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劍三】曲楓傾雪

五毒   x   霸刀

曲傾歌   x   柳楓雪

四修大佬毒哥   x   直男PVE刀爹

以前和親友腦補的網遊版,之後會有花羊同世界的新故事,名字不變、CP不變,同樣是腦補的產物,沒邏輯別問了,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我說你啊!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找個綁定奶?」站在太原聲望商前,身穿雪河套裝的二少詢問著身旁的友人,同時思考著自己當前的配裝該如何修改比較好。

「別說了。」二少身旁站著一位燕雲霸刀,聽到這個問題,他有些懊惱的扶額。

並不是他不想要綁定奶,而是找不到啊!不是有綁定D的就是妖號,他也想要溫柔的奶媽小姊姊當綁定奶啊!

「唉,你這樣不行啊。」

「閉嘴,快點交易,我的日常一個都還沒解。」

「急什麼?日常會長腳跑掉嗎?」

「滾!」

與二少交易完畢後,霸刀頭也不回的走了。

來到太原的日常區,看到今天大戰的剎那,他有一種想放棄大戰的衝動,是最麻煩的銀霧湖啊……為了天玄冰還是得打。

站在大戰門口看了許久,世界頻和地圖頻都沒有半團大戰,正當他打算雙開的時候,一條大戰招募的訊息映入眼前。

【地圖】【暮卿歌】:大戰=3D內有新手奶!

迅速的點了組隊後,他才發現自己是最後一個進組的,隊伍里有方才喊人的奶毒、毒經、冰心、鯨魚。

反正只是個大戰,配置也不是那麼的重要,老一基本上沒什麼問題,毒經的寵物拉仇卡BUG,省去了點名的奶壓。

發著呆往老二的路上前進時,冰小心忽然拖著五六隻鱷魚衝了過來,他暗罵了聲臥槽,下意識的將地毯往鱷魚鋪,鱷魚的仇恨穩穩的全拉到他身上,冰小心卻頭也不回的往前衝。

內心飆過一串髒話,他交了刀牆後就散流霞逃跑了,不料這些鱷魚不知道是嗑了什麼藥,緊緊追在他身後不放。

最終,他還是在鱷魚的窮追不捨下躺在陰暗的沼澤中,望著漆黑的天空。

【團隊】【暮卿歌】:抱歉,五毒跑的慢,奶不到你。

【團隊】【柳楓雪】:沒事。

此時他才注意到,原來這個奶毒是毒姊,而且還是個一臉溫婉的小姊姊!

待會問問小姊姊能不能當綁定奶,不行的話也沒關係,有問有機會嘛!

接下來的老二依舊是毒經拉仇沒什麼問題,他自告奮勇的去跳山,卻沒想到奶毒小姊姊也跟來了。

【密語】【柳楓雪】:我跳就好了,小姊姊直接回營吧!

【密語】【暮卿歌】:沒關係,師兄讓我來練習。

【密語】【柳楓雪】:你師兄是那個毒經嗎?

【密語】【暮卿歌】:是啊!我的手法都是師兄教我的。

【密語】【柳楓雪】:他不是DPS嗎?

【密語】【暮卿歌】:他主修奶,副修D。

兩人對話的同時,他們也已經跳完山開好劇情在老三面前打坐了,老三也沒什麼問題的通過了,大家各自說了謝謝便退出隊伍。

【密語】【柳楓雪】:小姊姊能當我的綁定奶嗎?

【密語】【暮卿歌】:我嗎?可是我很菜的。

【密語】【柳楓雪】:沒事,誰沒菜過?

【密語】【暮卿歌】:要不你找我師兄吧?我幫你問問。

【密語】【柳楓雪】:啊?別……等等……

【團隊】【暮卿歌】:師兄,你能不能當這個霸霸的綁定奶啊?

臥槽。

此刻柳楓雪的心中彷彿有千萬隻草泥馬奔馳而過。

還來不及讓他開口澄清這是誤會,小姊姊的師兄便朝他看了過來,那是一位身穿毒盒子的毒哥,狹長的鳳眼微瞇,看得柳楓雪有些不自在,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卻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團隊】【曲傾歌】:可以啊。

……啊?

他剛聽到什麼?

【團隊】【柳楓雪】:等等,我沒有問他!而且我不打PVP的!

【團隊】【曲傾歌】:哦?這麼說,你是不想負責了?

【團隊】【柳楓雪】:?謝謝,告辭。

只要退隊按得夠快,鍋就追不上我!

離開隊伍後柳楓雪馬上神行回太原交任務,開玩笑,他是直的!最直那種!不搞基的!

交完大戰解茶館的同時,有團戰獸招募開了,柳楓雪抱持著,放我進去就打,沒有進去就算了的心態發出了申請,被放進組等人的期間,他也把茶館做完了。

戰獸山也已經是二線本了,大多玩家也已經熟悉副本機制,到老四之前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失誤,這個隊伍只有三個奶媽,分別為秀、歌、花。

拉拖了兩次後,盾歌已經放棄刷盾改刷血量,可還是奶不太上死了不少人,這時候柳楓雪才點開這幾個奶媽的裝備和HPS列表。

奶歌、奶秀的裝備跟手法普通,奶花裝備小了點,手法似乎也不太熟,技能跳數偏低,而且隊伍里沒有奶毒。

DPS失誤頗多,裝備也還沒畢業,光是沒跑好機制就浪費了許多戰復,如果不拉人的話輸出又不太夠,都是二線本了,大家也不太想浪費小藥。

【團隊】【曲傾歌】:我轉吧。

正當指揮想開口問問還有沒有人能轉奶的時候,團裡的毒經已經開始切心法了,柳楓雪看著這毒經的ID,覺得好像在哪看過。

點開毒經的裝備,D裝已經滿畢業牌子缺散件,奶裝比D裝更好,還有幾件畢業精簡和特腰。

多了奶毒後,團隊的血線也穩定了,機制上的失誤也被奶上來了,最後還拿到無傷成就。

多個奶毒居然差這麼多?

柳楓雪點開HPS列表,那個奶毒果然在第一的位置,這時候他終於想起來在哪裡看過這個雙修五毒了,這五毒不就是剛大戰那個毒經嗎?

臥槽。

不過對方好像沒注意到他,也沒有對於剛才大戰發生的事情多說些什麼,打過尾王、發完薪水後,柳楓雪看了下時間便下線吃飯了。

/

不久前。

【密語】【曲傾歌】:不想就直接拒絶,推我出去幹什麼?

看著柳楓雪逃跑似的退出隊伍,曲傾歌轉頭看著笑吟吟的師妹,就是猜到那個霸刀會有這種反應,他才配合師妹說好。

【密語】【暮卿歌】:好玩呀!

【密語】【曲傾歌】:今天沒有十二段不用回來了。

【密語】【暮卿歌】:我身上還有礦車裝欸!師兄!

【密語】【曲傾歌】:我礦車裝混搭低品JJC裝時候就十二了,對妳來說應該沒問題。

【密語】【暮卿歌】:......師兄,不是每個人都和你一樣迅速上手,師兄!師兄!!

屏蔽自家師妹後,曲傾歌退出隊伍申請了一團剛開的戰獸山,正好現在有空清個CD。

曲傾歌在老四拉拖之前也沒有注意隊伍成員有誰,是拉拖之後他才仔細看了下DPS列表和HPS統計,也是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剛才的霸刀也在隊伍裡面。

不過在不在都無所謂,反正副本打完就散了。

/

隔日,柳楓雪站在大戰門口,等了許久都沒有看到半團大戰,他就不懂了,雖然他上的時間沒什麼人,但是也沒這麼少吧?這年代都沒有人要大戰了嗎?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終於有一團大戰了,除了他以外都是內功,而且全部都是D心法,分別為五毒、七秀、萬花、長歌。

等等,這毒經ID怎麼那麼眼熟?

臥槽,怎麼又是他?柳楓雪終於又想起這是誰了,這不是昨天大戰跟戰獸的那個五毒嗎?怎麼又遇到他了?

【團隊】【冰小心】:有人能轉奶嗎?

【團隊】【曲傾歌】:單修毒經。

【團隊】【柳楓雪】:???

你單修毒經?你單修毒經?那他昨天看到的奶毒是誰?見鬼了嗎?柳楓雪很確定自己沒有記錯ID,也很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人。

【團隊】【曲傾歌】:你有什麼問題嗎?

【團隊】【柳楓雪】:……沒。

【團隊】【花小間】:我轉吧。

打完大戰說了聲謝謝後,柳楓雪迅速的退出隊伍,仔細想想那個五毒當時也只說了可以,後來也沒多說或是多做什麼事情,只是偶爾會在同團大戰或是25副本內而已……

嗯,偶爾。

偶爾……

真的是偶爾……

/

一整個禮拜,每天每天每天!柳楓雪每天都在野團大戰看到那個五毒在自己的隊伍裡面,月卡服應該沒有這麼小吧?每天都組到同個人大戰的機率有多低?

雖然每次都是說了聲謝謝就解散,也沒多說過什麼話……可就是覺得有點太巧了?

一如往常打完大戰說了聲謝謝要退組時,一條好友邀請忽然映入眼簾,柳楓雪看著那ID愣了下,隨之按了確定。

【密語】【曲傾歌】:常常遇到你,加個。好友打大戰。

【密語】【柳楓雪】:行。

自從加了好友後,曲傾歌的密語不是問他要不要大戰?就是25副本缺人來嗎?很神奇的是,每次他密語時候都是他正準備要去大戰或是剛好有空可以打25的時候。

大戰的時候,曲傾歌都是直接切奶,外喊隨便,好像完全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單修毒經的事情。

除了打大戰和副本以外,偶爾也會提起最近發生的事情,或是商城更新的外觀和更新內容。

【團隊】【曲傾歌】:這次金髮怎麼樣?

【團隊】【柳楓雪】:不行。

【團隊】【曲傾歌】:你哪一期外觀行的?

【團隊】【柳楓雪】:校服行。

【團隊】【曲傾歌】:......

【團隊】【柳楓雪】:你有做活動掛件嗎?

【團隊】【曲傾歌】:有,【掛件】。

【團隊】【柳楓雪】:萎了。

【團隊】【曲傾歌】:???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幾個月,柳楓雪一如往常解完茶館,打開好友看了下曲傾歌的位置便直接發出組隊邀請,以往不用幾秒的時間就能進組,這次竟然等了幾分鐘。

正當他沉思著對方是不是在忙的時候,他已經進入隊伍裡面,除了曲傾歌以外,隊伍里還有一個劍純道長跟二少。

臥槽,他是不是來錯時間了,那個劍純是他師父啊!為什麼他們會在一起?

【團隊】【曲傾歌】:我大戰跟隊友先打過了,之後要JJC。

【團隊】【柳楓雪】:行。

然後退出了隊伍。

【團隊】【月仙沉】:我剛想說這是誰啊?

【團隊】【曲傾歌】:朋友找我大戰而已,去揚州排吧。

/

站在大戰門口發呆了會,柳楓雪才回過神來,差點就忘了,他現在要自己找大戰野團。

已經很久沒有去野團了,一時之間還真有點不習慣,隨便進了一團大戰後,他幾乎是全程放空的在打,放了什麼技能都沒印象了。

之後的幾天,曲傾歌都提早解完日常泡在JJC裡面,打了幾天的野團大戰後,柳楓雪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明明以前也是這樣的,怎麼現在就覺得怪怪的,好像少了什麼的感覺,有點空。

柳楓雪的腦海中忽然浮現古代劇裡面,那些被皇帝冷落的妃子,隨即罵了聲臥槽,這也太那啥了,我是小娘兒們嗎?

此時幫會的聊天頻道中,有位小姊姊提到自己的情緣沉迷JJC,沒有時間理她。

這個狀況怎麼聽起來似曾相識?

【幫會】【柳楓雪】:這狀況要怎麼辦?

【幫會】【天小策】:怎麼?你也有這種困擾?

【幫會】【柳楓雪】:沒有,只是跟我朋友很像。

【幫會】【藏小劍】:你朋友是成女還是矮子嗎?

【幫會】【柳楓雪】:成男。

【幫會】【氣小純】:......你別不是個基佬吧?

【幫會】【柳楓雪】:敲裡媽!

氣憤的關上幫會頻道,柳楓雪剛到日常佈告欄前接到曲傾歌的密語,怒氣與近期的怨恨疊加導致他沒有思考就回覆了。

【密語】【曲傾歌】:你打大戰了嗎?

【密語】【柳楓雪】:滾!愛跟誰去哪就哪去!狗才跟你搞基!

收到回覆的曲傾歌一臉問號,隨之轉過頭詢問身旁的劍純道長,也就是柳楓雪的師父。

【團隊】【曲傾歌】:你徒弟怎麼回事?忽然爆炸。

【團隊】【霜凌華】:應該是你對他幹了啥。

霜凌華一臉冷漠的看著曲傾歌,他徒弟的問題他也是知道的,也有談過了,但是他該怎麼說啊?

【團隊】【曲傾歌】:你不去跟他談談嗎?很有經驗的老胎?

【團隊】【霜凌華】:老胎沒經驗,但老胎總是要幫人開解,心塞。

【團隊】【曲傾歌】:???

【團隊】【霜凌華】:他平常不是這樣的,可能對你比較不一樣。

【團隊】【曲傾歌】:……

總覺得他的劍純隊友話中有話,好像聽懂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有懂,到底是……

【團隊】【霜凌華】:我覺得呢……他應該是對你有些好感,但是他自己沒有察覺。

【團隊】【曲傾歌】:……他在哪裡?

【團隊】【霜凌華】:純陽老君宮那邊的涼亭吧?以前我常常掛在那邊,他也跟著我一起掛機。

/

華山上終年積雪,此時也飄著細碎的雪花,神行來到老君宮的驛站後,曲傾歌走了段距離便看到一座池塘,裡頭的蓮花與荷葉已經化為冰雕,通往池中涼亭的小橋上也覆蓋著一層白雪。

遠遠的就看到一抹深藍色的身影佇立於涼亭中,可是曲傾歌並沒有直接上前,而是沉思起霜凌華說的話。

其實曲傾歌認為,沒有一定要喜歡女性或者男性,只要雙方覺得可以,又相處的來就能嘗試看看。

仔細回想起兩人的相處情況,雖然在某些事情上意見不同,但是在互相討論後也都講開了,平時和他聊天也挺有趣的,尤其是講到他的黑歷史或是糗事炸毛的時候,想到這,曲傾歌的嘴角上揚了幾分,隨即往前面那道人影所在的位置走去。

柳楓雪覺得自己不太對勁,可是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他很後悔剛剛怎麼就無故對曲傾歌發火了呢?要怎麼跟他道歉才好?他抬頭望著高處傾瀉而下的瀑布,腦海中一片空白。

忽然,一抹紅底白梅的傘映入眼簾,柳楓雪立刻回過身看向傘的主人,隨之愣住了,他怎麼會在這裡?

「你怎麼來了?」

「你師父說你心情不好,讓我來看看。」

「那也不關你的事吧?」

「不是因為我才生氣的嗎?」

「誰會為你生氣啊?」

「不然你為什麼不高興?」

好問題,他也想知道自己生氣的原因,就因為幫會的開玩笑說他是基?這不太可能,難道真的是曲傾歌說的那樣?

「默認?」見他沉默不語,蹙眉糾結的模樣,曲傾歌伸手在他面前揮了幾下。

「誰默認了?你管那麼多幹什麼?是我媳婦嗎?」曲傾歌的話讓柳楓雪的理智線二次斷裂,生氣就生氣,你管的著嗎?

「你說反了。」

「?」

「你才是媳婦。」

「我操你大爺的!!!」

罵了聲神經病後,柳楓雪頭也不回的走了,不是他不想直接神行走人,而是在CD……而且他身上的除滯散剛好也沒了,只好求助於師父……

【密語】【柳楓雪】:師父,你在哪裡?快拉我一下,這邊有神經病!

【密語】【霜凌華】:???太原。

看著柳楓雪連讀條都沒有就跑了,曲傾歌也猜到大概是被他師父或是徒弟拉走,於是他再次密了霜凌華。

【密語】【曲傾歌】:我照你說的講了,他還是氣跑了啊?

【密語】【霜凌華】:……我先瞭解一下情況,他看起來更生氣了,你跟他說了什麼啊?

...

......

.........

頭痛,特別頭痛,霜凌華看了身旁還在暴怒的徒弟以及密語頻道,不知道該怎麼跟這兩個人說才好。

  「你對我徒弟是怎麼想的啊?」即便頭痛,霜凌華還是密了曲傾歌詢問他的想法,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讓他當我情緣試試。」還在純陽地圖的曲傾歌一邊回覆密語,一邊看向蔚藍如海的天空,心情莫名的好。

  ‎「……喜歡就自己想辦法帶走。」既然曲傾歌已經決定了,那麼剩下的就讓他慢慢搞吧!霜凌華已經懶得管這事了,憑啥他一個單身咩要這樣被虐待啊?憑啥?

  ‎「給我點資訊。」話是這麼說,但曲傾歌對於如何讓他答應當自己情緣這件事情一點頭緒都沒有,霜凌華的話,應該能給他一點幫助。

  ‎/

  ‎【密語】【曲傾歌】:收信。

  ‎【密語】【柳楓雪】:???

看到密語的柳楓雪一臉問號,他猶豫了幾秒,還是來到信使前看看自己的信箱,數近百封郵件幾乎塞滿他的信箱,點開每一封都放滿零食和點心。

【密語】【柳楓雪】:這些是?

【密語】【曲傾歌】:送你的,消消氣。

【密語】【柳楓雪】:臥槽,你到底寄了多少?哪來這麼多?

【密語】【曲傾歌】:沒多少,幾管精力而已,烹飪專精瞭解一下。

柳楓雪領收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把信箱清到底,不得不說曲傾歌寄來的都是他喜歡的零食和點心,連一些比較稀少的配方都有。

【密語】【曲傾歌】:不夠再跟我說。

【密語】【柳楓雪】:都有了!

吃著甜點的柳楓雪很開心的回應,彷彿把方才生氣的事情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密語】【曲傾歌】:我這還有個配方,但是缺一些材料,【看起來很好吃的食物名】。

【密語】【柳楓雪】:臥槽!你怎麼連這個都有?這配方全服出沒幾張啊!

【密語】【曲傾歌】:拿材料給我就做給你吃,如何?

聽著柳楓雪激動的語氣,曲傾歌的嘴角上揚了幾分,不枉費他從固定團底價撿走這配方,【看起來很好吃的食物名】雖然不是什麼增益或回覆食品,但它的味道是相當不錯的,至少吃過的人都讚不絶口。

可惜這張配方的爆率實在低的可憐,而且這配方是拿到即綁定,還需要烹飪專精才能做,當時的固定團也沒幾個烹飪專精,曲傾歌一擲就是一百點,讓其他人望塵莫及。

【密語】【柳楓雪】:好啊,你缺什麼?

【密語】【曲傾歌】:【25才出的材料】和一點【25才出的材料】,我在舊洛陽的烹飪區。

帶著食材到達烹飪區後,曲傾歌立即動手開始製作,看著曲傾歌熟練的切菜、翻炒,柳楓雪頭一次覺得煮菜也能這麼好看。

「吃看看。」將完成品切了一小塊遞給柳楓雪,後著一口咬下,隨之搶走曲傾歌手上的叉子狼吞虎嚥了起來。

「很好吃。」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

一連吃了好幾盤後,柳楓雪才滿足的停下來,絳玉撥雲在曲傾歌手上轉了幾圈便停下,看著吃飽喝足的柳楓雪,曲傾歌笑著切了毒經並對他說……

「吃飽就去JJC活動下。」

「???我是PVE。」

「沒事,你隨意活動。」

「掉分別怪我……」

/

不知道第幾次,柳楓雪躺在JJC的地板上,PVE裝實在是太脆了,雖然打人很痛,可是被打更痛,看著隊友毒經犀利的規避傷害然後擊殺對手,系統很快的跳出來勝利與結算版面,他按下確定後離開了地圖。

點開名劍隊,忽視掉那個奇異的隊名,集火那個花間,柳楓雪已經從原本的零段上升到十段。

「累了就不排了。」

「嗯,我去解茶館。」

做完烹飪後,他們便轉移到太原排JJC,茶館就在旁邊而已,曲傾歌坐在茶館旁的屋頂上,看著柳楓雪來來回回的交任務。

「你在那裡幹嘛?」盯著柳楓雪發呆的曲某人收回目光,看向聲音來源,一名花姊站在下方。

「陪人解茶館。」看到這花姊,曲傾歌有些意外的挑了眉,這傢伙不是很少上線嗎?

「情緣?」

「嗯,未來情緣。」

「所以你還沒撩到是吧?」

「妳是不是想插旗?」

「我拒絶,你一個四修跟我PVE單修奶插旗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解完茶館的柳楓雪回頭就看到曲傾歌跟一個花姊在聊天,看著兩人聊天的畫面,柳楓雪莫名的有些不爽,曲傾歌注意到他解完了,便跳下屋頂來到他面前,完全忽視還在跟他講話的花姊。

「解完了?」

「嗯,累了,想掛機。」

「帶你去個地方掛。」

「嗯。」

被徹底無視的花某人打量起這個霸刀,腦袋中已經浮現出各式各樣的YY,回頭跟純陽宮的小姊姊一起討論下,這個CP的小本本有機會。

原本以為曲傾歌會選映雪湖或是一些知名景點,沒想到他說的是藏劍山莊,柳楓雪站橙黃的樹木下,看著一旁的西湖,這裡已經是唯一會下雪的地圖了。

「掛著。」看了下這邊的風景,柳楓雪覺得還不錯,和他說了一聲後,他便掛機去吃飯了。

等柳楓雪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小時多了,原本掛在他身旁的曲傾歌正在湖邊的涼亭前,和一位雞蘿有說有笑的,好像聊的很開心的樣子。

實際上他們的對話內容是……

「今天晚上我們那團固定缺人,要不要來演一下?」

「你們那團不是還沒全通?等全通再說吧。」

「嵐嵐也要來演,你不來一起?」

「不了,有你們演就夠了,記得直播頒(罰)獎(款)典禮給我。」

「行吧,下次。」

「嗯。」

不管他們的談話內容是什麼,在柳楓雪看來,他們就是聊的很開心,看著他很不爽,於是他決定裝掛機,看他們要講到什麼時候。

拒絶了朋友的代班邀請,曲傾歌回到柳楓雪身旁的位置看了他一會兒,隨之伸手摸上他腰部……

臥槽!他在幹嘛?不行,我現在是裝掛機,不能輕舉妄動……柳楓雪心想道。

喔?這都能忍嗎?就看看你要裝到什麼時候?

在柳楓雪腰際摸了一輪後,曲傾歌走至柳楓雪面前,摸了摸他身上的貂毛,一副在確認皮草品質的模樣。

曲傾歌靠的有點太近了,近到柳楓雪有些緊張,怕被他察覺出自己裝掛機,曲傾歌見他依舊不為所動,便隻手探入敞開的衣襟內……

「臥槽,你幹嘛?」這下柳楓雪是真的裝不下去了,他抓住曲傾歌的手一臉驚恐。

「沒幹嘛,你不考慮讓我當綁定奶嗎?」有些可惜的收回手,曲傾歌提起初見時的問題,該做的他都做了,再沒有辦法……就只能在加把勁了。

「你是小姊姊嗎?」

「好吧!那我要去找個綁定D了。」

見某貂還在執著於小姊姊,曲傾歌挑了眉,直接轉身走人了,他想聽的不是這個,下一位。

「不行!」

「為何?」

這倒是問倒他了,聽到曲傾歌說要去找綁定D的時候,柳楓雪下意識的脫口阻止,為什麼?連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可仔細想想,是曲傾歌的話好像也沒什麼不妥?

「不是小姊姊也可以。」

「是嘛?」

「嗯,先跟我去打一場YX輝天。」

「……」

/

副本這種東西,只要機制熟悉了,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對PVP來說,打本是件很無聊的事情,同樣的東西重複幾十次是很膩的。

此時的曲傾歌正邊打呵欠邊替大團抬血,基本上沒什麼糾結,該幹嘛就幹嘛,偶爾有幾個機制沒閃好,死了一、兩個人。

百般無聊的曲傾歌只好看了下各頻道,發現柳楓雪用好友頻一直在跟一隻喵聊天,透過職業染色得知,這是一隻喵太。

因為沒有對方好友導致曲傾歌只能看到柳楓雪的話,不過……這ID好像在哪裡看過,曲傾歌瞇起眼,在大團血崩的時候掐了蝶池,再隨便冰蟬幾個血少的,就掛著醉舞了,他向好友裡的花姊發了通密語。

「妳有這只喵好友【喵太】?」

「有啊!怎麼?」

「給我二十分鐘前,他在好友頻的所有對話截圖。」

「哇,你是要8人家嗎?」

花姊翻了下MY的記錄,發現這只喵好像在一直跟霸刀說話,此外沒有什麼特別的,花姊截圖完就發給曲傾歌了。

即便手上在做別的事情,曲傾歌的HPS也沒有掉多少,他翻了下自己的MY,對照時間把兩個人的對話拼起來。

【好友】喵太:貂貂人家前陣子好忙沒上現了   想不想我~

【好友】柳楓雪:上禮拜不是才一起吃飯嗎?你傻嗎?

【好友】喵太:討厭!那你也不算算隔了幾天了!而且我太忙了,也只夠吃頓飯啊!

【好友】喵太:嚶嚶嚶……

【好友】柳楓雪:……不是明天也要吃嗎?你哭毛?

【好友】喵太:也是!記得別遲到了,這裡拜開始比較有空~一起玩啊~

【好友】柳楓雪:隨便你,噁心我就算了。

【好友】喵太:你看你又說我噁心,自從玩這遊戲後你變了,嚶嚶嚶!

【好友】柳楓雪:變最多的是你吧!玩個遊戲戲也太多。

【好友】喵太:唉唷,這樣才有趣呀!

還沒關掉密語頻的花姊聽到曲傾歌冷笑了聲,嚇得她都不敢說話了,看完了對話記錄,他跟花姊說了聲謝謝便繼續打本了。

打王打到一半的柳楓雪忽然覺得背脊發寒,他轉過頭看了下,什麼也沒有啊……

這個本對柳楓雪來說還挺輕鬆的,打多了自然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於是他打開HPS版面,不意外的看到曲某人在第一名的位置,點開個人的治療統計,柳楓雪有些驚訝,他竟然是曲傾歌奶最多的人。

順著曲傾歌的奶量一路往下滑後,柳楓雪一臉問號的看著唯一一個沒被曲傾歌奶到的人,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系統不可能出錯吧?這個人可是T欸!他竟然全程沒有奶T?奶毒的技能應該都是隨機奶的,怎麼可能都奶不到T?

雖然很難相信,但是這個人是曲傾歌的話,柳楓雪覺得還是有可能成立的……大概?

「為什麼T的承療是零啊?」於是他發了密語給曲傾歌,想確認一下到底是什麼問題,畢竟那個T好歹也是他朋友。

「我為什麼一定要奶他?」這話讓柳楓雪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奶毒顧的確實是大團血量而非主T,只要曲傾歌HPS有達標就行,誰沒有被奶到好像不是那麼重要。

「我就問問。」

「你們不是聊的很開心嗎?待會我滑水。」

「???」

「呵呵。」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呵呵讓柳楓雪覺得很可怕,他是在跟喵太聊天沒錯,那又怎麼了嗎?

下一隻BOSS曲傾歌的HPS墊底,雖然還是有第一名的一半,但是血崩的厲害,根本抬不上來,指揮不得不喊拉脫。

「我日……」這HPS落差也太可怕了,柳楓雪在拉脫後看了下治療統計,分明都有達標,只是曲傾歌從第一名落到最後,血崩竟然就抬不起來了?

「奶毒,你的HPS怎麼跟前面落差這麼大?」

  「這只BOSS我比較不熟。」

毛線!你哪裡不熟?之前打這個本都全程在第一,跟我說你不熟?柳楓雪心中翻了無限個白眼,知道這人又在睜眼說瞎話了,可是又不能拿他怎麼辦。

  ‎「別滑水了!」

  ‎「我有達標。」

  ‎「你一滑水,血線根本拉不上來。」

  ‎「那是我的問題嗎?我一個人能顧整團的血線?那其他奶媽是幹嘛的?」

  柳楓雪沉默了許久,久到曲傾歌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兇了?

  ‎「要怎樣你才肯正常發揮?」

  ‎「你過來。」

  ‎拉脫後因為團裡有人暫離,因此指揮讓大家各自去喝水和WC,大多數人都暫時掛機了,柳楓雪看了下曲傾歌的位置,便朝他走去。

  ‎事情發生的有點快,當柳楓雪回過神時,曲傾歌的唇已經貼上來與他的交疊,柳楓雪瞪大了眼,腦袋一片空白。

  ‎「嗯,我會正常發揮。」唇分,曲傾歌看著發愣的柳楓雪,心情忽然好了不少。

  ‎「臥槽……」柳楓雪還沒反應過來,他剛剛是……被親了???

  ‎【密語】喵太:我回來啦~你為什麼臉這麼紅呀?

  ‎【密語】柳楓雪:……

接下來都沒什麼太大的問題,血線也一直都很穩定,曲傾歌的HPS回到第一的位置。

  ‎【密語】【曲傾歌】:這個喵跟你徒弟什麼關係【喵太】?  

  ‎【密語】【霜凌華】:喔,他現實的朋友,男的。

  ‎【密語】【曲傾歌】:只是朋友?

  ‎【密語】【霜凌華】:你別把每個人都想的跟你一樣好嗎?

  ‎【密語】【曲傾歌】:晚上大佬的策劍約嗎?

  ‎【密語】【霜凌華】:固定團之前都行。

  ‎結束密語後,這只BOSS也打的差不多了,曲傾歌切畫面看了下微信消息,

  ‎「剛那是怎麼回事?」等待發薪水的期間,柳楓雪來到曲傾歌所在的角落問道。

  ‎「你跟那個喵太又是怎麼回事?」將手上的笛子轉了幾圈後,曲傾歌心不在焉的反問。

  ‎「朋友啊!你問這個幹嘛?」

  ‎「怎麼樣的朋友?」

  ‎「你問這麼多做什麼?你要追他嗎?」

  ‎「我為什麼要追他?」

  ‎「我看你對他很感興趣。」

  ‎「我對你比較感興趣。」‎摸了摸柳楓雪身上的貂毛,曲傾歌湊到他耳邊這麼說道。

「但我不是GAY。」

「我知道你不是,但你挺喜歡我的對吧?」

「呃……」

「你排斥同性?」

「倒沒有,那只喵就是GAY,習慣了,只是覺得跟自己沒關係。」

「那不考慮跟我試試嗎?你也不排斥剛剛......」

「……那個太突然了。」

一股力道將柳楓雪往前拉,他瞪大了眼,看著曲傾歌的容貌在他面前放大,溫熱的觸感自唇上傳來,柳楓雪內心充滿了臥槽,卻沒有想要推開對方的想法。

「如何?不排斥就試試,不行也能繼續當朋友。」

「……好吧。」

看著柳楓雪泛紅的臉,曲傾歌笑了笑,總算是……成了啊。

/

柳楓雪站在日常區的公佈欄面前,可是他並不是來接任務或是做其他的,只是在這裡上線,然後打開列表,看著那好幾天都不曾亮過的ID發呆。

那傢伙,自從自己答應後的那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看著那灰暗ID許久,柳楓雪氣憤的關上列表去做日常。

「師父,那傢伙去哪了?」

「誰?曲傾歌?」

做完日常後,柳楓雪終於忍不住問自家師父,那傢伙到底去哪裡了,霜凌華一時沒反應過來“那傢伙“是誰,後來想起了曲某人。

「嗯。」

「喔,他去忙工作了吧?前陣子把工作和JJC都往後推,現在估計身處工作地獄了,他那工作沒有十個肝是做不來的。」

聽到這個回答,柳楓雪錯愕的愣在原地,前陣子他不是才跟他一起打本和JJC而已嗎?原來那時候他推掉JJC邀約和工作?

「我可以給你他的微信。」

「不用了,既然在工作還是別打擾他。」

又和師父閒聊了一會兒後,柳楓雪結束了密語,此時外接的通訊軟件響起了鈴聲,柳楓雪疑惑的看著上頭的陌生ID,最後還是選擇通話。

「抱歉。」熟悉的聲音自另一頭傳來,柳楓雪還未開口,對面便傳來了聲道歉。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微信?不過仔細想想,大概是師父給的。

「工作有點趕,沒有時間上線,上了可能也要被隊友拖走……」光是想到上線也沒空調戲柳楓雪,他就覺得很痛苦,什麼JJC?滾蛋吧!

「你到底為什麼要拖到現在啊……」聽到這人的聲音,柳楓雪的心情好了不少,手邊要做的事情也暫時放下來。

「你說呢?我手上的案子快結束了,不枉費我沒日沒夜的趕工。」

「你該不會都沒睡覺吧?」

「嗯……我想快點弄好上線看看你。」

「……你是笨蛋嗎?」

這傢伙居然這麼讓人不省心的嗎?柳楓雪這麼想著。

於是他就這樣邊做日常邊與曲傾歌聊著天,直到另一頭傳來完事了兩個字。

「好了,東西已經交給客戶,看還有沒有什麼要改的,我先上線。」

「嗯,慢來。」

掛掉微信沒多久,曲傾歌便上線了,才剛上線,他的頻道立刻被紫色的密語頻洗版。

【密語】【雁君辭】:阿毒,氣冰約嗎?

【密語】【月仙沉】:要不要打劍藏?

【密語】【嵐無淵】:找時間打下劍霸?

【密語】【沈硯】:要打氣花嗎?

【密語】【唐風】:驚螺打不打?

【密語】【江翎】:傾歌跟我打幾把冰毒!

......

.........

看著沒完沒了的密語,曲傾歌只想罵髒話,他氣憤的在好友頻問……

【好友】【曲傾歌】:你們這些人TM不認識其他奶媽了嗎?

【好友】【月仙沉】:有啊!但是你懂得,死得有點快。

【好友】【唐風】:奶花切花間了,只能找你了。

【好友】【雁君辭】:沒法,只有你肯奶了。

【好友】【江翎】:我也......

……

看著這群缺乏奶媽愛的隊友,曲傾歌只想叫他們滾,不過到頭來還是克制住了。

【好友】【曲傾歌】:沒空,我要陪情緣,請你們另尋高明。

【好友】【方遲】:???你什麼時候有情緣了?

【好友】【唐風】:你有情緣???哪個不知死活的?

【好友】【嵐無淵】:叫你情緣一起來啊!

【好友】【葉陵】:你情緣該不會是柳楓雪?

此話一出,好友頻瞬間安靜了好幾秒,他們幾個都有各自的好友,所以好友頻道發的都看的到……

【好友】【柳楓雪】:臥槽,蠢雞你欠拔雞毛嗎?

【好友】【葉陵】:哇!還真的是嗎?

【好友】【蒼翊】:竟然是中立PVE?我以為是兩千四百多分的大佬……

……

【好友】【曲傾歌】:總之就是這樣了,你們自己加油去找個奶,我要去陪情緣了。

忽視好友頻的討論,曲傾歌丟下這麼一句話,就直接遮蔽好友頻道了。

「走吧!」

「啊?去哪?」

「帶你去個地方。」不等柳楓雪提問,曲傾歌已經先神行走了,隨後一個義金蘭拉走柳楓雪到他所在的位置。

/

永夜的世界裡,一棵巨大的樹木佇立於大漠中,一年四季都綻放著紫色的花朵,若有風吹過,便同下雪一般。

過完圖的柳楓雪睜開眼,看到曲傾歌站在自己身前不遠處,抬起頭就看到漫天飛舞的紫色花瓣,以及終年都掛在天空中的明月。

【世界】江湖飛馬快報!"曲傾歌"俠士在明教對"柳楓雪"俠士使用了傳說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曲傾歌"對"柳楓雪"之愛慕,奉日月以為盟,昭天地以為鑒,嘯山河以為證,敬鬼神以為憑。從此山高不阻其志,澗深不斷其行,流年不毀其意,風霜不掩其情。縱然前路荊棘遍野,亦將坦然無懼仗劍隨行。今生今世,不離不棄,永生永世,相許相從。

【世界】江湖飛馬快報!"曲傾歌"俠士在明教對"柳楓雪"俠士使用了傳說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曲傾歌"對"柳楓雪"之愛慕,天不老則愛不絶,地不裂則情不盡,海不枯則心相連,石不爛則意永存。無畏世間險阻比天高,誓要長相廝守到盡頭。織纖雲以為誓,填銀河以為約,托飛星以傳情,搭鵲橋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雙飛笑傲江湖!

...

......

.........

一連串的煙花在柳楓雪腳下炸開來,認識以來一直穿著馳冥的曲傾歌破天荒的穿上其他外觀,還是七夕盒子的婚服!

在綺麗的火光中,一身紅衣的曲傾歌朝他走來,把另一盒七夕盒子交易給他。

「……我不要,很貴的。」

「特地去收的,你不要就丟了吧!」

為了避免盒子被丟掉,柳楓雪逼不得已的接受交易,他還真沒有穿過校服以外的外觀,感覺很……特別。

「穿成這樣,是要做什麼?」

「要情緣不是都穿這樣?」

「???是嗎?」

「是吧?」

【好友】葉陵:我找到了!三生樹下!

【好友】蒼翊:都偷偷來是吧?

【好友】方遲:前排圍觀!

【好友】雁君辭:我神行和除滯散都還在CD……

【好友】墨淵:我拉你了。

【好友】江翎:哇!師兄放這麼多煙火!還買了37盒子!

...

......

親友們一個個出現在煙火旁圍觀,好友頻道傳來各式各樣的祝福,熱鬧的好像真的在成親一樣。

「我去找你。」

「什麼?」

「我沒有打算只靠遊戲維持關係。」

「……意思是?」

「你不是在成都嗎?我在長安那邊……別擔心,你師父也見過我。」只靠遊戲和通訊軟件還是不夠,唯有真實的見到面才能安心,哪怕只能許久一次。

「嗯。」柳楓雪有些驚訝的看著曲傾歌,冷靜思考後點頭答應。

煙火是有時限的,繽紛的花火逐漸消失,終年飄零的紫色花瓣中,一身紅衣的五毒擁住了同樣紅衣的霸刀。

/

過了艷陽高照的午後,一身常服的青年站在全身鏡前,整理著自己身上的衣物,書桌上的手機響起提示聲,他停下手上的動作,走至書桌前拿起手機查看訊息。

「我到餐廳了。」

看完消息後,他回到鏡子前,重新確定身上的裝扮沒有問題,才拿起椅子上的斜背包走出家門。

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停下來等紅燈的同時,他低頭回了下訊息。

「快到了。」

即便告訴自己沒什麼,不過是和情緣見面而已,到頭來還是緊張的要死。

「就不告訴你座位了,自己認。」

傳出消息沒多久,對方很快的回覆,對方的回話讓他有想翻白眼的衝動就是了。

推開西式餐廳的玻璃門,服務生立刻上前詢問定位和人數,他環顧用餐的區域,隨即將目光停留在座位靠窗的兩人位置上。

坐在那裡的男性抬起頭,兩人的目光正好對上,那一刻,他知道這個人,就是他要找的曲傾歌。

「你好啊,媳婦。」

「誰是你媳婦啊!?」

「你啊。」

「滾!」

...

......

.........

(全文完)

融入花羊版本預告,大綱還沒想好!

蝶妖族在逃長老   x   建築世家土豪貂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