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溫暖的光:謝謝你們幫助我成長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父母就不合,吵架打架都是家常便飯,有次是在要出門的時候吧

我踏出家門的那刻,我看到了我父母在打架,當下的我腦中沒有任何想法默默地走到旁邊坐下看著他們直到我三伯母看到我坐在旁邊趕緊將我帶進屋去

其實我當下是真的沒有想法只知道他們又在吵架了,而且最常聽到一句話就是"他們又在吵架了",聽久了就會把那些話當耳邊風,不過我的三伯母跟三伯父是我那家族裡對我較好的人,通常如果我爸跟我媽又在吵的話她們都會辦法把我支開,然後會跟我講些正面的事情,讓我不會往壞的方向想

其實照理來說,很多人都會覺得家庭這樣的話我應該會走偏,但事實是我沒走偏但變宅了哈哈

好啦,說笑的...只是因為害怕罷了,我害怕著外面的世界以及外人,我害怕他們的言語、他們的動作,我因為那些緣故常常認為家人以外的都會傷害我

而我在幼稚園時,還算好動因此那時也過得很好,只是我挑食這件事就是個問題,對,我因為挑食這件事常常在別人都不注意時,老師讓我拿去倒掉,我也不想挑食但吃了就會很不舒服我真的也很無奈啊...

好在我幼稚園過的算好雖然很常因為被男生弄而哭但我的班導都會把我拉到一邊安慰我,對我講述一些道理,然後要我把眼淚擦乾整理好情緒後再繼續活動,也因為這樣那時的我慢慢地學會相處

因此當我媽把我送到安親班時都會特別跟老師交代一下我的情況,不過也因為這樣會有人很奇怪我怎麼都不用被打,再加上我有臉盲的關係實在對我的交友有很大的問題,但起碼小學一年級的同學都很純真很好相處,然後上學是得要一個人面對陌生人,我很容易緊張而哭出來連帶想找人幫忙但是我的老師教了我要靠自己不能都依靠別人,而我的朋友也是因為我太常問她誰是誰,那時候她就很不耐煩的說,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內心直接受創,我那時真懦弱啊......

此時,我三伯母正好經過看到因此就幫了我一下,那時候我三伯母會去圖書館當志工,再加上教室犁圖書館很近所以偶爾會遇到

我也是從那時開始意識到,如果一直依賴別人有天會被討厭的,所以我開始試著嘗試靠自己,雖然直到小六的時候我才真正的成功靠自己,也因為在安親班遇到更多不同的人又都是同學校的,我那時開始才比較不會那麼畏懼

直到到了國中,我相信那是我人生的巔峰時期,那時的我最開放也因為班上的人大部分都是以前小學的同學所以不會那麼不自在,而我也在那時交到了三個好朋友,不過說起認識的過程也是一問三不知啊,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好朋友哈哈

那時的我英文非常的好,班導是英文老師所以我們的英文是給她教的,她都會在授課的時候穿插一些活動讓我們不要排斥英文,而且班上那時也因為小團體的關係老師會去介入,想辦法讓她們能一起相處,畢竟有次全班的女生只有我跟我那三個朋友留在教室其他人都被叫走了,不過經過那次後她們的關係的確沒有之前那麼劍拔弩張了

除了我們班導外,其他科的老師也對我們很好會跟我們打哈拉,不過國中男生正是最皮的時候所以也很常惹老師生氣,唉,真的是無言以對

老師們會關心學生們之間的事,有事無事都可以找他們聊天,這個時期也是我第一次跨出家門跟朋友出去玩的時刻

但我到了高中後,直接墜落變成金魚腦,說真的我上了高中後真的記憶力變差,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變差了人生也不會因為這樣停滯啊

不過高中跟國中不同的地方是有直屬而且榮譽變成了科系全體,我是讀高職的

那個勝負心啊榮譽心啊超大,我負荷不了所以我選擇當配角,主角不適合我雖然我也覺得輪不到我啦,誰叫我都在很認真地划水哈哈

但我也因為高職科系是商的而在一年級的時候寫作業寫到崩潰甚至想過自殺,好幾次拿起刀卻又放下因為我不想我家人因為我而有悲傷況且我也很怕痛...雖然是這麼說但若真的心一橫可能就真的下去了吧

除了作業外,成績也是個問題那時因為科系本身就不是我擅長的,所以很不理想而我媽又一直唸不論我說了多少次還是唸,直到我崩潰哭喊:「我就真的不會,是還要我怎樣,要我去死你才開心嗎!你知道我有想過自殺嗎!」

對,我就這樣直接對我媽咆嘯,我媽聽了也是說:「我那麼辛苦把你養大妳卻想死」

我又反駁「那你為什麼要一直拿我跟人比較,我就是我,不是別人,別人也不是我」

嗯...突然覺得會有人說我大逆不道,但若是不說出來等到憾事真的發生了,是否會是不願承認不斷說是學校的問題呢?

畢竟我國中的時候就因為這樣有跟我媽說過,那時她有看開了但看到我考上了國立後,她突然又有期待,真的很突然,不過經歷了那件事後她是真的看開了,我成績有及格她就要偷笑了,我也是在時候學到「有些事是真的要說出來不然會後悔」

不過上了二年級後...我直接對於一年級做過的事感到嗤之以鼻,我為什麼那時候要跟別人一樣在背後說閒話呢,雖然我表現得沒有很明顯,但我很想坐時光機回到那時侯去奏一年級的我一拳,那時我經歷了某些事得出了「不需要迎合別人做自己就好」的觀念,所以那時候開始我也是把那些話左耳進右耳出,因為我發現了那人沒有像她們說的那樣,果然「討厭一個人事不需要理由的」這句話有點對呢...

後來那人選擇降級轉科,我有問原因他說他也知道班上的人對他的閒言閒語,他原先是想看看到了二年級後會不會有所改變,但沒有所以他決定轉科而且他原先也不是想讀這個科系的,我支持他的決定畢竟之後看到他過得比在原來的地方還要開心那就夠了,也因為這樣所以偶然碰到時會打招呼閒話家常或打趣的說一些事

到了二年級後期,班上氣氛突發大變,因為有人轉進來轉出去的關係本來對我而言沒有影響但總會因為這樣跟新同學聊以前的事,這也沒啥直到後面我真的受不了他們一直重複說同一個人的事,這真的會很煩雖然我偶爾也是會一件是重複說,但一方面說她壞話又一方面跟她很好,雙面刃的概念

所以那一陣子我跟一個人都跟另一團的混在一起,就連畢旅也是,說實話我畢旅沒有要去的打算但他們就一直逼我去,我就疑惑了兩個遊樂園一兩小時是能玩什麼,我就不喜歡那種行程就硬要我去,別人可以不去我就不行?

說什麼因為當初一年級答應了,我就三年級不想去是不行嗎,想法是會變得好嗎!

再加上一年級我不想去露營你們他媽還不是強迫我去,因此我很不爽,憑什麼你們可以決定我的事,我的事我自己決定!

呵,你們冠冕堂皇的說著缺一不可,確定不是不想跟那人同房嗎

我還因為這件事跟我媽討論但我真的是情緒崩潰,因為我是真的不理解,為了你們的開心強迫人去做她不想做的事,到底有何意義,而我媽是覺得我小題大作但還是不斷安慰我給我建議

最後我還是去了但我是跟別團不是她們那一團,因為其實我有另一個朋友也因為我沒有要去而哭,唉...我是不懂為什麼要如此執著於我,不過跟著別團讓我發現了在之前那團裡沒看過的風景

也算有收穫

不過在畢業前夕,班上的氣氛又突然變了,變得很和諧,據說是因為都快畢業了也就不需要那麼針對了,我聽候只是笑了笑,人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其實除了課業上的問題,我還有個從我出生就一直聽到的,總有人說我爸在外面跟別人很親近,我是不相信啦,因為我爸是跟我那是員工所以會多關照的關係,但長大後,經歷更豐富沒辦法在像之前一樣欺騙自己,尤其是當我因為大學的關係而住在左營後,偶爾回去時聽到的閒言閒語更多甚至會有人跑來問,我就想問你們很閒嗎?嫌到管別人家的事就算住海邊也不需要管到陸地吧還是想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如果真是這樣那你們心可真髒,把別人痛苦當自己的快樂,但我細細一想那人的女兒好像還是我隔壁班的直屬...細思極恐啊...

除了這個外,我家還有個大嬸是我爸的哥哥的老婆,她從我小時候就很看不起我似的,一天到晚在我旁邊說我堂哥比較好之類的,我聽到耳朵都快長繭了,對啦,我家教不好讀書爛成績也爛還成天打電腦,但我考上了國立高職,也拿了十幾張國家證照,就算是最初級的也是我以我那被你嫌棄的智商拿到的,我跟你說別妄想我會叫你大伯母,要我叫妳老公大伯父還行,就你頂著雄商的學歷狗眼看人低,你就沒資格獲得我的尊敬

還有打電腦是礙到你了嗎?成天跟人說我就只會打電腦,我真的無言,我就算打電腦玩遊戲但我也是會從中獲取知識的好嗎,而且有時候在網路上認識的人都會給建議甚至會為人加油,而且網路有著各式各樣的人跟他們交流遊玩都會體悟到很多道理的好嗎

唉...說了這麼多突然覺得我的人生道路超像深淵的,沒有光在照著甚至還有黑暗不斷壟罩,但是!我人現在好端端的活著,沒有因為那些事從此一蹶不振,相反我從中得到了許多的成長、待人處事的態度、目標,那些壟罩的黑暗被我一一撕開讓一直默默在外面的柔光照亮我的道路,曾經有好幾次差點真的就要做傻事,但總會有人事物在那時闖進來打散我的想法,他們是我成長裡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而我若是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我可能會因經不起而離開吧...幸好還活者

最後我要對那些人說:「我沒有被你們打敗,你們以為能夠打敗我...錯了是我打敗你們同時我也成長了,我不會再因你們而停下腳步,我要為值得我停下腳步的事物努力,我要過得更好給你們看」

偷說我媽時常對我說女人就是要靠自己,男人都是不可靠的,而我爸則是屬於幕後做事的那種,我家根本就是歷練場所同時也是我隨時都可以回去的避風港,因此,即便他們很常吵架但跟他們相處在一起的時光都是我的珍藏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