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阿健與花子

      「不是我在說,你都待幾年了,怎麼還會犯這種簡單的錯誤?」經理大發雷霆,將文件丟到我面前。一大早的,就來個這麼刺激的開場。

      「不好意思,我馬上改……」彎下腰,卑微地撿起資料夾,與其說是向經理低頭,不如說是向生活低頭。

      這樣的日子,轉眼間,也已經過了六年。

      大學前幾年混得太兇,以至於最後學分不夠,延畢了一年。好不容易畢業了,求職卻處處碰壁,好長一段時間,都以打零工維生。這份工作的出現,無非是根浮木,是我當下唯一的希望。

      然而,或許是我真的能力不足,挨罵早已成為日常,三十歲了,還是領著一個月三萬三的薪資。看著當年同期進來的夥伴,各個如今位份都爬得比我高,也只能輕笑兩聲帶過。

      工作不順就罷了,連感情路上也十分坎坷。

      三十年來,從來沒有牽過女生的手——好吧,除了我媽,如果這也算的話。

      好煩啊,這樣的生活,總讓我感嘆,也常常想著,自己的人生好像不需要這麼長?

      唉,新聞說這禮拜霸王級寒流來襲,而我連想吃個薑母鴨祛寒都苦於找不到對象。

      工作上得不到成就感,回家後沒有女朋友可以安慰我受傷的心靈,唯一支撐我活下去的,大概就是最新一集的動漫了。

      「我還不能死,至少在進擊的巨人完結之前都不能死……」我緊盯著電腦螢幕,一面修改著經理吩咐的資料。抬頭看了眼時間,早上十點十分,距離下班,還有六個小時又五十分鐘……

      「真希望時間過快一點,最好一眨眼就到下班時間……」看著這些山一堆的文件,我忍不住抱怨。

      誰知道下一秒,偌大的辦公室,竟瞬間只剩我一人。

      「欸?」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卻發現一切都不是錯覺。

      「經、經理?」我小心翼翼地喊道。

      沒有人,真的沒有人!連燈都關了!

      我連忙轉頭看向時鐘的方向,七點十分。七、七點?剛不是才十點嗎?拉開窗簾,外面早已漆黑一片,現在是……下班了嗎?還是我昏頭了?

      不對,怎麼可能有這麼荒謬的事情,我搖了搖頭,走向廁所,打算洗把臉讓自己恢復清醒。然而我一腳才剛踏入,便嚇得連續後退了好幾步。男廁裡,有個穿著制服、留著西瓜頭的小妹妹正吃著棒棒糖,還睜大雙眼看著我。是……誰的小孩忘了帶走嗎?

      為了確認,我又再次走入廁所,怎知卻一頭撞上了她。

      「唉唷!很痛!」妹妹扶著額頭,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走路要看路啊!」

      「抱歉抱歉……」平時道歉習慣了,此刻說起來也相當順口,完全沒想到其中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明明是她自己故意站在那裡的吧?「妹妹啊,妳是誰家的小朋友啊?怎麼一個人在這裡,是迷路了嗎?」

      「什麼妹妹。」她站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塵。「我比你大了好幾百歲,再怎麼樣至少也該叫姊姊吧!」

      「啊?」我疑惑地搔了搔頭,怎麼今天一直遇到這種莫名其妙的事……

      「咳咳。」她清了清喉嚨,接著將手中的棒棒糖指向自己:「我叫花子,這裡是我家,而你,是隨便闖進來的冒失鬼!」

      「噗!」我不禁失笑,「妹妹,沒想到妳也知道『廁所裡的花子』這個傳說啊?」

      話才剛說完,她便用手中的棒棒糖用力地敲了下我的頭。

      「欸!」活了三十年,第一次知道棒棒糖打人原來這麼痛。

      「沒禮貌,就跟你說了不要叫我妹妹。」

      「好啦好啦,不叫就是了。」我無奈地嘆了口氣,沒想到連個孩子都能爬到我頭上,人生未免太失敗了吧?

      「阿健。」她突然開口。

      我愣了愣,「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廢話,我都在這裡這麼久了。」她毫不留情地翻了個白眼。「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你剛剛不是才經歷了時間快轉嗎?」

      「這妳也知道?」我下巴差點沒掉下來。「所、所以,時間是真的快轉了?」

      「吼,沒遇過你這麼笨的。」說著,她將棒棒糖含入口中。

      欸……妳剛用那個敲過我的頭欸……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還是別說出口好了,誰知道她會不會又拿那東西敲我。

      「我是看你可憐,特意許你心想事成的能力欸!你不要不知感恩好嗎?」她挺起胸膛,臉上盡是驕傲。

      「啊?」

      「不相信啊?不然你說說,你現在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我呆呆地看著她,「呃……天氣這麼冷,可以的話,我現在想來碗熱騰騰的花生湯圓。」

      「湯圓啊,好啊。」她笑了笑,接著一碗湯圓便出現在我手中,速度快到我根本沒看清她是怎麼變出來的。「吃吧阿健!」

      我從她手中把碗接過,環顧了下周遭,總覺得在這裡吃東西有點詭異……

      「吃啊!」見她再次舉起手中的棒棒糖,我連忙胡亂塞了口湯圓。嚼、嚼,嗯?

      「這不是花生湯圓啊。」我含糊不清地說。

      「哦,我是芝麻湯圓流派的。」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怎麼樣,芝麻湯圓是不是比花生湯圓好吃很多呀?像今天這種冷冷的日子,來一碗不錯吧?」

      「這算哪門子心想事成……」我忍不住吐槽。

      「欸,還敢嫌啊?」

      「沒有沒有,不敢……」一瞬間,我還以為自己眼前的是經理勒。

      「這樣你相信我是花子了嗎?」她將臉湊到我面前,眨了眨眼。

      「哦……好啦,相信妳。」接連發生的怪事,好像也不得不相信。「是說,妳在這裡幹嘛?妳不是日本人嗎?欸等等,妳會說中文?」

      「時代進步,為了國際交流總是要多學幾種語言嘛!再說,你們不是老喊著台日友好嗎?我就是來促進促進兩方的友誼……」

      胡扯。

      我在心中偷偷翻了個白眼。

      「我只告訴阿健一個人喔,這棟大樓六樓的男生廁所啊,是我在台灣居住的地方喔!」她靠近我的耳邊輕聲說道。其實這裡除了我倆也沒有別人了,大可不必顧慮音量啊……

      「可是我聽說花子只會出現在學校廁所欸,這裡可是商業大樓喔。」我看了眼她身上的制服。怎料她又冷不防地往我頭上一敲。

      「喂!」

      「我要住在哪裡,還輪到你評論嗎?」

      「是是是,抱歉。」我還是乖乖閉嘴好了。

      「我是看阿健可憐才幫你的,別人都沒有喔!」她露出燦爛地笑容,其實相當可愛。

      「幫我?」

      「你不是活得很辛苦嗎?總嚷嚷著人生好難。」

      這妳也知道?!

      我硬是將話吞了回去,實在不想再被那支棒棒糖攻擊了。

      「所以啊,我就想著要讓你過得開心一點。給你心想事成的能力,應該不錯吧?」她突然將兩手搭上我的肩:「阿健,你現在是魔法師了喔!開不開心!」

      「呃……」

      「每天打完卡就可以下班,多幸褔的生活啊!」她自顧自地說著,看上去比我還開心。

      「是不錯啦,只是總感覺很不踏實……」心裡有種奇怪的感受,我也說不上來,明明這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心想事成啊……照理來說應該要很高興才對……

      「怎麼說呢……就像玩遊戲吧,太過輕鬆就過關,反而無法體會到其中的樂趣。」我苦笑著,「當我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家,坐上沙發,打開電視,總覺得那時的動漫也變得特別好看。」

      花子看著我,沉默了好一陣子。

      「你們人類真奇怪。」半晌,她才緩緩開口。

      「有時候我也會這麼覺得。」我笑著。

      「好吧,那我就把能力收回來囉?」

      「嗯,收吧。」

      我也該繼續回去修改資料了。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告一個段落了,可花子卻還是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我。

      「怎麼了嗎?」我疑惑。

      她搖了搖頭,接著將左手伸到我面前。

      「幹嘛?」

      「你不是活了三十年沒牽過女生的手嗎?喏,借你牽一下。」

      我先是一愣,接著無法抑制地大笑起來。

      「笑什麼笑,沒禮貌又不知感恩的傢伙。」她撇撇嘴。

      「抱歉抱歉。」我邊笑邊握住她的手,「謝謝妳啊,花子。」

      「不客氣。」只見她臉上泛起一抹紅暈,卻還是擺出一副豪不在意的樣子。

      「阿健。」

      「嗯?」

      「既然你不需要我了,那我要走囉?」

      「這麼快啊?」我詫異。

      「嗯啊。不過,以後還有機會的話……」說著,我注意到她的身形正逐漸變透明,「明年冬天,我們再一起吃芝麻湯圓吧!」

      我凝視著她的雙眼,笑著點了點頭。

      「再告訴你一個祕密吧!我啊……」

      「也是第一次牽男生的手喔!」

      說完,花子消失了。

      空間突然又變得明亮,急促的電話鈴聲從辦公室中傳了出來,一切又回復到原點,回到什麼事都還沒發生的早上十點。

      剛才的一切,是夢?

      摸了摸頭上被棒棒糖敲過的地方,嗯,看來好像不是在作夢呢……

      ☆

      我在廁所徘徊了好多年。嗯……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好幾個世紀。

      久到我都快忘了,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來的。

      每天日復一日,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同,畢竟廁所嘛,只是人們短暫停留的地方,還能期待什麼呢?

      才這麼想著,便迎面走來一個垂頭喪氣的男人。我從前陣子就注意到他了,總是苦著一張臉,看起來很憂鬱的樣子。有的時候,他會在公司待到很晚,等工作都處理完了才回去。不知怎麼,我對他開始有些好奇,他在煩惱什麼?我好想知道。於是每回他進來時,我總會多看幾眼,今天也不例外。

      只見他拉開廁所門後,神色便突然變得不對勁,於是我也湊了上去,打算一探究竟。沒看還好,一看差點沒把我氣死。

      「喂!誰那麼沒公德心啊!大便沾的到處都是!這裡是人家住的地方欸!」我忍不住跺腳。

      而那個男人呢,卻默默地走到掃除間,拿出拖把和水桶,還順手拎了幾條抹布,就這麼著手清理了起來。我愣了愣,看著他的動作,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此時,另外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阿健,還沒回家啊?」那男人開口。

      原來這個愁眉苦臉的傢伙叫做阿健啊……

      「對啊,東西還沒弄完。」阿健苦笑了幾聲。

      「啊你在幹嘛?」男人往裡頭探了一眼,隨即露出嫌惡的表情:「天啊,這是吃壞肚子還是腸胃炎啊?弄成這樣……哎呀你別清了,反正打掃阿姨會來弄啊!」

      「沒關係啦,我簡單處理一下,阿姨也比較輕鬆啊。」阿健說著,臉上還掛著一抹淺淺的笑容。

      那瞬間,我竟看傻了眼。

      「哦……好吧,那我先回去囉?你也別待太晚欸。」男人甩了甩手上的水珠。

      「嗯,知道了。」

      「對了,我還有一些文件沒處理完,反正你也還沒走……能不能順便幫我弄一下?」

      「哦……好,我等等幫你弄。」

      「真的啊?謝啦兄弟!那我回去囉,掰。」語畢,那男人便消失地無影無蹤。

      我轉頭看向阿健,他仍在整理那些污穢物。

      「怎麼這麼笨啦……」看著他,我不自覺地彎起了嘴角。

      看來這個阿健,是個善良的人呢。

回作家的PO

回應(0)