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記憶中的冬季遊樂園

又是一個一模一樣的冬季,一樣慘白的雪,街上,商舖播放重重複複的聖誕歌,令人頭暈眼花的,紅的,綠的,黃的燈飾,全部都生厭得令人作嘔。寒風吹得我把自己裹得緊緊,擦肩而過人的嘴角都是上揚的,彷彿在恥笑我這孤獨的邊緣人。他們嘴裡吱吱渣渣,煩得像早上的鳥兒,我急步走着,只是為了逃離這條喧鬧的大街。

踏進家,那是用很便宜的價錢租來的小公寓,公寓也說不上,就是一個睡覺的地方。因為晨早的陽光照不進臥室,所以一直租不出去,誰去管他呢,我不在乎這些。「呼,又要趕稿了。今個冬天真要命。」我向手心吹一口氣,擦擦手,讓冷冰冰的手心和暖一些。打開電腦,螢幕的光有點刺眼,我眨了眨了眼,鏗了鏗鍵盤,螢幕上的字進進退退。「不行,不行,這樣不行。這樣沒有人會想看啊,為什麼總是這樣呢,為什麼我總是失敗。」我嘀咕着,腳抖動起來。盯着電腦看了一會,本來挺直的腰板像洩氣的皮球,軟攤在椅背上,無意識搖搖頭,站起來,手有點震抖地拉開陽台的門,深深吸了一口氣,冰冷的空氣湧進胸口,「真冷啊。」我從口袋裡掏出一根香煙,含在口中,這才想起火機還在屋內,「唉,抽一口煙也失敗。」我這樣含着煙,毫無目的地站在舖滿雪的陽台上,空洞的眼神是失焦的,雪還在下,我留上陽台的腳印也被覆蓋了。

走神地看着街上的行人,他們看起來是多麼的渺小。街角那邊好像有對情侶在吵架,那裡有一家大小提着大包小包,笨拙地從百貨公司走出來,汽車在寒凍中拋錨了,車尾燈紅紅橙橙地眨個不停,有一群人已經喝醉了,舉着酒瓶歡呼着,街的對面有個唱歌人在賣藝,吸引一小撮人駐足觀賞。這一切看似都與我無關,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彼此只是生活在這藍色星球的共同體,而我只想抽一根煙「真可笑呢。」我這樣想着。眼前的一切慢慢地模糊起來,化成一個一個顏色的小光點,我的靈魂好像離開了自已的身體,好像和這個世界斷開了,好像回到某年的冬季,人大了,偶然只有點零碎的記憶斷斷續續地浮現。

很多年前的十二月二十四日,唯獨日子,我卻記得很清楚。那是一個西方普天同興的日子,因為明天就是聖誕節了,生長在傳統家庭的我本來沒有慶祝的習慣,但那年很特別,爸媽說要帶我到遊樂園玩,那年,也是下着雪。我心中有一種雀躍在亂竄,我整晚都在想着遊樂園的事,不是只是因為過山車和跳樓機,也是想藉著這個空間讓爸媽好好談談,因為他們已經吵架好久了,每次不是爸爸摔門,就是媽媽在哭,我總是我躲在自己房門後偷聽着,有時我會捂着耳,身體都在震抖。「這次真是一會好機會。」我對自己說。

期待已久的遊樂園終於到了,我一路上都跑跳着,臉上掛着大大的笑容,我想「今天一定要令爸爸媽媽十分開心!所以我也必須開心起來。」這是我給自己的小小任務。遊樂園裡播着歡樂的音樂,我認得那音樂,學校裡有教,那是「小小世界」,我隨着拍子哼着小調,伸手捉着白靄靄的雪花,看着它融化在我手裡,感覺一切都很順利。爸媽直接帶我到兒童區,讓我自已一個在那玩,我也沒有顧慮地跑開了,兒童區不算很大,有一座兒童旋轉木馬,一座小型摩天輪,一座矮小的跳樓機,一組膠滑梯和一幅小童攀石牆,這也夠我玩上幾小時了。下雪的冬天,我也滿臉汗,還要把外套脫了。偶爾我也會看看爸媽在做什麼,他們好像兩個陌生人,連坐在長椅也是各坐在椅的一端。但我也努力地玩耍,希望他們能注意到我,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跳樓機,不僅可以升到半空欣賞風景,它急速下降的快感令我着迷,有什麼比一次有兩種不同體驗的跳樓機更吸引呢?

我坐了跳樓機一遍又一遍,看了一遍又一遍這個遊樂園的風景。第一次上去的時候,我看到爸媽在冷戰,再上去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坐在椅上吵架,第三次上次去,他們站立着吵架,第四次,他們吵得更兇,第五次,爸爸不見了。漸漸地,跳樓機好像沒那麼有趣了,「是我玩膩了。」我告訴自己。第六次,亦是我最後一次玩跳樓機,從跳樓機上下來後,我馬上跑向媽媽的方向,告訴她我不想玩了,我玩得很盡慶,她說好,便塞一個水果布甸給我,我接過來,摸着還是冷的,應該是剛從小食亭買的,還被吃了兩口。我問爸爸在那,她給的答案令我糊塗好一段子,她沒有看着我,眼神有點空洞,眼珠是濕潤的,說:「你爸爸說我背着他偷食,所以他離開了。」我天真地問:「哪這個水果布甸給他吃就好了啊,不是嗎?」她沒有回應,令我更確信是因為我吃了水果布甸的事,所以爸爸生氣的走了,而我不明不白被拋棄了。就在那下着雪的冬季,是我最後一次和爸爸媽媽一起外出,他們之後分開了,再之後,我也記不得了。

我打了個噴嚏,肩膀震抖了一下,把我拉回來現在,我到底站在陽台多久了呢?我探頭看看街上的行人,那輛拋錨的車不見了,賣藝人正在收拾,商舖都關了燈,音樂也停止了,那些聖誕燈飾自己不停閃爍,卻顯得額外孤獨。夜深,雪還在下,我想着剛才看到的情侶,家庭,那群喝醉的人,他們應該在倒數聖誕節的來臨。我回到屋內,找到了打火機,又回到陽台,再從口袋裡掏出一根煙,含在嘴裡,「咔擦,咔擦。」微弱的火光噴了出來,我用手擋着那火,慢慢點燃了口裡的香煙,一絲絲煙飄向大氣中,我吸了一口,吐出,「至少,我成功抽到煙了。」我倚着陽台的防護欄上,享受着這寧靜的平安夜。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