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極短-簡答

「最近怎麼心不在焉?失戀了嗎?」男人嘻皮笑臉問。

「對。」女人不帶有任何感情回答。

「好…好哦。」男人摸摸鼻子離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還是小莫莫可愛,不知道被酸魚虐死多少腦細胞。
小莫莫的追根究底的化學系精神不容牴觸。

刨根挖莖也要釐清前因後果。

酸魚將自己設定成社會大型實驗的實驗組變動素材,抓馬是對照組,完全找死的狀態挖出職場裡的名言⋯⋯。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說不清講不明,又有存在的道理?

一個個切割分類在酸魚系統裡,這是酸魚的實驗成果,沒有指導教授,更沒有實驗伙伴。

要不要發表,酸魚的決定。
2021-12-03 14: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謝謝酸酸大稱讚//腦細胞死光中o(*///▽///*)q

畢業後,最覺得實用的技能,除了是化學的知識,更重要是追根究底的精神。

如果要用在人的身上,就要拿捏分寸XD
/
酸酸大常點出道理的盲點,並獨自開闢出屬於自己的道路。收到這些分享,也啟發不少想法~

我想有些路還是得獨自走,才能體會箇中涵義:)
2021-12-04 23:18回覆
延續⋯⋯。
爭主管位是常見主要職場意圖,這種動機酸魚完全的避開。

完全就事論事下被扣上「無法服從主管的指令,導致內部不協調無法管理。」

酸魚一個人可以把部門拖下水?真是太看重酸魚,還是酸魚的噸位太大紮實搬不動的擋路石。

酸魚當時做到被其他部門認可的程度,跟主管一個人對撞不是爭主管位置,而是爭個「價值觀對錯。」

當時的條件是,其他部門主管要求-酸魚必須點頭背書才會進行下去,不接受換人進行。

學有專攻,酸魚認真固執的招牌在其他部門有重量,不是橡皮印章誰都能用,這重量是酸魚慢慢累積沈澱的招牌。

當可以拋棄的橡皮圖章,還是扎實的擋路石。

酸魚必須要走的機率拉高75%,前主管留不得酸魚,換位思考前主管得不到其他主管的認同在溝通上多花力氣,最怕就是被架空⋯⋯只要是管理職所有的主管都害怕,自己的印章沒有用借別人的只要實權在自己手上才是重點。

職場上一定會遇到,要不要交出印章是個人的選擇,沒有對錯,而是一種價值觀。

真實就是一份薪水,一口飯吃。
2021-12-02 23: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酸酸大分享,完全就事論事,我覺得挺困難,也很佩服酸酸大能用系統和專業,做到讓對方信服。

酸大秉持專業,跟主管對撞時,卻被誤會爭主管位置。我想主管有此顧慮,除了是看見酸酸大的能力強大外,另一方面其他部門的主管都認可。主管擔心被架空,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害怕沒有實權。
/
讓我想到,某位同事跟酸酸大類似,本身有能力,跟其他部門互動良好。當其他部門要商量事情時,第一個想到的人,不是我們的最高主管,而是先找那位同事。

有人嘲諷他是「地下主管」,主管得知這情形很不高興,對那位同事感到反感。
/
從另一角度來說,我想職場上的業務,除了解決事本身,還得考量人的奇摩子問題。

最近剛好有個體會:部分工作本身沒有意義,只是為了滿足主管或高層的期許。

有時我們認為這樣做比較好,稟報上層時,他認為不可行,並提出另一種做法。如果不照做,有時還會被主管碎念,甚至用強勢態度要求執行。

後來跟那位同事培養默契,如果我們無法說服主管,就留下溝通證據,並先遵照他的意思,讓他感到有實權。

等到一些事件發生,或者時空背景轉變,再跟主管討論協調。

為了一份薪水,糊一口飯吃,我想這些過程都是考驗。
2021-12-03 23:28回覆
酸魚超級被要求檢討,簡答這件事。
「這樣很難聊⋯⋯⋯八啦啦,這樣職場關係不經營怎麼會有人脈,而且說話甜一點才不會得罪人⋯⋯巴拉拉。」

酸魚有一條界線,該說及閉嘴的刻度,印象深刻的是酸魚主動挖坑給想從酸魚這裡探聽消息的人跳.....同樣模式,來一只抓馬釘一只抓馬,尤其是職場午休的茶水間,更是酸魚一走進去人都散了。

被前主管狠狠警告說:「大家都是公司裡的螺絲釘,沒有一定缺誰不可⋯⋯。」

這句話酸魚解讀不同面向,資深同事不斷勸酸魚不要跟前主管硬碰硬,有前例過「單單不服從就能失去工作這一份收入,勸勸當時酸魚多想清楚來⋯⋯。」

酸魚當時選擇科學架構下對的事,而不是跟著部門績效壓力掩蓋錯誤,套用前主管的話,大家都是公司裡的螺絲沒有缺誰不可。

酸魚一意孤行和前主管不合作的消極工作模式,只要工作就是工作,大坑小坑前主管漏看一條就是前主管的疏失。

酸魚記仇到現在:「大家都是螺絲釘,沒有誰不能缺。」

對於前公司,酸魚沒有去關心經營如何,沒有心情詛咒前公司倒閉,畢竟很多家庭要這一份薪水。

酸魚當下選擇沒有後悔,離開時部門氣氛鬧僵了⋯⋯回想起來,經歷一場硬仗,戰場的破損留給前主管收拾。(吃完這一餐,碗筷留給前主管洗,酸魚的傲慢在業界傳開,誰敢收酸魚這樣的傲慢人當員工,公司內部八卦流出去,公司上上下下對對錯錯的閒雜討論,酸魚窩在自己的山洞裡,不回應。)

實際上,在公司裡的時間,各個消息通路等等,酸魚聽見正在待公司在業界的風評⋯⋯將這公司當作是最後一間公司看待,酸魚寧願和前主管槓上,也不願弄臭自己的個人招牌。

「大家都是公司裡的螺絲釘,沒有缺誰不可,都是能替換⋯⋯。」

抓馬發作時,總會認定自己是開國元老,在老闆面前表現良好,犯幾次都得原諒應該是老闆選擇的人。

公司要賺錢才能發薪水,一次錯賠了多少出去,再煩,三番兩次的錯誤。

公司開來是賺錢,利益下人有多重?

小莫莫這是酸魚的選擇,直到現在還是不後悔。

獨立思考下做對的事,跟著團體做錯的事⋯⋯羊群效應。

被討厭的勇氣?階級複製的複製優劣?
2021-12-01 00: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酸酸大的分享,主管提到螺絲釘那句話,明顯用辭退壓制。

如果是我,為了這份工作,除非是荒謬至極的要求,否則不想跟主管硬碰硬。

只是看到部門掩蓋錯誤,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但是總感覺是檯面下的操作。
/
此外,似乎涉及一些開國元老,即使犯錯賠很多錢,還是能被原諒。

長期下來,想必對公司是硬傷。

再怎麼掩蓋錯誤,紙終究包不住火。
尤其關於錢,高層總有一天能發現異常。

萬一被查到,所有相關的人,一個都跑不掉。
/
突然想到一個議題:當別人貪污時,你清廉就是不合群,容易被排擠。

最後,有些人經不起這樣的壓力,跟著陷下去。

酸酸大面對團隊的壓力,能保有被討厭的勇氣,堅持做對的事,這一點讓人十分佩服!

尤其前主管和部門的人,所說的話影響風評,連帶影響未來求職。

從中體會:當八卦如風雨襲來,沉默不回應,才能保護自己。
/
消化完這些內容,就想到有前輩提醒自己:要堅持自己的原則。

我想這一塊是我所缺乏的,希望未來的內心足夠強大,才能捍衛思想,走出自己的路,做對的事。
2021-12-02 22: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