然而此時,少女卻無暇顧及此等曼妙之景,信手拿起放在一旁石桌上的粉紅色塑膠殼手機,焦急地確認過了一遍又一遍,一雙大眼不斷地徘徊於一邊的校門口與手機上的訊息畫面。

莫約過了五,六分鐘,一雙烏亮的皮鞋映入她的眼簾,皮鞋之上是件價值不斐的全套西裝,同樣烏黑的眼睛與俐落的短髮,來者是一名少年,只見他煞有介事地看了看腕上名貴的錶,身後拖著一只大型行李箱,故作慌忙的向少女跑來。

少女見到那名少年之後焦急的向他跑去。

只見少年溫柔的撫了撫少女羞紅的臉龐,溫聲說道

「云芊,抱歉這麼突然,嚇到妳了吧?」

少女頓了頓,分明十分擔憂但卻搖了搖頭。

少年隨即號召天下般地說道

「從此時此刻開始,我要去環遊世界了」

語畢,少年將行李放置一邊,腳步輕快的繞了少女一圈,隨即坐了下來。

彷彿看出了少女的疑惑,少年溫聲的說

「有什麼好稀奇的?妳就是我的全世界呀!」

只見少年輕鬆地從身後的行李中拿出一大束玫瑰,送入少女手中。

聞此,少女先是一愣,隨後臉上泛起一陣紅暈,露出了甜甜的笑顏。

只是他們都一致地忽略後面經過的另一名少女悄悄的呢喃著

「這什麼鬼鄉土味情話還有富豪式鈔能力追妹子場面。」

回想至此,淇云芊呆呆地望著眼前拉著自己奔跑著的少女。

就因為有那個曾經,她天真的以為自己是那個人的全世界,單純的認為,那個人會為了自己改變。由此而知,他們,不過是兩個世界的人。想到這裡,她放緩了奔馳的步伐。

「小霞......我可以自己走。」

蔣御霞聞言,輕輕地放開少女的手,說道

「先來我家休息吧」

淇云芊愣了愣,隨即乖乖的點了點頭。

過了好一陣的安靜,兩人來到一處豪宅,蔣御霞無視於好友的錯愕,嫻熟的拿出鑰匙開門後便步入大房子裡。

屋內,一對夫婦擔心的在門前徘徊,看到少女帶著同學回來,才安心了下來。

「小御,妳回來啦!這位是......?」

看著發話的婦人,蔣御霞將身後的少女推到身前,

「母親,這位是淇云芊,就是我很常提起的小云,先把『我的後續』向她解釋一下吧,我等等要回去學校一趟。」

那對夫婦輕笑著點了點頭,便帶著淇云芊入屋。

不久,少女端上了茶壺和四個杯子。

「那我出門囉!」

見夫婦點了點頭,少女便向門外奔去。

「......」少女動了動嘴,看著向她簡單解釋了一下蔣御霞的故事的後續的夫婦,彷彿想到了些什麼。

「怎麼了嗎?」婦人溫婉的詢問。

「不,我只是在想,御霞她要去哪裡,而且,竟然她馬上就要回學校那這杯茶是要給誰的?蔣夢霞,也就是御霞的姊姊不也要回學校嗎?那這杯茶是......?」

夫婦對看了一眼,由婦人發言。

「妳叫云芊對吧......請妳好好陪陪夢霞吧。」

看出少女的不解,婦人續道

「你們知道的蔣御霞和蔣夢霞其實是同一個人,妹妹蔣御霞在她們倆遇見我們之前就不幸病死了,夢霞她傷心過度,便在淺意識中認為妹妹還活著,因而由自己同時扮演兩個角色,也就是所謂的人格分裂。」

「!!!」淇云芊訝異了,不過仔細想了想好像也不是毫無道理的。

畢竟如果家庭已經轉換了那就沒有理由讓他們倆共享一個身分到現在。

況且,即使是雙胞胎,個性怎麼可能完全一樣到旁人從未察覺,不過......

「那通視訊電話是......?!」

婦人好像早就知道她會這麼問般,輕鬆的回答

「夢霞那孩子,意外的有當駭客的潛能呢,事先錄好影片,再駭入老師的手機,剩下的步驟我就不太清楚了,大致上是這樣。」

被爆炸性訊息打擊好幾次,再加上失戀,身心具疲的淇云芊再喝了茶之後沉沉睡去。

所以她也不可能感受的到,夫婦倆聯手綁住她的手腳,封住她的嘴巴並把她帶到早已在小巷中等候多時的黑色房車內。

婦人勾起嘴角

「好了,接下來要讓小夢去哪個學校下手呢?」

即使聰明如淇云芊也沒注意到,為何如此有錢的夫婦會收養一個精神分裂,可能有攻擊性,應該關在專門單位治療女孩。

聞言,男人說到

「也差不多該金盆洗手了吧?畢竟人販子風險比較高呀,況且如果那孩子恢復了,妳也別想在對她蒙混過關了,現在是有病才騙的過去,之後看妳怎麼辦?」

「這樣呀。」

第三者的聲音跟警車的聲音一同響起,是蔣夢霞。

「總算找到機會報案了呢。」

聰明如她,才不會上當呢。

「對吧,御霞?」

她看向站在身邊的妹妹,雖然,除了她,好像沒有其它人看的見自己的胞妹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