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溫暖的光:抱抱魔人進化史

      我的家庭一點都不溫暖。

      這麼說很奇怪嗎?然而,我從小到大都是這麼認為的。

      我總是看著周邊朋友很親暱自然地摟住媽媽的脖子撒嬌,然而我卻無法做到,一來沒有這樣的習慣,二來這十足彆扭,實在也做不來,更甭提若我做了這樣的是,媽媽會有怎樣的反應。

      我腦中試圖設想了一下。

      情境一:媽媽在洗菜。

      我從背後環抱住她,把她當作假想情人一樣,慢慢地把頭貼上去,輕輕地說:「媽,我好愛你喔......」

      然而,現實是骨感的。

      我正全身僵硬地做出環抱的動作,切菜的媽媽,大吃一驚,隨即大怒道:「我在切菜你在幹麼!很危險你知不知道?不幫忙就站開一點!」

      於是,不諳家事的我,就摸摸鼻子,自討沒趣地去角落畫圈圈......說錯了,是滾去客廳看電視了。

      必須坦承,我內心住著一個抱抱魔人,我十分渴望與人擁抱,但我只能在少部分的時間裡從朋友身上汲取這樣的溫暖,那樣點到為止的擁抱,客套得近乎只是虛扶一下的擁抱,對我這個抱抱魔人來說,實在遠遠不夠滿足。

      於是,我又找了一個良辰吉時。

      情境二:媽媽在看電視。

      我決定這次不鬼鬼祟祟來什麼驚喜了,雖然內心激動,但我仍故作鎮定,在我媽面前蹲了下來,與她平視。

      豈料,我才剛蹲下來,她立刻就板起臉來,「你擋到我看電視了。」

      我:「......」

      何其無辜,我也只能默默挪位閃到一旁,給他騰出絕佳的觀影視野,鍥而不捨地進攻:「媽,抱一下。」

      我媽終於肯把視線放在我身上,但隨即,她的表情從平靜轉為驚恐,繼而嫌棄。

      「你最近是發什麼神經?學校作業?」

      面對這樣一連串的打擊,實在有點使我灰心喪志。

      我回想起兒時,那時候雖然已有了自己的房間,但仍時不時喜歡跑去父母房間睡。

      我和我姊總是一起去敲父母房門的,媽媽雖然無奈,但還是縱容我們的行為。那時剛與父母分房不久,對於四人同睡一房的時光仍無比眷戀。

      媽媽命令我們躺好,起初我和姐姐都乖乖躺好,但沒多久,姊姊就開始作怪了。姐姐是長女,從小就是家裡的小惡魔,總是喜歡對我動手動腳,奈何身形上的差距,我總是打不過她。

      媽媽刷完牙,聽見我倆不僅沒睡著,還鬧得轟轟烈烈,只好出聲制止。

      我和我姊安靜了下來,但沒多久,她又開始和我聊天,聊久了又手癢,後果就是我們又打鬧起來,媽媽終於受不了地把我們趕出房間。

      那時我十分痛恨我姊,就我印象而言,那是我最後一次睡父母的房間。

      我姊對此不痛不癢,大概她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當一個成熟的大人。我抱她的時候,她會極度嫌棄地掰開我的手,說我很噁心。

      但是對於我這樣從小缺愛的抱抱魔人來說,與朋友每一次的相擁都像飲鴆止渴。

      這樣的渴望直到我出社會工作之後都沒辦法得到緩解。

     

      我從小到大都不曾離家去太遠的城市,即便是上了大學,住在學校宿舍,也是每周都不辭辛勞地扛著筆電搭火車回家報到。

      畢業後也是盡可能地找家裡附近通勤可到的範圍工作。

      我曾提議到台北租房,然而我媽毫不留情地打擊我:「台北薪水也就多那幾千,房租扣扣下來,你還不如住家裡,省得多。」

      當時人力銀行也翻遍了,心知媽媽所言不無道理,便在家鄉找了份「也就那樣,但餓不死」的工作,然後每天都想著這樣的工作要做多久呢?繼續做下去會有什麼出路嗎?大學畢業卻發現自己能做的真是侷限。

      終於,我的人生迎來了轉折。

      親戚介紹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工作地點在海外,不過有假期,大概隔幾個月就能返台一次。

      由於是相熟的人介紹的工作,我父母覺得試試也好。就這樣,一直握在父母手裡的風箏,終於飛出去了。

      幾個月回來一次,我覺得離家也不算太遠。只是每回家一次都覺得行程匆匆,白天約了朋友見面,晚上回家就洗洗睡,我媽抱怨我太晚回家,但我已經是放出去的鳥兒了,從某種程度上她已經管不動我了。

      但是也是從我離家那時候開始,我想起了朋友描述與他們媽媽擁抱時的模樣,在搭飛機前一晚,我嘗試地和我媽說:「抱一下吧。」

      然後出乎我意料地,媽媽用力地抱住了我。

      她說:「自己一個人,出門在外要小心一點,不要讓我擔心。」

      驚訝之餘,我有點害臊地說:「會啦,我會好好照顧自己。」

      當時心想,幾個月後就回來了,也沒什麼,但是走在機場看似無盡的走道上,我的眼眶卻泛起了淚。

      家鄉啊,家人啊,鄉愁啊,就是這樣。擁有的時候覺得厭煩,失去的時候才明白珍惜。

      後來每次回家,離家前我總會和媽媽相擁,甚至進階版地學會對她說:「愛妳喔!」

      我媽也甜甜一笑,「喔,好啦,我也愛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