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無法跟心存僥倖的人共事。

酸魚太認真,太將自己當做是一回事,別人的事管不了,自己的事管得住。

沒有興趣改變別人,直接遠離屬性不同的人,改變這種事,從小養成改的了嗎?

以為在公車上吃東西,都是一些沒有受過教育的人嗎?這種觀念會害死自己都不自知。

請不要改變做自己就好,再多高等教育對心存僥倖的人來說是束縛。

地點:公車上。

公車上前端刺眼的紅色座位,宣示年紀斷層,酸魚是個屁孩乖乖地往後走,找到藍色座椅坐下,公車發動停車乘客上上下下,旁邊的空位坐著一位女學生。

酸魚好奇的開口問對方:「妳有這麼餓嗎?」

女學生口罩拉到下巴,嘴巴正吃著咬了一半的漢堡,膝蓋上橫放著手機,耳朵裡戴著無線耳機,所以酸魚問了兩次。「妳很餓嗎?」

現在這個時段是午休剛結束,硬要抓時間來說是半天課結束出校門準備要補習的空擋,女學生將時間利用得如此有效率。

選擇性文盲,警告公車上標示禁止飲食及口罩宣導是廢字。

法規是來遵守,不是讓人來參考,

酸魚真切被這女學生上了一課,抓馬是無法教育的,尤其是從小就成形的抓馬。

女學生思索片段著手將咬剩下一半的漢堡收起來,輕聲說:「不好意思。」

是真餓到胃痛,還是超高效率運用時間?

酸魚保持好奇口吻說:「有這麼餓嗎?」

對方覺得是酸話,那就是酸話吧!

遠離心存僥倖的人是酸魚的行動,酸魚沒有興趣改變別人,

真切被抓馬上了一堂課後,更清楚遠離抓馬自我保護保平安。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