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靡日記蒼水篇。卷一之一

四年前的第二或三部故事的開頭。在龍妖精旅人的背景還沒推展那麼開時的試做。

當時只有一個冰期,遺跡城邦,魔劍的三重關係而已吧,性別關係也還沒那麼狂亂。處於一個全世界沒有女人,逼居傾向相當淺顯的狀態。

當時總是鑽研於某些酷炫景物的摹寫,想來實在沒什麼意義。

但是當作練習還是不錯吧

———

翻騰的霧中,有陣陣沉悶又飄渺的低鳴聲傳來。

道道的奔浪或強或弱,於某人腳邊反覆去往:他在某片未名的淺灘上,

在點點螢光隱約閃爍的霧間,不知站了多久。

無止盡的沖刷下,他忽然有點冷,而下意識的摸摸口袋:

那有顆不起眼的墨綠石塊,粗糙而富有紋理。

任何一個人碰著它,都該覺得冷的。

少年卻總從中摸出一絲暖意。

過了不知多久、黑潮或起或落,反覆吞沒了他無數次、又吐出了他無數次。

他也觸碰了石塊無數次。

再看一眼石塊,他已變得滑溜又透亮。不變的是那股足以凍傷眼皮的寒意。

不經意間、過了許久,霧已散盡:風在未注意時振起。

於拂過的風中望出,是一把把糾纏著的深藍與蒼黑絲綢於遠方交相錯列:如髮絲飄搖,於灰白的空氣與水中。

一些肆意得盈盈飛舞、一些沉穩得緩緩擺盪著。

:「哪來的風?」

他下意識地逆望波紋的來向。

於目光抵達盡頭前的瞬間,他看見聲音於腦海泛起。

一道輕柔而婉轉的低語,細微卻迴響不已,

且晦澀難明。

:「Enz     Aistarlay…」

當音聲寂默,才見到:

一個抱蜷、側倒在水底的純白身影,正將頭緩緩探出胸前。

以及一對僅稍稍顯露、就使人驚奇不已的眼眸:一對晶瑩剔透的眼。

然而它正漸漸凝實,像一把殷紅硃砂遇水暈散,又如兩粒藏在於瞳內的花蕾乍然怒放。

它在越來越精彩的同時,似乎也愈來愈熾熱,而光輝。

一對讓世界明亮起來的眼。

:「小范,起來!」

少年睜開眼,見著得是清清白白的大好藍天,坐著得是搖搖晃晃的奔馳馱獸。

他正前往‘遺蹟’,是這‘探險隊’的一員。

:「見鬼,這麼晃你都能睡著還不摔。」

:「是你功夫不夠,學著點!」稱作‘小范’的少年故意壓著嗓說,隨後一笑。

:「是,大哥您說教訓的是。我們到‘西北,B,06’了」前座這人一副不置可否的語氣。

小范看向他伸手指示的方向:一片以藍黑為底色的蛋形突起,其上爬滿鬱鬱蔥蔥的細密藤蔓。於青翠原野的盡頭突兀得佔據一席之地。

這就是構成遺蹟的典型元素。

:「趕快進去吧,早去早回。」沉默帶路的領隊打了個哈欠。

每當人們意圖涉足遺蹟,他們首先要面對的,就是那密不透風、讓人望之興嘆的‘鐵幕’。

不過探險家們當然是有把握才來到這。

領隊讓眾人從坐騎下來圍繞著他警戒。接著他面對遺蹟,掏出一顆鴨蛋大小、遍佈血絲般細密條紋的琥珀狀橙紅晶體,仔細捉摸、不停翻轉擺動。

若有人同時自遺蹟徑向的遠方和他身旁對照,會見到:

於球與遺蹟的條紋漸漸重疊,直至吻合的過程裡,一顆置中,七顆環繞飛旋的透明符文自虛空飄降出來,並迅速翻轉、逐漸凝降得有如冰晶。

接著它們以雷光馳騁的速度朝上下生出如同枝椏和根基的暗金枝系,同時扭轉、擠兌、糾纏成一團藤籠形狀。

最後,耀眼的炫光猛地透出它們不堪蹂躪的軀殼,彷彿驟燃的火樹、銀花。

若有似無的低嚎中、紛飛垂流的璀璨星雨下,是那悄然吞沒所有人、一眼枯榮的繁華。

遺蹟裡面,昏暗不已。

沒有‘大象先生’…這在探險家行話中代表怪物…而只有遍地接天的石塔,其上長滿黯淡的符紋,像舊時代的老路燈一樣要亮不亮、死氣沉沉。

這是最安全,也最沒價值的一類遺蹟。

大夥神色如常,照程序保持戒備。  

這裡的‘天’離地不遠,以三角測量來說,大概二十幾人高。

範圍嘛…絕對比外面看起來大,但尚可見到盡頭就是。

:「接著,點燈開工吧。」領隊記錄完後如此宣告。

遺蹟裡的工作,實在是很枯燥。
看著面前雜亂的山積的石塊,小范不禁如此感嘆。

『A.確認安全,檢查環境設備,點燈。

B.,尋找有價值的遺物。發光、有反應的收著,死魚一樣的丟空地。

Z.結束,收拾設備後離開。』-探險家養成p.2

百無聊賴的黑暗中,只有破爛的老探測器不停得興奮嚎叫,此起彼落。

:「日復一日,為不稀奇的微小發現激動。」蹲坐地上的小范動作一頓。

:「要是能和他一樣隨便就好了。」又繼續隨意挑揀。

大家各自撿了一背包收穫後,就各自貼上遺蹟的牆壁。

不一會,刷的幾聲。世界重新開闊,人就都在外面了。

他們喚起正低頭掘地和躺下睡覺或翻滾的山豬後,於日落前滿載而歸。

對,山豬。

:「無聊。」陰影裡,一道嚶嚀呢喃。

夜。

開門進入狹小的房間。裡面貼滿掛滿了海報和裝飾:活靈活現得描繪著絢爛的魔法或英挺的魔法師形象。

轉頭一看:與門同側的那面牆。一座粗糙突兀的石之山和床鋪。

『踏入遺蹟,是你人生轉機!』一行標楷體大字。

小范床邊有整疊小冊印刷品,在伸手可及的位置。

而這句話來自,畫有一群高舉整捧滿得掉出的寶石大笑的人,『探險家養成-加強版』的封面。

:「都是屁話。」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忽然翻了個身坐起,直面窗戶朝街道張望。像是在尋找什麼,又像在逃離什麼。

:「謝了,凱恩老闆。」街上,小范手抱一桶炸雞走出‘費納吉之家’,搖頭晃腦得往鎮中心走去。

自左而右,大致是教會、茶樓、酒館、探險行會、灰沫大市以及,學院。

他頓足,遙望左右片刻後,朝左半邊去。

茶樓裡。

這裡,茶葉當然是有。不過主打的,是味在溫香軟玉的茶。

小范來這只點了便宜青茶一杯,剩下的目的大概是想稍稍融入這歡樂氛圍而已。

:「口劫口劫口劫,阿福我要‘和諧1’你!」一名高壯大漢正毛手毛腳。

:「官人不…不要」粉裝麗人扭捏的推脫,卻擋不住他靈巧的肥掌。接著撥開裙襬,惹得‘阿福’媚眼如絲,官人仍不罷休,緩慢卻勢不可擋得層層進逼。

:「官人好壞」似乎是抓住什麼關鍵,‘阿福’應聲倚倒在狂笑的大漢懷裡。

范邊看邊飲茶而默默啃光炸雞,一絲碎肉都不剩。

:「要說起這擒龍術,就是這位‘三代同行’的方‘大官人’內行了!」他驚訝發現,背後那桌竟也關注著阿福與官人的調情戲碼,還交頭接耳、一副讚歎的模樣。

:「真是好…見識。是不是該去交流下心得?」

低頭細想片刻後,決定還是別有交涉的好。

他覺得盡興而起身歸去後,背面的三人的對話卻奇異起來。

:「不過真的是‘南,A,28’嗎,那在大家的床邊故事裡亮相過的翡翠龍就在那,這麼近?」他雙手抵桌,分別扶肘和撐住臉頰。

:「千真萬確,這可是裴都的‘那位’幾天前親自做下的結論。」他抱胸靠在椅子上。

:「既是那位便的確可靠。希望方大官人您務必賞臉來幫把手。」起初那位鄭重起來。

:「‘東鬱’的碧血之翼,羅斯瑪麗啊…光是想想都讓人興奮,害我也想找阿福‘和諧2’了」這位方大官人想必是位性情中人。

在那個由舉目可見的華麗夢想,與背後倚靠的簡陋真實所構成的小天地。

:「應該算是個充實的一天。」回想日常經過且下評論是小范的助眠祕訣。

:「又醒來,又去了遺蹟,又撿一筐破爛,吃了炸雞,欣賞了阿福,遇見幾個老紳士…      

於今日殘餘的些許行將潰散前,他似乎瞥到,有片澄淨無暇的段落划過。

一根細羽將漲起的漆黑潮浪作為場地,或飛旋或擺盪、

以鮮豔且輕盈的姿態,獻上舉世無雙的獨舞。

不知多久後,或許她仍未著陸安歇,卻已不再被看見。

滾滾濁霧已瀰漫開來。其中又傳來了低鳴,似乎無奈於、壓抑著什麼,或許還有些悲傷。那儘管遙遠卻不曾間停的低鳴。

話說,此刻倒是不昏暗、反而有些燦爛。

一顆顆小星接續亮起、又各自遊移閃爍。

像有成千上萬個小小世界,正爭相要開始敘說自己那了不起又光怪陸離的小小故事……。

(N,埃絲忒蕾)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