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西出玉門 第二卷 玉門 第六章》閱讀心得

    昌東翻開了葉流西的小筆記,發現確實是日積月累所寫下的。

    真的就是真的,昌東也確實相信她了。

    但這也就讓昌東更匪夷所思了。

    原本想說葉流西保養得宜,結果身上滿是傷痕累累,有疤以外,還有烙疤,葉流西在一旁備註:「找到燙她的人,死期就到了。」。

    昌東忍不住看了她一眼,葉流西冷冷地說:「打一頓就算了,還給我烙疤,他要是以為我從此不敢穿短褲,那就錯了。」。

    看來葉流西是恨之入骨啊。

    但葉流西也承認自己的缺點,覺得自己早期的審美太差,左腕上的紋身實在太醜了。

    初次見面時,昌東就瞧見了,原本看起來有點像蛇,乍看之下還以為是手串,怪裡怪氣的。

    昌東翻完後,真是一頭霧水,看時腦袋裡總是出現許多時下小說裡才有的荒誕設想,可都被她一一否定了。

    昌東覺得自己再隱瞞,好像確實有點過意不去。

    便跟葉流西說,會把她錯認是孔央不全是錯,她的身形跟孔央的確有點像,身材纖細、身高也差不多,更何況是在晚上,隔著那麼遠,就這一眼,看見這身影出現,他不覺得意外。

    昌東會這麼說,這跟他接下來要說的事件有關。

    鵝頭沙坡子沙暴之後,昌東及時得到了搜救。

    原本他事先安排的司機正打算要去接孔央,司機在礦場那也受到波及,風沙怒號,如同有鬼夜哭。

    司機擔心極了,立即通知搜救隊,趕到之後,眼前所見讓司機瞬間腿軟─鵝頭不見了。

    就連鵝頭都被削平了,整輛車都被埋了。

    第一天救援隊沒發現昌東,第二天增加人手,同時擴大搜救範圍,才在沙坡裡發現他,整個人昏迷不醒。

    他們覺得昌東能活著是個奇蹟,營地被堆埋,還能救到活著,算是相當難得啊。

    甚至在他醒來,都很坦白對他說,這命是老天給的,能活著,祖上積德。

    但他活著了,其他人呢?就該死嗎?有誰不是好人,就算壞,至少大家都是為了幫這對新人處理求婚,而卯足了勁,結果,只有昌東一人活了,何其痛苦。

    原本昌東看見風瓶突然猛烈碰撞,鵝頭被掐斷,他當時拽著孔央想往車子那裡跑。

    但剛跑沒多久,沙坡就打起了巨浪,車子如同玩具一樣,橫翻在他面前,隊員們也被沖散,之後的事他就記不得了。

    那一晚,昌東半夜醒來,他忽然想起了一個場景,那是在深夜,沙暴平息之後,救援為到達之前。

    他曾間男睜開眼,他看見高處沙坡上站立著數條模糊的身影,隱約感覺到那是隊友、是孔央,他們都死了,要離開了。

    昌東喊著孔央,孔央回頭,算是道別吧...心酸。

    葉流西問他,有沒有跟調查局說過,昌東覺得這事有點玄,也不確定這是夢還是現實,可能只是心知肚明,心靈感應,互相道別。

    昌東在投靠了丁州之後,他又一次騎單車了沙漠,到處打聽關於沙暴的傳說。

    直到有一次,昌東在一個叫「一家村」的村子邊,從一個老婆子那聽到她提起玉門關。

    老婆子的意思是指,真正的玉門關早已風化,但在經過這麼多年,那玉門關在沙堆中活了起來,半夜裡若刮起大沙暴,就要把門關好,不能到野地裡走,不然就會走進玉門關裡。

    而那玉門關又被稱為陰關呢。

    風越來越大,昌東原本疲憊的閉上眼睛。

    但沒多久在凌厲的風聲哩,隱約傳來一聲槍響。

    昌東拉開帳棚,仔細聽,敏感的葉流西也聽見了,跟著探出頭,並喊昌東。

    昌東要她噤聲。

    有人被搶劫了。

    昌東心頭一凜,要他們收拾東西,並把肥唐也叫醒。

    肥唐不明白,問道。

    昌東說可能是強劫,要肥唐動作快。

    沒一下大夥搞定,昌東說可能是搶劫,也可能是盜墓順便摟財,搶劫不走單,意思是指,每個地區都不會放過,而昌東的位置有可能被踩點過,勘查過。

    肥唐害怕,問昌東要不要報警,昌東說可以,但警車來此,估計要明天,或是基本無法來。

    葉流西問怎麼辦?

    昌東給的建議有兩個。找方向開車走,此處空曠,但開夜車要亮燈,大晚上數裡外都看得見,成為活靶子;第二是待著,人家不來沒關係,一旦找上來,死靶子。

    肥唐選第一,認為兩輛都是四驅車,跑起來未必會輸。

    昌東似乎接受他的提議,上車前,葉流西拎出刀子,一把西瓜刀。

    葉流西說怕打起來,昌東希望不要。

    車開上路,怕什麼來什麼。

    肥唐跟昌東回報,他的後頭跟了台車。

    感覺...有事要發生了...。

    原本推敲著昌東喊葉流西為孔央,是因為昌東相信孔央可能沒死或是復活,結果只因為葉流西的身形太像,讓昌東誤以為葉流西是孔央。

    不過,這裡也剛好提到了,葉流西曾說過,玉門關雖然風化了,但這些沙暴可否就是玉門關的沙塵,突然像活起來般地颳起成形,並帶走困在沙暴裡的旅客們。

    就連昌東找到的老婆子都這樣說,不免讓昌東可能也這樣覺得,離開的孔央有可能就是步入了玉門關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