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老師在哪裡

《研究病毒的科學家X早晨陽光透不進來的臥室X雪》

你一直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打從出生起,你就被關在陰暗的房間裡,所有對外面世界的認知皆是從書本上或是「老師」身上獲取,老師告訴你,在你研究出毀滅世界的病毒前無法離開這間屋子。

你的生活一成不變,早上七點鬧鐘會叫醒你,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整個黑暗的空間只有小夜燈照亮你的側臉,你總會盯著掛在牆上的小夜燈,思索今天要偷懶還是要繼續研究。

翻身闔眼,逐漸清醒的腦裡跑的是病毒研究數據,你嘆口氣下了床。

在床鋪旁邊有一個你專用的木質書桌,書桌前有一扇窗,窗子是貼上去的,很久以前你就知道這個臥室沒有出口,嚮往的陽光永遠不會照射進來,當你發現這個事實,你的心底就和這張桌子一樣蒙上一層灰。

但你每個清晨仍會站在窗前,想像著書上的曙光漫入屋內,春時窗邊有棵櫻花樹,飛舞的花瓣宛如曼妙舞姿的精靈;夏時稍遠一點的湖畔有棵楊柳,在風流過時向你招手;秋天是淒冷孤寂的楓紅染滿世界;冬季則是舖蓋世界的銀色冰霜。

是了,你最喜歡雪了。

在實驗室內,你曾用儀器製造過冰霜,用模擬器營造過下雪的場景,但在歡快地玩耍過後是一層更深的空虛。

唯有每日毫無進展的實驗能夠拯救你空乏的心靈,你日復一日麻木地做著相同的實驗,日復一日向老師學習這個世界的知識,日復一日的思考外面世界是否和書上相同,但老師總是叫你不要胡思亂想,除非研究出病毒,否則別想離開屋子。

偶爾你會想如果老師不在就好了,就不會有誰來限制你、阻攔你做想做的事情,這樣你就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還有看雪。

那一天,改變的機會終於來了,早上固定會來關掉鬧鐘的老師,再也沒有出現在你面前。

「老師?」

無論在臥室、實驗室、廚房還是廁所,你找不到老師的影子,你知道他不可能離開,因為這個空間沒有對外的出口,可老師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失去蹤影。

「老師,你在哪?」

偌大的實驗室裡迴盪著你帶著些許焦慮的嗓音,你第一次感到實驗室十分陌生,一旦熟悉的人消失便感到無所適從,彷彿生命缺了一塊。

「老師……不要丟下我。」

那是你漫長的生命中,唯一停止實驗的一天。

你決定去找老師,畢竟,你從小到大的認知是這裡沒有任何出口,那麼老師怎麼會憑空消失?

「一定有出口。」

你在灰暗的臥室裡摸索,走向積上厚厚一層灰的桌子,眼尖的發現桌角邊不屬於你的痕跡,那是某人的指紋。

指紋的痕跡延伸到下方的抽屜,你拉開抽屜一瞧,裡面有一把生鏽的鐵灰色鑰匙,你十分確定這不是你的物品,然而在印象中,這間屋子裡的門並不需要鑰匙。

你收下這把生鏽的鑰匙,想從抽屜裡找出其他可能的線索,推開一些小時候放置的舊雜物,你沒有找到新的東西。

搜索完桌子,你開始找尋能夠使用鑰匙的門,臥室的門,廚房的門,實驗室的門,廁所的門,沒有一扇門需要鑰匙,皆是觸控感應。

這座建築正好呈現一個田字型,實驗室位於右上方,右下方是你的臥室,左下是廁所,左上是廚房,中間各有一扇門連接。你感到困擾不已,既然不是門或許是別的東西,因此你向實驗室移動。

實驗室啟動的實驗項目只有兩個,一個是病毒的研究,這是專屬於你的研究,另一個是老師的研究,你不是很清楚老師在研究什麼,但似乎和胚胎發育有很深的關係,然而這麼多年來,老師研究的胚胎完全沒有成長的跡象。

所以……老師是在摸魚嗎?

你心中不只有一次湧出這個問題,然而讓你更想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你必須研究病毒?

「為了毀滅世界。」你記得老師如此回答。

「為什麼我們要毀滅世界?」

「毀滅之後才能迎接新生。」

你無法領悟老師話中的涵義,事實上,你也不明白研發病毒究竟是否正確,你只是照著老師的話去做,那麼他就會對你展開笑顏。

「老師,你到底在哪……為什麼會突然消失?」

你拿鑰匙對著機台有可能是缺口的地方胡亂戳刺,沒有打開任何開口,在實驗室來回巡邏,鉅細靡遺地尋找線索,最終,你的目光轉回正在培養的胚胎上,你有一種打壞它的衝動,或許破壞老師的實驗,老師就會氣得出來跳腳。

在破壞的前一刻你冷靜下來,這可是老師多年的心血結晶,破壞掉可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決的事,尋找一天你感到有些飢餓,於是到廚房自己弄一餐簡單的來吃。

其實你們能吃的也只有罐頭而已,但老師會在罐頭上變幻出新花招,使平凡無奇的餐點讓人雙眼為之一亮,你笨拙的模仿老師製作餐點,將不同口味的罐頭和在一起,隨後大口吞下。

「呃……難吃。」

你有些後悔,早知道就專心跟老師學一次,你想要跟老師學的事情還多著呢!為什麼要有希望老師消失的想法呢?

用過餐後你在廚房尋找鑰匙孔,拉開陳舊的櫃子弄倒一堆罐頭,罐頭下方有一整疊紙條,寫著讓罐頭變好吃的祕密。

這似乎是老師研究罐頭口味的祕方,這張紙記載著成千上萬次的實驗,每一天,老師都會在口味上做變換並且記錄起來,時間長達數年,然而就你所知,老師並不會花時間在調配罐頭上,難道老師不做研究的時候都在這裡偷偷研究罐頭嗎?

「老師,我抓到你偷懶的證據了。」

你收下那疊紙條,卻再也找不到其他線索,因此你走向浴室,那是最後一個老師有可能躲藏的地方。

基本上在這個屋子裡一年四季都是恆溫狀態,除了實驗室比較冷以外,其他區域的空調設置在合宜的溫度,這也是你嚮往冬天的理由,比起熱你更喜歡冷,因為寒冷能夠使腦袋更加清晰。

由於長年住在室內的關係,你不太需要洗澡,而老師竟是每幾日固定洗一次澡,你不明白為何他這麼愛洗澡。雖然你不喜歡把自己弄得濕淋淋的,卻喜歡冷水從花灑落下的暢快感,彷彿下雨的景象總讓你目不轉睛。

如果是下雪的話,一定更美麗吧?

想像這些撲騰而下的水花化作輕盈的白色雪花,你覺得這是最接近雪的一種方法。

淅瀝瀝的水聲揚起,你凝視落下的水發呆,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老師曾幫幼時的你洗過澡,那時候你發出尖叫與吶喊,用盡全身的力氣抗拒,或許是老師手法太粗魯的關係害你嗆到,從那時開始你就不喜歡水。

而你現在卻在不知不覺間靠近灑落的水流,站在冰冷的水下,沁涼的水從頭頂滑過身子,淋得你一身濕,垂著頭,狼狽地注視那些經過你的水珠滑到水孔蓋裡,你的思緒宛若隨著這些水流到天邊,老師會不會也隨著這些水流走了呢?

霎時,你一個機靈雙眼一亮,對了,這些水能自由的在屋內進出,是不是表示這附近有管道?

只要能找到老師再微小的線索都好,你爬上馬桶試圖推開廁所的天花板,天花板周圍的灰塵掉落,你仔細觀察,發現灰塵上有近期被動過的痕跡和腳印。

你欣喜如狂,原來老師躲到這裡來了!

爬上管道間,你小心翼翼的摸黑前進,到盡頭發現有一個向上的生鏽鐵梯,你對著上面高喊老師,卻沒有人回應你,你只好抓著梯子往上爬。

你感覺在黑暗中爬了許久,來到頂端,頂端有個難以推開的圓孔鐵蓋,你耗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鐵蓋頂開,一道明媚的光線侵入你的視線,讓你緊緊閉上雙眼。

好不容易適應後你爬出去探頭望,猛地對上老師那雙深邃的眼眸。

你嚇得大喊:「老師!」

老師跪坐在雪地裡,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積雪,面目安詳地望著你,宛如時間靜止般動也不動。你走過去,赤腳踩在冰涼的雪地上,心中的痛楚蓋過腳上的刺痛。

「老師!!老師!!」

你跪下來搖晃老師的肩膀,老師僵硬的身軀向前傾倒,你連忙扶住他,摸上老師胸口時有種突兀的凹陷感。

「老師,失禮了。」

你掀開老師的衣服,發現他的胸口有著你從沒看過的孔洞,孔洞的形狀恰巧符合那支鑰匙,於是,你顫抖著雙手,慢慢將鑰匙放入老師的身體裡。

轉開的那一瞬間,一道光驀然從老師眼裡迸射而出,射到你的腦門上,有許多畫面與記憶流入腦中,那些記憶是這些年你們相處的點點滴滴,時光開始倒流,倒流到你出生之前,老師孤苦伶仃的獨自生活,在孤寂的日子裡嘗試調配出好吃的罐頭,並且每日早晨去實驗室看胚胎一點一滴的變大。

時光持續向前,倒流到老師剛失去他的老師那時,他在這片雪地中奔跑吶喊,老師跑了很遠很遠,遇到很多「人類」,那些人類喪失理智攻擊所有同類以外會動的物體,嘴裡吐著寒冰般的煙霧,讓地球表面永遠的結冰。

那是讓世界毀滅的寒冰病毒,只有更強大的病毒才能擊潰它。

你抬頭一望,這片雪地裡埋著許多人,那些人跪成一排,長相如出一轍,全部都是「老師」,從無限回流的記憶裡,你想起最早以前還是人類的你是個科學家。

科學家以自身基因創造出兩個人造人,以晶片儲存記憶,而你……與你的老師以及老師的老師,甚至更久之前的老師,正是為了對抗寒冰病毒而存在,每個老師多多少少有些不同卻又有極高的相似度,你察覺到老師喜歡洗澡或許是為了讓自己更像一個人。

你明白這並非你個人的記憶,而是流傳下來的共通記憶,每個老師會扶養下一代,到達壽命之後上一個老師會死去,由下一代老師負責培育新的生命,你們依靠這種方式在這個已經沒有人類和生物的地球上延續下去,而你們的課題是解決人類帶來的這場恆冬。

「毀滅之後才能迎接新生。」你呢喃著,「老師,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抽出鑰匙,從老師的胸口取下晶片,你會將這枚晶片放入新的胚胎中,養育新的繼承人,你將會成為他的老師,並且持續不斷研發病毒,因為你希望……終止悲劇的輪迴。

願不會再有下一個悲傷的「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7)

1 2

恭喜羽笙得獎,第二人稱超特別,對這篇印象深刻。
2021-03-22 20: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聞人云~~也恭喜你得獎唷,灰姑娘超好笑的!!!
2021-03-23 21:10回覆

恭喜小笙得獎拉~~
2021-03-20 11: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阿九~~~
2021-03-20 13:17回覆

恭喜羽笙得獎!(撒花~)
很喜歡這篇帶來的感覺,冬季淒涼的哀傷,卻又還保有著希望的亮光。
很少看第二人稱的小說,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寫法是在國中時,國文老師推薦的書裡看到的。
那時候看很震驚,沒想到還有這樣的用法,是別於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的神秘帶入感,像是我真的進入故事當中。
羽笙的文字也帶給我相同的感覺喔~視線就像循著文字不斷向前,尋找著裡面的老師。
很美的短篇,真的很喜歡
 
2021-03-20 10:2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風說喜歡>///<
其實我也很少使用第二人稱,短文的時候才會拿來玩玩看,長篇就很困難了XD
一開始是想要寫密室逃脫的感覺所以使用第二人稱,你們不嫌棄真的太好啦
2021-03-20 13:16回覆
恭喜!!!
羽笙也得獎了!恭喜恭喜!
2021-03-20 09: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嘿嘿也恭喜你唷
你的鳳凰寫得好棒阿
2021-03-20 13:15回覆

恭喜羽笙得獎!!! 你真的太厲害啦!!!(比讚
2021-03-19 22:1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花花(抱)
好開心阿
2021-03-20 13:14回覆
不大聲尖叫怎麼行?
恭喜羽笙
ε٩(๑> ₃ <)7з
 
2021-03-19 21: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不魚的尖叫~~~
我也一起來~~~
啊啊啊啊~~~~~
2021-03-20 13:13回覆

恭喜羽笙得獎!!!!
「你」與老師的故事真的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淡淡的悲傷之中又帶著溫暖的希望
期待雪融之後,春天的到來
2021-03-19 14:4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澪氏~~
我也希望他們能夠克復困難迎來春天
下次再一起玩吧!!
2021-03-20 13:13回覆

好久沒來找羽羽玩啦
這篇真的很精彩,題材構思非常有趣,而且筆觸意外的有種文藝感
我一直覺得第二人稱很特別,雖然閱讀時不會那麼習慣,但比起第一人稱的主觀代入,或是第三人稱的俯瞰全局,第二人稱有種既親近又疏離的感覺,就好像在娓娓道來一個故事,放在這篇短文上非常適合,帶了點科幻的荒涼感。
當世界只剩下最後一個人類,或許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活下去吧,與自己複製的身體相濡以沫,汲取生活的溫暖。
只是,又為何要隱瞞呢?獨自待在一個封閉的房間,直到死去才能讓下一代知道真相,感覺上,說要製造能對抗的病毒是一種假象,真正的心願,恐怕只是對抗這無邊無際的孤獨
 
2021-02-16 00: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開心看到月月來玩~~~
謝謝月月的稱讚(羞)
我只有短文會想要玩一下第二人稱或是一些平時不會用的寫法XD
還有你相信我是文卿了吧(挺
我覺得月月說的很好耶,對抗的其實不是病毒,而是孤獨啊!!!如果不隱瞞的話,下一代會在隨時會失去陪伴者的恐懼中生活下去吧
2021-02-16 22:42回覆

不是已經病毒肆虐全球了嗎?
怎麼還要繼續下去?!
2021-02-09 15: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先消滅人類解決寒冬之後生命才會回來呀~
地球可能要重頭開始發展這樣~
2021-02-11 12:19回覆

這篇真的好特別!SF要素和懸疑要素融合得恰到好處
原來開頭的生鏽鑰匙是用在那種地方!
對這篇作品的人造人設定感到很好奇呢。
雖然一些生活習慣個性等很像人,但他們的身體結構似乎和已經滅亡的人類有所差距
(發現老師會偷偷花時間改良罐頭口味的地方真的讓人會心一笑)
看到留言說其實有很多隱設定,總感覺想像空間無限寬廣XD很喜歡這種留白的感覺~
總覺得下一名繼承人取得的共通記憶不包含上一位老師的所有記憶呢
感覺像是不包含個人生活上的感情和回憶,只有繼承研發病毒所需的知識(猜想中)
不知道每一位老師有沒有辦法預知自己的死期
如果無法,是不是每一任繼承人都是像這篇的「你」一樣,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探索,找出一切的真相呢?

一代傳承一代,就是為了研發出消滅寒冰病毒的病毒,終結悲傷的迴圈……
看到最後一句話,真的覺得這部作品很適合用第二人稱書寫
希望下一個老師和繼承人能迎接好結局啊><
2021-02-08 06: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誇獎(羞)
關於鑰匙也是有很多隱藏設定,不過留白能有個多想像空間,沒錯他們的身體和正常的人類不太一樣,基本上罐罐也不是真正的食物,是一種能量補充罐頭(?)
繼承人取得的記憶沒有包含所有的記憶唷,你說的沒錯,最主要需要傳承的是關於病毒研究的知識,其他生活和感情記憶只能知道上一代的,在更之前的都被消滅了
老師會知道自己的壽命的長度,比如說人類活到八十歲也差不多了那種感覺XD因為是以科學家的基因改造過來,所以會有一個時間長度,不過胚胎一代經過一代在改良,所以壽命其實拉得很長,他們頂多只能感應到身體將死,在死前做最後的告別(設謎題是這位老師的個人興趣啦)
我也希望下個老師和繼承人可以迎接春天呀~~~
2021-02-08 17:12回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