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還未到日落時分,天色卻早已暗了下來,層層厚重的烏雲覆蓋整座天空,連平時那強勢有力的陽光也穿透不了那一大片灰色。

剎那間,一道耀眼的白光閃爍而出,在這灰濛濛的世界裡無疑是顯眼的,不過片刻間,震耳欲聾的雷聲就接踵而至,彷彿在為接下來的滂沱大雨拉開序幕。

一滴雨水輕飄飄的落在站在小橋的那人身上,冰涼的觸感令他從記憶當中回到現實,抬眼望向那雨水來的地方,散發著淺黑色色澤的雙瞳時不時還會流露出一絲柔和的海藍色,瞳孔中映照出的景象蘊藏著深刻的、無法言喻的情感,貌似是眷戀、又是懷念、卻也有著滿滿的心痛。

隨著第一滴雨水離開天空,其他的水滴也跟著一起落下,天上開始下起軟綿綿的毛毛細雨,晶瑩透亮的雨滴自葉子的尖端滑落,於潺潺的溪流中泛起一波波單調卻賞心悅目的漣漪。

他獨自一人站在小橋上,淡藍色的衣衫被清風吹的微微揚起,他五官深邃,臉頰削瘦,活脫脫的就是一位俊俏無比的少年,眉目間隱隱給人鋒利之感,此刻卻是充滿著柔和之色,像是想到什麼令人愉快的事情一般,不自覺的勾起一抹攝人心魄的微笑。

襯著四周綠意盎然的樹林,流淌在其中奔馳著的溪流,以及那顯得樸實無華的月牙色小橋,站立在微雨中的那道淡藍色身影,整個場景如詩如畫,若是有人看了一眼,定會為此失神剎那,捨不得將目光移開。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雨勢漸漸大了起來,如豆大的雨粒重重的打在葉子上,發起一陣清脆的聲響,溪中原本緩慢的水流也變得湍急,落在耳中的只是不見停歇的雨聲。

男子的右手中拿著一把雪色雨傘,面對傾盆而下的豪雨,那手動了下,準備要撐開雨傘擋住越來越劇烈的風雨,卻不知為何,眼瞳中微微一顫,像是想到了什麼,拿著傘的右手一緊,終究沒有被他舉起來。

就這樣淋著雨,男子渾身都被雨水打透了,依舊沒有要撐開雨傘的意思,傘只變成了擺設,被緊緊的握在手裡,他也沒有去避雨,始終站在小橋上,雙眼貌似茫然的望著天空,顯得有些無神。

雪色的傘,沒有合適的人來撐,那又有何意義?

過了許久,男子才將目光移開那片正在哭泣的天空,如今雨已大到不只天空有厚重的灰濛,連天地間也白茫茫的,入眼風景都被模糊了一番,被添加了一股朦朧的美,視線可及之處更是大大減少,侷限在一個狹小的圈內。

為了將四周的景象看的更加清晰,男子瞇起眼,把視線掃過前方,卻在看到溪邊時猛然怔住了,滿臉有的是不可置信,但很快又平靜下來,沉默的看著那道白色身影。

不會錯的……那是他日日夜夜無比思念的人,早已深刻的印在他的腦海中,那道身影和他記憶中的是何等相像,縱使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即便他知道這不過是他的妄想……

那道身影手上還撐著一把雨傘,一把和他手上一模一樣的傘,雪白色的傘遮住了那人的側臉,他的心裡不禁升起一絲僥倖,因為他知道,若是真的看到那人的面容,他經過幾年流逝時間才壓抑下來的心又會開始混亂。

不過就算他自己清楚,他還是非常想要那人轉過頭來,讓他再用目光仔細臨摹,讓他心中已經無法完全抹滅的那道身影更加清晰,哪怕是最後一眼。

宛如聽到他的心聲一般,本來看著溪流的那人緩緩抬頭,接著在他忐忑不安、越來越無法控制的心情下轉身看著他,眼中有的是溫柔的寵溺,那人一見到他,恬靜的臉龐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他愣愣的看著那人,只覺得內心翻騰不已,刻骨銘心的思念情不自禁湧上心頭,握著雨傘的手也微微顫抖,饒是有千言萬語想對他說,卻又不知從何說出口。

那人見他失神的模樣,歪了歪頭叫道:“于海~”輕柔又有些空靈的嗓音帶著任誰都能夠聽出的喜悅,那人的語氣依舊讓人下意識的感到平和。

一聽到那人喚叫自己的名字,他只是死死的盯著對方,一刻也不想放過,他再次望見了只屬於他的容貌,不知不覺間,雙眼已籠罩上一層朦朧的水氣。

“為什麼不撐傘呢?”帶著一絲責怪又無奈,那語氣真實的讓人不相信這只是假象,隨著那人的最後一句話說出口,被喚為于海的男子瞬間潰堤,他的視線變得模糊,彷彿近在眼前的那道身影和周圍景象混成一片,伸出手想要挽留,時光卻無法回到從前。

盯著前方已經伸出的左手,藍于海過了許久,才緩慢的吐出三個字:“……對不起…………”有著難以言喻的悲傷於沉重,最想對他說的話只剩道歉,明知無濟於事,自己對他只剩滿腔的悔恨,他後悔當初自己為什麼沒有好好保護他,他恨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替他復仇……

對不起……我對不起你…………

藍于海的左手遮住了他自己的左眼,除了手背不停歇的寒冷,手心也感受到了莫名的濕熱,全身上下卻是覺得沒有一絲溫度,不是因為外頭依舊下著的大雨,而是對自己、對整個世界感到無力的心寒。

望著空無一物的溪邊,藍于海艱難的扯開了一個比哭都還難看的、自嘲的笑,他不想承認,理智告訴他那人再也不會回來,但他卻選擇欺騙自己,相信某一天對方一定會出現在他面前,在如此荒謬的謊言中,他一直都不敢、也不願去捅破這層假象,任憑它在心中營造一個易碎的幻想,每天活在與現實相隔的世界裡,他逼迫自己囚禁在曾經的記憶中。

是的,從頭到尾……他都在自欺欺人,他承認他膽怯,他畏懼,他知道自己無法面對那人的死亡,只是一直在心中催眠自己,並等著永遠不會到來的那一天。

右手一直握著的傘彷彿變得沉重許多,他放開緊握的手,雪色的雨傘摔落在地,藍于海將臉埋在自己的掌中,肩膀仍在細微的抽動著,陷入一片黑暗的視線裡,他恍惚間想到了方才那人問他的一句話。

“為什麼不撐傘呢?”

他沒有開口回應,他的心是茫然的,連他自己也不清楚不撐傘的原因。

每次當他淋雨時,總會有個人出現,用有些責怪的語氣罵他,卻又略顯無奈的把手上雪色的雨傘遮住他頭頂上下的雨。

他內心依舊在渴望著,因為那人不捨得讓他淋雨,也許獨自站在雨中,那人還會再出現為他遮雨,不管要他等多久,他都願意等待……等待那人為他撐起雨傘,等待那人再陪伴他面對下雨……面對整個世界。

流淌在臉上的,不知是雨,是淚?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