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隨想隨打-例行業務?

「為什麼這個會這樣寫?」矮子像個好奇寶寶,不斷發問。

底下的人先是沉默,隨後解說來龍去脈。

矮子一邊聽一邊看文件內容,這是第二次例行討論。

上次他才剛從高個子手中接手業務,完全聽不懂。

這次他有些底子,回過頭看發現:很多內容已經不合時宜,也有些前後語意矛盾。

到底該視而不見,照原本重點討論,還是徹底審視一次呢?

雖然不求一次修到位,但是至少不能差太多。

看來大改跑不掉。矮子扶額。

/

「所以說這是OOO的意思,對嗎?」矮子嘗試用粗淺的認知,與老前輩確認。

「或許說OO,比較明確。」

「對了,這一項不是每次都會做,註記一下比較好。」

兩位老前輩打開話匣子,矮子手指在鍵盤飛舞。修正後的紅字,是溝通留下的軌跡。

討論完,矮子雖然腦袋一片空白,但是感到踏實。

/

回到辦公室,高個子抬頭觀察。

「明明是例行性會議,為什麼開這麼久?」高個子問。

「是啊,是比平常久,但很值得。」矮子瞄他一眼,又將視線轉回螢幕。

「也太久了吧?你要壓時間啊。」高個子碎念。

例行業務,雖然駕輕就熟,但是不代表變動幅度很小。

有些時候,效率無法用時間長短衡量。

一路以來累積的小差異,累積成天壤之別。

如果現在不處理,只是埋下更大後患,花費時間更多罷了。

每個人對例行業務的態度不同,就尊重一下吧。

矮子莞爾一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帕九侯⋯⋯台語的打招呼意思。
旁邊的抓馬,酸魚是真得沒有放在心上,她實際上說了好幾段話,酸魚耳朵也沒有聽進去。
沒有說清楚地點,果然有些不好理解,人、時、地、事。
地點:美髮店面裡。
時間:預約制,安排座位。
人物:酸魚,幫酸魚弄頭髮的美髮師A,白髮蒼蒼的短髮女人,幫白髮蒼蒼短髮女人用頭髮的美髮師B。

//經過排列順序一下,酸魚預約熟悉的美髮師,固定的服務燙護染剪項目,一向都是同一位美髮師A,所以全交給熟悉的美髮師A處理省去溝通過程,除非是心血來潮想要換新髮型,酸魚和美髮師A的自然捲狀態相近,幾乎美髮師A的頭上的毛困擾和酸魚差不多,酸魚直接參考美髮師A的造型。(有些長長說明。)
--1--酸魚和美髮師A說完頭髮照型後開始放空,看向落地窗外飄起的雨。
--2--美髮師B出聲,這裡是美髮院有頭髮在飄~~~飄進白髮蒼蒼短髮女人的外帶鍋燒意意麵碗裡加料(?),才會出現一段話:「請她進去休息室⋯⋯⋯⋯⋯⋯。」
--3--酸魚繼續放空,美髮師A在吹乾酸魚頭上的毛,美髮師A起頭跟酸魚討論要留的長度吹整瀏海方向等等。
--4--白髮蒼蒼短髮女人同時跟美髮師B說話~~~說什麼酸魚沒有在聽~~~美髮師B當時臉上尷尬看向同事美髮師A。
--5--美髮師A去拿東西,關掉吹風機暫時離開階段。酸魚繼續看窗外的雨放空。
--6--白髮蒼蒼短髮女人冒出:「是不會打招呼喔?」台語帕九侯,語氣算兇吧!
--7--酸魚繼續放空。
--8--美髮師B一臉尷尬看向美髮師A,完成白髮蒼蒼短髮女人的髮型送客。
--9--酸魚繼續放空,美髮師A職場上面對各種客人自有一套生存方式。
--10--酸魚直接歸類哪位坐在隔壁要吃鍋燒意麵白髮蒼蒼短髮女人,沒事找事專找人吵架。

//酸魚身邊就是會出現各種奇形怪狀的抓馬,在美髮店裡吃外帶的鍋燒意麵(!)小莫莫可以嘗試限定美髮院加料版本,酸魚戴好口罩保周全。
//美髮師B是一般設計師,美髮師A是店內最資深的設計師,B會向A求助是情有可原。
//酸魚的奇妙酸味,誘發抓馬發作,酸魚內建防禦系統瞬間打開。
2021-10-23 23: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酸酸大補充時間序與事件,讓脈絡更清楚。

結合上次留言來看,感覺美髮師A資深,看過各式各樣的客人,防禦能力也很強。即使遇到女人,還是淡定以對,幫酸酸大服務。(思考)如果我是B,也會找A求助

女人的行為很奇特,在美髮店吃鍋燒意麵,一定有頭髮加料。雖然蛋白質很營養,但吃頭髮還是算了w

嗆酸酸大沒打招呼,也覺得莫名其妙XD  即使她是長輩,也不能用半強迫式叫人打招呼。或許就像酸酸大說的,對方只是想吵架吧。

這時就要打開防禦系統,不被影響,才是最上策!
/
原來帕九候是打招呼~我想可能是口音不同,習慣唸帕啾齁。”學到一課(筆記)
2021-10-24 23:16回覆
酸魚真得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抓馬?
酸魚在兩眼放空,放得空空空坐在一邊。

突然旁邊空位坐著一位白髮蒼蒼短髮微捲女人,手上提著外帶的一碗鍋燒麵,想必是要打開來吃填飽肚子吧!
酸魚移移空間拉開社交距離,眼神繼續放空,耳邊傳來聲響,內容好像是有人在說:「現在營業空間沒有提供飲食,要吃,要不要到我們的休息室吃,沒有人在也有桌子可以放。」
酸魚耳朵聽到是這樣子,放空滿腦在想⋯⋯天氣涼下雨好涼真是舒服。
過一段時間酸魚還是望雨繼續放空,沒有注意旁邊座位的白髮蒼蒼短髮女人吃飽坐回位置上,直到對方突然開口說話,有趣的事,酸魚同時說話,對方也同時說話。
(遇到抓馬發作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酸魚沒有離開現場,而是繼續放空⋯⋯空空空。)
對方冒出一些話:「是不會帕九侯!」
(酸魚繼續放空,直接歸類在找人吵架解悶的抓馬,視線定向前方注視空氣中的雨滴一串串隨風輕飄。)
白髮蒼蒼的短髮女人什麼時候離開,酸魚是真得不知道。

//酸魚腦裡建構的抓馬防禦系統發揮作用,反而是其他在場的人都相當尷尬怕衝突發生。
//要表達是防禦系統建構設定好,反應時間會一次比一次敏銳縮短判斷自我懷疑反應時間,酸魚擁有好心情,抓馬的心情酸魚就不知道了。
 
2021-10-22 00: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現在雖然疫情趨緩,但還是會看到類似女人的狀況。幸好有人出來提醒,她也願意到休息室吃。

看不懂「帕九候」的意思,若結合酸酸大的敘述,感覺是生氣下的用字。只是同時講話,突然爆氣,實在母湯。

此時酸酸大開啟抓馬防禦系統,完美抵禦,專心放空(大誤)w
就算抓馬來襲,也不能撼動心中的平靜。

如果是我,大概會希望避免衝突發生,哈哈!至於抓馬的心情,就隨他去了
2021-10-23 22:4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